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柳岸】此日足可惜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41:59
我常常说自己是一只猫,有九条命的,所以才会几度徘徊在生死边缘时,而逢凶化吉,就像我家的小猫一样。那小猫在我心中是神一般的存在,比如2个月时掉进厕所的坑里,被捞上来后竟然没死;从三楼的阳台上掉下楼去,竟然只是摔伤了腰部,在沙发上静静的养了一个月,又恢复了活蹦乱跳;病的奄奄一息,吃两片感冒药,就又活了回来。所以我相信了“猫有九条命”这个说法。   而我,也经历过几次生死攸关的险境,却都好好的活过来了,家人说我是有如神助,大富大贵的。而真正经历过了九死一生,才会格外感叹“活着真好!生命诚可贵!”而我,也在家人患病急救时,体味到了自己和其他病人家属那种面对生死边缘的挣扎和痛楚,才会更加感叹:“生命有痛,有你真好。”      (一)   1996年,和父母以及他们的朋友一起自驾旅行。那个时候,自驾旅行,威风着呢。开着绿色的北京吉普,飞驰在宽广的公路上,尽享祖国大好河山的美景,心情舒爽的不得了。   记得旅程中的一天清晨,大雾缭绕,能见度很低。我们的司机认为乡野地带,应该没有多少车辆,而这样的雾天,这样的早晨,行人应该也不多,我们为了赶行程,所以就冒险出发了。司机是个有多年驾龄的老司机了,所以我们的心里还是踏实的。在车上和父母正在天南地北的神侃,突然感觉到司机向左猛打方向盘,然后猛的一加速,车子飞驰出去。直到很远后,才靠路边停了下来。我们很奇怪发生了什么,但是刚才高度紧张,谁都没敢出声。   只见司机师傅长舒了一口气,擦擦额头的汗,回头看到我们惊诧的表情,于是定下神,向我们解释:刚才经过的是一座公路桥,桥下边是当地的白龙江。由于桥面浓雾笼罩,视线很差,他直到距离前车还有5米左右的时候才发现,前面停着一辆大车。所以他才会紧急打方向盘,紧急超车,而当时庆幸对面方向没有来车,让我们顺利超车,躲过一险。否则刚才的追尾,我们会坠落白龙江的。或者如果和对面的车辆迎头相撞,后果都不堪设想。   一席话听得我们毛骨悚然,心惊肉跳。没想到谈笑风生间,我们就与死神擦肩而过。那段路上我们都很安静地坐着,司机师傅也保持着凝重的神情认真地开车,车厢里寂静到连呼吸声都不敢发出,大家的神经都紧绷着,直到我们到达下一个目的地。司机师傅说,下车的时候,他的腿都是软的。   同一趟行程,我们最终没能躲过车祸的伤害。那是行进在了戈壁滩的公路上,刚刚经过了嘉峪关的城楼,我们正在感叹铮铮雄关的威姿,而我又惊喜地发现了海市蜃楼,全车人的兴致高昂得不得了。同行的一个朋友是驾驶新手,他主动请缨由他来驾驶一会儿。司机师傅考虑到这段路况很好,路面车辆也不多,就同意了那个新手的要求。于是新手替换了司机师傅,他开的认真谨慎,司机师傅就踏实地在副驾位置上休息。   下午3点多的笔直公路上,窗外只有单一的青山和戈壁,大家都禁不住困意,沉沉地睡去了。我的瞌睡少,就一边戴着耳机听郭峰的歌曲,一边欣赏着戈壁风景。突然,我听到了紧急的刹车声,我感觉到了车在急速地向右方急转,然后冲过路边的一个沟渠,冲到了戈壁滩上,又接连着翻滚了三圈,然后车体翻正,停下了。前后3分钟的时间,惊心动魄的生死瞬间。我记得车辆翻滚时大家的惊叫声,我记得母亲一把搂我到怀里,然后用头压住了我的头。   车停了,冲动和翻滚的世界安静了,我却没有任何恐惧和迟疑,我先试图打开我旁边的车门,但是发现它变形了,打不开了,我的头顶上是吉普车厚重的钢板后靠,我和父亲合力把它推回去,父亲打开了他那边的车门,于是我们依次慢慢走下车去。我从车上拿下来随身的行李包,放在戈壁滩上,安排了父母坐在地上。母亲依然很惊慌,眼神里都是恐惧,尤其她看到了父亲的鼻血。父亲刚下车时,有些懵了,估计是车体翻转以及后靠砸过来时碰撞的。好在父亲没有其他的伤害,他定定神,就赶紧和司机师傅去查看驾驶员的伤情了。隔着车前窗,我看到那个新手驾驶员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当时,挡风玻璃已经全部破碎了,车顶也撞塌了一块,看得我触目惊心。顾不上多想什么,我又去车厢里四处摸索,捡回我们遗落的东西,包括我的随身听,还有我的发夹,眼镜,我都佩服当时我的临危不乱和小家子气,自己的东西一样都不能少。收拾完东西,我的父母也没有受伤,我有些茫然和后怕了。下午5点多了,戈壁的阳光已经躲在山后边去了,暮色就要笼罩,那种“天苍苍,野茫茫”的苍凉,让我心生恐惧。父亲和司机师傅在路边拦住了一辆长途大巴车,向司机解释了我们的困境,让司机把我和母亲先带去就近的县城,他们决定开着那辆受损的吉普随后赶来。上车前,我看到了父亲坚定,鼓励却也饱含担忧的眼神,我的心里更加不安。   大巴司机应该也是远途而来的,他为了缓解困倦,不停地用手拍打着自己的脑袋,以保证自己是清醒的。我看在眼里,不由紧紧地拉住了前面的扶手,紧张地看向窗外,心里忐忑着,不知道这一次能否平安,甚至我脑子里想过这两天两度涉险,如果这次真的不测,我的人生就要结束了吗?我可是刚刚考上大学,我还没有给我亲爱的姥姥买花裙子呢,我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啊。泪水迷蒙了我的视线,我不敢让母亲看到,于是悄悄地抹去了泪水。   总算和母亲安顿在了县城的一家宾馆,也给父亲的传呼机留言,告知我们的所在地。我在卫生间洗洗弄弄,才感觉身上好痛,到处都痛,对着镜子仔细查看,才发现额头上,胳膊上,腿上,到处都是清淤,一定被那个厚重的钢板后靠砸的吧。之前一直忙碌着,都忘了自己的痛。现在放松了,才觉得好痛。   后来便和父亲母亲一起乘火车回去了,那个新手司机伤得蛮重,在当地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月,才回到家里。那一次的车祸,让我们全家心有余悸,更让我对开车这件事情讳莫如深,心理阴影面积真的无从计算。      (二)   2000年大学毕业,那个冬天,满世界地找工作,在冰天雪地里和一群热血青年站在人才招聘会门外排队等待。于是,感冒了。本来是件小事,吃吃药就好了。可是我为了赶一场重要的面试,所以急于康复,于是生命中第一次选择了输液治疗。那天输的是青霉素,第一天输完,一切正常。第二天刚输完,也还好,但是晚上,就出事了。我的嘴唇发紫,手脚发麻,无力,而且开始紧缩,不能伸展。父亲以前是职业医生,他感觉出了异常情况,就紧急送我去医院。我清楚地记得在医院的电梯里,父亲和叔叔用医院的担架抬着我,当然那时候移动病床的使用率还不高。我躺在担架上,那么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在往下沉,父亲焦急的面孔在我眼前越来越模糊,父亲急切呼叫的声音也越来越遥远,我的耳边似乎有其他的声音在说话,很乱,听不清,又感觉一切的一切都离我好遥远,现在回想起来,那大概就是死神准备来接我了。后来就记得病房里,许多人围着我,我的神志已经不很清楚了,眼前只有各种身影在晃动,耳边还有各种声音,但是,我根本听不清楚,朦朦胧胧,迷迷糊糊。   后来的事情,都是家人告诉我的。那天我是青霉素过敏引发的休克,已经送进了抢救室,再晚去医院一会儿,估计小命就没有了。可是我谈及我在电梯里的感受时,他们都说我是胡说的。我想,没有走到生死边缘的那一刻,没有人会懂得我的心情。那一刻,我其实在大声呼喊,我不想死,我想活着。但是,我说不出来,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说出来,喊出来,一切都是那么模糊,混沌,真实地发生着,却又感觉那么虚幻。   父亲常说,是佛祖保佑我几次遇险都逢凶化吉,因此他虔诚地信奉了佛教。而我,在一次次经历了这种生死瞬间的惊心动魄,依然好好的活着,我想,我最大的心愿就只是继续好好活着!      (三)   去年刚刚入冬,丈夫的胃痛又复发了,开始只是简单吃了常规的药,但是没有见效。突然地就加重了,丈夫开始吐血,便血,于是赶紧去了医院检查。其实我一直没有觉得会有多么严重,直到大夫诊断为胃出血,而且出血量较大,情况比较危重,需要马上送到急救室观察时。我才心里慌了起来。   我跟着医院的推车到了急救车,里边满满当当的都是移动病床,一张挨着一张,床与床之间的距离近的连人都站不下。我呆呆地站在床尾,看着医生护士忙忙碌碌地来来去去。我的心里上上下下的,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甚至我的脑子里会闪过丈夫再也出不了这个急救室的念头,我担心任何的意外,我可能都承受不了。我不禁紧张起来,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   所幸丈夫的出血症状暂时缓解了,医生给开了点滴,让我们等待病房安排好了就挪进病房去。松了一口气的我,静静地坐在凳子上,当然,凳子还是父亲从家里给我带来的,急救室连站的地方都紧张,自然不会提供坐的地方。我环顾四周,注意到急救的多数都是老人,也有一些外伤病人。   不想过多描述病人的状况,那是谁都不希望经历的。但是,要说说,在这间急救室的一天里,有一些东西着实震撼了我,唤醒了我的灵魂。   其一,是中午的时候急救车送来了一个老太太,应该是突发急症,医生护士围了一圈,而围着医生护士的一圈人都是家属,从他们的相貌上看,应该是一家人。这应该是个富庶的家庭,因为人人的身着都名贵不凡,几个中年男子都梳着大背头,头发油光可鉴,规规整整的,穿着皮大衣,打着领带,手指上的金戒指随着打电话的手在空中摇动,病房里透进的阳光映得戒指金碧辉煌。女人们也都是裘皮大衣或者羊绒大衣,高贵而有气质,手上的各种戒指,彰显着不凡的身家。   抢救期间,他们不停地进进出出打电话,接电话,也不时地有身着西装,官腔十足的人们进来探视,男人们就快步走过来握手,面色也是凝重,一会儿,又送了穿西装的人们出来,有没见过的医生匆匆进来,和男人们打了招呼,就去了病床前。整个急救室因为他们而更加紧张,他们的迎来送往搞得我们像在看一场电影,一场有关“人情世故”的电影。下午的时候,抢救结束了,老人还是遗憾地离开了人世。富庶的人们跟在移动床后边缓步离开急救室,女人们开始低声哭泣,眼泪花掉了脸上的妆容。   急救室的小护士一边给旁边的病人扎点滴,一边念叨:“有钱有啥用?有权又能干嘛?命到头了,谁都留不住的”。周围的家属们也都议论纷纷起来。何尝不是呢?荣华富贵,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千金荣禄也换不回家人的生命啊。   其二,下午我正在床边趴着打盹,就听着有人哭着冲了进来,我睁开眼睛看了看,是一个瘦瘦的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很小的孩子,男人拖着哭腔急切地求喊大夫,赶快救救他的孩子。于是医生护士迅速围了过去,周围的家属也围拢上去。我没有敢过去,一是怕影响了人家抢救,二是对于生命,我始终是充满了敬畏的。只听到围观的人们各种惊讶的叫声,又充满了疼惜,爱怜,有人回来时已经留下了眼泪。于是我轻轻走近了一点,听到了孩子的病况。   那是个只有2岁的小女孩,据说是她的妈妈准备给她洗澡,结果粗心到只放了热水,孩子被烫伤了,家人从20公里外打车带着孩子来到这里的。抢救时,孩子已经没了心跳。医生们还是做了最后的努力。据说孩子被烫的很惨,惨得让大家揪心。围观的人们渐渐散去,孩子的父亲蹲在了地上,失声痛哭。我突然发现,孩子的母亲好像没有出现过。于是好奇的走到急救室门口,四下张望,就看到对面的椅子上呆呆的坐着一个年轻女人,没有穿外套,只是一件单薄的衬衫,想来应该是孩子的母亲,准备给孩子洗澡,所以没有多穿外衣,而出来的匆忙,更忘记了穿上外套。她就那样呆呆地坐着,怔然的表情,一语不发,当然也没有人问她什么,没有人在意她,因为她并没有露面。想来她已经知道了孩子的离开,因为她丈夫的哭声响彻病区。后来的几个小时,一直到天黑,孩子的父亲都在一个男子的陪伴下,进进出出地给孩子办理各种手续,而孩子的母亲,就那样怔怔的坐着,从阳光里,坐到月光里,坐到灯光里,急救室的女医生远远看到她,不禁惋惜地摇着头,念叨着:“多粗心的妈妈,多可怜的孩子,一条命啊”。   我也是孩子的母亲,所以我几乎不敢去想那个孩子所受的痛苦,更别说孩子的母亲了。   晚上十一点多,孩子的父亲回来,拉起了椅子上的妻子,两个人牵着手走出了急诊楼,那两个摇晃的身影让人心痛,真的是那种揪着心的痛。   其三,那天夜里,急救车送来了一个老人,进来时我正在迷糊,也没有多看,反正她也被一众家属围着。大概半个小时后,急诊室里一片痛哭声。我站了起来,原来是刚才的老人被宣告不治,家属们一下子悲痛了起来。老人被推了出去,当她经过我身边时,她还没有死,她的眼睛还在四下看着,我看到了她的眼神,她蜡黄的脸上,那无助无望,却又偏偏要多看一下世间的眼神,我能感受到她对生的渴望,竟一下子看得我心都悬起来了。   凌晨5点多,天快亮了!我走到大厅里,坐在面对着急救室的椅子上,大厅里吹过清冷的风,吹得我打了一个寒颤,大门上厚重的帘子被风吹得“啪啪”的拍着大门,值班的保安大叔已经开始换班了。新的一天要开始了!   不得不说,急救室的这一天,让我触碰到了生命的底限,让我看到了生命禁区门前人们的无助与艰难。当“活着”成为人最后一个期待时,一切荣华富贵,权利功禄,都不再重要,没有人在意你曾经是谁,你曾经拥有什么,因为无论拥有什么,生命都只有一次!   我的脑海里一次次闪过那个老人经过我身边时的眼神,闪过那个呆坐的母亲,他们面对了失去和即将要失去的痛楚,那是活着的人不懂的,那是还拥有生命的人感受不到的!我觉得,急救室门前,“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我的灵魂被唤醒,我的脑海里只重复着一句话“珍惜生命,好好活着”!   丈夫住进了病房,在住院的几天里,每天我都要找个空闲,到急救室门前来,找个角落,唤醒灵魂。这世间每一天都有生命的交替,而活着的人们又重复上演着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的人类游戏,乐此不疲。只有这个急救室门前的角落里,会让人忘记这纷繁的世界,会让人只看到生命本身的价值。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天地之间,风云多变,生命真的是太脆弱了,明天又是多么的不可估量。所以,“且行且珍惜”!珍惜自己尤为珍贵的生命!珍惜身边的人和事!珍惜尚能拥有的一切!   此日足可惜! 专业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武汉癫痫病三甲医院武汉小孩癫痫治疗医院哈尔滨到哪治癫痫病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