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心灵】奶奶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0:05:05
无破坏:无 阅读:2016发表时间:2013-12-10 21:57:06 摘要:下雨的日子,我们用伞接住坠落,用手去触碰冰凉…… 一、   奶奶突然带着霞表妹来家里玩,有霞表妹陪在身边的奶奶,很是趾高气扬,很亢奋,屋里屋外地嬉戏玩耍。   家里只有里外两间房,外间铺着一张单人床,爸爸睡在外间,里间有两铺床,妈妈怕吵,一个人睡单人床,我、奶奶和霞表妹三个人挤在一张大床上。   一大早,爸爸上班去了,奶奶给霞表妹梳头发,表妹的头发很黄,很少,扎好的头发蔫得像正脱毛的鸡尾巴。霞表妹拿把小镜子照着自己,她撅起嘴:“难看死了,一点也不好看。”,   “乖,一会奶奶给你夹个花夹子就漂亮了。”奶奶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口袋。   “哎,你看到有个花夹子吗?上面有个蝴蝶结的?”奶奶大声地喊叫,没有称呼,但是我知道她的“哎”叫的不是妈妈就是我。   我背对着奶奶,轻轻地摇了摇头,脑门后面那根又黑又亮的马尾巴,在奶奶的眼前晃动了二三下,示威似地在奶奶眼前停了下来。   “在家里还会掉东西?莫非这家里有贼?”奶奶阴阳怪气地对霞表妹说,我知道奶奶又在指桑骂榆,借机发挥,空气有些凝滞,妈妈不安地在床上翻动了一下身子。   霞表妹嬉皮笑脸地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花夹子来,挥动着夹子让奶奶看,奶奶楞了一下,对霞表妹做了个鬼脸:“噫?小乖乖呀,夹子不是在外婆的口袋里吗?怎么会跑到你的口袋里啦?奶奶还以为夹子被人家给偷走了呢。”   我转身看着奶奶与霞表妹,眼前的一老一小,像一对配合默契的演员。   奶奶不看我,她给霞表妹夹好了发夹,拉着霞表妹的手:“乖,我们出门晒太阳去了。”   我关上房门,家里终于又恢复了安静。   爸爸妈妈换了套房子,门前的桂花树长得枝繁叶茂,黄色的、小小的花儿,藏在绿荫里,我喜欢桂花的馥郁,远吸,似有若无;近嗅,浓厚香醇。   奶奶又来了,是爸爸回了趟老家,亲自把她接来的。   这次没有霞表妹的陪伴,奶奶的样子很泄气,一只眼角,一边嘴角往下耷拉着,她步履蹒跚,弯腰驼背。爸爸把自己睡的房间让给了奶奶,自己搬到客厅睡。   “你怎么一天到晚睡在床上,吃完了饭也不刷一下碗?”屋里传来奶奶尖锐的声音,我赶紧放下手上的抹布,走进妈妈的屋里。   “奶奶,妈妈身体不好,你不要吵她休息,好吗?有什么事,我来做好了。”   “什么病?整天说自己有病,我看还不是好好的,装的吧?”奶奶说。   “你胡说什么?你来我家做什么?滚回你女儿家去。”妈妈生气了。   “我来我儿子家,关你什么事?要滚你滚,滚回你老家去。”奶奶声嘶力竭地喊了起来。   奇怪的是,每次奶奶和妈妈你来我往地闹得欢的时候,爸爸都不在家,只有我劝了奶奶劝妈妈。   “你爸爸还没生下来,他亲爸就病死了,他生下来长到四个月的时候,我把他从乡下接过来抱养,我很疼他。你姑姑是你爷爷的小老婆生的,你爷爷死后,你姑姑的亲妈要改嫁,把你姑姑也丢给我养,我也疼她,好多人都劝我也改嫁,我都拒绝了,我一个人带大了你爸爸和你姑姑,后来又帮你姑姑带大了她三个孩子,最后落得无依无靠,我八十多岁了,还要去卖菜过日子,你姑姑一看到我,就和我吵架,说养儿防老,说我有儿子,为什么要去她家麻烦她……”奶奶两眼混浊地望着我,唠唠叨叨。   “那你也不能这样老找妈妈吵架呀,你知道她身体不好,你老挑她的毛病,家里整天吵吵闹闹的,会让爸爸很心烦的。”我对奶奶说,奶奶扭过头不理我。   “妈妈,奶奶年纪大了,她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你让一下她,好吗?”我对妈妈说。   其实我心里很明白,我没法平息家里的战火,奶奶和妈妈,她们是天生的“敌人”,奶奶一直讨厌妈妈,我和姐姐是妈妈的女儿,奶奶自然不喜欢我们,奶奶喜欢姑姑家的孩子,可是姑奶家的孩子,从来也没来看望过奶奶。   周末回家没看到奶奶,妈妈说,奶奶让姐姐接走了。   姐姐家不远,我步行几分钟就到了,来给我开门的姐姐一脸菜色,我进了屋,四下张望了一下,奶奶和姐姐的孩子在屋后的厨房里不知在搞什么:“奶奶,我回来啦!”我大声地喊了一声。   “哦,你回来啦?”奶奶也大声地答应着,姐姐的孩子跑过来,扯住我:“姨,姨,抱,抱。”   “奶奶老和妈妈吵架,两个人还从家里吵到了爸爸的办公室,好丢人,爸爸说要让奶奶在我这里住一段时间。”姐姐悄悄地对我说。   “那你不是累得够呛,奶奶晚上睡觉时总会突然大喊大叫的,让人听着好害怕。”我也悄悄地说,怕厨房里的奶奶听到。   “很累,你知道的,你姐夫上班离家远,他每周才回来一次,我早上要起来很早,煮早餐,烧热水,照顾一老一小起床,然后送孩子去幼儿园,我去上班,中午回来还要照顾奶奶吃饭,下午下班后去幼儿园接孩子回来,然后做饭;每天晚上睡觉之前,要给奶奶烧一壶热水,灌到‘汤婆子’里,给她暖被子,到了半夜二三点钟时,奶奶起来屙尿,她会把我叫醒,说热水不够热了,要再烧一壶热水。这么冷的天,每天半夜我都要起床烧热水,等水烧好了,被子已经冷了,觉也断了,每天我都睡不够。有一天晚上我起来时,不知为什么,头一阵晕,直接摔倒在地上,头还摔破了。”大姐撩起一撮头发,让我看她额头上的伤。   我心好酸:“是呀,不知道奶奶还记不记得,我们在她家时,晚上她让我们睡在阁楼上,老鼠爬到我脸上,你起来开着灯过夜,被她发现了,她责骂我们的事情。在我的记忆里,奶奶从来没有给过我们一个拥抱,没有对我们说过一句温暖的话。”   “她心里哪有我们呀,她只记得姑姑的三个孩子,她前阵子还到我单位找人诉苦呢,说我对她如何如何不好,惹得我同事忍不住说她:‘奶奶,现在你女儿都不管你,是你的孙女在照顾你,这还不是你的亲孙女呢,知足吧。’现在她不敢到处说我对她不好了。”   姐姐家里乱七八糟的,收回来的衣服堆放在椅子上,被子胡乱地堆在床上,厨房水池里,泡着几个用过的碗,我抱着姐姐的孩子,孩子专注地在我眼睛里找他的影子,我冲他笑笑,似乎看到姐姐顶着一头乱发,正拉着孩子无神地游走在一片散乱之中,一副无奈无助的样子,唉……   冬天过去,春天来了,到处鸟语花香,奶奶又搬了回来,家里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我陪奶奶出去散步,刚走出房门,她说:“我想去看一下你姐姐,看一下她的孩子。”奶奶的面容一下子变得慈祥起来,扶奶奶走下台阶时,我突然觉得鼻子有些发酸,急忙眨了好几下眼睛,才将泪水忍住了。   奶奶拄着杖,我搀扶着她,往姐姐家走去,一条沟横在我们面前,我们停下脚步东张西望,沟好长,我说:“奶奶,我抱你过去吧?”奶奶有些犹豫,说:“你行不行?”我弯下腰,抱起奶奶,试了试,觉得没问题,奶奶的体重,我还承受得起,可是抬腿跨沟的时候,我才知道负重跨越的艰难,我根本没办法使劲,可是我已经不能撒手了,咬着牙,我绷紧身体往前冲去,可能用力过猛,过了沟,我没站稳,身子一踉跄,手臂一松,奶奶突然滑了下去,慌乱中,奶奶吓得大叫起来,我赶紧直起身体,用双臂拦住了奶奶倾斜的身子,真险呀,我们差点就掉到沟里去了,奶奶定了定神,笑着说:“我很沉吧,看我个小,其实我很重的。”我抹了一把冷汗,说:“是呀,下次我可不敢象刚才那样抱您了。”   “奶奶,你真的好有福气,你看你孙女都可以抱你了。”菜园子里,隔壁的张婶笑呵呵地与奶奶打趣,奶奶笑呵呵地看着我,我也看着奶奶笑。   小径上阳光柔顺,路旁迎春花摇曳,其实我心里很难受,奶奶老得让姑姑讨厌后,才不得不投靠我们。在我的记忆里,小时候,奶奶从来没抱过我和姐姐,原因很简单,奶奶讨厌妈妈,姐姐长相像极了妈妈,偶尔去一次奶奶家或者姑姑家,她们总会奚落姐姐,弄得姐姐经常偷偷地哭,看姐姐哭,我也陪着哭,在奶奶面前,我和姐姐永远都是一副眼泪鼻涕擦不干净,可怜得让她瞧不起的样子。奶奶难道不知道,女儿的命是妈妈给的吗?女儿的秉性也是妈妈给的吗?   如果时光能倒流,真的很希望,那些年,奶奶也曾经给我梳过头,也曾经牵过我和姐的手,也曾经对我们说:“乖,奶奶带你们晒太阳去。”      二、   “二妹,二妹,我要吃饺子,我饿了。”九十二岁的奶奶,喊叫的声音已经很嘶哑,但仍尖锐,墙外的菜园里,爸爸低着头给菜地松土,我埋着头把菜秧苗栽在爸爸刨好的土窝里,姐姐一趟趟地挑水给菜苗浇水,奶奶的喊叫声,如睛空劈雳,太震撼了,我们同时抬起了头,面面相觑。   爸爸说:“你快去给你奶奶煮饺子吧,这些菜我来种。”得令后,我赶紧奔回家。奶奶双手提着裤子,焦急地围着饭桌转圈圈,饭桌上,摆放着我去种菜前就包好的饺子,饺子还没煮,才四点多钟,还没到吃饭的时间呢。“为什么包好了饺子不煮?”看到我,奶奶很生气地质问起来。   “时间还早呢,奶奶,才四点多,五点半才吃饭。”我解释。   “不到吃饭时间,你把饺子摆在这里,想馋死我呀。”奶奶更生气了。   “煮,我马上煮。你在这儿坐一下,煮饺子很快的。”说再多的话,都是多余的,现在只有熟的饺子才能让奶奶安静下来。   奶奶终于吃完了饺子,她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嗝,拄着拐杖,慢慢地站起身子,离开饭桌,踱回屋里去了。饺子、陈醋、蒜头、香麻油、酱油,混和在一起的味道,此时散布在厨房的每个角落里,远去的记忆又飘了回来,大雪、风沙,桦林、抱着我摇来摇去的大舅,带着我去溜冰的小舅,亲我总亲不够的小姨,还有手里拿着大烟袋,一口痰能吐好远的姥姥……   “二妹!二妹!”奶奶尖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我急忙放下碗筷,跑进奶奶的屋子,一进屋,一股臭味扑面而来,奶奶叉开腿站在屋中间,我的天啊,奶奶竟然把大便拉到了裤子里。   “奶奶,我们洗个澡,好吗?”   奶奶点了点头,没吭声,我慢慢地扶着奶奶走进洗澡间,让她双手扶着墙壁背对着我站好,然后把热水倒进一个大盆里,脱掉奶奶的衣服和裤子,用纸先把沾在她身上的大便擦试干净,然后扶着她慢慢坐在水盆里,一只手用毛巾往她身上撩拨着水,一只手揉搓着她的身子,奶奶突然变得好听话,她双手扶着盆沿,一声不吭,微微闭上眼睛、、、   洗完了澡,奶奶坐在床上穿衣服,我解开她的头发,给她梳了梳头皮,把头发重新拢好,扯过一顶小帽,给她戴上,等她躺下后,我重新回到洗澡间,拿起刚才换下的裤子衣服,扔到水盆里,搅了搅,唉呀,水里突然冒出东西呀,一块块飘浮在水里,我定睛一看;太恶心了,“哇、哇、哇、”,刚吃下的饺子全被吐了出来。   被雾霭淹没的森林,让人感觉有点窒息,画面空幻,让人感觉有些虚,想看清楚,但是就是看不清楚,走近点,再走近点,突然,画面动了起来,“啊!啊!啊……”是谁在喊叫?声音很瘆人,我吓得扭头就跑,腿一阵抽搐,醒了过来,梦里的喊叫声还在继续武汉哪个医院治癫痫有名,是奶奶,奶奶又在大声地梦呓,半夜三更的,真吓人,我起身关上她的房门。   几分钟后,“抨!抨!抨!”是奶奶在擂门:“别关我,别关我。”   我打开门:“奶奶,怎么啦?”   “我和你说,我刚才梦到你爷爷了,你不要关我的门,我好害怕。”奶奶哀求我。   “奶奶呀,我现在不是站在这里和你说着话吗?那有爷爷呀,别这样胡乱喊叫了,很吓人的。”我扶着奶奶上了床,她躺下去后,手艰难地在枕头下面摸索,一会,掏出个手镯,黄色的,在灯光的辉映下,感觉有些泛红:   “奶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老家那所老宅,也让我玩麻将玩没了,因为这件事,你爸爸一直恨我。现在我身边只剩下这个手镯了,你拿着,别告诉别人,这是奶奶留给你的。”   我接过奶奶递给我的手镯,漫不经心地放在口袋里:“奶奶,家里都有人,我不会关你房门的,你就安心地睡吧。”   早上起来,屋子里特别安静,爸爸去上班了,我撩开奶奶的纹帐,奶奶闭着睛,面容和平时一样,象是睡着了。被子有些散乱,我想给她整理一下,揭开被子一角,我发现奶奶穿着一套很特别的衣服,那衣服我见过,有一次,奶奶翻晒旧衣物,她特地给我看过这套衣服,还说:“这是我百年后要穿的衣服,你记得呀。”   我腿有些发软,把脸贴近奶奶的脸,发现她还有轻微的呼吸,我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脸,奶奶不吭声,摇摇奶奶的肩膀,她还是一动不动,我推开妈妈的房门说:“奶奶可能不行了,我去找一下爸爸。””爸爸在办公室,他让我回家先看着奶奶,他去找个医生来家里帮奶奶检查一下身体。   医生来了,给奶奶做了做检查,说:“人老了,送医院抢救的意义已经不大了。”   送走了医生,爸爸说:“我们把你奶奶抬到她的棺材板上吧。”爸爸和姐姐把奶奶抬到棺材板上。有一段时间,奶奶总对爸爸说自己死后不想被火化,爸爸为了宽慰奶奶,去融水出差时,特地跑到当地的林木市场给奶奶买来了这副棺材板。很多人都说:“吃在广州,死在柳州。”这话赞的就是柳州地区的木材。棺材板很厚很结实,摞起来有床那么高。我拆下奶奶床上的纹帐,然后把纹帐支在棺材板上。   姐姐为奶奶熬了粥,想喂奶奶吃,奶奶就是不张嘴,我轻轻掰开奶奶的嘴巴,姐姐把粥水灌进奶奶的嘴巴,可是粥水顺着奶奶的嘴角流了出来,姐姐只好用棉签,蘸些开水,涂抹在奶奶的嘴唇上。   几天后,九十二岁的奶奶,悄悄地去了,她生前最疼爱的姑姑的三个孩子不管是她活着或者是她去世,都没有来家里看她一眼,只有她很不喜欢的姐姐、我,妈妈陪在她身边,庆幸的是,当然,郑州治疗癫痫病那家医院好她死在儿子家里,也算是遂了心愿了。   不知为什么,我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流了下来。   奶奶刚去世的时,我经常偷偷地拿出那个手镯来研究,没敢戴洛阳的好癫痫医院有哪些,手镯表面光溜溜的,实心,很粗,很重,奶奶没告诉我,手镯是不是金的,如果是金的,这么重,这么粗的手镯,嗯,如果戴在我手上,遇上抢劫的,恐怕我手都不能保。   我的师姐,爱金识金,我把手镯拿给她看,她问我:“手镯哪来的?”“我奶奶给的。”“嗯,有些象是铜的,以前的老人,很多都戴铜手镯。”   铜的?于是我把手镯戴了起来,师姐师妹们身上都披挂着一两件饰物,我什么也没戴,好象有些不合群。师弟阿强狠狠地奚落了我一顿:“人家都戴金的,你戴个铜的,为充数还是因为虚荣,我都没见过谁戴着个铜玩意晃来晃去的。”   上班的时候,唐主任下楼,我上楼,她叫住我,我停下,不知她有什么吩咐,她看着我的手腕,呵呵一笑,说:“你这个金手镯很贵吧?”我不好意思地说:“人家都说是铜的,不是金的。”她惊讶地说:“铜的呀,我还以为是金的,要是金的,你不是好有钱?”   我羞愧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奶奶睡过的屋子空了很久,我蹲在菜园发呆,恍惚,奶奶尖锐的喊叫声又响了起来,耳鼓膜被震得要裂开了。   我突然明白了,奶奶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一定很痛苦,因为一个“老”字,她不得不仰杖被她轻视的人活着,可以说,她从来没有真正地喜欢过我和姐姐,她只能用尖锐的声音来发泄自己的怨恨。   我突然很忧伤,人,根本无法按照自己的喜好,来选择谁做自己的亲人,亲人不亲,却不能丢弃,为其忧伤心哀者,戚也。   我拿出奶奶给的手镯,轻轻地一抛,手镯划了个好看的弧线,没入一堆草灰里,那是河南治癫痫的医院哪家靠谱邻居沤的肥料。   “莫非,这家里还有贼?”那年,奶奶曾无比蔑视地说。   我宁愿她说:“乖,这个手镯奶奶以后传给你,好不好?”   可是,为什么直到今天,我还在想,那个手镯会不会是金的呢?唉……      共 583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8)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