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西风瘦马】森林灭火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00:15
在南腊河里施虐了二个多月的洪水终于退了,南腊河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看那河床里,清清的河水缓缓从上游流来,温柔地抚摸着突出水面的鹅卵石,又轻轻地往下游流去。欢快的鱼儿在清澈的河水中追逐跳跃,闪动着的身子在阳光的照射下不时地发出耀眼的光来。   被洪水冲走竹桥的地方,一座新的竹桥已经搭好,毛竹的架子横跨过溪流潺潺的南腊河,桥面上铺着竹笆,人走在桥上头走时一弹一跳的,随着人的脚步,桥面上会发出 " 哗啦、哗啦 " 的响声,有了这竹桥,人来人往的方便多了。这是七班长周杰带了一个班的战士上山砍毛竹、编竹笆、河中树起毛竹桥架,整整花了两天的时间才搭好的。   周杰因为上次无组织无纪律,为了采木耳带了王志刚和刘国林进山迷失在原始热带雨林这一事件,使得连长、指导员大光其火,经连部研究决定,上报团里批准,给予周杰严重警告的处分,并撤消了他三排的副排长职务,仍旧在七班当他这个班长,不过在班长面前加了代理二字。可是,代理了好长时间,连里就是没有任派一个正式的班长,就这样让周杰稀里糊涂地一直代理着。不过,周杰他也并不在乎这班长是代理还是不代理的,按他的话说,当时不代理是班长,现在代理了还是班长。周杰依然象往常一样,他带领七班十一个人,在工地上干得挺欢。   几个月后,已是初秋时分。西双版纳的旱季天高气爽,热帶地区特有的蔚蓝色的天空中飘浮着片片白云,这白云在微风的吹拂和阳光的照射下,不断变幻成各种美丽壮观的图案,一会象美丽的丽江雪山,一会儿又象绵延的澜沧江……   由于这段时间的好天,工程的进展也快,二团从上到下的心情也格外好。团里首长们一高兴,就组织了团放映队轮流到各连放电影进行慰问,这天轮着到二连。太阳还没下山,操场上已经挂起了洁白的银幕,柴油机也" 卟、卟、卟" 地提前开始发电,高音喇叭里也传出了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红灯记》" 都有一颗红亮的心 "中那李铁梅熟悉的唱段。   要知道,那年头能够看到一场电影是多么不容易! 特别是在没有通电的西双版纳的深山老林里,所以这天二连就像过节似的热闹。为了配合观看电影,连里也提前半个小时收了工,大家洗好澡换上干净的衣衫,拿了碗筷来到饮事班就餐。照旧一个班围成一圈蹲在地下,洗脸盆大的菜盆二盆蔬菜一个汤,菜是连里生产班自己种的,汤是冬瓜汤。米饭管够,不准浪费。放映员和连部一道吃。为了接待团里来的放映员,特地给加了碗红烧肉,全连各班也都跟着沾了光,红烧肉每班一碗,人均小小的两块。女班有的人不爱吃肥肉,也有的姑娘有意省下一块来,比较大胆的姑娘会亲自把肉夹送到男班给自己喜欢的小伙吃。六班的小娟就是这样,把肉夹给阿平,引起男班小伙们一阵阵善意的笑声。   晚饭后各班整队操场集合。一看到集合的队伍,连长、指导员乐了。没多久前全连集合在操场开会时,大伙儿垫屁股坐的东西,有的是木块,有的是毛竹筒,更有的搬来一块鹅卵石,真可谓五花八门,只要屁股不直接坐地下就行。可没想到今天—集合,全连是清一式的小木靠椅,连四个女班也一样,每人一个小椅子。怪不得前几天有人反映说男班战士这段时间夜里做木工,睡得很晚。当时只知道他们在煤油灯下做点箱箱柜柜,没想到一下子就捣鼓出这么许多个小靠椅来。   按惯例,电影开演前连长、指导员总要说几句,什么感谢上级的关心啦,我们一定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保证按时保质完成南腊河引水工程啦之类的官场客套话。可是,今天指导员拿起话筒,清了两下嗓门,说了几句谁都想不到的话," 同志们,放电影以前我讲二句话,第一句,今晚电影结束以后,一排留下二只小椅子,给我们的放映员同志,以表示我们的感谢。这第二嘛,第二句嘛……"   连长看指导员第二了几次都没第二出什么来,便从他手里接过话筒," 第二句就是,电影结束以后一排二排三排班排长的小椅子,都给我送到连部会议室来。"   底下里一阵哄笑。不知道是谁问道: "连长,三班长、六班长、八班长、九班长的椅子要送连部吗?"   连长有点不好意思,像卖货郎摇拨郞鼓似的连连摇手,一边说着," 女班班长免了,女班班长免了。" 一边" 嘿嘿嘿" 地笑着,乐得合不上嘴,直露出他那两只被烟熏黄了的大门牙。   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都知道,放的电影无非就是八个" 革命样板戏",或者就是" 三大战役 " 《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今天放映的电影是《地雷战》,背都背得出来。虽然是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但在当初那精神生活极度贫乏的时候,即使是老掉牙的电影,但大家还是看得津津有味,当看到 " 我的臭巴巴雷" 给鬼子工兵挖出来时,全场一阵哄堂大笑。一个半小时的呼和浩特哪种方法更适合治疗癫痫?电影很快就结束,连长宣布各班带回,剩下一个多小时各班自由安排活动,十点准时熄灯休息。   电影一散场,七班几个战士早就跟在周杰身后寸步不离,吵吵嚷嚷要听班长讲故事。说实话,周杰还真是块讲故事的料,他的口才完全比得上茶馆里的说书先生。不过象讲《一双绣花鞋》这样手抄本上的故事,周杰讲的时候还是有所顾忌。现在到处都在清查《一双绣花鞋》《第二次握手》和《少女的心》等手抄本。听说手抄本的作者已经被逮捕,罪名是现行反革命。现在还讲这些故事,如果让连长指导员发现,这可是严重的政治问题。但他也受不了王志刚他们几个用当今的话说是周杰的铁杆粉丝的死缠硬磨,只好和大家约法三章,第一、故事不得外传,第二、不得在其他人面前说起讲故事的事情,第三、万一上面有人问起,就说我们在拉家常嘎三糊 ( 上海话,吹牛拉家常 ) 。在同意周杰的约法三章以后,几个人象搞地下活动似的,悄悄地分头走过竹桥,来到了河对岸河边的卵石上坐好,恭候周杰的开讲。陈颖她可也是一个十足的故事迷。在刚才看电影的时候就听见志刚他们在说电影 放完后要去听周杰讲故事。现在看见他们三三俩俩出了连队过了竹桥,忙为 周杰准备了杯茶水,悄悄关上卫生室的门,尾随而来。   志刚见班长一坐定,连忙掏出 " 金沙江 " 牌纸烟递上一支,并给点着了。王志刚他不抽烟,这烟是专门为班长讲故事时准备的。其实周杰他平时也不抽烟,陈颖不让他抽,只是允许他在讲故事的时候,为了衬托故事的气氛而左乙拉西能治疗癫痫疾病吗用它来作道具而偶尔点一支吸一口罢了。这时只见赵杰深吸一口烟,吐出白白的烟雾,右手一拍大腿,故事就开始了。   上次讲到解放军侦察科的陈科长,晚上十点半左右把白姑娘送回学校教师宿舍以后,回到了县图书馆自己的住处。他推门进了宿舍,突然间觉得 头有点发晕。心想,可能这几天因为调查图书馆看门老头莫名其妙死亡的案件,忙得太累了,早点睡吧。便反锁上房门,脱下上衣,躺在床上没多久就咪咪糊糊地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他突然觉得身上有点冷,心想是不是自己的睡相不好,脚把被子蹬掉了。他伸手想拉被子,可是摸索了半天连个被子的角也没有摸到。他睁开眼一看,顿时傻了!自己昨天晚上明明反锁好门睡在自己的床上,现在怎么会睡在图书馆走廊的地砖上了?更奇怪的是,自己现在躺的地方就是两天前图书馆看门老头死的地方,现场还是陈科长亲自带人来勘查的。更奇怪的是,科长睡觉的姿势和那看门老头死时的样子完全一模一样。陈科长坐起身,望望四周,空无一人,摸摸脖子,脑袋还在。" 他妈的,要是昨晚真的有人起杀心,老子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真他妈的是活见鬼了……”   " 班长,你看那边有人。"   周杰的故事被来自松江的施伟明打断了,施伟明长得又瘦又小,大家都叫他小松江。   "正紧张头上,小松江你捣什么乱?"王志刚听得真来劲,在故事的关键时候被小松江打断了,觉得十分扫兴。   " 没事,那地方应该是阿平和小娟相会的领地。" 周杰朝小松江施伟明指的方向瞄了一眼说。" 他们在谈情说爱呢。"   " 不会吧,会不会是小中和英子?" 王志刚有点不信,说。   周杰十分肯定地说:" 是阿平和小娟,小中和英子的领地往西一百米。"    " 班长,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志刚问。   " 观察嘛!" 周杰抽了口烟,"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要善于察言观色。牛郎织女是鹊桥相会,他们这是河畔相会呀。说不准多少年以后,水利兵团的题材会有人把它写成小说,还会把南腊河畔的这些恋人一对一对地写进小说里。好了,我们继续。"   那边河旁依偎坐着的一男一女,正如周杰所说的是阿平和小娟。   阿平和小娟二人都来自上海浦东的农村,一个村长大,是宅前屋后的杭州癫痫医院排名?邻居,一起上的小学,又一起上的中学,同班同学了九年,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九六九年十一月报名来云南时他俩在生产队已经干了三个月的农活。当时公社和大队干部来招人时,唾沫四溅地宣传说: " 云南西双版纳成立了水利兵团修水利招收初中毕业生,每个月工资二十八元,每月定粮四十斤。西双版纳可是个美丽富饶的地方,头顶香蕉,脚踏菠萝,手拿甘蔗,跌一跤还能抓着两把花生呢。"在当时计划经济年代的上海农村和全国大部分农村一样,条件并不好。男劳力出工一天十个工分,女劳力出工一天八个工分,好一点的生产队每个工分值一角到一角二分钱,差一点的一个工分才值六七分钱。不少纯农户人家除掉了平时预支的十五元生活费,扣掉分到家的稻谷和其他实物的折价款,到年底分红时已经所剩无几,有的甚至透支倒欠。阿平和小娟他们的生产队属中等偏下,因此他们一听到大队干部的宣传,两人就从家中拿了户口本,一起兴高采烈地到公社卫生院去体检,体检合格后马上办理了迁移户口手续。   一个公社一起出来了二十多人,随行送人的公社干部把二十多人编了一个班,从中任命了一个班长一个副班长。一路上,大家满怀希望地憧憬着大队干部宣传西双版纳时的那种美好生活,在火车上、汽车上的旅途中又说有笑,歌声不断。可当军卡离开勐腊县城,在偏僻的大树脚停下,说水利兵团到了,车上人员把大家的行李卸在路边的时候,大家傻了,一个个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放眼望去,一条山沟顺着公路直下,河对岸是五六排茅草当顶竹片作墙的简易草房,如果没有这简易草房,这里简直就是荒无人烟。只有二个穿军装的,还有几个穿便衣、模样象干部的人看到了停下的卡车,正匆匆跑过竹桥向这儿赶来。后来才知道,两个军人一个是连长,一个是指导员。便衣的干部是副指导员和司务长。他们身后还跟着二三十个男女青年,这些青年都是来自上海城镇户口知识青年,只比阿平、小娟他们这批农村知青早到半个来月。   " 哇……" 小娟一看到眼前这副出乎意料的荒凉景象,顿时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用上海话骂: " 迪罢抽筋浮尸,煞千刀格,讲得花好稻好样样好格奈伲骗来,伲上仔咦拉格希宁当啦……姆妈呀!" 给小娟这样一哭,好几个人都开始掉泪,二十来人乱作一团,议论纷纷,嘴巴里说啥的都有,幸亏连长、指导员 他们听不懂上海话,否则非把他们气爬下不可。最有意思的是个叫国顺的瘦高个,二话没说,扛起被絮包,拎着人造革箱,向卡车来的方向就走,急的当临上火车时被任命的班长永华连忙上前拦住," 国顺你要干啥?" 国顺头也没回,怒气冲冲地说: " 回家,我是被骗来的,我要回家!" 急得永华连忙一把夺过被絮包和箱子把他拖了回来。连长、指导员他们好说歹说,才把这批农村来的知青接回到河对岸的连队。后来时间长了,当时的情景也渐渐地淡忘了。   话说回来,水利兵团实行的是准军事化管理,连里编成三个排共九个班, 每班十二人,男五个班女四个班,一、三排各有一个女班,二排两个女班,另外再加上生产班和炊事班,全连以班为单位,按哨声统一起床,出操,队列,就餐,学癫痫发作应该如何急救?习,出工,熄灯等等。男、女在一起时间久了,少不了会产生一些情感的故事,一闲下来,特别是礼拜天,不少男的有事没事尽往女班宿舍跑,继而传出了男班谁谁谁和女班谁谁谁好上啦,好成怎么样又怎么样了。这话传到连长、指导员耳朵里,这还了得! 用连长的话说 : " 要是照这样下去,水沟没通水,娃儿倒先抱上了。" 于是召开全连紧急会议,规定水利兵团不准谈恋爱。否则记过处分。为什么?因为水利兵团不是农场。不过纪律归纪律,规定归规定,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而且恋爱的方法也是多种多样的。用后来一句时髦的话说,叫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紧急会议以后,恋爱工作从公开的转入到了地下,恋人们学会了用塞纸条,打手势,送眼神,偷偷幽会的方式来传递相互间的爱慕之情,而南腊河对岸,确实是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一则环境清静没人打扰,二人坐在河边尤如置身蓬莱仙境,又似来到世外桃园。二则那儿比较安全,和连队隔河相望。如果有一点点风吹草动,如果连干部出来巡查,只要一上竹桥,竹桥上就会发出独特的 "嘎吱嘎吱" 的声响,立马就会被这边热恋中的人发现,到时男女一分手,就什么把柄也不会落下。这不,他们就这样一对一对地把恋爱的地方移到了河对岸,你连长、指导员的手再长也够不着的地方,看你们怎么管。其实连长他虽然规定不准谈恋爱,可他还不是在水利兵团撤编时和一位他早就喜欢上的上海姑娘结婚成了家,并把她带回了家乡。这是后话。 共 14945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