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柳岸•旅】我家与狐仙的故事(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48:39

传说狐狸可以成精成仙,来无影去无踪,人们似信非信。今天我讲的是真人真事,信不信由你。

(一)

故事得从爷爷说起。我爷爷年轻时仪表堂堂,一介文人书生,老辈五位爷爷中,就他识文断字念过学堂。抗日战争时参军后曾在延安康大进修学习,听过毛主席论持久战的演讲,抗日战争相持阶段,他被任命中共垣曲县第一任县委书记,他把重要的文件、身份公章隐藏在窝窝头里,从根据地延安出发回垣曲开展地下工作。

当一行人便衣步行到闻喜横岭关时,被国民党二狗子团团围住,为了保护爷爷,随从都被打死在墙头、门口。爷爷被抓,搜出了公章,已是铁证如山,严刑拷打、残酷折磨下,爷爷并没有屈服。二狗子准备第二天早晨枪决时,事情有了转机。负责执行枪决的人正好是爷爷的一个老乡,爷爷进行了说服,结果在执行时放了空枪。爷爷连夜逃回老家营沟,藏于槐坪黑狗山的神仙洞里,据说神仙洞深不可测有狐仙隐居,传说有一只黑狗从洞口钻进从夏县另一口出来,地名由此而来。

爷爷进洞后找了一块开阔的地方安顿下来,第一天由于走得急忘了带水,奶奶是一双三寸金莲小脚走不得山路,爸爸当时年龄又小,所以没指望有谁能送水来,只好吃了点干粮就躺在一块石板上睡着了。当他一觉醒来,模模糊糊听到“叮咚……叮咚……”的泉水声,拿着油灯寻着声音去找,原来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有一块大石头,中间凹下去像个石盆的样子,洞顶滴下的水正好落在石盆中间,那水干净清凌,喝一口还真够甜的。爷爷爬在石头上喝了个够,等下一顿做饭时,那水取出正好够一个人吃,爷爷心想,这大概是洞里的狐仙显灵了。

开始一个月,爷爷有粮有水高枕无忧。可一个月后,又躲进来一个姓鲁的财主,这人是我大爷爷的大舅哥,按辈份该叫他姥舅,他有个妹子就住在附近叫篱笆的独家庄上,他大概害怕打土豪分田地也躲了进来。

一开始,爷爷发愁水不够吃,但奇怪的是每天去舀水,水又正好够两个人吃。姥舅说:“我们俩都是好人,这肯定是狐仙显灵在保佑我们。”爷爷心里默认,但口头没说什么。

鲁姥舅书法堪称一绝,在南山十里八乡是有名的,爷爷很高兴和他一起探讨,再说有个妹妹隔三差五的送吃的来,在洞里少了忍饥挨饿。他们每天除了切磋书写技艺,就是把洞里他们到过的地方打扫得干干净净。他们俩人每每在睡梦中感觉周围有人在活动,但睁开眼什么也看不见。

有趣的是,有一天早上醒来,他俩看着对方笑得岔了气了。他俩笑够了,异口同声:“你笑什么?”

他们都指着对方说:“看你脸上!”

原来,不知是谁开玩笑用墨汁给他们画了八字胡子,再看看周围,凭空多了许多建筑,说是建筑,其实就是用像枣粒那么大的鹅卵石摆成的。方的四方四正,圆的圆圆尖顶。

两个大男人都很惊愕,于是就猜想:这大概是仙家的孩子在玩耍淘气吧!

鲁姥舅说:“我们占了人家的地盘,千万不能得罪人家呀!”

爷爷心照不宣,默默祈祷大仙莫怪,保佑平安。

人仙和睦相处有一段时间,又发生了一件事打破了平静。

那天他们俩正要吃饭,忽然听见洞外“叭、叭”两声枪响,一转眼,好像狐狸模样的动物在眼前一闪就消失了。

没等他们回过神来,一个土匪模样的人端着枪钻进洞来,看见洞里有人就问:“我追赶的猎物逃进来了你们看见了吧?”

他们对视了一眼说:“没看见!”

那人说:“奇怪,我明明跟踪追进来的,你们却说没看见,难道狐狸成仙隐身了?”

爷爷慌不择言说:“你放得是狐狸的臭屁,一只狐狸怎能成仙!”爷爷话一出口就后悔自已出言不逊,但出口的话如泼出去的水哪能收得回来。

那人端着枪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就毫不客气地端起饭碗,稀里呼噜吃了个净光,吃完了倒在爷爷的石板床上呼呼大睡……

可没过五分钟,那人就惨叫着跳了起来,并恶狠狠地问爷爷:“为什么要用鞭子抽我?”

爷爷说:“我根本就没动,谁打你了,更不用说用鞭子了?”

那人环顾四周,也没看到洞里有什么鞭子,就置气得在洞里拉了一堆屎又撒了一泡尿,吹鼻子瞪眼扬长而去。

他们俩看着恶人离去,长吁了一口气。但等他们转过身时,洞里一切都变了,变得阴森可怖,再也没有以前那和谐的环境了。再看那一石盆清泉,压根没了踪迹,干巴巴的,倒是闻到了尿臭味。

洞里没水了,藏身的地方又被人发现,这里自然不能久留。他们经过商量,估什形势也不那么严峻了,所以准备各回各的家。

他俩走之前,郑重地磕头许愿:感谢狐仙的照顾。爷爷由于之前曾说过对狐仙大不敬的话,所以在磕头的同时还许了愿:“请大仙不计凡人过,若能愿谅自已说走嘴,日后定用全猪供奉”。

当他们从洞里出来,日本人已经投降了,那时正是国共两党拉锯战的时候。爷爷找到了部队,才听人说,有个猎人被家乡的人当成日本人乱棍打死了,一打听才知道就是往洞里撤尿拉屎的恶人。爷爷长叹一声:“你真不该那样无礼呀,活该遭到报应了!”

(二)

三年解放战争时期,爷爷跟随部队在夏县搞征粮工作,虽然兵荒马乱,一家人倒也平安无事。在百万雄师过大江时,爷爷没有随大部队南下,而是转业当了教书先生。

爷爷文化造诣不错,加上他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当地十里八乡的人都很崇拜他。他教书的地方就在黄河岸边,所以当地学生家长经常送黄河鲤鱼给他,每逢过年过节更有成吊的猪肉、大馒头等送来,此时爷爷总是先供奉在桌,然后在心里默念一番,并承诺许下的愿以后找机会再还。

说也奇怪,每次拜完,家里的一切都格外顺利,爷爷的两男两女四个孩子分外听话聪惠,尤其是大儿子(我的爸爸)完全继承了爷爷的优点,不仅与爷爷长相很像,而且酷爱学习与人为善,办事能力在众多兄弟姐妹中也是数一数二的。

雄鸡一唱天下白,一九四九年解放了,爷爷也从外地调回老家教书。他是共产党员,党员应是无神论者,即使心里有神,行动表面上是万万不敢供奉的,所以当年许下的愿就搁浅了。

久而久之,那狐仙就怪罪上了。爷爷先是恶梦缠身,梦里总有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责备他不讲信用。爷爷当然知道“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的道理,但那时不敢哪!再说在穷乡僻庄,去哪儿弄一头全猪啊!

再后来,爷爷就心烦意乱夜不能寝,只要闭上眼睛就有人打搅,他的身体每况愈下。

当时爸爸才十几岁,看着爷爷一天天消瘦下去心疼而又无可奈何。奶奶偷偷去请了人们传说中的活神仙,可那人走到离我家还有几百米远的地方,只一看到我家的房子,神就扑上身了,他连跳带唱,说得就是爷爷在洞里说得大不敬的话:“放屁!放屁!放屁!放狐狸的臭屁!”

爷爷拖着病体,奶奶掂着一双小脚把大仙恭迎进家,带着几个孩子磕头如捣蒜,但是一点用都没有,活神仙口中念念有词:“你一个小毛神想管我的事,那就有劳你了!”那说话的神态和语气,分明就是爷爷梦中的那位老太太。

奶奶爬在地上请仙人指点迷津,那活神仙连哭带说:“我的家被恶人破坏了,一家人早已无处安身,如若想得平安,马上给我安家!”说完这些话,那活神仙如梦方醒恢复了常态。

在活神仙的安排下,爷爷奶奶像盖房看风水那样隆重,把狐狸仙的家安置在我家房墙外的一棵大槐树上,他们特意作了打扫。

就在那天晚上,爷爷奶奶同时作了梦,梦中有一位慈肩善目的老太太率领众多家丁在叫门。他们同时惊醒,探讨这是为什么?他们又几乎同时恍然大悟,没敬献门神。他们敢紧起床,做了这件事。

从此初一十五,奶奶就把家里最好吃的,等到夜深人静时,去树下敬献一番。那时,确实过了一段安静的日子。

风欲静而树不止。大炼钢铁时,也就是国民经济最困难时期,我的爸爸虽然还在读书,但已娶妻生子。大家都在吃大锅饭,家里不起锅灶当然就不能按时供奉了。这时爷爷的病又复发了,这次不光恶梦缠身,他的左手拇指无缘无故地开始疼痛,求医问药,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表面不红不肿一点伤痕都没有,吃药一点都不见效,而无休无止不分白天夜晚地疼!疼把爷爷折磨得死去活来,到后来,爷爷瘦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

当时二哥才出生三天,爸爸正在读师范大学,也请假回了家,那天爷爷好像格外清醒,把爸爸叫到跟前说:“我恐怕不久于人世了,以后家里的重担就压在你肩膀上了,你不仅要照顾好你妈和弟弟妹妹,还要替我把未还的愿还了!”

爸爸泪流满面,抓住爷爷的手信誓旦旦地说:“父责子还天经地义,您放心吧!”

话刚说完,爷爷就撒手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安葬完爷爷,父亲再也无能力读书了,于是卷铺盖回家操持家业,那是我们家最艰难的岁月。好在爷爷的抚恤金还领了不少,才勉强养活了一家人没被饿死。

(三)

转眼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爸爸已经入党,在队里当了干部。家里经济条件好了一些,就琢磨着怎样替父还愿。他想让我妈妈去请阴阳仙,准备把自已喂得一头猪杀了,供奉神灵把愿还了。可当万事俱备时,有个长舌头告了父亲的状,说我父亲搞封建迷信,准备跳大神,革委会的人带着一帮人,把父亲抓走关起来审查了好几天,父亲迫不得已,还愿的事又一次放下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父亲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用拐杖边捣他的脚边,边责怪他说话不算数。从梦中醒来,他的脚就开始疼了,而且疼得感觉和爷爷当年手疼一样,不红不肿,无伤无痕,就是疼不能挨地走路。

母亲心知肚明,可又不知如何是好,好容易熬到节气,杀了一只鸡,整鸡煮了用盘子盛好,等到夜深人静时,端到大槐树下烧香磕头,请求仙家宽限些时日,说孩儿他爸不是说话不算数而是迫于无奈。于是,这样一来,父亲的脚就不疼了。

可时隔不久,父亲的旧病又复发了,而且反反复复,有时几天,有时十几天,有时甚至几个月脚疼不能下床。繁重的家务与农活,几乎把母亲累倒了。奶奶六十几腰驼得几乎成了直角,还在地里干活。我当时大概八岁左右,就要帮父母喂猪、拾柴、洗衣、做饭等,早早地承担了很多家务。母亲吃苦耐劳宽容理解,白天下地劳作,晚上缝缝补补,就这样一家人互相支撑着,度日如年。

那年八月仲秋,父亲的脚又疼了。要收秋了,妈妈着急上火牙疼,有个老中医说了个偏方:砍一块槐树皮熬药喝,能下火治牙疼。没曾想母亲才砍下树皮,牙疼得更厉害了,疼得钻心难以忍受,母亲“呀,呀,呀!”地哭着哭着就昏死了过去。

父亲忍着脚疼,急救了半天,母亲总算醒过来了,她哭着说:“大事不好了,我闯大祸了,咱们家旧恩没报,我又把人家的门砍坏了!”

原来母亲在昏过去时就像在梦中,还是那位老太太生气地责问:“为什么要砍坏她家的门?”

奶奶知道又伤着人家了,这可如何是好呀?说来也巧,此时我妈喂得一头大肥猪从圈里跑出来了,奶奶灵机一动,指着那头猪说:“仙家呀,这头猪就是给您养的,你就把它收了吧!”

说来也怪,奶奶的话还真应验了。就在那天晚上,半夜里下起了大雨,接着打了一声响雷,雨不下了,而圈养猪的那孔窑洞却从高高的顶部塌了下来,我家住的房子有一半都被塌下来的土块埋了,房子也压塌了一半。父母与小妹睡觉的土炕也被掩埋,奇怪的是人安然无恙,窑洞里圈着全庄六条猪,其它的都钻在窑后好好的,只有我家的那头被砸死埋在了土下。

一家人有惊无险挨到天明,招呼叔伯几人从土下把猪挖出来,烧水褪毛开肠破肚,割下头尾还有四只猪蹄备用,其它的肉除了叔伯还有四爷爷,五爷爷家每家一吊外,其它的便宜卖给了临村的各家。

还愿是晚上进行的,下午母亲就把大槐树下打扫得一尘不染,等到晚上人们都睡着了,父母还有奶奶才郑重其事地摆好桌子,供上全猪,还有其它布匹什么的,点上香,磕头、磕头、再磕头……

我出于好奇,也跟在大人后面磕头并偷眼朝大槐树望去,皎洁的月光洒在成荫的槐树上,漏下斑斑驳驳的银光,我模糊地看到树身上映着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奶奶的脸,她正心满意足地看着我们呢。

我正要说话,嘴却被母亲用手捂住了,母亲是怕我一个小孩多嘴坏事呀……

完事的第二天,我们一家人如释重负,喜气洋洋地吃猪头肉,啃猪蹄儿,父亲的脚好像一夜之间全好了,母亲牙也不疼了。

从此,人仙睦邻友好,母亲初一十五的供奉是必不可少的。那位仙家也如同她的面容心善乐施,我们兄妹几个有个头疼脑热的,只要烧香求药,有求必施而且药到病除。别说那狐仙还真帮过我家几次大忙,救我家与水火之中呢!

(四)

文化大革命时,有人举报我家存有余粮麦子,藏在楼上的一个扁囤里,爸妈那天并不知道可就是坐立不安,心神不宁。当晚上睡着后,同时被一位老太太急促的叫声惊醍:“快藏麦!快藏麦!”他们翻身下炕,急忙把麦子从楼上一桶一桶吊下来铺于炕下,再铺上席子被褥。

第二天早上他们刚起床,那些造反派就到我家搜粮食来了,当时母亲就坐在坑沿上喂小妹吃奶,他们找到了那个扁囤可里边放着旧衣烂棉,没找到一把粮食。

那次猪圈塌时,父母小妹还在熟睡中房子就被砸塌了,炕被塌下来的大土块全埋了,而人一点皮毛都无伤,也是狐仙救的。当时妈妈睡得正香,听到一声炸雷,接着好像有人连推带叫:“快躲开!”妈妈一手抱着小妹一骨碌就从炕上下来了,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一刹那间塌下来的土铺天盖地地压在了炕上。

妈妈还以为爸爸被压在了下面,哭着大叫。

而此时爸爸却从外面赶进来,看到的我妈和小妹一丝不挂而毫发无损。

我妈睁着泪眼疑惑地问:“你不穿衣服怎么从外面进来了?”

父亲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走出去了,大概是去梦游了吧!”

一家人破涕为笑……

我们兄妹五个渐渐长大时,那依傍大槐树的三间房就不够住了。于是,父母选址要打几眼窑洞。可才开工,父亲就受伤了,又是晚上睡梦中那位老太太给提了醒:那地方不能住人,你看那门前对着一河的水往外流,那地方不存财,住在那要过穷日子啊!早上醒来,到那一看果真如此。父母千恩万谢并停工,放弃了在那里住人的念头。

那棵大槐树,枝繁叶茂,树身三四个小朋友拉着手才能搂住。小时候,树下就是我们姊妹的游乐场,夏天,我们在那里纳凉作游戏,冬天,我们在那里堆雪人捉迷藏,树上还有一窝喜鹊垒巢安居,每当庄上谁家有喜事或有亲人来,喜鹊会早早地在枝头鸣唱报喜。

我多次看见父母给树浇水,却从没见过给树施肥,它每年春天长出嫩叶,初夏开花,那花真是香飘十里,引来蝶飞蜂舞。槐米是上好的药材,每年此时,庄上谁有空谁可尽情去采或出售或备药用。

就这样寒来暑往,花开花落,家乡的父老在这片故土上与狐仙相互依存着、照顾着、生活着……

几十年过去了,父母早已入土为安,家乡也移民了,老家已成空巢,那枝繁叶茂的大槐树只定格在我的记忆里。梦里归去,看到的还是老样子。

我常常挂念:狐仙一家生活可好?那大槐树还健在吗?但愿没有人敢伤害它!祝愿她们平安快乐!感谢她们一如既往地为我们守候魂牵梦绕的故乡。

女性癫痫要怎么治疗山西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初期癫痫怎么治疗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