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星月】母亲笑了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8:42:41
无破坏:无 阅读:1971发表时间:2017-12-28 23:17:43    世界上最美最美的风景,就是母亲的微笑。   我和冬天,有个不解之缘。两岁的那年,下了一场大雪,父亲在蔬菜大棚里死去。可能是小的缘故,对于父亲的死,我没有太大的伤悲。此后,母亲象是一条船,承载着我所有的父爱和母爱。白天,她无论多么疲惫,或受了多大的委曲,只要一看到我,就迫不及待地笑着说,让妈妈抱抱。   我成了她解乏的载体,或是又一个支点。   晚上,她总是搂着我,生怕我不辞而别离她而去。我也很喜欢偎在她的怀里,吮咂着她那两粒红枣似的乳头。那一双稚嫩的小手也没闲着,交替地揉搓着她那富有弹性的奶帮子。那时候,摸奶吸奶成了我的一门功课,一直延续到读初中才改变这个习惯。   我的母亲,鹅蛋形的脸上那双明亮的眸子,深沉,明亮,像是一池清澈的湖水。她的微笑,随着脸上肌肉的抽动,腮帮子那两个浅浅的酒窝,在不断地改变着造型。父亲去世时她才二十几岁,衣服基本上与红呀绿的从不沾边。她喜欢穿着淡蓝色的褂子,配上藏青色的长裤。别人都说她土里土气,可我认为她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女人。   父亲死后的第二个冬天,我解大便时肛门屙下个肉嘟嘟。屎屙完了那肉嘟嘟就是挂在外面,血红色的有一寸多长。母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法还原,她背着我就向大队医疗室跑去。雪花被雨水牵着,总是不按常规出牌,老是往我的颈子里钻。“冷”,我轻轻地低哼了一声。母亲拣一处高的地方让我站着,脱下她身上的棉袄披在我的头上。棉袄盖住了我的后腰,她又用两手把我的两腿拢在她两侧腰间。对我说:“把手伸进妈妈的颈子里。”我“嗯”了一声,就把冻得发紫象肿了的手伸进她的脖子里。只听母亲喊了一声“我妈啦”!这当然有母亲冷的因素,更少不了她对我的心痛。   到了大队医疗室,医生束手无策。母亲让人把棉袄盖在我的头上,背着我又朝街上的医院走着。那肉嘟嘟是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可那老医生说,总不能每次屙屎都来医院吧。母亲忙问:“那咋办?”要有羊毛毡烘热后托在那肉嘟嘟上就能复原。可这羊毛毡去哪儿弄呢?旁边有位老大妈说:“我用这个方法给儿子治过这样的病,几次后还能除根。去年盖房子时,我家那羊毛毡被老头子扔了。”她要母亲去周边的村子,在心细的老年人家里,找到旧的羊毛毡帽子也行。   那年冬天,雪象是个顽皮的孩子,隔三差四就狂舞起来。北风象出鞘的剑,发出嗖嗖的声响,又一刀一刀地从母亲脸上划过。她象是位走钢丝的女神,每天都带着希望小心奕奕地在风刀,雪剑,泥泞中走着。方园几十里的一个又一个村庄,犹如一座又一座雪山。她要在那悬崖峭壁上攀爬寻找,她只有一个信念,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那朵雪莲,能治好儿子病的那朵雪莲。我看到她疲倦的样子,说:“别找了,就是找到也不知道管不管用。”母亲只是一笑了之。那个冬天,她基本上都在风雪中度过的。   有的事你担心它的发生,它就会生出另一件事来让你更加害怕。那次脱肛之后我就害怕大便,几天都不敢解。到了第四天,肚子特别特别的难受,这下子大便真的解不下来了。母亲赶忙用麻油拌饭让我吃,最后连喝麻油的法子也使过了,就是不管用。我从母亲的面部表情看来,她比我更着急,更难受。她宁愿这个痛苦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那怕加倍都行。可是,这是无法替代的。   母亲把我平放在她的两只膝盖上,说要打我的屁股。我哭诉着说:“我的屁股已经成两半个了,你还打呀。”“打,把它打成四瓣个,看它以后还淘气不。”她褪下我的裤子,用耳扒子在我肛门里轻轻地,轻轻地拨弄着,把那硬得成树根似的屎捣碎,掏出。掏出来的屎,就在我的不远处。“臭死了,臭死了,”母亲却笑着说:“这不是你吃下去的饭吗!你想不想再吃!”“我不吃,你吃。”“好,我吃我吃。”耳扒子掏不到了,她怕削尖了的筷子会刺伤我肛门里的嫩肉,就用食指抠。折腾了半天,她胯下弄出一大瘫又臭又干的屎来。额头上的汗水,早和那星星点点的屎沫,粘在她的脸上,眉毛,嘴唇,以及衣服上。我心里觉得,当我的母亲一定是活得最苦最累的。   六岁的那年,我从学校回家没看到妈妈,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我问爷爷,爷爷说母亲去外婆家了。晚上,哈尔滨癫痫病人的症状妈妈没有回来,我蜷缩在床上,抱着母亲睡的枕头贪婪地嗅着上面留下的香味。朦胧中,母亲微笑着向我走来。就在这瞬间,她又猛的向后退去,越退越快,越退越远。那笑脸,随着她的离去逐渐的模糊起来。我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妈妈”,可她没有理我。我摸摸床上,只有我一个人。我第一次感到孤独,恐惧,完全没有睡意。   外婆家只有几里路,第三天放学,我偷偷地去了。外婆说母亲得了重症肝炎,住在县人民医院。重症肝炎,以后她就不能搂着我睡了!我喜欢躺在母亲怀里睡觉的感觉。一个可怕的念头梦绕在我的心头,妈妈会死吗?她会象爸爸那样,会被埋在地下?我一下子傻了。这个世界最在乎我的人只有妈妈,没有妈妈我就没有家了!   从母亲住院那天起,我在语文课本封面的背后画起了正字,记录着母亲住院的天数。每画一笔,总觉得手里的笔象块砖头,沉甸甸的。我象换了一个人似的,成天郁郁寡欢。那课本上,还落下我几许泪珠。班主任秦芳说:“你妈妈一定会好起来的。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你要考个好成绩,让她安心治病。”好听的话谁都会说,又不要负责任。“那是我妈,又不是你妈。我不要好成绩,我就要妈妈。”说着说着,我呜呜大哭起来。   那一晚我做梦了,被人抓到荒郊野外,绑在一间小破屋里。象捉迷藏那样我能看到母亲,母亲却看不到我。“笑儿,我的笑儿,你在哪儿?”一会儿,那嘶哑的声音渐行渐远。我不知她走了多少路还要走多少路,我不知她找了多久还要找多久。只是那句“没有你,妈妈真的不想活了”。这是一把锋利的剑,深深地深深地扎进我的心窝。   我不晓得什么时候又迷糊起来,身后忽然来了一个身材高大,相貌古怪凶神恶煞的怪物。我本能地拼命逃跑,可那怪物穷追不舍离我越来越近。他早就能抓到我了,可就是差那么一点点。嘴里叽里咕噜说着我不懂的话,从那淫荡的笑声里就能猜出他在玩弄我。前面有一陡峭的山崖,我用吃奶的力气往上爬。爬呀爬,爬呀爬,好不容易爬到半中间可又滑下来了。原来是那怪物抓住我的两条腿,硬把我拖下来的。“妈妈,快救我。”我歇斯底里地哭着,喊着,嚎着,梦醒时才晓得妈妈住院了。   第二天一早,我翻开语文课本,上面已经记着三个正字,下面还有一横一竖。我背着书包随着爷爷到了菜市场,“爷爷你别送了,我自己去佳木斯癫痫病要多少钱学校。”正好家里有事,爷爷嘱咐我注意路上的车子。后面来了一辆挂着去县城路牌的车,我连忙招手。司机看我是个学生,就把方向盘向路中一拐,扬起一阵烟雾绝尘而去。好不容易等来了第二辆车,看那司机又不打算带我。这样下去我到不了县城,也就看不了妈妈。我站在路中间拦住车头,司机忙停下车子大声地斥责着。售票员是位中年妇女,开了车门对我说:“拦车头是危险的!你这种做法,根本没顾及你爸妈的感受。”“我爸死了,妈妈在县医院住院!”我已经泣不成声了。她把我揽在怀里,“男子汉没有过不去的坎!”转身对司机说:“他还是个孩子,别吓坏了他。”   到了医院,我就一个病房一个病房地找。中午时,终于找到了妈妈。“妈”,我一付苦大仇深的模样,一下子扑到母亲的怀里。母亲看到了我却笑嘻嘻地说:“谁带你来的?”我抬起头来,看到她那双深邃的眼睛透出一股锐利,能洞察我的内心。我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我紧紧地抱着妈妈,带着几分愧疚,带着几分耍赖,还有几分撒娇,眼里早就簇簇地流下泪来。“没有妈妈,我很怕…”至于怕什么,为什么怕,我一下子真的很难说清楚。   儿子才六岁呀,家离县城二十多公里,他不上课独自来看我,路上要是有个闪失,我还能活下去吗!似乎有只无形的大手,捏住她的心脏,还反复揉搓着,让她有种爆炸般的疼痛。她微微地张开了嘴,可能是想狠狠地教训我一顿。可话到嘴边,又慢慢地收拢成一条弧线,硬生生地被咬住了。沉静了半会儿,她把流到眼眶里的泪水吞进了肚子。她的身体似乎摇晃了几下,还是勉强地站住了。“妈,你怎么啦!”   她抓住我的手,松了紧,紧了松。“我不是叫你爷爷不告诉你吗。”“爷爷说你去外婆家,是外婆说你住院的。”母亲半天没有哼声,我却手足无措又满脸期待。儿子大了,也懂事了,该为他做的,能为他做的,一定要为他去做。以后的路很长,总不能守护他的一生吧,好坏就看他的造化了。这是我的命,也是他的命,就不要去管他了,相信他会照顾好自己。   母亲拿出十块钱,“妈给你买饭去。”我如获大赦,“妈,我去买,你歇着。”我从口袋里拿出31块5,从中抽出一张五元钱剩下的全给了母亲,“这是给你看病的。”母亲一脸疑惑:“你哪来的钱?”“别人吃冰淇淋,我不吃,别人吃八宝粥,我不吃。我让爷爷把家里的鸡生蛋拿去卖,爷爷说那是给我吃的。我去学校,就把书包里的熟鸡蛋和菜市场卖鸡蛋的李阿姨换钱。李阿姨以为你不在家没人给我零用钱,只要我一掏出鸡蛋,她看也不看就给我钱。我要把钱佘着,给妈妈看病。”   “昨天我又拿鸡蛋去换钱,看到李阿姨正和一个买鸡蛋的女人吵。那女人说她买的鸡蛋有的是熟的,现在发霉变质了。李阿姨说怎么会有熟的?正好我到了,她猜是我捣的鬼。那女人听李阿姨说我没有父亲,妈妈又生病住院就没有吵。她慢慢地走到我的身边,说我是个可怜的孩子,也是个好孩子。她把手里的几十块钱全给了我。说这是给我每天早上吃鸡蛋的钱,还说是什么健康投资。什么是健康投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妈妈教我不能要别人的钱,我没肯要。我在说着故事,根本没注意母亲的脸上起了变化。她嘴角扬起了幸福弧度,是那么的迷人。可眼里那一汪清泉,永远也擦不干。“妈,你怎么哭了!”“我不是哭,而是在笑。”我不明白,母亲的笑和哭究竟有什么区别。突然间,我发现她脸上的皱纹和她的年龄极不相称。她有点老了,我的心只觉得被狠狠地扎进一刀。   黎明前的夜是黑的,那是太阳在酝酿着光亮和温暖。在这黑湖北哪治癫痫病夜的尽头,母亲似乎看到了希望。她,这一次真的笑了。她的笑随着脸上肌肉兰州治癫痫病首选哪个医院的跳动,以前写上去的酸辛苦楚,早被那灿烂的笑容遮盖得一干二净。 共 397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5)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