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丹枫】太行玫瑰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6:53:59
破坏: 阅读:588发表时间:2018-04-01 21:50:11

【丹枫】太行玫瑰(散文)
   十多年前,她将故去的时候,曾经恳切地要求我替她保守死亡的秘密,我点过头,也答应了她。
   十多年后,因为心灵的折磨,因为我佛的慈悲,我想我还是说出来,说出来是一种弘扬,是一场善因,因为一个好人,可以成为这个世界的又一座丰碑。
   她叫小瑞,山西和河南交界的太行山区人,认识她是在九十年代中期,我因为喜欢摄影和大山而遇到了她。那时,她住在太行山的峪河上游,一条幽静而美丽的大峡谷里,家就在峪河的支流香磨河边的里道村。
   当我在村里为一家有竹林有玫瑰的石头院而狂拍的时候,她走出来,准确的说是飘出来,一袭白衣。如画的乡村,如画的乡园,如画的乡女,让正沉浸在构图光线对比等摄影理论中的我,开始不顾一切地狂拍,竟忘记了征求一下人家是不是同意,直到这个仙女一般的女孩笑吟吟地对着我的镜头用标准的北京话说:大哥,肖像权是要收费的。我才猛然醒悟,忙不迭地道歉:得罪得罪,如果不同意,我现在就把胶卷拉出来废掉。一边说一边就准备抽胶卷,她见我认真而心疼的样子,忙摇着手,玩笑玩笑,下山了给我寄一张就行了。
   尔后,她就热情地把我让进了石头房里,我也能够仔细地看她,现在看来对她容貌的描述,我也只有一句:惊若天人!如果真要形容她像谁,也只能说,就是刘亦菲扮演的小龙女。
   中午,她和家里的老奶奶给我们做了小米烤饭,还用山里的黄楝树油炒了几个菜,几个同来的哥们喝了点酒就开始在她面前神吹起来,我知道这是碰见美女时候男人常有的症状,就以一个过来人的姿态故作清高地笑,小瑞也笑,无邪的那种笑,让人容不得再去想其他,就像自己的亲妹妹。
   快走的时候,我把我心里的几个疑惑告诉她:一,你这是山西方言区,为啥说的是京片儿腔?二,这里的人大都因为海拔高脸色黑,为啥你这么白,为啥这院子虽然也是石头房却素雅不同一般农家?她沉思了一会,退去了笑,有了一点点的哀伤,告诉我:她的母亲是北京人,一个在北京师范大学教书的知识分子家庭,是七十年代下放的最后一批“知青”,下放的地方,就是离此不远几里的山西省陵川县马疙当乡。那个年代,因为对前途的渺茫和生存需要,她母亲嫁给了他的父亲……这个村庄支书的儿子。有了饭吃和女人需要的依赖,她北京的母亲虽然反对却没有办法把孩子调回北京,只能够无奈地同意。
   后来,知青们开始返城,渐渐地越来越少,直到只剩她母亲一个人,那时候,她已经一岁多了。
   她说父亲和母亲的差距是明显的,母亲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在北师附中的时候又是文艺骨干,还会拉小提琴,而父亲在山里,虽然初中毕业却没有看多少书,加之自卑就显得委琐,起初母亲还能够沉得住气,一如既往地在山里打材种地,可是随着改革开放,每去一次北京探亲,回来就叹气掉泪,父亲虽然爱她情深,却完全知道嫁他有点委曲,尤其是听到回去的那一帮人有的成为了厂长,有的又去了美国,有的在秀水街炼摊成为了万元户,遂即就商量要与她母亲离婚,说如果不离婚就再没有机会回北京了,她母亲看着这个家,想想那些过去的温暖,说什么都不愿意,又跑了几次北京托母亲想办法把他父亲也带走,那个年代,不像现在,一个北京户口就是不可逾越的天险,母亲只能失望而返。
   父亲后来就从马武寨砍树的山上掉下来,奶奶流着泪水告诉她母亲,小瑞的爸治疗癫痫病权威医院在那是不想让你委屈自己掉下来的,闺女你走吧,就把小瑞留下来给他爸留个香火……
   那是已经改革开放第六年,特殊的时代造就了一段悲剧的婚姻,小瑞那一年刚十岁。
   小瑞从此就和没有了爷爷和儿子的奶奶相依为命。因为母亲的影响,有了标准的北京话,同时也会地道的太行山区方言,也因为特殊的家庭,她比别人更坚强也更敏感,她婉言拒绝了母亲让她去北京读书的要求,在如墙的深山,刻苦地学习,勤奋地操持着艰难的家庭,读遍了母亲留下的书和外婆寄来的每一本书,并在九十年代初,考上了河南的一所师范大学,想将来成为一名教师,现在是暑假里为最后一年的毕业做准备。
   听她讲完,几个刚才还神吹胡侃的兄弟都沉默了,我也点点头,说小瑞,我不该问这些。她惨然一笑,不要紧,我已经不是孩子了。
   回到焦作,匆匆冲洗了照片,又和几个兄弟商量了一下,跑到解放路原来的老书店给她买了几本书邮走,又写了一封信,像一个哥哥叮瞩妹妹一样就工作学习提了几条建议。
   这样我们就开始来往,后来她就写信告诉我已经顺利毕业,并在太行山区的一个乡当了公办老师,为的是照顾奶奶。
   我看了信就欣然,就不停地想掉泪,就叫曾经一起去过的兄弟在一起喝酒为她庆祝,就决定在适当的时候再去学校看她,由于山区没有电话,就只好写信告诉她会暑假去。
   不久,她就回信,说暑假和奶奶在家里候焦作的哥哥们。
   那一年的暑期,我们兄弟像过年一样在家准备了足足半月,我到修武的面粉厂弄了几袋白面,其他兄弟在焦作贸易大厦给她和奶奶买了衣服,乱七八糟的东西竟然塞满了两个吉普车的行李厢,去的时候考虑到山区的封建自闭,专门让知道小瑞情况的媳妇们都去,有孩子的也带上孩陕西治小儿癫痫哪里好子,走亲戚一般杀奔太行山深处。
   事后,小瑞说,那是她母亲走后最热闹最幸福的一天,十几口人住在她那开着鲜花的乡院,晚上一起点起了篝火,疯狂地喝酒疯狂地唱着年轻的朋友们,孩子受我们的感染,像小狗一样在篝火边窜来窜去,高兴到尽处的时候,我们几个大男人竟然给老太太嗑了几个响头,说什么也要给老太太当干儿子,媳妇们就起哄让认干娘,村庄里的干部乐呵呵笑,小瑞急得摇手不行不行,说你们一认干娘我今后就得喊你们叔叔,大家笑得都弯了腰,最后由老太太决定,认干奶奶,喝傻的弟兄立刻就又磕了几个头,并认真高喊:亲奶奶。一村人都笑了。
   月亮起在天中,媳妇在电灯下帮老太太干活,小瑞在外面拉母亲留下的小提琴,好像是《梁祝》,在夜里月色的掩护下,曲声朦胧得让人沉醉。
   在我们住的几天里,她告诉我许多,她说在大学里参加了好几个社团,还为了帮助一个比她还困难的学生跑到安徽西部的一个县卖了一次血,然后把钱给了同学让他去治病,我大感动,她说她今后教学的工资除了养家还计划给希望工程捐一份……
   我们走的时候,她特意告诉我,说哥哥,你一直说俺院子里开的花叫月季,其实那是玫瑰,我说太行山是没有玫瑰的,她说北京的玫瑰,母亲下放的时候在北京捎来的。我恍然大悟。
   又一年后的冬天,又来了一封信,一封青天霹雳的信,说她有了那一种叫爱滋的病,祸起于在安徽的卖血,现在是潜伏期,在郑州偶然情况下发现了,为了不牵连学校孩子,她请了长期病假,在家里闭关自修,
   说趁还没有进入发展期,希望我去一趟,并让我一定保密。
   那时,心里已经不知所措,说不清是什么感觉,甚至想愤怒地大骂,骂这世界的不公。
   骑了一辆摩托车就上了山西,见了她,仍然是美丽依旧,埋藏的恶魔尚没有侵犯了她的美丽。她比我想象的坚强,要求了我几件事情,说真正放不下的是奶奶,最痛苦的是比她还痛苦的母亲,她说希望她故去后,一定能够抽时间来这里的墓前看看她,她说一定要给她在碑上写一段圣经的话,她说一定要在碑前栽几株院里的玫瑰,她说要随葬那把母亲留下的小提琴,她说一定要劝奶奶送她一个小围巾,我一边走,一边点头,一边为她惊人的沉静而流着泪水……
   一年零一个月后,她用46片安眠药结束了美丽的一生,在留下的信里,她告诉我:我想保持着我的美丽走。
   在埋葬的时候,县里的教育局领导问我,听说她给你留有一封信,你知道她为什么这样?我说因为她被癌症折磨得受不了,领导一脸诧异。
   十多年后的秋天,我又一次来到峪河的源头,来到那个仍然如画但却凄美无比的乡村,那个乡院已经破败,村庄里尚存的人们告诉我,老太太已经被媳妇在十多年前接走,如果活着,已经82岁了。
   我来到墓前,看十年前的玫瑰依然开放,感觉她的话仍然在耳边回响---
   “哥哥,我想告诉你,这不是月季,这是太行的玫瑰……
   妹妹,你就是我心里最最美丽的那一朵玫瑰。
  

共 310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