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流年】在徽州的水边(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55:55

面对徽州,我一直保持沉默;不是不想表达,而是无从说起。

这种欲说还休的情感,不是偶尔,而是时常在胸中涌动。与河流、小溪、沟渠相遇,我都可能被一种情绪控制,似乎自己在膨胀,一字一句哽在心头。它们是诗意的存在,赠我一些不带任何风尘的痴妄。有时坐在水边,一些东西在体内翻滚,我顿然觉得时光被独自占有。水,在徽州的土地流过,我仿如水波里的一块石头,被滋养、浸润;十八岁开始流浪,来来去去,我终究未破江南给我布下的阵。江南越走越柔美、安然;它一把揽住我,我从此堕落在温柔乡里。

一切,是个定数。

十年前的冬天,一列往南的火车载我入徽州。火车刚进皖南山林,雪便浓厚起来,大地一片莹白。我不断用手抹去车窗上的雾水,天微亮,酷似黎明;河流、山川,沉默不语。远山脚下,炊烟缕缕,缓缓地似被风雪冻僵,一直浮在那里,久久不散。一些河流并未结冻,雪积在水中高地上,俨然一顶顶白帽子,不见飞鸟,不见行人。一场风雪落在黄昏,徽州把我带入童年,在山林、风雪、内心深处,我看到一个孩子朝我走来。焦虑一点一点消失,好想安静睡一觉,带着梦走进徽州。

那次,我去皖南的一所高校参加工作面试。再见,已是三月,去学校签就业协议。新生活即将开始,列车穿行在田野、山林中,窗外青色莹莹,我踏着三月的绿再入徽州,皖南山水在和煦的风中晃动。一些河流,沿着山脚爬行,一潭潭绿水,犹如眼睛,看着太阳。

去徽州的路上,我倍感欣喜。怀揣一些情绪,仿佛逆流而上,我一直往回走,找到安身立命的场所。一个地方如能把人生的开端与未来衔接住,把童年的时光与记忆融合在生活起居里,想象吧,有多好。我走下火车,不陌生、不紧张,只像被故人拥入怀抱。站在车站广场,我嗅到了水的气息,不咸不腥,而是大山汩涌出来的宁静与恬淡。

徽州,虽远离江海,却也滋润丰盈。水,流过它的每一寸土地。

曾走入一个村落,我说,是个意外。小小村庄,被水环绕,青石板随意一搭,便成了桥,它渡着居民出门、回家。一位老妇在水边洗菜,表情安静,恰似流水;水穿过她的白天和黑夜,在台阶下缓缓而逝。她起身回到院内,轻轻合上门。站在岸边,水波细小,将思绪击碎,我顿时恍惚起来。一些虚无、迷离撒在阳光之下,河流之上,我忘了时光。木板桥架在村后的水域上,我踩上去,走向对面的树林。阳光斑驳,一些树站在水里,任时光与水漫过枝叶缓缓爬过身体,留下一圈圈印迹。我一时无法辨别是时光或者流水亲吻过这些树而留下动人的痕,它们刻在一棵树的生命里,从生到死。树比人活得更久,它见证溪头浣衣女子的岁月春秋。从前她青丝齐腰,后来她华发满头,是水揉碎了一位女人的容颜,把她所有的时光都带走,如同卷走一片叶子。树与水,谁长在谁的怀里?这是一个村庄的谜;甚至这村落,也一同消融在水里,随着树一起生长。

我不想写出这个村庄的名字,但我无法不暴露我的城市。

一直把黄山称为我的城市,我愿意做它的主人,占有它。河流如柔软的臂膀,搂住整座城市,一草一木、一块碎石,都是润的。这里河流交织,水域把土地隔离开,于是一些土地有了自己的名字,比如沙洲、江心洲、三江口、屯浦、湿地、秀水,这些名字沾了水的风韵,听上去就很美。沙洲是水边的一个小区,一条河从它身旁流过,人们把河称为新安江。沙洲小区的人们临水而居,这是自然的赏赐,无人能从他们手里夺走一条河流赠与的幸福。清晨,妇女们提着篮子下河洗衣,他们在青草深处勾着腰,抡着棒槌,身前晃着一小片水晕。河流被她们叫醒,东方的霞光也跟着散开,一座城市在水边睁开眼睛。

我住在一个叫秀水的小区里,它跟沙洲相连。有时,我被一些烦心事纠缠而早早起床。下楼,我沿江边柳树走到水边。草地上,沾满露珠。我猜它们在太阳出来之前会不会悄悄回到河流里,然后在天黑之后又悄然上岸。天气晴好,水一直清澈。我坐在洗衣石上,看鱼儿跃出水面,然后跌下去。江面上有人点着一支竹篙,慢慢划,将长长的迷魂阵收起。渔人把那些丢了魂、入了阵的鱼倒入一个小木桶里,再一点点把网撒下去。明天,他还会收网,这是水赐予他的生活。

我又何尝不是一条上了岸的鱼,落入这徽州的迷魂阵中。在水边,我什么都不用想,走走,停停。一些人在水边开垦了小块土地,萝卜刚出芽,带着两半椭圆的叶子。土垅松软,似乎他的主人刚刚来整理过。一窝南瓜匍匐在草地上,它还没有觉察到秋的气息,依然挂着黄花。不远处有个水坝,夏天,我会穿着短裤在坝下游泳。晚饭后,大人孩子都聚在那里,我们像鱼一样回归自然,在水花里游来游去。

我刻意来看水。它的宁静与简洁,一丝丝侵入内心,让我自在。那是一种近似虚无的淡然,只用眼睛看,不需大脑思考。

江心洲是个小岛。湿地是水边的一处公园,长满水柳,绿草茵茵。屯浦是徽州人从前外出经商的码头。三江口,顾名思义,是三条江的汇合处。此处水域开阔,但平静。三条不同的河流在此挽起手,其中有条河叫率水。我的单位,一个近于一千五百亩的大院子,临着率水河,这同样给了我富足感。单位的中心位置有个六层图书馆,我不止一次捧着相机爬过一扇窗,站在楼顶上。一条河流仿若一条绸缎在风中荡漾,白云、飞鸟、晚霞,都是真实的存在,它们是不是跟我一样因爱上这里的河流而从远方游离过来,驻留在徽州上空?仔细听,有哗哗的水声和风而来,一条河流的歌唱,并不洪亮,只有站得高,在安静处才能听见。我认识一个女生,她离开徽州后,写了许多怀念徽州的文字。她说,有时在夜里想念率水,想再听听流水声,想着想着便哭了。她在这里生活四年,这院子外的一条河给了她慰藉与感动。跟她相比,我倒会成为这里的久居之人,率水会流经我的一生。就算哪天我死了或者走了,它还会存在,还会给其他人送去温暖与回忆。

一条河与我们毫无瓜葛,但又千丝万缕牵扯一起。单位想办法从率水取水浇灌园子里的树木、花草,我总看到工人手持龙头在园子里忙碌,香樟、金桂、樱花被率水滋养着,长势葳蕤,它们跟那女生一样与一条河流相通。在夜晚,当人们沉沉睡去,这些树会在风中听到水声,一点一滴,被它们吸纳入叶脉,凝聚成清晨枝叶上的露珠。

率水,在我身边流淌。来去上班,我穿过河上的桥,看晴空幽蓝、渔舟点点、灯火波动,一切那么自然,我悄无声息融了进去。

春末夏初,躺在水边的草地上。徽州天空透着让人感动的蓝,说不清,为何。或许天空的纯净,跟我们出生时的眼睛是那么相似吧。当我们仰望蓝天,就能回到童年,甚至更早。那里沾满若有若无的回忆与温暖,不骄不躁。人生梦,仿若这天空。我们走着走着,一些幻想便丢了,跟天空一般高远;我们成长、衰老,生命之初的那抹蓝渐渐淡去,残余下来的却又模糊不堪,于此,我们抬头,对天空的透彻便心存眷恋。云朵在远山处,与水光映衬。它们一点点变幻,有时厚重,有时却轻灵。夜晚来临,我坐在水边想,云一定回到了山的深处,卧在树叶上,等待下一个天亮。

徽州,暗夜。它极像一座古老的房子,幽窗里透着火光。窗外,有水流过,声声不息,我在水声里安静观望。晚饭后,出门走走。穿过秀水广场、经过沙洲,我站在老大桥上。这座从明代走来的古桥,有个鲜为人知的名字—镇海桥。一色青石板,在时间的脚步里渗着圆润饱满的光。我踏在上面,仿若步入一段历史,在灯火波光处,任一些情绪信马由缰。

城市灯火,照亮一条河流的梦。

河上暗影浮动,风贴着水面舞蹈。

柳树,把枝叶斜过去,在风中打转,似要抓住一些光与影的碎片。

风从江面吹来,行人三三两两。我顺着坝子走到河堤,风沿着台阶往上,落在草丛里,似故人拾级而上的脚步。它在新安江丰腴的身体上滚动,波光一茬接一茬,从对岸荡漾过来。

江面空阔,不见渔舟,也不见游船。江心传来话语声,忽高忽低,有些句子只能听见一半,剩下的一半便不见了。我想一定是被风吞没。王维曾走在深山里,不见人影,却听见人的说话声,好一个“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而在新安江暗夜深处,风出卖一个男人,他的话语经过风的修饰,开始柔软起来,顺着串串涟漪在水面跳跃。

月亮升起,它是来赴约的,与河流的约会。草丛里的歌声越发高涨,那些蛰居在水边的昆虫伴着水声欢呼夜晚的到来。行人的脚步声,也是软软的,怕是落脚太重,一不小心踏碎了新安的梦。星星,在黑幕里渐次探出头来,一颗、两颗、三颗,它们沾在树梢上、山顶上、草尖上,如果诗人徐志摩在此,他也会在满载星辉的船里放歌吧。

我的新安,如一件古朴的袍子,晾晒在皖南的星光里。

人迹渐渐稀少,我只等城市的霓虹退去,趁着月光与星光,慢慢踱回去。

贵阳癫痫正规的医院哈尔滨哪家癫痫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郑州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哪家效果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