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江南】受伤(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21:15

孟津白鹤镇活儿的成功,又得到了王总的推荐后,使我们信心大增,接下来我们又连续做了几处的小活,慢慢的,我们认识的人儿多了起来。我很欣慰,我们的活儿终于得到了建筑装潢方面业内人员的认可,甚至有时连大一点的建筑或装潢公司有时也会给我们通话介绍活儿给我们做,我想我们的事业正在越走越好,路也正在越走越宽。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件倒霉事情偏偏就找上了我们,更确切一点说不是找上了我们,而是找上了我了!

那天,天气还算不错,因为,对于我们搭脚手架的工人来说,风就是我们搭建脚手架时的最大障碍,偏偏就在这天,闷热的空气中竟然没有一丝丝的风凉。我和一个工友围着立好的柱子,要用脚手架搭起9米高的平台。我在上面,工友在下面给我递,我接过后再把脚手架搭好,两边搭好后,放上撑杆,然后再放上架板,就这样一层架板就搭好了,也牢固了,一层一层的搭上去就好了。就是再标准的脚手架,如果层层搭建上去至9米高时,恐怕也不会是直上直下的吧!可是我偏偏怎么就忘记了这其中的道理。

这也许是该我运气不好的时候到了吧!如果放在平时,我们每搭两架高就会对脚手架围柱子加固一次,可那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搭到了四层才发现,我便考虑应该对脚手架进行加固了!我让工友推来了焊机,准备对脚手架进行焊接加固了!原本不该发生的事情,就这样突然就这样发生了!

一阵怪风竟往我站的四层高的脚手架吹了过来,脚手架一阵摇晃,缓缓的倒了下去,我扭头一看缓缓倒下的钢管架距钢架柱子已经远了,远不是我一伸手就抓的住了。我迅速转过身来,看着我随脚手架缓缓下降的地面,用双手紧紧抓住脚手架的两边,不让我站着的这一层散架,因为我站着的这一层脚手架如果散架,那我在办空中就失去了任何我认为安全的支点,在那时我只感觉我就像一片落叶随着脚手架缓缓的飘了下去。

在脚手架缓缓倒下的这一瞬间,我身形的姿势调整了无数次,我都极力调整着着地时我应该怎样做才能把对我的伤害降到最低点,在快要着地的瞬间,我极力往上方跳了一下,可我感觉到我极力的一跳竟然是那么的无力,好在我躲过了头顶直压下来的脚手架架板,本来应该不会有事的,可我上跃后由于无法掌握自身身体的平衡,以至于我在着地时,左脚先接触到了倾斜的地面,在接触地面的时候,我就感到后脚跟“咯噔”的脆响,我就知道,我的后脚跟肯定骨折了。

着地后,我就蹲在地上,我很清醒,动也没动。等朋友们跑到我的身边问我怎么样时,我说道:“没事,可能左脚根骨骨折了。”

朋友们问道:“你其他地方怎么样?”

这时我才伸了伸胳膊,动了动右腿,一点伤都没有。我平静的对朋友们说:“其他地方都好好的,就是左脚跟跟骨骨折。”

这时另一个朋友已经把车开了过来:“走走走,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再说!”

朋友们把我送到了医院后,经x光拍片ct等检查后除了左脚跟骨骨折外,其它地方一切正常,我暗自庆幸自己,从6米多高的地方摔下来,竟然只是受了一点小伤,同时我也感谢我自己在脚手架随风而倒下的时候所做出来的一系列的正规的规避动作。

但是医院的医生告诉我说:“你的跟骨骨折是一种粉碎性骨折,需要住院治疗,你现在还年轻,这样的手术我们要请骨科的专家来做才行,不然将来影响你的走路。”

我以前也做过医生,深知跟骨粉碎性骨折的厉害,我以前见到过这样的病人,绝大多数都落下了颠簸足的后遗症。听到医生的这一番话,我几乎绝望了,心想:“我刚和朋友们合作没多久就出现这样的事情,如果我真的落下残疾或其它方面的后遗症,朋友们该怎么办,想起了我们老婆,想起了我的两个可爱的儿子,想起我的年迈的父母,她们今后又该怎么办呢?”

但我还是对朋友们说:“没事,你们留下一个陪我就行了,其它人都回去继续干活,一定要把工程质量和进度搞上去,别把事情给搞砸了。另外千万要注意安全。”

朋友们仍旧都站在那里,一个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我安慰他们说:“你们继续回去干活,我没事,我就是做这个的,我知道是医生把问题说的太严重了,你们放心,我肯定会没事的,你们回去后千万把安全抓好了,别再出事了,啊!”

朋友们在我的劝说之下,才都极不情愿的回工地去了。临走时还回过头来对我说:“工地你放心吧,我们晚上再来看你!”

“你们别来回跑了,我没事,等我做手术时告诉你们,你们再过来!啊!千万别来回跑了,再说我这里不还留两个人吗?有事情我会给你们打电话的!”

在医院里,我留下了和我关系最好的两个人。

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剧烈的疼痛使我不断的翻转着身体,极力想找一个可以缓解疼痛的体位。随我留下的两个朋友站在床边心疼的望着我问道:“怎么样?疼的厉害吗?我去找医生给你弄一些止疼药吧!”

强忍着剧烈的疼痛,我对他俩笑笑说:“没事,不是太疼,我忍的住,等我疼的忍不住了再说吧!”

过了一会儿,医院的医生过来了,走到我的病床前,打开了手中的病例架子,和蔼的向我问道:“你好,我姓田,我叫田战通,是你的住院医师。从今天开始,你在院的一切事宜都有我一人负责,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

“你好田医生!”

“你叫郭亮?”

“嗯。”我回答道!

随后便开始了一系列的问话,无非就是一些我以前在卫生工作中为了解病人的一切信息与患病情况,譬如姓名,性别,年龄,什么地方的人,怎样造成骨折以及骨折的时间,工地在什么地方等。我都一一做了详细的回答!他也都详细的记录了下来。末了他向我解释说:

“你这个情况是左脚后跟骨粉碎性骨折,在我们医院做有一定的难度,我已经给你联系了有权威的骨科专家过来,你看你是在我们医院做手术还是去其它医院看病呢?如果在我们医院我准备明天下午让专家过来给你做,你们商量一下,看看该怎么办,好吗?”

我这时才开始仔细打量站在我面前的这个50多岁的医生,高高的个子,脸瘦瘦的,特别是我看到他看我时那充满了关爱的眼神,我知道,我应该相信他,于是我说道:

“你好,田医生,我相信你,我哪里都不去了,就在这里做吧!”

田医生微微一笑说:“那明天下午6点钟我们准时手术,好吧!你好好休息吧!如果疼的很了,告诉我一声,我先给你开一些止疼药用!”

我说:“谢谢你医生,我现在还不需要,等我需要的时候,我会让朋友去找你的,谢谢!”

“好。”说完田大夫赞许似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出去了!

我就在痛苦的折磨中,度过了那漫长而又难以入眠的一夜!

第二天,田医生过来查房了。看到我满脸疲惫的神色赞许的说道:“年轻人,昨晚疼的没有休息好吧!其实我和你一样,昨晚我也没睡好,我一直都在等你的朋友去拿药,可惜一晚上也没有见到你的朋友。年轻人,你很有骨气,现在怎么样?疼的轻些了吧!你是我见到的最能忍受住疼的人。你太厉害了!”

我这才往我的脚上看去,一晚的疼痛竟使我的左脚肿的像刚蒸熟透了的馒头一样,疼痛感的确轻松了不少,至少不像昨晚那样彻骨的疼了!

只听田医生继续说道:“我今早又给骨科专家打电话了,今天下午6点,咱们准时手术。你今天早上可以吃饭,到中午可以吃一些流质营养好的又容易消化的食物,补充一下体力,只要别吃太硬的东西就好了!因为我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好吗?”

说实话,我真的感谢就现在我面前的这位田医生,看到他对待像我这样的一个打工仔都是那么的关心,我相信他对他的每一个病人态度都会和我一样,他的每一句话都充满了对病人关心。想想我以前对待我的每一个病人的态度,和这位田医生比起来简直有天壤之别。

当然我不是说我们的医德医风有问题,而是我们忽略了躺在我们手术床上一副任人宰割时的病人的心理感受,我们完全忘记了在平日工作中,作为一名医生在对待病人要`‘总是安慰’的这么重要的一条医疗宗旨!我感觉我在职与病人交流期间做的的确也太不称职了吧!

下午5:40分,田医生来了,告诉了我手术过程中的一切事宜,我拿起笔来,毫不犹豫的在病患手术协议书上签下了我的名字。

在朋友的陪伴下,坐在轮椅上的我随着田医生来到了手术室的门口。田医生微笑着望着我说:

“别怕,很快的,我从那个门进去,到里面等你,勇敢点!”说完就往旁边的那个门往手术室走了进去。

这时后,我原本忐忑的心感到害怕急了。想不到我给别人做了十几年的手术,今天竟然会落到了我的头上,想到我羔羊一般躺在手术室的床上的那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我真有一点想放弃治疗的感觉!

可我扬起头看到朋友们满含心疼而又略带鼓励的目光,想到了我侄女对我说过的一句话:“人的一生,总要跨过很多的瓶颈,在跨越这个瓶颈的过程是痛苦的,你应该做的就是坚持下去,相信天道酬勤,只有你坚持下去了,才会成为了你的资本!”

随着手术室正门的缓缓打开,我失望急了,我并没有看到我想看到的田医生,来接我的是两位漂亮的女护士。女护士接过缓缓缓缓推过来的轮椅后说道:“家属不能进去,就做在边上等着吧!”一边说话一边随手关上了手术室的大门,把我的两个朋友给挡在门外!随着手术室门缓缓合上,我的心也一点点的往下沉去!!

护士缓缓的推着轮椅,往手术室里走去,我实在是害怕极了,随着缓缓前进的轮椅,我感到我是那么的无助,我的心跳也正在加快,可我是一个男人,人都推到门口了我还能怎么样呢?前面就是刀山火海我也只能硬着头皮闯下去了!

等护士把我推进了手术室,我顿时眼前一亮,因为我看见了我最想看见的这个人——田医生!用一句话说:我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这时候人们往往会想到白衣天使,想到白衣天使一定会是一个非常漂亮的、满脸笑容的、态度和蔼可亲、头戴白色和平鸽子帽的少女才对,可是当我再一次看到田医生就在手术室里等我的时侯,我的感觉变了,我心想:“如果非要把护士比作白衣天使的话,那站在我面前的田医生简直就是站在我面前的上帝!”我那颗忐忑的心终于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只见田医生走到我的身边,弯下了腰,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你好!郭亮,你今天的手术由我和这位骨科知名的专家莫老教授共同完成,他是我的老师,我们已经共同研究了你的拍下的x片子,制定好了详细的手术方案,我相信,在我和这位老师的共同努力下,你一定会早日康复的!”

我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教授,六十多岁的年纪,在也在笑眯眯望着我,我感到他看我的眼神是那么的亲切,仿佛是我的一个长辈在笑眯眯的望着我一般!

我点了点头,对他们说道:“谢谢田医生,谢谢老教授!”

“那我们开始吧!”田医生亲切的说道!

我又点了一下头!

他们把我抱了起来,轻轻地放在了手术台上,说来也奇怪了,这时我竟然一点也不感到害怕了。

对我进行了椎管下肢麻醉后,又给我上臂束上了测量血压的仪器,然后又给我戴上了氧气,然后田医生一边给我消毒,一边和我说话:“现在疼吗?”

“不疼。”我回答道!

他们不停地跟我说话,我也漫无目标的回答着。就这样,在老教授与田医生和我说话的同时,不知不觉中,一场近乎完美的手术已经完成了。

当那个老教授告诉我:“手术非常成功,你一定会完全痊愈的”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很幸运,真的很幸运,我幸运在这里遇到了我的福星——田医生!

等我下了手术台,平躺在手术后送病人的推车上,田医生把我送出了手术室的门口,朋友们围了过来,附在我的耳边,轻轻的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疼吗?”

我笑着对他们说:“没事,一点也不疼。多亏了田医生了。”我转过头又望着田医生说道:“谢谢你,田医生!”

田医生微笑说:“你的朋友们很好,对你也很关心,经常跑到我的办公室里问我,像你这样的病人饮食上该多吃什么样的东西,这样,你们先上去,我换了衣服就上去看你!”

在朋友和护士的陪伴下,又把我送回了病房的床上。

朋友们刚刚把我放到病房的床上,田医生换好衣服,也就赶到了。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我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头晕吗?脚疼吗?”

我说道:“谢谢你医生,我现在除了双下肢麻木不能动弹以外,我感到一切正常。”

田医生微笑着说道:“今晚等麻醉药过了就又该疼了,这样吧,我给你准备一些止疼片,如果疼的很了,你就服上一片,这样可以缓解一下你的疼痛,好吗?”

“好吧!”我说道!可是我心里还有点不服气的样子,心想:“断骨在我的脚里面的疼痛我都忍住了,何况现在断裂的骨骼都对好了还会那么疼吗?”

田医生见我同意了,便又说道:“我就在医生值班室里,如果有什么情况,让你的朋友们随时叫我啊!”说完就走了出去。

双眼上翻腿绷直是癫痫吗沈阳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效果好癫痫女性可以要孩子的吗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