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流年】蹄夹上的灯火(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05:20

◎蹄夹火:糟心,竟然也写成一款游戏。主要是暗夜中的一豆灯火,明明灭灭,衬托出一个人内心的孤独。青灯黄卷,书与灯火是最佳拍档。适合一个人,秉烛夜游,以微光照亮前途之黑暗,火光越小,黑暗越深,内心的小宇宙越是强大,直至油尽灯枯,方可死心。

火,是介于肉身与灵魂之间的表达,沉默的事物在时间中沉默,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点燃自己,瞬间升腾起摇曳的火焰。那火焰是有眼睛的,睥睨一切黑暗,孤独面对无边的旷野。那火焰是有脚的,或者说有一双无形的翅膀,沿着事物柔软或者坚硬的外壳蔓延。我甚至能听见火的喘息,鼓胀着胸膛,肆意吐露心中的怨气、骨气与豪气,直到火焰熄灭,跳跃的灵魂骤然缩小,让你以为火根本不曾来过。

火焰对我的启蒙,在一个薄薄的暮色,冷硬的风吹打着村庄,摇撼着光秃秃的树。临近春节——我对春节并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无非是一件新衣,无非是母亲炸了一土篮用于祭拜先祖与神灵的吃食,无非是急促或者寥落的鞭炮声——我对这些都提不起什么兴趣。村口在杀猪,一口猪的命运就是在猪圈中由少年长到盛年,屠夫胡三拿眼一瞟,嗯,够秤了,拿索子捆上。被五花大绑的猪知道去日无多,拼命叫喊。但命运就是这样,不管以什么理由抵抗,也不能摆脱死亡。

死亡或许是一朵炫彩的花儿,或许是火焰在熄灭之后的一缕青烟,沿着炊烟升起的方向,直抵云深处。我在等待,从童年到少年我陷入无尽的等待之中,我觉察出日子的漫长,我看见时间在村庄静止的模样,不变的土屋,不变的每个人土黄的那张脸,不变的悲悲喜喜,复制出每一个相似的昼与夜。杀完猪、分完肉之后的人群逐渐散去,我在空荡的土灶前逡巡,找到一只猪的蹄夹,找到一小块被泥土脏污的猪油,塞进蹄夹里,我从绽开缝的破棉袄袖子上撕下一条棉绒,做捻,点燃属于我自己的一盏灯火。

火光明灭,在我的生命之途我总能找到启蒙的灯火,亲人是散落在夜幕上的星子,每一个人在从大地上消失之后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枚星子,而后冷静地看我如何继续未竟的光阴。谷物是散落在大地上的火焰,每一粒都包含一个沉默的火种,我们吞咽,我们除了填饱肚皮还会填饱一颗感恩的头颅,于是每个人都在顶着火光行走,替代草木走遍田野的每个角落。而今盛年的我,几乎每日都在坚持着艰难的写作,我不知道写作的具体指向,甚至到死也不会明白文学终究给我带来了什么——名利?荣光?小小收获之后的志得意满?都不是,我是把文字当作火焰的,每一个字都具有自身的光芒,排列、布局,渐成燎原之势,照亮我每一个孤独的夜深。

无疑,在寒冷的冬夜里拥有一盏摇曳的灯火是有着具体的温暖的。我脚步踟蹰,一只手拢住火焰,一只手捏着那只尚有温度的蹄夹。走过二大娘门前,二大娘刚从门口转身,她等了一辈子也没能等到那个结婚九天就被拉壮丁入伍的人,有人说去了台湾,有人说在东北一座山下战死,就地掩埋。走过四大爷门前,四大爷家的那堆粪在冬日里蒸腾冒着热气,四大爷是一个一辈子与庄稼厮守的人,除草、浇地,光着脊梁碾麦打场,最后用积攒下来的钱给自己做了一口柏木棺材,属于低调的奢华。

我在走到我家门前的时候,把燃烧的蹄夹放在身后,老祖母一眼看出端倪,哄骗我说玩火尿裤裆,然后一把把我拽进怀里,乡村的夜算是正式开场。

北方信奉萨满的民族,视火为神灵,传说一个人早起烤火,因肆意捣动触犯了火神。后来无论家搬到哪里,用尽各种办法也生不起火。请萨满,萨满在旷野上点燃篝火,这时的火焰通灵,在萨满的舞动中肃穆、圣洁,极具威严。火是要告诉人们,在这个薄凉的世界上只有我才能给予你们无尽的温暖,只有我才能呵护村庄与生灵。我读《卖火柴的小女孩》,是在豆大的火焰中看见尘世的寒冷与孤独,大火炉出现了,圣诞树出现了,最后一根火柴照亮了全世界,小女孩看见了奶奶——这是大年夜,一个新旧交替的时刻,一扇扇透着光明的窗子却容不下一位孤单的女孩。

这时的火无疑是一粒粒闪烁的圣火,在给予人世最后一点温暖之后,照亮世间的丑陋与不堪。

正月初七送火神,我在记载火神的资料中看见分歧,一说祝融居住在南方的尽头衡山,是他传下火种,教给人类使用火的方法。一说万年以前的旧石器时代,燧人氏在离我们村不远的商丘钻木取火,成为华夏人工取火的先驱者。第三种说法更接近事情的真相,是说祝融原本是燧人氏的后裔,燧人氏发明火,祝融薪火相传,由此大地上的村庄进入漫长的农耕文明。

这些,当时的我们不懂。外祖母放下“玩火尿裤裆”的说法,看我从墙边抱起一捆秫秸,点燃,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将火神送出村外。火神走了,沸腾的春节日渐消瘦,接下来又是一年春荣秋枯的时光。火神还在,给村庄以温暖,以自足,以明日的方向、暗夜的陪护。我呢,又一次从那个玩火的少年身体里逃逸而出,透过苍凉的暮色,看他一个人消失在村庄的拐角。

癫痫服用托吡酯治疗出现脸红是怎么回事武汉癫痫治疗哪家好哈尔滨知名的癫痫专家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