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星月】我的乡村大地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8:41:39
   在古老的乡村大地,不管你做出什么事情,都会留给历史,留给后人,见证你做了什么,见证你是什么样的人……   一   在中原腹地有一个绿树相掩的村庄,高高的白杨,弯弯的毛柳,阿娜多姿的苦栋,孤独傲慢的干榆,还有顶着绿黄色小芽摇头晃脑的臭椿,它们纵横交错,相拥相抱,织成一条绿色的林带盘居在弯弯曲曲的寨沟里,把村子围得严严实实,于是,远远望去,村子像一个绿色的城堡矗立在辽阔的大地上。林带不时传出婉转动听的鸟叫声,使这个躺在绿树怀抱的村庄有一种安逸、静谧、祥和、快乐的气氛。   这就是我的村子吴家营。   我的村子吴家营在中国大地很平凡,然而再平凡也有故事。过去的不说,就说现在,二叔就有不少故事。   我们吴家营有4000多口人,东西三条大街,打我记事起,村子里一排排房屋,或瓦房,或平房,或小楼,高低有挫,排列整齐,尽管多个院子的门前有粪堆、柴垛,却也整理的干干净淨。院子里,有猪有羊有驴有牛,显示着主人喂养的爱好。   二叔小时候,吴家营是参差不齐的草房,人们的生活是红薯汤红薯馍离了红薯不能活的日子,生活很苦,但充满欢乐。那时候,吴家营就好像八九点钟的太阳,朝气蓬勃。每到麦假、暑假、秋假、星期天,干不了重活的孩子们就到贾鲁河滩割草,交给生产队挣工分,帮补家里。二叔每次谈起童年生活,就十分兴奋,眉飞色舞。二叔说,那个时候,往往是星星满天,月悬西天,人们还在沉睡的时候就起来了。孩子们你叫我,我喊他,很快安静的村子就被吵醒了。开始是村西黑龙江癫痫病最好的医院头吴玉亮家的那头叫驴,它哞啦哞啦地一叫,村东头张福成家里的草驴就跟着哀啦哀啦地嚎,像是一对被拆散的情侣,找到了互诉衷肠的机会。于是,鸡们、狗们、鸭们也都亮起了嗓门。刹那间,村子像涌动一股春潮沸腾了。孩子们年龄不大,却鬼精灵,知道的不少。二叔说,玉亮,你家的驴又叫了,把张福成家的驴牵来配对吧。吴玉亮捅二叔一拳,说,你去吧,你去给张福成家草驴配对,明个生出个小叫驴。孩子们哄然大笑,二叔就去打吴玉亮。吴玉亮就跑。   看看伙伴们到齐了,不知谁喊一声,走了。   孩子们就吵闹着出了村子,奔向潮水滚滚的晨雾中。   走过露水浓浓的庄稼地,趟过清清潺潺的贾鲁河,来到莽莽苍苍的贾鲁河滩。这时候的贾鲁河滩白茫茫一片,乳白色的晨雾正在来回滚动,红红的太阳正带着湿漉漉的水气从东方天边的草丛中爬起来,把柔和的光线抛向大地。晨雾开始慢慢消散,树木、庄稼、青草变得清晰起来。孩子弯下腰,不顾露水打湿裤脚,嚓嚓嚓一阵连割带掠,一篮子草很快就满了,而后背起草籃喊着唱着开始往回走。   回到家,称了草,已是上午半晌。大人们把饭盖在锅里,孩子们就回家吃饭,而后又聚在一起,投牌,占方,开始玩耍。   那时候,二叔家三口人。父亲吴结实,人老实憨厚,是种庄稼的一把好手,犁耧锄耙,样样精通,在村上很受人称赞。上地干活,人家休息,他扫叶拾柴,下班回家人家空手,他萝头里满满一萝头。然而,工分还是挣不够。不过,那时大家都穷,谁也不笑话谁,谁也不眼气谁。没有利益分爭,村民矛盾极少,干群关系也不紧张。二叔的娘有肺气肿,夏天还好,一到冬天,嗓门象拉风箱,呼哧呼哧喘不过气来,连饭也不能做。二叔的父亲下班回来还要做饭。尽管这样,二叔回来总算有依靠,他可以撒娇,可以扑向娘怀里,娘呀娘的叫,一家人欢欢乐乐。但是,有句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有一天,二叔的父亲突然得了病。其实也不突然,有好长时间了,他都吃不下饭,人也瘦了许多,只是他不在意,不想耽误干活。再就是可怜钱,没有去看病。直到有一天,队长派他和占立爷爷去场里铡麦秸喂牛,在掀麦秸的时候,一铺麦秸掉下来砸到他身上,于是,他再也没有站起来。说是麦秸砸了,其实是他病重了,肝炎后期,谁也没有回天之术让他再站起来。在医院确诊后,熬过两个月后,在一个春寒料峭的夜晚走了。然而,厄运并没有躲开二叔。这年冬天,二叔的娘肺气肿发作,一口痰没有吐出来又离开了人间。   二叔失去了父母,失去了亲人,成了孤儿。二叔抱着娘的尸体哭得天昏天暗,哭成了泪人。支书吴德指挥,生产队出钱出人帮二叔埋葬了娘。可以后怎么办?,二叔在空荡荡的屋里睡了两天两夜,第三天,他晃晃悠悠地去找支书吴德。那是早晨,吴德靠八仙桌坐着,老婆刚把一小筐蒸的热红薯端上来。见二叔进来就招呼,吃吧,你大娘刚蒸好。二叔两天没动锅了,饿坏了,抓起红薯就吃,吃饱了嘴一抹说,大伯,我去学校吧?去学校?吴德拿着红薯看着二叔。二叔说,李栓当工人去了。我去顶他。吴德咬了一口手里的红薯,象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拍桌子,嘿,你这小子,我还没有想到,你倒想起来了。行,你就去学校吧。你再上初中怕有困难了。李栓是学校的帮工,打杂的,也就是打打钤,烧烧火,和民办教师一样待遇,每个月6块钱,30个工。当时在农村这是个好差事。二叔第二天铺盖一卷就来到学校。   在学校里,二叔挑水、买菜、打铃、干杂活,每天把办公室的暖水瓶冲满,把烧好的水倒在保温桶里,不让学生喝生水,不单大师傅老马喜欢他,校长、老师和学生都喜欢他,说他聪明肯干懂事。转眼间,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农村的孩子订婚早,结婚也早。虽然那时婚姻法是男二十女十八,但不少人不到这个年龄就结婚了。家庭条件好的十三四岁就有人说媒定亲。这时候的二叔虽然长得白白的脸,高挑个,两眼闪着聪明知慧,说话谦和,也知书达理,很讨人喜欢,但是姑娘们找对象很看重家庭。二叔没有父母,这很重要。这时间,二叔见和他一样大的玉亮、张东都定亲有对象了,自己连有人提亲也没有,嘴不说,心里却感到不安。然而,这个世界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还别说,就有一个姑娘死心塌地的爱上了二叔。   二   爱上二叔的姑娘叫麦穗。麦穗家是小李庄的,和吴家营一个大队,也就是现在的一个行政村。麦穗和二叔一块读完小学。她们是同班同学,又是一个大队,村邻村,地邻边,自然俩人不断见面。没人的时候,麦穗就和二叔打个招呼。有人在场的时候,麦穗只是深深地看二叔一眼就过去了。二叔家的巨变使麦穗产生了同情心,二叔的英俊使麦穗产生了爱慕心,对二叔就有了好感。她觉得二叔聪明有才、村上和他年龄一般大的孩子谁也比不过,但她不敢告诉父母,只能把她的心事告诉好朋友春苗。春苗听了咯咯地笑着,小指头点麦穗眉头一下,说,你麦穗有心劲呀!吴小金将来绝对有出息。你看两只闪闪的眼,就带精明劲。你要不嫁他,我可要嫁他呢。麦穗打春苗一下,说,行啊!你嫁。看刘庄的铁宝愿意你。铁宝是春苗的对象。俩人嘻嘻哈哈闹了一阵。春苗就当了红娘,找机会把麦穗的心愿告诉了二叔。   二叔得到这个消息简止是欣喜若狂,魂不守舍,一天都不知道做什么好。本来不该下课,他却去打下课铃,被大师傅发现及时制止了。老师们的办公室暖水瓶本来滿满的,他却掂着大茶壶挨个去冲水,而且见人就笑,弄得大家莫名其妙,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心里发问,今天这吴小时金咋了?怪怪的。可二叔觉得这一天,天好地好什么都好。是啊!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这样事搁谁身上也是会兴奋异常。   麦穗的确长得很漂亮,柳叶眉,瓜子脸,脑后一束缚马尾数辫,在窈窕的身后摆来扫去,在吴家营大队是讨人喜欢的姑娘。   在这年夏天的一个夜晚,二叔和麦穗相约在贾鲁河边。   夏日的夜晚是美妙诱人的,朦朦胧胧的月光,杂草丛中啾啾唧唧呜叫的小虫,潺潺流动的河水,还有轻轻吹拂的小风,给人以凉爽舒适的感觉。   二叔和麦穗肩并肩地坐在贾鲁河岸边的那棵弯腰大柳树下的沙滩上,二叔说,我没爹娘,你不嫌弃我?麦穗说,我看中的是你的人,好多没爹没娘的孤儿不是都生活得好好的。二叔说,将来有了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孩子没人照顾你。麦穗说,有我妈呢。二叔心里翻起一股甜蜜的暖意。麦穗把二叔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麦穗说,啥也别说了,我只要你对我好。二叔说,一定,这辈子就对你好。要不对你好,天打五雷轰。麦穗急忙用手堵住二叔的嘴,说,我没叫你发誓呀!二叔说,我是向你表白我的心。麦穗头一歪躺在二叔怀里,柔软的小手摸着二叔的脸说,只要你有这份心我的就满足了。这时候,爱情的萌芽已径深深地扎根在俩个年轻人的心里了。但是二叔和麦穗相爱的事很快被麦穗的父母知道了。麦穗的爹给女儿说,你要再和吴家小金来往,你也没有这个爹,也没这个家,这个家你也不用进。麦穗娘说,小金没爹没娘,你不是想跟着受罪吗?正在这个时候,弯王村公社供销主任托人来给儿子提亲了。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供销社主任是何等的吃香啊!小到煤油白糖,大到自行车缝纫机,没有熟人很难买到。麦穗爹娘满口答应,并催促早点订亲。   麦穗爱二叔已经铁了心情了,她决心已定,不会再嫁第二个人了。为了让家人死心,她偷偷跑出现来,就在七夕牛朗织女相会的那个夜晚,在贾鲁河岸边那弯腰柳树下,软软绵绵的沙滩上,把她人生最宝贵的献给了二叔。   这是睹注,一把赌注。我已经把青春献给吴小金了,我已是吴小金的人了,你们还想怎么着?麦穗在心里呐喊着,我不会再嫁别人了。然而,麦穗的父亲,这个被封建传统填滿大脑的人,岂能善罢甘休?当他知道后,一根麻绳扔在女儿面前,去死吧。别丢人显眼了。女人毕竟心软,麦穗母亲不能眼睁睁看着女儿上吊死了,就求丈夫,打她一顿,把她找个婆家嫁了吧。麦穗爹气昏了头脑,沖着妻子吼骂,你不让她死,你死。你们都死。这个家不要了。麦穗的爹張二虎还不罢休,又去找支书吳德,要办吴小金,把吴小金送公安局。吴德听了脸一沉,斜他一眼,说,你老能,你把女儿逼死,你把小金送公安局,反了你!现在是新社会,这是自由恋爱,是好事,让他们结婚。   吴家营村支书吴德是土改时的老干部,这人个不高,长得墩墩实实,黑黑的四方脸,两道浓眉,两眼和脸上总放着凶光,是个在村上跺跺脚,地皮动三动的人。村上很多人都怕他,见了他都躲着他走。但是,他为人正直无私,办事钉是钉,卯是卯,从不拖泥带水,徇私枉法。人们又很尊敬他。   支书吴德发话了,张二虎泄劲了,凶凶的脑袋搭拉下来。   这下二叔拣了个大便宜,不但娶了心爱的姑娘,连订婚礼也省了,只在结婚时办了几桌酒席。人们也谅解,这个没爹没娘的娃不容易。   三      二叔有着商人的头脑,精明狡猾,也有着农民的纯朴、善良、厚道。那年二叔结婚时虚岁刚到20岁,婚姻法规定男20岁,女l8岁,二叔还差几个月呢。公社民政助理说要等到够结婚年龄才办结婚证。支书吴德给民政助理说,办了吧,一个娃没爹没娘,办了就有个家了。于是,民政助理就开了绿灯。二叔有老婆了,有家庭了,正儿八经成大人了,知道自己身上的担子有多重了。二叔开始琢磨着怎么做人了。他知道人就是这样,吃好穿好了人家气生你。没吃没穿人家笑话你,看不起你。二叔说,人活着就要让人看得起。   二叔虽然把麦穗娶在爹娘留下的三间破草房里,但他郑重地向麦穗保证,说,我一定让你住上新房子,一定让你生活的比村上每一个姑娘都好。麦穗很感动,麦穗说,吃好吃赖我没怨言,只要每天高高兴兴就中。二叔说,我不会让你生气。   二叔看到学校门口每天都有挎籃的,推车的,带着学生的学习用品,小食品,糖果玩具之类的东西叫卖,灵机一动,就给校长建议说,校长,咱在大门东边盖个小卖部吧,门朝外,不但学生不买外边不卫生的东西了,学校也可见些收入。校长听了说,这倒是个好主意,把门面房租出去,哈尔滨儿童饮食治疗方法怎么样学校不动一刀一枪就多一份收入。校长没说房咋盖,盖几间,会租多少钱。二叔说,校长,房子盖好租给我吧,让我老婆来经营。听吴小金这么一说,校长哈哈大笑,说,你小子早有打算呀。二叔摸摸头,嘿嘿笑笑,说,每个月该给学校交多少交多少。校长姓吴,本村的,解放前就教书,是个好老头,很喜欢二叔,当下就答应了。校长和大队商量后,就拉砖拉瓦破上动工了。当时砖瓦不好买,二叔就去找大舅,大舅在砖瓦厂当工人,还是个小头头,顺顺当当给批了。盖房所用的人力都生产队的,很快,两间红砖红瓦的小卖部座落在学校大门一边。二叔把小卖部承包下午来,不单有作业本、钢笔水、铅笔毛笔等学生学习用品,还经营有糖烟酒、油盐酱醋、毛巾肥皂、牙刷牙膏,群众的生活用品,完完全全像一个小百货商店了。   小卖部面向大街,不但能卖学生的钱,也能卖群众的钱。村上有个小卖部,原来是大队代销店,后来归了个人。人们都嫌他东西贵,称也不给够数,不愿去那里买东西。二叔待人和气,不管来店里买不买东西,说话都带笑。不管当时有钱没钱,东西先拿走,有钱了再来还,从不登门要账。那时候,我们这些孩子们是那里的常客,有事没事都爱去小卖部跑。有时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毛两毛钱,买几块糖,买一把瓜子,就在那里玩个够。我家虽然和二叔出了五福,但也是本家户族。俗话说一笔写不出两个吴字来,挺亲。二叔也很喜欢我,有时候买个铅笔作业本什么的,钱不凑手,妈不好意思跟着去,就对我说,去,叫你二叔先给你,回头有钱给他。我只好苦丧着脸没精打采的来到小卖部,二叔看到我就笑了,说,小杰又缺啥东西了?我就吭吭哧哧地说少什么东西,妈让先给我。二叔就从货架上拿来我需要的东西,嘱咐一声,快上学吧!我抓紧过来头也不回地就跑了。 共 24861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