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流年·永遇乐】行走在河流的狂人(征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10:35

少年时就读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往往感到心悸和恐怖,那个受迫害发狂的“狂人”形象栩栩如生。一想到狂人对于吃人者的恐怖,想到鲁四老爷在吃人前发出“哧哧”的笑,就毛骨悚然地每个汗毛都要竖起来。坟地、吃人和坟地里的乌鸦,构成鲁迅小说里常见的景象,也构成年轻的孩子不敢读鲁迅的一个理由。

少年时代的我不知道本来富饶的田野,怎么就不可阻拦地荒芜了——干枯的蒿草、腐朽的蛙鸣,一切的一切,使这片原野显得更加空旷。田野白茫,白茫得连哭声都渗干了。哦,你是多么想在荒草和瓦砾之间寻到一丝两丝的哭声啊,可是,已经白茫的田野是诞生不出哭声的,只有被“白茫茫”拥挤着。荒芜的荒芜中,没有形象可言,连石头也没有……啊,这无生无灭的荒芜啊。

在我的眼界里,中国最能面对人生的人群,鲁迅是站在前面的。可以说,与阴暗的东西相对应的是明亮。鲁迅的可贵之处在于直面“黑匣子”一般的社会环境,宁可在黑暗里呐喊,也不愿意杜撰阳光。鲁迅先生的笔下,经常会有“白骨”的意象出现,还有乌鸦、血馒头……有些白骨深掩于地下,土层隔开阴阳二界;虽然隔着,仍使人疑心阴阳两界的人们是可以对话的。不同时代的死者可以在阴界聚合,众多的人们、众多的庞杂思想直接交锋。当然,地面上还充斥着凹凹凸凸的坟地,间或几只乌鸦在坟地上聒噪一阵,便雾气一般各自散去了……所有这些景象曾经深深地刺痛了一个少年敏感的心,成为了少年在成年后成为狂人的理由。

我天生热爱河流,在我的心床里,一直有这样一条河流,河水清澈见底,小鱼在河水里欢快地游泳。不同的人喜欢河流,喜欢的结果是不一样的。“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孔子在河边读出了时间的含义。河流还是宗教的源头,没有河流的地方,宗教一片苍白。永远有多远?你就去看河流,河流有多远,“永远”就有多远。“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其实从天上来的,不仅是河水,还有对河水之外的生存的思索。

河流还是爱情的象征,《诗经》里面发生的许多美好爱情,大多与河流有关。“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便如是。还有,魏晋时代的曹植干脆把美好的女神比喻为一条河流,即是让千万个文人为之兴叹的《洛神赋》。一个女人因为美好而成为了神,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我不知道离开河流,还有什么景物能够充分表达女人的柔情和芬芳。世界上有不少这样幸福的人,由于热爱着河,即使行走在沙漠上,只要看见天空上有些云彩氤氲着,眼前也会出现河流的流水。

当我还是一个少年,混沌未开,情欲还没有成熟时,一天到晚在邯郸的滏阳河、沁河里游泳,从来没有理会到河流里还融合着宽阔的世界以及爱情……日复一日从古代流淌到现在。随着年龄增长,渐渐地,我在河流里看到了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她美眉细目,脸颊微红,含着微笑,穿着星光,戴着月亮,在河道里静静地流淌着生命之躯,水草和柳叶抚摩着她富有弹性的胴体。

我曾经在河流的旁边认识了一位姑娘,她的名字就叫做玉米。她在每年五月深吻泥土,六月已经苗条可爱,在七八月发育成熟得郁郁葱葱。滏阳河河床里流动的水和它们的根系相通,于是,她们的躯体里就有了河水的涟漪。我看着一大片茂盛的玉米由近而远绿到了地平线的时候,就想到,她们本来是密布于华北大平原上的千万条河。当我和玉米的感情日久渐深,唐突地告诉她,我爱她的时候,她说,傻孩子,你不是属于一个人的,你要学会远离河流去爱一切人,去爱苍生。

我说,我不行。我做不到!

玉米就哭了,玉米的眼泪和河水融合到了一起。

于是,我锁住了自己的一己之爱,试着去爱一切的人,爱苍生,渐渐成了徜徉在河边的一个狂人。

做一个狂人是快乐的,夏天时我是河流的守护者,冬天时我是河流的祈盼者。冬天的时候天寒地冻,大地冻结,河流也冻结了,连我血管里的血液也冻结了。河流失去温柔的流动,她被魔术一般地凝结成为固体,水花也成了标本,成了透明的可以行走的道路。我仍然行走在河流的旁边,聆听着冰层下面河的呓语。春天时候,我听到了河流翻身的声音,就知道河流已经醒来了。我血管里的血液也热起来,松动,开始流淌了。只听见冰层纷纷断裂,河水的容颜开始清晰,它在我的血管里澎湃着,河流旁边的树木和枯草也受到了感染,纷纷吐绿发芽,成为河流千年不变的陪伴者。

我想着夏天浓郁的玉米,手持一柄木棍在河边日夜徜徉,留着长发,吟着狂歌,徜徉成河边的一棵树,抑或河堤上的一丛草,成为那个狂人。春天是醉人的,最醉的人是我。我在河边呼吸着河道里流动的风,听着河流发出的细碎声响;我在河边大步如飞,身姿轻捷,陪伴和拥抱着河流,河流就是我的另一条生命。星星在天空闪着冰冷的光,月亮是我的马灯,即使没有灯光,我也能凭着对河水响声的感应找到前行的路线。因为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一条水线,飘飘忽忽,时断时续。河床里翻动着我所有的生命欢乐和伤悲、自强和骄傲、人格和尊严。在这条河里,我可以与我的先人幸福地汇合并且交流,听着先人唱着我并不能太听懂的歌曲,说着我并不能完全听懂的语言。

在对于时间等抽象事物的描述中,我常常找不到对应的“喻体”,这时往往就想到了河流。我不知道天空最深远的地方有什么,我相信遥远的地方一定有河流。河流是永恒的一个载体,想想如果没有河流,一下子就在面前横出一片大海,人们会被这个庞大事物惊骇而死。唯有河流,才使大海显得温情脉脉。在我能够读懂《圣经》时,曾经认为河流是上帝派来的一只大鸟,在喜马拉雅山上和许多高山上丢撒了种子,这些种子就渐渐成长为河流。

我知道我没有办法离开我心中的河流,所以宁愿在夜晚寂静里与河流对话,宁愿衣衫褴褛成为行走在河边的狂人。如果没有河流,我将彻底失语,我自己有关人生和文学的语言,都发生在、行走在河边。我望着河边的树木和草,这些和我已经越来越生疏的景物,不敢逗留。我与曾经的朋友之间变得陌生,不是他们排除了我,就是我排除了他们。还有景物,我所熟悉的景物大部分发生了变异——河流不是原来的河流,我成了一个“不合时宜”者。我担心着我的长发会被他们剪掉,担心着我的狂性会被他们收缴,担心着我无法像风一样在河道上自由地来往,当然最为担心的还是放弃了追随真理的脚步。

有时也想看看河流以外的世界,但我纵目四顾的时候,只见一片漆黑,没有光亮,没有绿色,没有植物,没有动物,也没有蕴涵在这些美好事物后面有尊严的幽雅,那些心跳的韵律和轻轻的歌咏。只要往河岸的远处看一眼,我就看到孳生葳蕤的欲望,铺天盖地,无边无沿。欲望在田地疯狂地生长,长成我并不能读懂的植物。这些怪怪的植物,生长的声音真是很狰狞的,可怜的是世人并没有读出狰狞,甚至把它读成了美妙的声音。看着这些植物欲死欲仙的样子,甚至会为它们欢欣鼓舞,我真的为他们感到可怜。

我是一个珍存梦境的人,时常为自己那个关于海的梦而迷惑。这些年,只要我回呼和浩特探亲,会常去大昭寺寻找那位曾经预言我命运的蒙古喇嘛。喇嘛已经去西藏云游去了,他的眼前是更高的山、更远的水,碧蓝的天空,像大海那么明澈的地方;还有寺院白色的墙壁,低矮的云朵,雪山之冰融化的水,生命在生命的高地呈现出勃勃生机。蒙族喇嘛一定在那里寻到了生命的归宿,把一个无可言说的秘密留了下来.……像生命里的风,有的时候刮到这里,有的时候刮到那里。

所有发生的一切,使我更加相信自己就是一个狂人,是新世纪的狂人,是鲁迅笔下的狂人,是塞万提斯笔下的唐吉呵德。因为心怀这一切,我成了生活中的“不合时宜者”,但是我愿意无怨无悔地走下去,我想,当我真正成为狂人,方能抛弃这个世界强加给我的所有枷锁,抛开这样那样的所谓“文明”。面对西服革履群体,我宁愿身着蓑衣;面对美酒佳肴,我宁愿喝风吸露;我宁愿抛弃一切肉体之快感,只保存一种愉快,那就是顺着河流走,去寻找天堂。

上帝在一个梦里告诉我:孩子,你顺着河流走吧,肯定能走到天堂。我就顺着河边往东方走,从过去走到现在,从现在走到将来。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帝给我的最后告诫,在我生命里程里,曾经有幸得到过上帝的多次告诫。

我将要用一生的步履来留住树隙的一缕轻风,收留草叶上的一滴晶莹的露珠。很多时候能够感到鲁迅先生在万国公墓里站起来,谆谆告诉我,如果你不当狂人,就会是行尸走肉,就是一截枯木,或是一潭死水。

是呵,我不当狂人,谁来当狂人?

安顺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西安市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贵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