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流年】亲戚(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26:48

姑姑一家从喀什上来走亲戚。姑父很少说话,他把嘴唇从浓密的络腮胡子丛中露出来,似乎只为吃饭和念经,每次吃饭前他都要念长长的一章经文。他儿子乌斯曼长着一头黄色的卷毛,眼睛跟姑姑和爹爹一样是绿色的。姑姑的女儿阿伊莎梳了一头漂亮的小辫子。乌斯曼不会讲汉话,姑姑制止你教他说汉语。你偷偷跟他说:“我们家是啥话都说的,跟爹爹说维族话,跟妈妈说回族话,跟邻居说哈萨克话,跟同学说汉族话。”乌斯曼忽闪着长长的睫毛看看你说:“妈妈说维族人还是要说维族话。”

姑姑送给你和妈妈格子连衣裙,妈妈拿了裙子在身上比了比,小心地叠起来,放进了木箱子里。你马上穿上了格子裙,姑姑说:“帕提,把纱巾戴上。”

你说:“戴纱巾,在学校要被男孩子扯掉。”

姑姑责怪爹爹:“这个孩子就不该送到汉族学校,看她长大以后怎么办。”

爹爹的样子像是犯了错误,低头搓着粗糙的手指:“我想让她像钉子钻进木头一样钻到汉族堆里去。”

姑姑不说话,也不再看爹爹,抓起你披散的头发,帮你梳辫子。

下午上学你迟到了。梳了八根小辫子,穿着姑姑送的格子裙站在教室门口,你被老师罚站,老师和同学们都在取笑你的小辫子。在大梁坡,就是维吾尔族姑娘也没有人梳满头的小辫子。你一个一个撕扯小辫子,直到它们完全散开,然后低着头,把凉鞋前端露出的分瓣的小脚趾指甲使劲往里收,你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你的小脚趾甲是分瓣的。

那天回家,你挨个看了爹爹、弟弟、妹妹、姑姑、姑父、乌斯曼、阿伊莎的小脚趾甲,也都是分瓣的。姑姑问你看什么,你没有告诉她,你觉得这是个秘密。

姑姑忙着给阿伊莎梳辫子。姑姑每次给阿伊莎梳辫子都像是一个仪式,先让你立在一旁,帮她端着装树胶的小碗,你看着她把褐色的树胶泥细细地抹在每根头发上,把头发分成一绺一绺,抹匀了树胶辫好,阿伊莎六岁,梳了六根辫子,比姑姑给你梳的少了两根。姑姑把梳断了的头发,一根根捡起来,揉成一团,埋在渠沟边沙枣树下干净的沙土里。

那些树胶是姑姑带着你从渠沟边的沙枣树上割来的,用水泡上一夜,就变成了透明的胶冻,梳在头发里,头发上会留下木梳的纹路,干了以后满头硬邦邦、亮光光、明晃晃的,一个礼拜不梳头,头发也不会散乱。

姑姑给阿伊莎梳好了辫子,就去忙着擦洗被烟火熏得焦黑的铝盆和铝锅。你问姑姑擦干净干啥,姑姑看看爹爹,又偷眼看看妈妈,低下头只顾擦洗,你觉得爹爹和姑姑有事情瞒着妈妈。

姑姑把晚上擦洗干净的木盆子和铝锅,塞到你和阿伊莎手上,让你和她跟爹爹出去。你跟爹爹带着塑料壶去公房分过清油,带着搪瓷缸子分过白糖,带着和面的木盆子和烧奶的铝锅,你猜不出这次会端回来啥。

爹爹叫你在公房前排队,你问排在前面赵子虎老师的儿子黑皮:“食堂分啥?”

黑皮回头瞪你一眼:“回族娃娃也来分马肉吃,呸,啥回族!”

你很委屈,又觉得不服,仗着爹爹在一边,大声反击:“也不给汉族分马肉吃,去分大肉吧,你这个黑五类!”

黑皮瞄一眼不远处抽烟的爹爹,不说话了。

你伸长脖子看看队伍里面,确实一家回族都没有。马扎英把两大块煮熟了的马肉放在阿伊莎端的盆里,又往你端的铝锅里舀了两瓢马肉汤。你赶紧盖上铝锅的盖子走出来。

走在路上,爹爹掐灭了烟,把灰扑扑的手绢从口袋里掏出来,盖在热腾腾的马肉上。迎面走过来马守仓见了问爹爹:“你咋也去分马肉了,咱们回族人家,可不能给娃娃吃这个,不教门。”

爹爹点头:“我分了给喀什来的维族亲戚吃。”

走了一段路,爹爹拐到渠沟边盘腿坐下,他铺了手绢在地上,包了一块大的马肉在手绢里,另外一块,用身上带的刀子剔下肉,放在木盆里,你和阿伊莎吃肉,爹爹捧了骨头啃。

“爹爹,我们为啥不回家吃?”

“你妈是回族,她不吃马肉。”

“妈妈不能吃马肉,那我也不能吃马肉了吗?”

“你是维族,维族吃马肉,骡子肉和驴肉不能吃。记住,回家不要跟妈妈说我们吃了马肉。”爹爹啃完了骨头,把铝锅和手绢里的马肉用柳条挂在树上。爹爹说等晚上妈妈睡了,再取下马肉和肉汤给姑姑他们吃。我们在渠沟里洗干净了木盆才轻手轻脚地进了家门。

和爹爹偷着吃过马肉,你觉得自己触犯了禁忌,不再是个回族。爹爹没有因为娶了妈妈就变成回族,也没有因为生了你就和你一样变成二转子,他没有因为瞒着妈妈吃了马肉,就有啥不对劲,他还是维吾尔族。他的眼珠子一直那么绿,下巴上的胡子还是那么密,像个灰色的刺猬,让你心里觉得有些刺疼。你觉得你夹在爹爹和妈妈中间,像个四不像。

妈妈没了奶水,小弟弟闹着要吃奶,一个劲地哭。妈妈抹了辣椒水在奶头上,让小弟弟吃,他哭得更凶了。妈妈说要给小弟弟断奶,收拾一下带着你去黄沙梁外婆家住几天。

姑姑帮你梳了一头小辫子。爹爹让妈妈把箱子里的格子连衣裙拿出来穿上,妈妈脱了外套,换了裙子,露出雪白的小腿,她从箱子里找了双尼龙袜穿好,身上沾了重重的陈年樟脑和麝香的味道。姑姑让妈妈把白帽子摘了,扎了条格子头巾,爹爹让她照照镜子,说:“嗯,有几分像维族了。”

怕照镜子的妈妈在镜子面前看了很长时间,像是有些不认识自己。临出门,妈妈还是不放心,把外套和长裤装在了包袱里提着。

走到半路里,妈妈的目光一直躲着回族庄子的人,看见有戴白帽子的过来,远远地就避开了,绕了棉花地、玉米地的埂子走小道。你看见妈妈有麻点的脸上渗出了细密的汗,汗珠挂在妈妈坑坑洼洼鼻尖上,想滴滴不下来,像是一只只小白蚂蚁慢吞吞地爬着,显出很吃力的样子。

“裙子有些紧,你帮我看着人,我进地里换了好走路。”妈妈钻进玉米地里,一会儿就换了原来那身外套长裤走出来,用袖子抹了一把汗,走路的样子轻松了许多。

妈妈换了衣服,重又变回了平时的样子,只是白帽子忘在了家里。她路上一直嘟囔,怕外婆要怪她没戴白帽子。

大梁坡和黄沙梁都是老沙湾镇的村子,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上,两个村子间大片的沙包相连。那些叫梁啊、坡啊的,都是沙堆。村庄里的人在这片沙漠边上住着,就像和沙漠没啥关系,除了强壮的男人,谁也不会走出周围的村子,到沙漠里里去挖索索柴。谁也不敢惹沙子,可沙子总是来惹村庄。风长年吹着,沙子一直缠绕着大梁坡和黄沙梁人的日子。

黄沙梁路边上次你和妈妈路过时看见的新坟,已经有段时间没人管,风吹得都快平了。路上只有东一块、西一块的耕地,两个村子的人要跑很远才能种上一片地。大中午,庄稼地里的人很少。有的人家地多,就种一年,放荒一年,养一养地气。

绕过一个大大的沙包,你看见外婆家的烟囱在冒烟。外婆家旁边的沙包越堆越大,坟一样,像是要把村庄都给埋起来。外婆家的土房子矮矮地陷进沙子里,远远看上去半截子在沙子里埋着。让你感觉住在黄沙梁,人的半截身子也在沙子里埋着。

你和妈妈满头大汗进了外婆家的院子,外婆从菜园里摘了菜,兜在对襟黑衣服里出来,迎面第一句话就是:“你把咱回族人的白帽子撇到那里去了。”

“这一路上旋风刮得人吃了满嘴沙子。路里风沙太大,我怕把白帽子弄脏了。出门大太阳晒着,我就搭了头巾出来,遮点阴凉,头发也干净点。”妈妈说着,用手捏一捏包袱。你觉得妈妈心虚。

“头发干净了,心不干净了。我去屋里寻个白帽子,赶紧戴上,斋月里,不要叫阿訇看见你精光着头搭个头巾,你是回族,不像人家维族羊缸子。世人要笑话,下一世里胡达要定罪呐。”外婆踮着黑裹脚布裹着的一双小脚,进屋里找白帽子去了。妈妈解了围巾戴了白帽子,走出来院子里,帮着外婆拾掇那些菜,准备晚上的吃食。

“封斋了没有?”外婆问妈妈。

“没,碎娃娃家,闹腾得不行,肚子里又有了小的,心里破烦得狠。”妈妈低声嘟囔。“个人没封斋,怪不得娃娃碎,今天把阿布戴斯(礼拜前净身)洗了,吃了饭,霍夫旦(五时拜中的宵礼)时间到了,你跟我学乃玛孜。明天开始,把斋封上。记住封了斋,可不能跟你缠头男人到一起去,不然要坏了斋。”外婆说话和念经的时候都嘬着嘴,嘴边有很多的嘬嘴纹,你一直认为,女人念经念得多了,就会长出嘬嘴纹,每次外婆教你念完经,你都照着镜子咧一下嘴,生怕也长出嘬嘴纹。你发现外婆跟妈妈用力说话的时候,那些嘬痕更深了。你看看妈妈的嘴边,除了几颗麻子,什么也没有长。

那天,外婆烧火蒸了馍,烧了很多热水,预备晚上洗阿布戴斯。到了天黑外公回来,天黑透了,才吃饭。一看就知道外公也封着斋,干了一天活水米不进,脸黑着,嘴皮白花花的爆开了。外公从来没给过你笑脸,可他脸颊上有两道很深的笑纹,你起先总怀疑是外公在一个人的时候偷着笑形成的,后来你看见外公对舅舅和小姨笑,对表哥表妹笑,就是不对你和妈妈笑。

妈妈嫁了维族,外公就很看不起你和妈妈。妈妈给他说“赛俩目”(安拉赐你平安),都没听见他接。你最怕外公,他从来不正眼看你。他越不看你,你越觉得他处处都盯着你,他在用心眼审你。从他一进门,你就觉得他一直在看你满头的小辫子,你感觉头皮像着火了一样。

在村里做妇女队长的小姨领着大舅和小舅一进门,外公就对着小姨喊:“把那个回族不像回族,缠头不像缠头的尕孙,头发梳平展了再让她上桌子吃饭。”

小姨帮你拆了小辫子,梳了两条像她一样的长辫子,把你身上的裙子换下,给你找了身小姨旧的长衣长裤套上。

站在镜子前,你又觉得自己变成了回族女孩,在外婆家你是回族的法图麦,不是那个穿着裙子,满头小辫子维吾尔族的帕提古丽。

“法图麦,再不敢梳那缠头女子梳的头,小心到了下一世里,头要烧成火疙瘩呐!看你黑明都在镜子面前头绕,镜子都给你绕烂了!小女子天黑不兴绕镜子,大了要嫁老汉呐。更不敢去照相,照了相,你的魂就给照走了,听见没?”外婆站在你身后嘬着嘴催喊你吃饭。你看看镜子旁边舅舅买来的骏马图和老虎画,马和老虎的眼睛都给外婆用白纸贴住,成了瞎马、瞎老虎。

大舅和小舅在一边分水果糖吃,你闻着好闻的桔子味道凑过去,大舅拄了拐杖,佝偻着背,背上的疙瘩像是骆驼的单峰,小舅个子高出了他许多,显得他比以前更驼更矬了。大舅分了两块水果糖给你,大舅说:“亲戚家的娃,你也分两颗给她吧。”小舅瞪了你一眼,说:“啥亲戚?老缠头家的丫头!”说完扔了一颗在地上。你捡了糖,剥了糖纸放进嘴里含着,觉得有一股桔子的酸味,没有外婆以前用甜菜熬糖稀做的黑糖好吃。

外婆炒了豆芽,里面有小小的羊肉丁,外婆家的羊肉丁是事先在锅里用盐爤好了,每次炒菜用勺子挖上那么一点点,很咸,很下饭。

“没有肉吃,看把娃娃馋得,焅得这么瘦。”外婆还是心疼我的,你心想。

“家里人多,宰只羊煮了,也吃不了几顿。”妈妈说。

“维族人不会过日子嘛,看你一个回族媳妇家,也跟着维族人浑吃浑喝。”外婆不满妈妈。

“莫说肉一年没吃过,家里一点点油也没见过。”

“那做饭不都粘成锅巴了。”

“饭哪有那么稠,都是稀汤,能照见人影子呐。”

你听妈妈说得可怜,边忙着吃豆芽边插了句:“爹爹分了马肉,还有肉汤,妈妈不能吃。”

外婆和外公抬头看你,小姨在桌子下面用肘子戳你,你觉得没说错话,接着往下说:“爹爹说我们是维族,我和姑姑一家人都吃了,我们没有给妈妈吃,妈妈一点都没吃。”

外公提前接了杜瓦尔,把筷子“啪”的一放,铁青了脸下了炕。

外公掀开白布门帘的时候,你看见树梢上的星星猛地向你扑过来,像冰水裹挟着冷风,一瓢一瓢一地泼洒在你眼前,泼得你有点清醒,又有点晕头转向。

晚上,外婆和妈妈洗了阿布戴斯,外婆在里屋的炕上铺好了两条干净的礼拜毯,戴好了雪白的盖头。外婆见妈妈把刚换下的脏衣服原穿回身上,就嘱咐她换上干净的衣服,好教她做乃玛子。妈妈还在支支吾吾地扣扣子,外婆已经伸手从包袱里像拉出一条大花蛇一样,满脸惊恐地拉出那条格子连身裙。

外婆一句也没有言传,她拐着一双小脚,像添柴一样,把格子裙子添进了灶火,用烧火棍捣到灶膛里面,勾下身子吹了口气,火苗呼啦一下扑得老高。黑漆漆的院子里一下子被裙子燃起的火光照得通明,过了一会儿又暗了下去,灶膛里剩了一堆冷灰。

从外婆家回来没几天,中午你从邻居家回来,看见外婆昂着戴着黑盖头的头,双手插着腰站在你家院子里的土堆上,脸撇向一边,你叫外婆她也不转头看你。

妈妈在灶火前蹲着,灶屋里一股烧羊毛、燎羊头的焦糊味。爹爹抱了哭得快没气的弟弟,把他头上粘着的黑红的火炭,不断地剥落到地上,那些火炭滚到地上,冒着浓烟。

郑州到哪里找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合肥治疗儿童癫痫病医院湖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最正规石家庄的癫痫医院怎么选择好?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