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流年】表演者(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04:28

我们都是演员,我们常迷失在戏中不自觉,却常被观众一眼看穿。因为我们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企图,可目的越直接,我们的虚弱之处便常常暴露得越彻底。人生有时候就是不断地变化自己,以及识破他人。生活给我们的剧情,总是简单又直接,可在我们的演化下,往往慢慢变得繁复甚至挣扎。这个世界,有两种人,聪明的人,以及自作聪明的人。

——题记

那天,张灯结彩,我眼中的婚礼,简单而形式,正如我见过的所有本土婚礼一般。昭告天下的宴席,并收取一定的礼金。而那个中午,对于我来说,再平常普通不过。

堂姐还是胖胖的,穿着梦幻般的白色婚纱,包裹得有些厚重,浓抹的妆遮住了本来的面目,甚至现在想来多是慌忙,已分不清喜悦与否。长发的男人,似乎总是可以被轻易记得。没有人埋怨他的姗姗来迟,于我来说,这是一个与我毫无牵连的陌生男人,闯入了家族的视线,未曾被试探和了解。他来得很匆忙,自始至终。

还记得某个堂而皇之的下午,大娘正坐在沙发上,与母亲描述这样的男子。研究生,无父无母,在创业。如果某个表情可以印刻在那个下午,那我可以轻易记起,那种眉目间洋溢着得意的神色。那时候,堂姐的肚子正更加隆起着,催促着一个盛大而虔诚的婚礼。

婚礼那天,没有一个宾客为他而来,他仿佛生来便孑然一身。我们之间,只有短暂的接触,如若逢场作戏,仿佛什么话题,他都可以说一些,然后终结于某种自我认知中的睿智,以及彼此之间的沉默。我们本无需任何契合,因为无关彼此的生活。

我们总想把自己展现得像个艺术品,而这需要我们跳离生活以外。我常想,婚姻最容易让人暴露本性。婚姻,也可以让你身边一个熟悉的人,过上你不熟悉的生活,从此我只好闭口不言,不好过问。堂姐便是如此,似乎就是从那天开始,我们之间的对话也变得微薄而寥寥无几了。孩子如期而至,或许她本以为一个生命的降临,只是婚姻的附属品罢了,但她很快会认识到,它将成为你生活最大的负累。

大娘和母亲借了几百块钱,用来买去往北京的火车票,男人有笔大买卖,或许过些时日还要去非洲一段时间,生活会慢慢富裕起来,这或许也是为后续的铺垫。关于生意上的往来,我大抵是不懂的,但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虚浮。我习惯了这样的对话,正如同大娘曾经做过的无数决定。比如她让堂姐自考的服装设计,以及同样无法进修下去而终的软件编程。这证明了有些事情,真的需要天赋。服装设计师以及软件工程师都被杀死了,但这也没让她成为一个会编程的好裁缝,工作始终未稳定下来,如同她的人生。

所以,堂姐一直被大娘编织的美好未来指引着前行,顺从而从未反抗过,那时看来,除了一个或许还有前景的婚姻以外,她确实没什么值得夸耀的。因为,在这个家族里,还未曾有过一个研究生学历的人,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契机,能够改变命运的。

一年冬天,临近年节的时候,经由我问起,母亲才说堂姐离异了。细枝末节的事情,说不清,也道不明。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不在家乡,可故事一直在继续。孩子跟了堂姐的姓氏,在出生不久,就遗失了父亲,或许他永远也不会明白这故事的起源。

当我见到孩子的时候,小家伙已经可以走路了,看到我抬起手就打了一拳。大爷外出务工了,勉强补贴些家用,甚是辛苦。大娘欣慰地讲述着孩子以及成长,给我们欣赏他最新的涂鸦画作,阳光下得意的神情如此生动,只是堂姐的面容依稀有些憔悴和疲倦,似乎更胖了些。而那个消失了的男人,只字未被提起,就仿佛从未存在过。

第二年夏,母亲在路过在临近的小区时,偶然间看到在小卖店看到那个男人,长发,花布衬衫,皮革凉鞋,依旧弥散着浓郁的文艺气息,甚是体面,手中还牵着一个三四岁的男孩,悠然买了些速食面,付了些许零钱。母亲俨然化身一个侦探,跟踪以及与大娘联系。才最终,有了这次期待已久的相遇和对峙。

男人租了一套房,添置了很多床,进行二次出租。他得意于此,因为这样,不仅解决了自己的住宿问题,还可以不出一分钱。他的临时工作,或许更加像是一个专业侦探,做一些新闻敲诈勒索的活计,出没于医院之间,糊口度日。当然,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真正的记者。

大娘惊讶于男人怎么还带着一个孩子,甚至和家中那个小不点年龄相仿。男人说,是以前的妻子生下的。错愕之余,其实大娘早就绝望了,她无非是一直想讨要些钱。当她看着出租房里,琳琅满目、杂乱的锅碗瓢盆以及完全混搭的破烂家具,这毫无生气的场景血淋淋摆在眼前,茫然片刻过后,她硬生生转身离开了。没有人和我描述过那是怎么的状况,是愤怒还是无奈,但有一个场景,始终在那里,弥散出一种酸腐和无解的味道。

从此,这个男人也硬生生地消失于他们的生活。可孩子还小,却不知为何,他逐渐染上一些习性,躁动、无礼、不安,时常愤怒。孩子就像一个哑剧演员,很少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他把所有的表达都融入了表情以及肢体,强烈地去触碰着每一个身边的人。家人们都勉强笑着说,这是孩子还小,慢慢长大懂事就好了。在我耳中,这更像是某种无关自己而不负责任的安慰。因为有些厌恶的情绪,我们总可以被轻易地一眼就看出来,伪装不得。

我常说,如果我是堂姐,我就豁出去减肥、读书,这与涵养有关,无关学历资质,即便体无完肤、一无所有,也要改造自己,重获新生。如果任命,还为时过早,至少有些事情,是可以微微改变和弥补的。人生,有时候需要我们积极去补救甚至反攻,如果沦为生活的奴隶,成为了木偶,就失去了做主角的资格,从此彻底出局。

当然,之后这个男人的出现,至少维持了一种相对的稳态。大娘在同样的沙发上换了一种相对低沉的语气和母亲说起,农民,本分,不嫌弃。于是,堂姐似乎也自然而然地消失了,开始她全新的生活。在我眼里,时常浮现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场景,还有一个一直浑然不知世事的女子,洗锅刷碗,即便真实并非如此。可城市里,只剩下大娘与这个孩子,继续着一场难以预料的未来,而我总觉得这异常艰辛。

直到某一天,母亲说起,那个长发的男子,原来是大娘从网上结识,并介绍给女儿的。一刻,我豁然开朗般明白,那个男人就是一个纯粹的欺瞒者,从一开始就是,只不过他选择欺诈的是所有人心中很神圣无比的婚姻和家庭。当他发觉,这场婚姻无利可图的时候,他毅然决绝地带着他的谎言,选择了离开。也解释了正如他所述说的自己,无父无母,甚至没有一个亲戚和朋友。一个人从来历,到身份都是虚无的,他也只能终身如此。

大娘打来电话,忧心忡忡地和母亲说,大爷得了糖尿病,正在住院接受治疗,问母亲吃什么药好。母亲哪懂这些,但也大抵明白,连忙取了钱去探望。如此的事情偶尔发生,却无人说破,自始至终,都透露出某种无可奈何。

在所有人的印象里,大娘都是个聪慧的女人,一直谋划,好像整出戏的导演。她一直想要装扮出来的未来,如泡沫湮没在繁华而虚荣的梦里,而这场演出,也逐渐没有了观众,更没得到一丝赞赏。拿生活博弈,理所当然,可能就输掉了整个自己。而堂姐依旧不愿意改变,哪怕一丝一毫,我没看到怒气,没看到抗争。而在这场对手戏里,几个人,最终都没有胜利。

可故事,依旧在继续下去……

癫痫病的早期症状表现湖北那家医院看癫痫病最好癫痫病有什么诊断标准吗原发性癫痫的具体诱发因素

相关美文阅读: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