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流云】落花犹在,人面知何处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10:18
御街行   (晏几道)   街南绿树春饶絮,雪满游春路。树头花艳杂娇云,树底人家朱户。北楼闲上,疏帘高卷,直见街南树。   阑干倚尽犹慵去,几度黄昏雨。晚春盘马踏青苔,曾傍绿阴深驻。落花犹在,香屏空掩,人面知何处?      街南绿树葱茏,柳絮随风纷纷,如雪般飘满游春的道路。树头花儿正艳,天上的云似乎也长在了树梢。树下人家的朱门分外耀眼。闲来无事,登上北楼,疏散的珠帘高高卷起,抬眼就能看到街南的老树。倚遍栏干还懒得离去,经过了几度黄昏细雨。记得暮春时她曾骑马徘徊踏过青苔,曾靠在绿荫深处停马驻足。昔日落花今犹在,华美的屏风却空掩着。谁又知道桃花人面今在何处?   春色缭绕,任是无情也动人。这样美妙的春光,就是铁打的心肠也会被瞬间融化,可是,融化的心肠又是善感的。这首词中,我唯独忘不了的是“落花犹在,香屏空掩,人面知何处”,这句,他化用了崔护一首诗,诗名叫《题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这是一则凄美的爱情故事,崔护进京赶考,半路邂逅了一位女子,高中一年后他重回城南庄,在门板上题下了这首诗。故事的结局有不同,一说他去的时候女子已经去世了,另一说崔护的真情感动了上天,女子死而复活,结果有情人终成眷属。而我,偏爱第一种结果。也许,我喜欢的只是这则凄美的爱情故事。我喜欢桃花,更喜欢桃花的故事,他总能够带给我不一样的感伤。想来叔原先生写这首词的时候,已经是重来此地了。街南的春光依旧,桃花落了又开,开了又落。昨天的一切依旧,变了的只是人。   我应该是在秋天看了一个诗人春天的故事。原本我认为,春天是美好的,她的一切都是新鲜的。可是最后这句,我却读出了秋天的味道。思念,无止无尽的思念。感伤,不休不止的感伤。春天不应该有这样的心情。后来我明白了,春深似海,情深甚于海。情到深处,春天也能使万物凋零。   我能很清楚的记得这位词人叫晏几道。生于北宋,一生孤傲,甚至孤傲到连苏东坡那样的名人他也是想见就见,想不见就不见。从门庭显赫到家道中落,从未丢失本真。他生性多情,骨骼晴朗,潇洒自然。他工诗词,语言清丽,感情深挚。他的词,最深得人心,言辞优美精妙。他写这首《御街行》,是为了怀念曾经与他邂逅的一位女子。   怀念是什么?怀念就是在今天对已经辜负了的昨天做一个交代。我们都知道,晏几道是一个风流多情的才子,与很多女子都留下了爱情传奇。可不知道,他对笔下的这位为他停驻的女子付出了真情。我愿意相信他是真的。风流并不意味着无情,相反,处处留情,处处生情。就像段正淳爱他的每一个女人,我相信晏几道也对他邂逅的每一个女人付出了真情。只是现在,他需要为他的多情负责。所以他感伤,他怀念,他让缭绕的春天跟着他一起黯然神伤。   岁月匆匆,带不走的是年华的伤。我们原本以为,将往事尘封在心底,它就会渐渐消失在记忆中。可是,人的心太固执,无法彻底的将往事封印。有时候,一个眼神便足以叫人销魂。昨天就像是一坛埋在地下的老酒,不去触碰,它也仅仅是占有地下一隅,一旦揭开,它将会变的更加浓烈。   许多事,仿佛已经落满尘埃,其实一直记忆犹新。一个善感的人,就是那个对时间永远忠贞不二的人。像晏几道这样多情的词人,总是会旧情难忘,无论过了多少年,一片落叶,一曲弦音,一瓣飞花,都会揭开他心里的秘密。读他的词,我为自己的木讷感到惭愧,我承认,我做不到他那么温软,那么多情。至少那位停马驻足的她,一直在他的心中占有一席之地。   姜燮说“人间别久不成悲”,真的是这样吗?也许是别的久了,那颗心早己经木然了。可是,如果再去曾经邂逅的地方,心是不是还会平静。叔原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做不到匆匆的来,匆匆地去,不带走一片云彩。那么,请让我们理解他发出的怅叹。此刻,当他看到街南春色一如往年,桃花开的还是那么妖娆,他的心情却不似春光那么明媚,他怅叹“人面知何处?”只见新桃花,不见旧人面,他想起了崔护,想起了他留在门板上的那首诗。可怜崔护却不知道,他的诗在几百年后又令另一位善感的男人感伤了。两个相隔几百年的男人竟奇迹般的成了知音。   相思无用,感伤也无用,我们既然已经辜负了昨天,又何必再去辜负今天,更不必急着承诺明天。在时间面前,我们永远只是一个弱者。曾经的悲喜交集,我们自认为巧妙的封在了某个角度,可是经年累月的遗忘,最终也无法丢弃心底的那一苇清寒。丢不掉就丢不掉吧,何必要去丢弃。有时候,遥遥的怀念,谁也不去惊扰谁的平静,心中始终有对方的影子,不也是一种美吗。若真的有一天,影子变的残缺了,我们也可以捡拾一片片残缺的记忆。这样,也不能说我们无情,至少,我的心中一直都有你。   我读这首词,起初我看到的是明媚妖娆的春天美景。我只觉得,这样的美景也真是能醉人。愚钝的我却没看出来隐藏在春景后边的怀念和柔情。直到最后一句,我才看出,原来美景只有他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有。“落花犹在,香屏空掩,人面知何处?”让我又想起另一位词人袁去华,他写的《瑞鹤仙》中有一句“纵收香藏镜,他年重到,人面桃花在否?”,同样的意境,同样的化用,也是同样的感情,什么都相同,唯一不同的是,晏几道在站在今天怀念昨天,而袁去华是站在今天展望明天。如此,叔原先生倒显得深情了,至少,袁去华没有在昨天有过太多的停留。   也许他该自省。多少年华,他在歌舞宴席上虚度。多少情爱,被他毫无吝啬的抛掷。只是这个世界少没有一种叫“后悔”的药。如果有,他又是否愿意服下它,重新捡拾被丢弃的爱情。他是愿意的,直到后来,他也尝遍了刻骨的思念。他曾经怅叹“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多少个夜晚,他独对残烛,犹恐相逢只是在梦中。只是,我们无法知道,他在梦里也想见到的人又是否是在街南为他停马的人。然而,他终归的风流的,他的思念还是不彻底,他怀念的也许只是她“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的优容风姿。难道我们就能因此而指责他吗?我们不能,我们没有资格去埋怨他。他是多情的,只是多情的太甚,也就变成无情了。纳兰容若不是说过吗,“情到深处情转薄”,晏几道就是这样的人。   又或许我们应该自省。我们真的是理解他了吗。关于他所有的故事,我们都只是在后人的文字记录中找到点滴,凭借拼接起来的残缺的碎片,我们就可以断定一个人的品性吗。关于他,有人赞赏,有人指责。无关紧要,他还是他,还是那个连苏轼都不放在眼里的孤傲之人。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春花秋月,又何必计较天上还是人间,付出真情就真的可以解释一切了。从一开始,我们便已经踏上了迷途。一路中,有明月山水为你作伴,有春秋美景为你掌灯。累了停下来,想想昨天。有时候,心里的人面桃花不也是很美吗。   什么是遗传性癫痫如何预防湖北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开封专业的癫痫医院在哪里老年癫痫该怎么治疗?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