【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流年】一场绝望的爱恋(随笔)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24:50

1

放下书,抬头看窗外。西海固的夏天总是匆匆,秋天很快就占据了领地。沙尘的天,黄色的风,呜呜叫声,加上修路,但凡有大车缓缓驶过,整幢楼总要随着重型车摇晃几下,不堪重负地喘口气。萧瑟秋风今又是,再一次翻到结尾,“这就是你和我可以共享的唯一不朽的事物,我的洛丽塔”,长叹一声,忽然很感动。

书是上海译文出版社推出的系列,王万译。白色封面,硬皮很厚,中间有道迷乱的黄色竖行花纹,小小的红色可乐瓶里,一碎花一吸管,干净整洁,和传说中的淫秽色情、黄色禁书完全不搭边。

几日前的贵阳街头,阳光灿烂,暑气蒸腾。一行人蔫头耷拉站着,我更是百无聊赖,躲在广告牌下面阴凉处。大减价大甩卖叫声中,心烦意乱。抬头看硕大的房地产推介词,“把你的家种在公园里”,哑然一笑,这大概是我见过的最富有文学性、最具诱惑力的购房广告词了。

一低头,居然看见了个书店招牌,小巧玲珑,孤单落寞,箭头直指某商场地下室。和南京先锋书店、西单新华书店一样,实体书店命运大致相同,喧闹繁华处能有如此安静角落,实属不易。

店不大,人不多,各类书籍排放地整整齐齐。几个中学生模样的孩子挤在动漫科幻类书架前,认真阅读,间或讨论。外国文学书架前,空无一人。我走过去,一眼就看见了这本《洛丽塔》。

2

在鲁院时,曾和同学专门去过三联书社。挤过狭窄过道,在邹韬奋书店里呆了半天。那个下午,恰是春天,暖风触摸玻璃窗,又折回攀上树梢越过花瓣,一路摇曳着走了。我们窝在低矮沙发中,翻看三联出版的各种书籍名册。抬头,目光和另一版本《洛丽塔》相遇,紫色封面,三朵罂粟花图案组成圆圈,散发出神秘气息。知它曾如一场地震,引发全球各种争议,有人称它是“衰老的欧洲诱奸年少的美国”的象征,但另一位论者却认为是“年少的美国诱奸衰老的欧洲”的寓言,法国美国一度均列为禁书,人们争争吵吵,几乎可算得上一场战争。但我最终还是抱着另外一套书回去了,为什么?不喜欢封面。紫色白色,代表着两种心态两种判断,一为猎奇,一为文学,眼光就是胸襟,色彩就是观点。

其实,网上早看过了电影,1962、1987两版本在我国均被译为“一树梨花压海棠”。典自苏东坡笑好友张先80岁时娶18岁小妾:“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颇有东方韵味,清丽、无奈又压抑。不过也一语中的,主题尽显,更能吸引大众眼球。

恋童癖,第一次听说此词还是关于杰克逊的各种新闻。尽管在天堂的他早就洗净了污蔑,但当时全世界都叫嚣着这个词,自然记忆尤深。本书呢,如果把作者那些错杂反复、陈述解释的语句枝叶剥落,剩下的故事更惊世骇俗——死囚亨伯特的自白,叙述了一个中年男子的恋童故事,和12岁少女的乱伦情欲。

反常态的故事本就格外叫座,挑战道德禁地使大众哗然。有人说是情欲堕落者的罪恶之书,有人说是涉及生活伦理家毁人亡的故事,也有人将它看做是关于刑事法律的一个情杀案件。当你认真看完之后,会觉得它在“情色”、“低俗”外表下,至少包含了几种值得探讨的信息:一个男人完全投入的、疯狂无望的爱;人们对“女孩”性审美的界定;还有一种,就是作者的娴熟技巧,单靠情绪推动情节的后现代派文体表现方式。

“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小说开头,便是一段大胆直接表白,主人公面临审判时的自我回忆,一个伦理与情欲间游离的故事慢慢展开:年少时,死于疾病的初恋——以此说明他偏爱女童的原因。一次世俗婚姻的解散。戏剧般遇见了小女孩。从此,老男人把对爱情所有的幻想放在她身上。和她母亲结了婚,成为继父。妻子的意外死亡成全了他,情欲之花盛放。带着心爱的小人儿四处流浪,一路上倾其所有,小心翼翼,细心呵护,倍加珍惜。她慢慢地长大,不再顺从依赖,享受勾引的快感,肆意践踏爱情,任性随性,叛逆逆反,然后绝决逃走。他几近疯狂,日复一日,找寻踪迹。几年后,接到求助来信,终于见到了怀孕的她,但她似乎早就忘记了那段感情。“温情忧伤”的男子,面对这场“不对的爱””不会的爱“,悲痛欲绝,杀死了勾引她的男人,自己死于监狱,女孩死于难产。

3

纳博科夫笔下的亨伯特,善感、博学、有丰富的联想力,温情、狂热、但近于偏执,“他必须是个艺术家,是个疯子,是个充满羞愧、充满彷徨的人,才能够认出那个令人神魂颠倒的小妖精”。作者用更多的细节,挖掘男主人公对洛丽塔,始终存在着的、一种天然狂热的爱,以及内心的无奈无助、幻灭的痛苦。“我望着她,望了又望。一生一世,全心全意,我最爱的就是她,可以肯定,就象自己必死一样肯定。当日的如花妖女,现在只剩下枯叶还乡,苍白,混沌,臃肿,腹中的骨肉是别人的,但我爱她。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我只望她一眼,万般柔情,涌上心头。”结尾处,这个披了一身悲悯,用情欲、幻想占有洛丽塔身心的男子,所有做法并不猥琐怪诞,反而让人心生体谅。

同样的题材,张爱玲也写过。不过《心经》里人物是反的,恋父情结。张是特立独行的人,曾说过:“我一向对于年纪大一点的人感到亲切,对于和自己差不多岁数的人稍微有点看不起,对于小孩则是尊重与恐惧,完全敬而远之”,因此在小说中也不落俗套、天马行空、甚至带点偏执狂的女性思维和心态。小说中,父亲不仅仅代表“严厉、父权、家长、尊敬”,许小寒接触到是疼爱她的,亲近的,平等的,甚至是纵容的父亲。父女之间的感情微妙复杂超乎人伦,她对父亲畸形的缱眷柔情,导致视母亲为情敌和排斥对象,逼迫她离开。其父意识到这种畸形性爱的尴尬危机后,不得不用李代桃僵的办法来解决。结尾草草结束,使得整个故事似乎牵强附会,莫名其妙。大约作者只是为了诠释佛教《心经》里“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道理的吧。

回到《洛丽塔》上来,小说将人物活动聚焦于一段故意设置的、怪癖式的、远离人间烟火的个人经历,因不可抑制的情欲,因欺骗和背叛,又因爱情本身,更令人深思震撼和悲哀无奈。它似乎想告诉人们,真正的爱情无关年龄,注定为一场劫难和宿命,人与生俱来的原罪。当她拒绝跟他一起走,亨伯特转身离去,老泪纵横,“最后我听到了一群儿童的欢笑声,使我悲哀的,不是我的身边没有洛丽塔,而是在这欢笑声中没有她”,此时,单纯的情欲已经转化为真正的爱情。

爱情,欲望,占有,背离,它的悲剧性不是因为得到和失去,也不是因为忠诚和背叛:更不因对美的迷乱和逆反,深渊在于——“欲望”。在表面涉及色情中,作者关于“欲望”主题的严肃叙事,成功抵达人类心灵深处,描画着人性的复杂、人与自己与世界相遇时冲突和失败。其中蕴涵的悲剧感,反映了一个严肃作家的良心。因此,与其说《洛丽塔》是一部批判之书,不如说它是一部怜悯之作。

4

从“不对的爱”说到“不会去爱”这个问题上来。面对”性感少女”的完美具象,因为神圣无比,亨伯特注定要陷入一种怕失去的恐慌。他耗尽精力金钱,带着她四处逃亡,明知用礼物和金钱已不再能满足和诱惑,只能对其严加监视管制;但又在她的柔情伎俩里溃不成军,节节败退;他不顾一切把她捆绑在身边,却得不到丝毫安心和幸福;在日复一日的焦虑惶恐以致失控暴躁中,他亲手将她逼走,又在剩下的懊恼中度过无数个寻找她的日夜,既空虚又似乎充满希望……?

一辆破车,一个中年男人,一个叛逆的少女,一段不知终点的旅行,一场充满绝望的爱情。“亨伯特枪杀了他,心如死灰地一路开车,带着当年洛丽塔头上的一个小小发夹,上面沾着血迹。他仿佛又看见她,一身蓝衣,带着纯真灿烂的笑对他挥手。就是这个年仅12岁的年轻女孩,诱惑了他一生。她是他一生的罪,一生的欲,一生的债,一生的终结。”?

如果你想看,请去翻翻这本书。同时强烈建议去看电影,因为电影平静的回忆,倒叙与旁白,恰恰能把较为混乱的书稿变得清晰有序。当然,文艺电影的特质:开阔之地域,绵延不绝的公路,缓慢忧伤的配乐,也会带给文艺的你,文艺的一切。

癫痫患者一直抽搐是否影响患者寿命哈尔滨治癫痫病专业的医院哪里好沈阳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