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柳岸.憧憬】明净的山林 明净的心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09:32
一、一炷心香   在我的记忆力,今天是我第一次上香。   小时候大年三十晚上,父亲摆出香案,放上果品点心,燃起几炷香,要我跟着他给祖宗磕头。油灯黄黄的光亮让幽暗的屋子显得更加寂静,当香烟袅袅的时候,我仿佛看见一个个魂灵在我面前晃动,脊背发凉,不敢待下去,逃之夭夭。父亲在后面哼了一声:“不懂规矩的东西。”   长大后,受到了无神论的洗脑,觉得心中有祖先就行了。人死如灯灭,何必多此一举?就更不上心了,父亲也拿我没办法,只好一年又一年自己一个人在供桌前忙碌到深夜。   事实证明,父亲那么虔诚地,那么殷勤,也没见得生活好一些,也没见得祖宗保佑过,还是坎坎坷坷,艰难地在古老的土地上流着不值钱的汗水,浇灌着不起眼的梦想。   后来,让我有所改变的,是有一年在龙口南山大佛面前,一位商人模样的男子,50多岁,从最下面的一级台阶磕头,一级一级,那可是360级啊。一直磕到大佛的面前,一只粗大的香终于插在了香炉里。   我不知道这位商人有没有得到大佛的保佑,但那种虔诚,实在是无人能比。可惜的是,我即使受到那样的震撼,也没有上过一炷香。忽然想,是不是正因为我的不上香,才使我一路平凡?那位商人人家都那么阔绰了,还如此顶礼膜拜,或许……   今天,来到慕名已久的铁槎山,正是云淡风轻之时。只见轻烟缕缕,袅袅浮动,随风飘荡。铁槎山宛如仙山琼阁,笼罩一层神秘的面纱,虚无缥缈。置身其中,恍若得道成仙,身心俱清。   当走进“增福延寿宫”,宁静,祥和,“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不知为何,我突然有上一炷香的冲动。问问老婆,老婆说,那就上吧。(或许,她也想)   听说我要上香,两位女师傅立马上前,随我走到摆着各种香的桌子旁,一声不吭。我指了指最大的一包,戴着眼镜的小师傅很轻声地说:“一百。”   怪得很啊,我竟然没觉得有多贵,虽然一包三支香,本钱用不了20块。抽出崭新的一张,递给师傅。挺面善的大师傅说:“放到功德箱里,我们都是义工,不要钱。”   我没多想,这样的事不是没有。手有点儿抖,心有点儿跳,当票子落进功德箱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身子有点儿飘。   小师傅白白净净,用纤细的手指撮了撮眼镜,很熟练地将三炷香的前端放在不知什么油里浸泡了一下,然后很虔诚地给点着。至于用什么点着的,我竟然没看见,也不知不记得了。   燃好了香,大师傅很恭敬地让我往台子上走。我正要迈步,小师傅细声快语:“请把包袱放下。”   我背后有个小背包,师傅不叫背包,叫包袱。好,人啊,就是背的包袱太多了,才让自己的脚步异常沉重。我们的确应该经常卸下包袱,轻盈走路。   放下包袱,小师傅又要我摘掉帽子。对啊,戴着帽子,玉皇大帝很难看清我呀,看不清,还不知道去照顾谁了呢?   上得台子,大师傅让我双手持香,分别面向东、南、西、北恭恭敬敬作揖施礼。向东的时候,我竟然闭上了双眼;向南的时候,闭了一半眼;向西的时候,基本没闭眼;向北的时候,我睁着眼,看着玉皇大帝,竟然没有看清,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有没有看清我。   插香的时候,大师傅说,用左手插,三炷香要靠得近一点儿。我也不知为什么,就依言而行。香炉里满是软软的香灰,心想,这里面装着多少人的愿望啊。人生天地间,或许都是为了愿望而活着。   香烟在面前氤氲而上,我的灵魂似乎也在袅袅升腾。我正要端详一下玉皇大帝,大师傅说,请到下面跪拜。   台下有只跪板(应该叫蒲团吧),用红布裹着。大师傅告诉我按照道教的规矩,三拜九叩,期间,可以默念自己的愿望。   师傅让我左手压住右手,噗通,不由自主就跪下了。第一拜,我也不知道我默念了什么;第二拜,祝父母老人健康长寿;第三拜,祝闺女幸福安康。   拜完之后,小师傅高声细语:“功德无量啊。”   “好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应答得体。   出了大门,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既没有祝福老婆,也没有祝愿自己,业务不熟练啊。   唉,等下次吧。      二、丛山如麻   丛麻禅院,得名因四围“丛山如麻”,偏居海阳县一隅,很小,却很宁静。   进入丛麻院景区,不由得想起陶渊明的《桃花源记》:“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   驱车穿过逼仄的乡村街道,曲折前行。沿途,枯木逢春,衰草新绿,洋溢着清明时节的清爽气息。路右,缓缓的溪流在衰草间时隐时现,在天光的映照下,熠熠闪亮。三五行人或路边缓步,或河中腾挪,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因时节尚早,既无“芳草鲜美”,也无“落英缤纷”,但两边乔木挺拔,灌木密实,可以想象得到再有一两个月,必然会“草长莺飞”鲜花盛开。   从山口入,左侧沟壑从横、山林茂密,右侧山峦起伏、鸟声不绝,真的像陶渊明所说的,“初极狭,才通车。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时而有茂林修竹夹道而生,时而有梯田河滩连绵不断。   三两分钟,到得一宽阔之地,驻车,环视,已见清幽之色,清静之气。   斜坡缓路之上,已经有人或缓步而上,或欢跃而下。轻松愉悦之情洋溢在青春的脸庞,稚嫩的眉眼。一青年在清凉的溪水边洗刷着风尘,将旅途的劳累留在了这山水之间。两对小夫妻拉着轻盈的儿女,拾级而上,欢声笑语渐渐远去。   下了车,选择了向右的一条小径。这条小径通向一座不算太高也不怎么陡峭的山。山上落满了赭黄的橡树叶子,经昨天的春雨滋润,踩上去软绵绵的。偶尔几棵映山红,打破了山林的寂寞,填补着有些寥落的季节和空洞的视野。   偌大一座山,只有我夫妻二人。或走,或坐,或蹲……自由徜徉,恣意言笑。登高望远,心胸为之开阔;放声歌唱,心灵为之清爽。   山上,各色林木参差交错,枝桠间那淡淡的绿意向你殷勤的微笑着;形态各异的山石间,不时有一小丛一小丛的绿草,告诉你,这里有着春天的信息;几只不知名的小鸟,不慌不忙,似乎在寻找去年的印记……   山下,虽是枯水季节,水库里依然碧波荡漾,鸭声清脆。那高高的水痕,可以想见,丰水季节必然烟波浩渺,锦鳞游泳,虽无渔歌互答,怎可不有垂翁钓叟?水库那边,一大片的野花或者是某种果树的花儿,似乎不满意这料峭的春寒,爆发出难以遏制的激情,将春意渲染到了极致。   下得山来,走进一片又一片的翠竹林。没有穿过翠竹林,就不算到过丛麻院,就像看不到日出,不算到过泰山。丛麻院的竹林,虽然算不上林海,但在江北山岭地带,这样一片翠竹,很是难得。   缓步行走在竹林间,听风穿过,那潇潇的竹叶相互亲吻的声音,携带着寺庙里渺渺的佛乐,拂过你的耳膜,浸入你的心田,舒适,温婉,清新。仰望,细碎的天光,恍若依稀的梦幻。是这翠竹,将枯槁的初春打扮;是这佛乐,将寂寞的山野抚慰。   丛麻院四围,山峦连绵不绝,山山有景,景景有情。“点将台”“饮马沟”“拴马桩”“一线天”“圣水泉”“伴侣松”“连理树”“莲花台”“棋圣洞”“送子洞”……无不镌刻着历史的苍茫,无不萦绕着人性的光辉,无不氤氲着禅宗的神韵……   走进丛麻禅院,小小的山门,寥寥的香客,静谧的佛堂,氤氲的檀香。在这里,没有喧哗,没有欢跃,只有宁静,只有虔诚。红女绿男,双膝而跪,双手合十。心中默念的是什么呢?神灵应该知道。我在心中只有一个祈愿,这世界都能像这丛麻禅院一般祥和宁静。   手机微信铃响,是朋友发过来的泰山游人如织的盛况。整个山路,就像一口长长的大铁锅,而人群就像翻滚在锅里的饺子。听不到鸟儿的歌唱,更听不到庙宇里悠扬的祈祷。   而丛麻禅院,身前是万竿翠竹,小桥流水;身后是长寿高崮,松涛阵阵。远望层峦叠嶂,云天茫茫;近观山路逶迤,泉水叮咚。在这里,你可以悠闲地嗅每一朵花香,细数每一片叶脉。累了,你可以坐在浑圆的山石上仰观白云飘飞百鸟飞翔,俯瞰溪水涓涓林涛滚滚。   山不在高,院不在大,人不在多。心在,禅在。   等到,山花烂漫;等到,绿叶满坡。我,还来!      三、清风圣水   跨过挡住潋滟水光的水库大坝,便觉得身心完全被浓绿的山峦融化了。   修葺一新的玉虚观,坐落在群山怀抱之中。高大宏伟,檐牙高啄,飞阁流丹,肃穆清幽。清幽的道歌缓缓流进心田,顿觉心灵清澈见底。   刚想走进玉虚观,却被西首一块巨大的岩石所吸引。岩壁下有一天然石洞,似一张大嘴尽情张开,吞吐着自然之气。走近了看,洞内有一水流激激如线,贴着石面,涓涓而下。   此水流常年不断,不分旱涝,水质清纯,“圣水岩”由此得名。右首,是“全真七子”之一王玉阳自己开凿修炼的“玉阳洞”。因有“攀爬危险”的提示牌,我就只景仰了一会儿。   转过圣水岩,向上看,山顶浑圆,虽不算高大却不失险峻。“玉虚观”就安坐在这座山的断崖峭壁之下。有一条若隐若现的小路,掩映在松林之间,遂决定拾阶而上。   其实根本就没有“阶”,羊肠小路上,要么是自然凋落的树叶,踏上去软绵绵;要么是自然风化的沙粒,你需要顺从树叶和沙粒的特点,稳稳地踏,稳稳地走。   路两旁只有自然腐朽的枯枝,绝没有人为的拗折。侧行,侧林密草深,无路可走;前行,则枝桠横生,须弯腰曲背,俯首鞠躬而过。我笑着说:就差五体投地了。   不过我喜欢,走厌了柏油路,也走厌了青石板,更走厌了通衢大路。久违了,我的自然而然。   有一处特别让我动情。一棵松树,根,扎在路中间,似乎是特意为行人让路,主干向右虬曲在地,然后转向左,贴地而生,最后,竟然在路左拔地而起,苍翠盎然。它似乎忘记了痛苦,忘记了挫折,全心全意地为大山奉献着绿色,为游人遮挡着艳阳。多少人从它身上迈过,却不见一处伤痕。我不明白到底是松树顺从了人,还是人顺从了松树,不过,我似乎参透了什么。   跋涉到了山顶,站在顶峰的巨大岩石上,放眼远望,只见四周青山合围,如同雄伟城墙,一条蜿蜒的路似一条飘带将人们从山外款款带来。山下,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有果园,有小河流水,有袅袅炊烟,偶有两三农民自耕自乐。山风徐来,松涛萧萧,尘嚣顿失,阒静顿生。   忽然发现,整座山,包括四周的山,看不到一处鲜花盛开。仔细寻觅,偶有几点花儿,也开得那样矜持,那样谦逊。我明白了,明白了当年王玉阳之所以选择此处修身悟道了。若果此处繁花似锦,怎能有一颗安静的心,唯有这无边的绿色方能将凡俗之情安静,将自然之情养成。   向阳坡上,拉出了几道经幡,在清风中翩然而舞。道家音乐《开坛付》袅袅娓娓,轻轻地敲打着我的心灵,不自觉地又走进无边的青翠。   下山的时候,方觉此山之陡,不亚于泰山南天门。如果没有漫山遍野的松树的遮掩。真的会让人仰观而生畏,下山寸步难行。我们拉扯着松树伸出来的手儿,侧身蹲步,在风化的砂砾上相互叮嘱着,翼翼小心,缓步而下。   三转两转,竟然走进了经幡阵,天意?置身其中,不由得你不肃穆,不由得你不沉静。片片经幡上的文字我全然不识,但是我感觉到我的灵魂已经融入其中。山风温和,送来缕缕香烟,丝丝浸润,点点滋养。   一块岩石上,画了一株荷花。正凝目沉思,老婆又发现旁边赫然有“和也”二字。恍然,真的为书画者的禅意而感动。想起上面一块岩石上写的“道乃自然则万物生”,更为书写者的参悟所折服。“人定胜天”已为陈迹,“天人合一”则万世永存。   下得山来,方发现老君殿后一株楸树,昂然挺立。往下看,竟然找不到任何泥土,数块巨石相拥。楸树又跨过巨石生出又一株,形成“石包树,树包石”的奇特景观。更令我惊讶的是,如果没看错的话,楸树的根部竟然长出两株香椿。自然的和谐竟如此美妙,我们人类呢?   对于庙宇,凡新修的,我都不大感兴趣,看不到一丁儿历史,看不到一丝儿文化,更看不到一星儿责任。今日的投资人,全然没有了往日施主捐赠时的佛心道行。欣慰的是,修葺一新的“玉虚观”却令人刮目相看,除了完整地保留着“老君殿”,“玉虚观”里能够保护下来的都维持了原貌,实在不能用了的石柱与石像也安放在“玉虚观”的右侧,见证着历史的沧桑。   在悠扬的道家音乐声中,缓缓离开了圣水宫玉虚观,却把一颗清净的心留给了青山,留给了圣水,留给了自然……   应该如何治疗癫痫荆门治癫痫医院哪家强癫痫病如何进行治疗中医有治愈癫痫病吗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