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春秋】相亲(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59:33

1962年,风调雨顺,是个丰收年。自留地也好,生产队的田地也好,都获得了大丰收。家家的小仓库里都装满了粮食。那时农村还没有加工米面的机器,要想把小麦加工成面粉,把稻谷加工大米,还得用近乎原始的方法。用小石磨小麦磨成粉,然后过筛,再磨,再过筛,如此反复多次,直到筛子里只剩下麦麸为止。稻谷倒入石臼中,然后用脚一下一下踩,石樁对准石臼,一下一下的樁稻谷,直至谷壳和米分离,然后取出,用簸箕簸除谷壳,再过筛;然后再把筛子面上没樁开的谷粒捧到石臼中,如此反复多次,直到谷壳和米糠分离,最后用细目筛子把糠筛下去,让米和糠分离,筛子里留下的就是大米了。这些活在农村都是女人干的活。还有诸如打场,把粮食收收晒晒,也都是女人干的活。

母亲,解放前是纱厂工人,解放后随父亲回农村一直当农村民办小学教师,基本上是不会干这些活的。这老三倒也聪明,这些女人活他一学就会。可怜他干了外面,干屋里,干了男人的活,回家还要干女人的活。这老三很是孝顺,毫无怨言。倒是引起了很多好心的大婶,大妈们的懊叹。她们张罗着想给老三说媳妇。原来这李德贤村都姓李,所以同村的人是不能结亲的,否则就违反伦理。说媳妇,都得找外村,外姓人。表姐,表妹都行,就是不能找同姓的。大婶,大妈们介绍了几个,老三都不想去见,他还不想过早结婚。

前文已述,这年的冬天,老三的大哥因婚变把他两岁的儿子送回了老家,这孩子很可爱,长得有些像老三,奶奶就让他喊老三“小爸”。这老三小爸又多了一份女人的活,他一有空还要带小孩。他要干活,还要读书,还要给人看病,他的确有些吃不消了。另外村里和他同龄的发小都已经结婚了,有的都已经有了孩子。老三想,“我已经18岁了,既然打算在农村干一辈子,那就找个女人结婚算了。”

1963年的春节过得很喜庆,家家有鱼有肉,外村的亲戚们也开始走动拜年了。大年初三,家在栖儒桥乡(当时叫公社)的清泉表伯,来老三家拜年,母亲与表伯说起帮老三说媳妇的事,表伯说他们村有个木匠,有一个独生女,年龄17岁,长得很不错,家庭成分是富裕中农,家境很好,上门提亲的人不少,女儿眼界高,都看不中。表伯让老三去碰碰运气。听表伯这么一说,母亲就来劲了,雷厉风行是母亲的性格,她非要老三第二天就去。

第二天一大早,母亲就催着老三换了一身新衣服,穿上了一双新布鞋,拎上两份点心就去30里外的栖儒桥乡王家湾村,一是给清泉表伯回拜年,二是去碰碰运气,去相亲。这老三心里很忐忑,毕竟是人生第一次相亲;也很茫然,自己才18岁,怎么就糊里糊涂走上了相亲和结婚这条路,真的在农村呆一辈子吗?他忽然觉得有些不甘心。

30里路,老三走了两个多小时,他惶恐地来到了王家湾。先到表伯家拜年,送上了一份点心。表伯很高兴,他说,昨天他已经去王木匠家打招呼了,王木匠答应见见再说,王木匠家是他老婆说了算,你要把他老婆糊弄好,这事就算成了。老三点了点头。

于是,老三拎着另一份点心,随着表伯来到了王木匠家。王木匠家门前有一棵老樟树,虽是正月,叶子还是绿绿的,树上还有一个鸟窝。从樟树到门前有一个小型的打谷场,场上还有一个大石磙。王木匠家是单门独院,从外面看,青砖到顶带阁楼的小楼房很是气派,这在当时的大冶农村是很少见到的。“他不愧为富裕中农加能工巧匠!”老三不禁心中暗暗赞叹。

进得大门,有一个院子,院子里跑着鸡鸭,还有一只大黑狗。王木匠迎了出来。进了厅堂,只见厅堂里有一张漆得发红的崭新的八仙桌,两旁放了一些做工考究的椅子。老三恭敬地送上点心,说是给大叔大婶拜年。刚坐下,那大婶应声而出,是一位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40来岁。

“哟!来贵客了,难怪今天一大早喜鹊叫呢!来拜年,还拿什么点心?见外了。”那大婶一边说,一边打量着老三,从头看到脚,看得老三浑身上下麻酥酥的,脸都发烫了。这老三也是见过世面的,心想:“你既然要看就让你看个够。”老三腾地站了起来,还走了两步,打了一个转身。弄得大婶有些尴尬了。

“哦!一表人才呢,是个好后生。坐吧,坐吧,坐下了说话。”大婶笑嘻嘻的说。然后转身给他们倒了茶。

看得出,王木匠是个憨厚人,话不多,只顾和表伯互相递旱烟袋,坐在那里笑眯眯地吸烟。

“家里弟兄多吗?”那大婶开始询问老三了。

“弟兄四个,大哥在北京工作,二哥在南京部队,家里还有一个弟弟14岁,我排行老三。”老三认真地回答。

“好,好,好!弟兄多就好!”那大婶笑得像一朵花。说完,她对王木匠使了一个眼色,王木匠随她到里屋里,嘀嘀咕咕了一会儿,就出来了。

“来,来,先看看我们家,见见我的荷花。今天中午就在我们家吃饭,清泉哥你也别走了,都是自家人,大过年的,吃个便饭。”那大婶说着,拉着老三的袖子,就往里屋走。老三扭着身,望着表伯,意思说,该不该去。表伯点了点头,示意:“你这浑小子,你运气来了,还不快去!”这时老三心里更忐忑,更紧张了。他此刻知道,马上要见到相亲的对象荷花了。

老三一人随那大婶径直走进了最里屋——荷花的闺房,推开结实的木门,眼前一亮,这里简直是小说里描写的解放前地主老财家小姐的闺房。最引人注目的是靠里墙摆放的那张华丽的门字形红漆雕花木床,不用说,这是王木匠的杰作,老三心里不禁啧啧赞叹起来。床的前方,放有一个青花瓷的火坛,里面燃烧着木炭,使人感到暖烘烘的;床的右端,靠墙摆放着一个精致的红漆梳妆台,台上装有一面大镜子,镶镜子的木边框也雕有花纹,这房间的主人——荷花就坐在靠梳妆台的床边,在专心地刺绣。

见老三随她姨(大冶农村喊妈叫“姨”,喊爸叫“父”)进来了,她有些吃惊,抬起头来盯着老三看。而老三看到的是一张清秀的典型的农家碧玉的脸,弯弯的柳叶眉,水灵灵的大眼睛,小小的嘴巴,尖尖的下巴,两条细长的辫子耷拉在穿着花格新棉袄的略为丰满的胸前。她和老三对视了一会儿,似乎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羞得脸色绯红,低下了头。

这就是相亲麽?两个素不相识的少男少女四只眼睛对着望,他们望到了什么?望到了眼前的人可能是相互厮守一辈子的人,可能是要在一起生儿育女的人,亦或是可能相互造成灾难与不幸的人。想到这些,老三的心不禁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他觉得血管里的血在喷张,头也有些晕乎。

“大婶!房间里生着炭火,可不能把房门关得太严实了,防止煤气中毒。”老三从医学的角度提出忠告。

“谢谢你提醒,到底是读过书的人,心就是细。不过,不碍事的,这房子高,上面开有天窗呢。”那大婶笑盈盈地回答。只见荷花用一只手背,挡着嘴也笑了一下。

“哦!这床真气派,真漂亮。”老三边说,边仔细观赏门字形木床上的雕花,有梅兰竹菊,有花鸟麒麟,他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床,看得有些入神了。

“这是你大叔打的床,床上的花都是他精雕细刻的,谁叫荷花是他的心肝宝贝呢!你想学木匠吗?日后可以跟你大叔学呀!”那大婶得意地说。

“想啊,想学木匠,能跟大叔学是我的福分。我现在在自学中医呢。”老三高兴地回答。

“艺多不压人哦,又懂医,又会木匠,能文能武多好啊!”那大婶说着还望了一眼荷花,只见荷花抿着嘴,又笑了一下。笑得老三的心颤动了一下。老三向着荷花礼貌地说了一声:“打扰了!”又忍不住看了荷花一眼,那荷花也抬起头来望老三,俩人真有那么一点点一见钟情的味道了。

老三随后自个儿回到了厅堂,陪表伯,大叔聊天。过了一会儿,那大婶拉着荷花出来了,看来她的心情很好,荷花也羞答答的跟着她姨进了厨房。不一会儿,从厨房里飘出了烧鱼、炒肉的诱人的香味。

这时不太说话的大叔望着老三说话了:“听你表伯说你字写得不错,刚好我家厅堂门前缺一副春联,今天就麻烦表侄写一副可好?”老三知道,这是外表装憨厚的大叔在考考老三有没有真才实学。“好的,就是献丑了。”老三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红纸和笔墨原先是准备好了的,不一会都摆到了八仙桌上来。这老三稍加思索,便下笔写就了一副对联。上联是:“紫霞喷薄迎来万千气象,”下联是:“东风浩荡遥看一池荷花。”横批是“幸福之家”。老三写的是一笔浑厚的颜真卿体楷书。表伯和大叔齐声叫好,把那大婶和荷花也招来了。表伯得意地说:“把你们的宝贝姑娘都写进春联里了。”把个荷花羞得直往她姨身后藏。

饭菜做好了,老三帮大叔把八仙桌抬到厅堂的中央,那大婶与荷花敏捷地把菜肴搬上了桌子。有一个中间烧着木炭的铜火锅,火锅里吱吱煮着腊肉,肉丸,粉条,油炸豆腐块,笋干;火锅周围摆放着粉蒸肉,粉蒸排骨,蒸藕夹等四个蒸菜;卤牛肉,腊鱼块,风干鸡等四个凉菜;此外还有一盘炒菜苔和一盘飘着酒香味的腌萝卜干。然后那大婶端上来了一个白瓷钵,里面用热水烫着一小壶酒。除了荷花,每人面前放了一个小酒杯。这是老三有生以来第一次吃到这么丰盛的酒席,他的确有些受宠若惊了。

那大婶又能干,又能喝,她不断地招呼大家喝酒吃菜,还不断地夸老三。那表伯三杯酒下肚,面红耳热也跟着吹起牛来:“我不是吹我家表侄,他原在省城是24级干部呢,他不稀罕当那官,稀罕当农民,当农民自由,他辞官不做了!”

“24级干部是多大的官,是管发布票的吧!啧啧!辞官不做,可惜了。”那大婶的杏眼也红了,死盯着老三看,恨不得老三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布票给她。那年代,布票对于女人来说是太精贵了。

“24级干部是最小一级干部哪!我是在省城学校管图书资料的。”这老三老老实实回答。

“没啥,没啥!辞了那官,不可惜,当农民好。以后跟你大叔学木匠活,多好!”那大婶打了一个圆场,又高兴地干起杯来。大叔始终笑呵呵地自顾自喝酒。

那荷花低着头,好像是用筷子在数饭粒,她只吃腌萝卜干,尖尖的细长的舌头将萝卜干轻轻一卷,就卷到了口里,然后抿着嘴咀嚼,发出“咯嘣咯嘣”的响声,非常悦耳。她还不时抬起头来偷偷地瞄老三一眼。老三也不时偷偷地让眼光在她身上散步。他忽然想到了一个词——“秀色可餐”!老三有些醉了,他吃那些丰盛的菜肴味同嚼蜡,光是听荷花那“咯嘣咯嘣”的咀嚼声,就可以喝半斤酒,吃三大碗米饭了。

酒醉饭饱,天色不早,这老三起身告辞。大叔大婶走在前面送老三和表伯。只见荷花像一阵风一样从老三身边飘过,随手塞给老三手上一个布团,头一扭,一阵风跑到她姨身边,拉着她姨的胳膊,说是去看母鸡下蛋了没有。

表伯一直送老三到村口,临别说:“你小子运气好啊!看今天这架势,这门亲事成了。呵呵!你在家就等着我的回话吧!表伯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

在回家的路上,老三掏出了荷花悄悄送的布团,原来是条手绢,上面绣着一对并蒂荷花,绿色的荷叶上绣有一只小青蛙。虽然那绣工不及苏绣,湘绣,但是那份情意着实让老三感动万分。他忽然觉得荷花像西厢记里的莺莺小姐,而自己像风流倜傥的张生。

回到家,老三只向母亲简要的说了相亲的过程,他把荷花送的手绢藏在了抽屉一角的最下面。晚上,老三做了很美的梦,梦见娶媳妇——那媳妇自然是荷花了。梦醒了,老三心里仍然觉得很甜蜜。

大年初五的午前时分,清泉表伯兴高采烈地来到老三家,对母亲说:“成了,成了!王木匠全家都对你家老三很满意。现在只听你们一句话了。”

“我的儿子那还用说,个个优秀!老三昨天回来说对荷花有好感,只要他愿意,我没意见。”母亲骄傲地说。

“只是荷花是他们家独养女,是想要老三去他们家做上门女婿,不然,这桩好事就做不成。”表伯小心翼翼地说。

老三像被电击了一下,心里一悸。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王木匠家为女儿做了满屋红的高级家具,为什么那样热情地接待他,为什么没有提彩礼之事了,原来是想招赘他。那荷花对他是真情实意,还是虚情假意,他也开始怀疑了。当时在大冶农村的风俗是,一个男子汉去女方做上门女婿是最被人看不起的,老三心想,“我还没有沦落到这个地步!”

“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我老三虽穷,但我的儿子决不能跟外人姓!”老三斩钉截铁地说完,就忿忿地拿起砍刀和冲担上山砍柴去了。

“看不出,老三这么倔。”表伯自觉此事无法挽回,也没有再多言。母亲招待他吃罢饭,回王家湾去了。

从此,老三再也没有心思去考虑相亲娶媳妇的事了,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家里穷的徒有四壁,父亲去世,弟兄四人都是“光棍”,谁愿意把女儿嫁到如此光景的家庭呢?

一个月后,老三到大冶一中复读高中,两年后,老三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取西安交大。1966年春节,老三从西安回家过年。母亲说,听说清泉表伯身体不好,要老三去王家湾给表伯拜年,顺便看看表伯。老三这次是一身大学生的装束,胸前别着明亮的西安交通大学校徽,意气风发地来到了王家湾。给表伯拜过年,吃午饭时,忍不住问了问荷花的情况。表伯说,自从老三拒绝上门入赘后,荷花父母逼迫荷花招了一个邻村的老实憨厚的后生,又黑又矮,起先荷花不干,宁愿嫁到李德贤村,跟你老三过穷日子。经不住她姨一哭、二闹、三上吊,只好答应了,可怜一朵鲜花插到了牛粪上。去年生了一个女儿。

老三的心揪着了。从表伯家出来,走到村口上,他一眼就看见荷花抱着一个孩子,站在一棵大树下。老三惴惴地走到她跟前,问候了一句:“你好吗?”这时的荷花体态已经微微发胖,两条辫子也剪掉了,变成了短发,眼睛也失去了昔日的水灵。

“一点都不好!”荷花说完,两滴豆大的眼泪落到了孩子身上。她哀怨地转身,抱着孩子径直回家去了。

老三失魂落魄地回到家,就到抽屉里找那块绣着荷花的手绢。母亲说,不要找了,有一次你侄儿流鼻血,用它给孩子擦鼻血了,擦完就顺手扔了。

“有失才有得。”这是妙静师傅对老三说的箴言,想当初,那荷花如果离家出走,嫁给了老三,老三肯定死心塌地的在农村当一辈子农民了。

产生小儿继发性癫痫病的病因产后癫痫病怎么治济南最正规的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