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菊韵】皇天厚土(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12:52

写这篇文章,我内心是充满一种惆怅的,如其说是写地名故事,还不如说是铭记古道历史,不忘祖人恩典。一路追寻,七组组长汪世和一直在与我探讨着这么一件问题,即地名故事写作釆风,是否可以利用我们手中的这支笔,来写活一方地方经济?用文化搭桥,经济铺路,政策支持,让名胜景点发展成真正惠民扶贫的经济实体发挥最大功能,从而真正地去造福万民,这才是历史赋予文人正确光荣的使命。我想,赛丰村有着得天独厚的竹木业自然条件,及两座大小相衬的赛丰与双石水库,再加上千年古道。古道长亭,翠竹波涛是一个多么优雅景致的地方!冯家山连着星星竹海,双石水库碰头陆水湖,还有据说中的有千年古墓存留的双石古墓群,这一系列的历史传统文化,完全可以把赛丰村打造成,以竹木业工艺制作为龙头,以旅游餐饮业为突破口,以库水养殖业为辅助,容旅游开发,竹木交易,特色养殖为一体的农村经济实体,古老的赛丰,将焕发出更加辉煌灿烂的光芒。

赛丰村的历史渊源

赛丰村位于鄂东南咸安区境内,邻近历史古镇汀泗桥。东与大桥村接壤,南邻赤壁市,北挨聂家,东西跨度最大距离10公里,南北范围最大距离6公里。这里山多地少,辖区面积11.81平方公里,森林覆盖面积占辖区面积的70%以上,垅叉交错青山连绵不断,峰岚相望翠竹连天,幽静空灵民风纯朴,是一个典型的鄂南山区。

相传赛丰村因赛丰大队而得名。赛丰大队因境内土寨周而得名。土寨周因位于土寨岭而得名。土寨岭则是因解放前,有一伙人在赛丰与蒲圻交界的山上立寨,筑土为筑,靠拦路抢劫为生,故来往行人称此为“土寨岭”(注:此种说法不合乎民风民俗及历史文化传承,存疑)。溯源清本,据查,赛丰村1949年5月份前期,周围以冯家山起首,共计23个自然村落均隶属咸宁县里仁乡(驻石塔嘴胡家祠堂)土赛保(驻周家畈)。至1950年解放后村名体制由保、甲制改为村、闾制,均隶属于土寨村。1951年4月改村为乡(小乡)土寨村改为土寨乡,隶属汀泗二区。1954年初成立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因当时开展农业生产竞赛,赛与寨谐音相同,故将土赛乡更改为赛丰五级初级社(驻山接桥程家)。赛丰即喻意开展农业生产竞赛,农民实现农业生产丰产丰收,借此传达广大劳动人民勤劳善良美好精神愿望的意思。至2001年3月经过长达50多年前后十七次的隶属变更,由赛丰、双石2个村合并为赛丰村,隶属汀泗桥镇。赛丰村现有居民13个村民小组,17个居民点531户村民,以冯李金周黄,汪沈甘章佘为主要姓氏的13门姓氏共计1857人,主要经济作物来源为楠林。这里的青山翠竹让人会误认为走进了“星星竹海”满目皆是,山山相连的楠林竹,恰似一座翡翠色的天然宝库,总给人们赋予连绵不断的希望。赛丰村的历史又跟“土寨三冲”的传说渊源很深,自古以来左右着人们的日常生活。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大山是广大劳动人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三冲连接着山里人经济的命脉。据考,这里的人民一直都是以砍伐竹木兼卖山货为生,薄有农田耕作却不是以农耕为主。每当夏水相临,冲里溪河浅水暴涨,勤劳智慧的赛丰人,就把开春早已砍伐好的楠竹、杂树等竹木材料,绑扎成一串竹排沿溪河顺水放下,直达汀泗河。一小部份从汀泗桥〝竹厂街〞边的码头靠岸,堆放就地消耗让商家购买,任其制成各式各样竹木工艺品远销各地。大部份竹林材料从汀泗河走潘家湾出长江至武汉……。如今一条宽广的水泥公路贯穿主境,到达各个自然村落,左走赛丰水库随弯落曲直上冯家山。右走依渠道而行不到半里直达“双石水库”坝下,往昔的溪河放排的场景己不复重现。

双库耸立,隔叉遥遥相望尉为壮观,青山叠翠,绿水悠扬,湖光山色,相映成趣。“双石水库”与“赛丰水库”先后修建,“土寨三冲”土寨冲古雅独占硕果仅存,却又被“赛丰水库”阻断出口。“穿石冲”“尿石冲”己完全淹没在“双石水库”底,与鱼相嬉与水为伍,对于后人来说只是一段历史的过往。

这里的山多却不算太高,很难看到奇峰怪石,要说高峰也就算土寨冲里的冯家山了。土寨冲沟壑纵横林深茂密,两旁翠竹接天,冲内曲折来回,大小三十五道弯方能仰望冯家山,不但是纯天然的绿色氧吧,还是纯天然的温度调节器,空气清新冬暖夏凉,是人们隐居旅游的理想之地。每当冲里山风摇曳着绿海竹波,不时送来阵阵翠竹淡雅的清香,总让人如沉醉在绿色的大自然中,浊气尽除神清气爽。

赛丰村委会就设立在双石水库大坝之下,现在的赛丰七组大港头金家。曾经古民居森严壁垒,三个门楼一进三重具有历史渊源的大港头金家,因为双石水库的灌溉渠道〝双石渠道〞的修建,往日的青砖布瓦雕梁画栋古色古香,具有明清特殊建筑风格的古民宅,己然破落得七零八落半壁江山难保,遗风古迹荡然无存。

始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的双石水库,因原双石村有两处鬼斧神工,经过千年自然造化而成的奇石――川石、尿石盆而随着双石村的命名而名,比始建于一九五九年的赛丰水库相对而言,无论是库水面还是库水量都不知要多出多少倍,水面深广垅叉众多,是一座容灌溉、渔业、旅游多功能于一体的现代化水库。

如今的赛丰村再也不是只以赛丰水库为荣的小村庄,而是一个拥有原赛丰村与原双石村组合而成的大村了,凭借竹木资源优势,坐拥双库实行生态养殖,综合治理,便民服务。勤劳朴实的赛丰村人民,在镇党委的支持与关心下,在村委会领导班子的带领下,充分利用自身优越自然环境优势,综合开发,大力发展农林经济实体,处处呈现出一片繁荣昌盛欣欣向荣的景象。

土寨冲里土寨周

赛丰村是一个有历史传承有故事的地方,民间一直流传着“土赛周边走一遭,晨间遍及三县土”的说法。这里自古就是通往重阳、通山、蒲圻千年古道的交汇处,至今游走于山坳峰岭上的羊肠古道,踪迹依稀可寻。古道虽然它承载过人们千百年来的悲欢离合兴衰荣辱,在交通极为发达的现在,仍然逃不出被无情的岁月分割得支离破碎,抛弃得原本古典青一色的石板路块石不留,荒芜到杂草丛生,但它们的故事依然在民间口口相传。

赛丰村的地名故事莫过于“土寨三冲”的传说。土寨冲、穿石冲、尿石冲三冲之中,以土寨冲为主要冲道,全长有十二多里路。土寨冲却是以土寨岭上古老的土寨而成名。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还是处于远古洪荒的原始森林时代,山体垅叉相连,古树老林遮天蔽日了无人烟。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有那么一支民族逃避战乱从远方迁徙而来,相中了这个群山叠翠的深山沟(注:曾有老人言传,远古时候,这里曾是少数民族的聚居地,是何民族?何时何代无人考证)。翠竹连天古树老林沟壑纵横,山高水远人迹罕见正是逃避战火,避仇远祸隐居静处的好地方。这支民族几经考察,觉得三冲中唯有最长的这个冲最为理想,溪沟深处连接竹涛林海,出口处汇聚千年古道,冲内弯弯曲曲山山相连,层层叠叠望眼不穿。最后他们选定虎头嘴弯口过去藏在山坳之后的高山大岭。由双山对峙狭隘窄小的山沟纵深进入长垅别有洞天,但见山沟长垅中现一开阔之地,开阔地上背靠蒲圻境界的大山旁突起一处大山嘴,占地约百余亩地面,三面临崖背靠大山,上有水源冲足,无路可通独霸长垅易守难攻,人若非从沟口进入,则难见其庐山面目,正是理想的隐居之地。于是这支民族就在此垦荒种地,平整山嘴,筑土为寨,从山沟依山梁绕山拾级,盘石为路,从此做一个隐世遁迹逍遥自在的民族。土寨出沟口沿冲而上翻山越岭可到古柏墩鸣水泉处,顺冲随山落曲可出冲口,翻越土寨后面大山可至蒲圻肖家,进可攻退可守,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少年多少代,他们的臣民开枝散叶不断壮大,这方小小的土寨已不足已安居生存发展,渐渐地各姓各门沿冲散往各处,劈山种地开基建房,冲沟逐成通道与外界相连。后人为了纪念祖人的开疆劈土,不忘土寨先民,故将此冲定名为土寨冲,处于土寨中的山岭自然就叫土寨岭,在土寨居住到最后的周氏家族自然就叫土寨周。

如今土寨岭上土寨遗迹荡然无存,土寨下垅叉开阔地已经被从早些年的农业库水灌溉,沟口处筑堤成坝,变成了现在的小泉水库,为一方百姓旱涝保收灌溉良田发挥着有限的光芒,土寨冲正在日新月异焕发出古老而又青春的力量。

据村志表格上记载,土寨周有着另样版本的传说。据说土寨冲自古就是一条出入山里人家的主要通道,也是强人出没的地带。相传在解放前,有一伙人在土寨岭上筑土为寨,专门抢劫往来路过的商旅,专一以拦路抢劫为生,故来往行人称此为“土寨岭”,在土寨岭居住的周家就叫土寨周。单凭地方志上有关土寨冲、土寨岭、土寨周、土寨保甲等多项实质地名的记载,这种说法肯定不成立,历史真实性有待进一步考证。

探考:村志表格上的记载误论点有二,一是上至八十几岁的老人,下至五十左右的中年人,没有一个能够说出土寨岭、土寨冲最原始的地名叫什么?只知道上一辈子老人都叫这么个地名,这说明〝土寨〞二字由来以久,并非解决后才有。或许真的有那么一伙强人借用了古老的土寨,并在古遗址上安营扎寨,人们道听途说牵强附会地反而怱略远古的历史。其二,自古以来追根求源,民间就有一种攀附官宦名人攀龙附凤的民俗习惯,土匪拦路抢劫并不是什么光荣值得炫耀的事,地方上名门望族绅土平民,犯不着将这件有伤风雅之事当作颂歌来唱,只如此以上二点,足己推翻村志表格上的记载。由于历史行为的原因,有关土寨冲碑、铭、记等众多的珍贵历史资料遗迹已无处可寻,全村八十岁以上的老人中,以大屋金因赛丰水库修建搬迁址中,曾经饱读诗书九十四岁的老人金爹为主要叙述人,也因有点老年痴呆而无法沟通。八十一岁的冯祯义老人也只是在年少时曾听上一辈子人闲聊时说起过,纯属道听途听,真相如何?不得而知。谨记。

冯祯义老人供资料

霜叶居士吴云飞撰写

丙申年七月二十六日

冯家山下品流年

在近代抗日战争革命时期,鄂南新四军抗日武装曾在冯家山上建立过抗日革命根据地,就连国民党抗日部队也曾在冯家山驻扎休整过。据传,当年日本人根据汉奸报告,兴兵进攻冯家山,欲一举荡平冯家山抗日革命根据地。当日本人兵聚土寨冲冲口周家畈时,周家畈上至绅士财主,下至贫民百姓佃户,为保一方平,一至否认知道冯家山这个地方。因冲口至冯家山自古以来只有一条道路,一边是深沟见底的弯弯曲曲的溪河,一边是曲折起伏的千年古道,最大限度只供独轮人力车前拖后推上路通行,翻越三十六道山弯沟口方能望见冯家山,沟深林密异常凶险,加之日伪汉奸不敢随便得罪周氏大户,也就来个顺水推舟推说不知,日本鬼子纵然从地图上找到了冯家山的位置,见冲内沟壑纵横,两边群山重叠连绵,山山连环相扣林深茂密,即便有人带路亦不敢轻易进犯,率众败兴而去,冯家山抗日革命根据地得以保存,这是闲话,在此提过不表。

在明未清初时期,土寨冲内并没有冯家山这个地名。据冯氏家族现今尚且健在年已八十有余的冯祯义老人回忆,解放前在他年幼时,曾经跟随着父亲到崇阳先祖之地,相距几十里山路的板坑去祭过祖,也就是说这里冯氏家族是从邻近的崇阳板坑迁徙过来的。据老人回忆,板坑同样是祟山峻岭深处的一处山里民居,山高水高山泉潮涌的山坑中,一幢幢土砖瓦房依山傍水而建,几十户人家一百多口人全靠竹木手工制作,及泉口下溪流水力建造的纸坊谋生,具体情况因那时年幼随着岁月的流失而遗忘,有些事是自己后来没问父辈也没说。

冯祯义老人出生于一九三五年,为人性格豪爽仁义守信,从外貌上看,年青时必聪明果断孔武过人,以至到现在八十有仍然耳聪目明,神清气爽宝刀未老。我来不及发烟给老人,老人硬是一个劲发烟给我们,并用“茶烟不分家”这句古话来阻止我不好意思的拒绝,充分体现出山民的那一份质朴与豪情仗义。与老人交谈,总有一种父辈的亲切感。

据冯祯义老人透露,冯氏族谱字辈上排序,从冯家山远祖太公膝下往下排定,依次是“益文天日时,兆加毕祯祥,袓村功勋茂”,现在冯家山、山上冯、山下冯三门人同宗共祖,最小字辈为“勋”字辈,沿祖上共分出四大房份,冯祯义老人房份祖人最小,前后传有十四代人,约有二三百年历史,按时间估计,冯氏祖人在此成家立业,约莫是在雍乾年间。

相传,冯氏祖人冯太公青少年时期年轻气盛,孔武有力好打抱不平,农闲时在纸坊学做童工,平时有空师从父亲,学习竹木制作工艺,尤其学得一手利用各种竹质材料编制各种精美竹篓提篮。因纸坊老板欺行霸市欺男霸女,无故鞭打压迫雇工,冯太公仗着年轻力壮一时不忍,与之发生口角继而被迫动手。在打斗中一时失手,用劳作的工具将纸坊老板的儿子打死,惹下了塌天大祸,在众乡亲暗中的掩护下,只身逃进了深山老林。

西安治疗癫痫的医院都有哪些癫痫病怎么才能治愈西安癫痫病三甲医院辽宁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