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八一•兵】天上掉下“便装男”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0:23:31
破坏: 阅读:861发表时间:2019-02-24 07:21:50

【八一•兵】天上掉下“便装男”(散文)
   伺候儿子吃完早餐,看客厅角落里的墨兰位置摆得不太好,想重新调整一下。左手撑着沙发背斜着身子够过去,右手抓着盆沿往上一提,“嘣”一声,耳朵真真切切地听到右侧小腿发出犹如弓弦崩断的脆响,心想糟啦,果然钻心地痛,试着右脚轻点地,也是痛得呲牙咧嘴,顺势歪在沙发上不得动弹。
   儿子急着去上学,按我的吩咐匆忙拿来药箱就背着书包走了。好在曾当过上十年的医生,我咬着牙试着捏了捏,判断应该只是软组织损伤。这时最好的处理是冷敷,可儿子上学后这个家就我一个人,我无法下地,冷敷肯定不现实。打开药箱,勉强对症的只有云南白药气雾剂,也顾不得最佳用药时限,拧开保险液盖子就喷起来,又喷上气雾剂。边喷边四下观察,还好,茶早已泡好就放在手能够到的小几上,正在看的书《大秦帝国》、纸巾、小垃圾盒、电视摇控板也触手可及,手机揣在衣兜里,电量满满的。
   嗯,情况还不是太糟。我顺手扯过一旁的小毛毯,盖在腿上,又往身后塞了一个大靠枕,以比较舒服的姿势斜躺下来。这时,才掏出手机给老爸打电话,说明我腿的情况,请他帮忙买药过来,顺便委托他们照管儿子的伙食。当然,我的吃饭问题也解决,老爸说给我送过来。我们住的就一街之隔,方便得很。
   又给儿子的班主任发消息请他转告儿子中午去外婆家吃饭。似乎一切都妥了,直到拿起《大秦帝国》看了一小章,才想起给身在外地的老公打电话——熬了近二十年,老公今年终于自主择业了,这可是咱家今年最最重要的一件事,就算过去自己独立惯了,又怎能把他给忘了?
   老公正在工地上忙,从那头传来隐约的机器轰鸣声。知道我腿拉伤不能动弹之后,他只是匆匆地问:“怎么在搞呢?”“到医院去检查哈?”再没别的。
   早预料到会是这样的,只是始终不甘心。唉,何必自讨没趣呢?“那你忙吧,不打扰你了。”我挂断电话,默然。看似云淡风轻。
   其实,心底里微澜漾动,有一点点的失望和微涩的委屈。
  
   二
   往事纷纷,不可遏制地浮上心头。想起那年夏天,爸妈还住在老家县城,儿子寄养在他们那儿,我一个人在市区上班。一天晚上突然寒战,继而高烧到四十度,全身疼痛软在床上起不来,没有水喝,没有药吃,也没有人嘘寒问暖。撑到第二天早上,想爬起来却是头晕目眩,人似下了锅的面条,只得给科室打电话请假。又在床上空躺了一天一夜。第三天才勉强起来到科室输液。事后跟老公电话里说起,埋怨他“我要是烧死在家里,估计也没人晓得”,他倒好,说“你自己不是医生嘛,我又不懂”!
   又想起最近几年,自己前前后后住了三次院,虽说都不是什么要人命的大病,但既然到了住院的地步,生理、心理的痛苦可想而知。除了第一次他在我手术前赶回来以外,其余两次都不过是电话“问候”。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有多少   “我又走不开,又不是我不想回来”,这是他的口头禅;“你身边有爸妈、姑姑、妹妹等一众亲戚,他们会管你的”,这是他的潜台词;“军嫂嘛,本就不是好当的”,这更是他不可反驳的、堂而皇之的理由!
   军人是什么?军嫂又是什么?我常常不由自主地想这个问题,想到最后,得出这样一个答案:军人是穿着军装的“女人”,嫁给了男权思想严重、说一不二的“丈夫”——军营,只要那身军装没脱下来,一切的一切,在军营面前都微不足道;军嫂呢,则是没穿军装的“汉子”,双方的老人,得赡养、照顾着;幼小的孩子,得抚养、教育着;寂寞孤独,得忍受、理解着;小事大事,得一肩挑着;累了病了,得自己扛着……既要有女人的柔——坚韧,又要有男人的刚——坚毅,这才能称其为“军嫂”!也只有这,才配得起这个光荣伟大的称呼,才担负得起这个称呼所承载的重量。
   于是释然。当初的选择是自己做的,那么,路也得自己坚持走下去。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青春的尾巴泥鳅一样滑,终是揪都揪不住,不知不觉间老公和我已是年过不惑、青春不再。几十年军事化的管理,他,成了神经大条的糙人一个;而几十年的风里来雨里去,我,成了别人眼里能干的多面手、女汉子。唯一可喜的是,帅气、聪明的儿子,正一步步迎向青春!
   对,神经大条,糙人一个,我如是安慰自己。也正是这样一种安慰,这样一种习以为常,我也才没有像以前那样嘴尖牙利地怼回去:“老娘要是能下楼去医院,还用得着跟你说吗?”
  
   三
   可是,心底里那抹淡淡的失望和委屈还是暗自萦绕,挥之不去。
   以前,以前不一样,你是军人,你有你的责任和使命,我是军嫂,我也有我的担当和义务。这些我都能理解,也早已习惯,并在理解和习惯中给自己的心镶上了一圈硬壳,以为那样,就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到我,没有什么可以把我压垮,也没有什么需要我来依靠。
   盼星星、盼月亮,盼到最后心都凉了不作指望了,你突然说你今年可以自主择业回家。因为太多失望都差点堆积成了绝望,所以不成既定事实绝不事先憧憬、欢庆,故而,乍一听到这样的“好消息”却是波澜不兴,没有特别的惊喜。直到五月份,你把大包小包的东西快递了回来,又开着车拖了满满一车东西到家,看着你的洗漱用品,看着你的没了肩章的军装,看着你的一身便服,我才真正意识到这次是真的了,你,当了二十年兵,终于脱下那身曾经让我欢喜让我忧、让我自豪让我愁的绿军装了!你,终于回到了这个家,不再把家当旅馆,不再把自己当过客,每次回家犹如蜻蜓点水了!而我,也终于得以在“军嫂”前加了前缀,变成了“前军嫂”,不用再打肿脸充胖子一个人硬扛着家长里短,可以松口气歇歇了!
   真真是“天上掉下便装男,全家老小迎美满”!早上闹钟一响,你就起来出门给儿子和我买回各自中意的早点,一家三口难得地围在一起,温馨地吃着;早餐后儿子去上学,你陪着我去运河边走路、观景,你边走边看那些钓鱼的战绩,我则给你指点着周边的花花草草,聊着日常琐事;一遍走下来,又一起去菜场买菜,我精心挑选你和儿子爱吃的菜,你在后面一一装到袋子里提着;有时,我们还到紫薇湾打羽毛球,一起吃西餐、看电影,甚至还办了旅游年卡,带着老爸老妈,和妹妹妹夫他们一起,一大家人游了周边的风景区……
   一个个不知被埋在哪个角落的、小小的、久远的梦,一如沐了春雨的种子,纷纷发芽钻了出来。你买了钓鱼的一套用具回来,说以后天天去屋后的运河边钓鱼;我跟你说紫薇湾少有人去,适合学骑单车,你爽快地答应教我;我们还说以后周末、假期都开着车出去玩,露营、烧烤、摄影啥的都玩个遍……
   我天真地以为,今年将是我们婚姻生活的一个大的转折点,我们将像无数个普通的家庭一样,一家人在一起,过上我们曾经无数次憧憬的、正常的小日子,心灵蓝图上描绘的种种都将不再是奢望。
  
   四
   然而,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理想太丰满,现实太骨感。虽说自主择业每月依然有可观的收入直到人生最后一步,不用急着再工作,然而,对于一个刚刚过四十岁、年富力强、有能力有技术的男人来说,完全闲下来整天跟家庭主妇一样婆婆妈妈,每天吃了睡醒了吃,又是多么无聊、空虚,更何况,这个男人是刚刚从纪律严明、管理森严的军营回来,还是从手下有一群服从他命令的兵的管理岗位上退下来湖南看癫痫病病最好的医院?其内心从波峰跌至谷底的失落,一团乱麻理不出头绪的迷茫,对未知前路的惶恐和焦躁,应和当年我为了儿子辞去公职回归家庭是一样的吧。
   部队虽说并非远离尘世,但有铁一样的纪律,部队生活跟我们所处的红尘生活有着天壤之别,人际关系也简单、易处得多。原来老公虽然也探亲,但每次来去匆匆,根本无暇关注、深入体验。现在,真实的俗世生活宛如万花筒一下子摆在了他面前,眼花缭乱的同时,随之而来的是内心的恐慌和无所适从。
   更让他无所适从的是家庭生活,是如何和儿子、我融洽相处。其实,对此无所适从的也包括儿子和我。长久的分居生活,我们早已有各自的生活习惯,而且,几乎丧失了有效交流、沟通的能力,尤其是老公与儿子之间。儿子已经进入青春期,本来话就少,突然要朝夕面对这个没有参加过一次家长会、在他十几年的生命历程中绝大多数时刻都是缺失状态的爸爸,自然有些手足无措。晚上,儿子在自己屋里做作业,我在卧室看书,儿子学习上有问题或是背书、检查作业,习惯性地都是找我。而那个一直游离在家庭生活边缘的男人,不得其法哪边都融入不进去,只能无所事事地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或是早早躺到床上睡他个昏天黑地……
   说到底,我们彼此都没有准备好。我和儿子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两个人生活早已成深入骨髓的习惯,家里突然多出一个人来,哪儿哪儿都觉着别扭。而老公在部队二十年,伴随着军号声起床又伴随着军号声安歇,习惯了饭前站队、唱歌,习惯了统一着装、几百人共同进餐,也习惯了发号施令、杂事有公务员伺候,突然没了军号声,突然就一家三口吃小灶,突然变发号施令为被癫痫病疾病怎么治命令,突然要学着伺候家人……倒应了老家的一句俗语“狗子咬石碾——无从下口”,他就算有心,也无力仓促应对。
   这个时候,从天而降的一个机遇算是替我们解了围。武汉一家央企招聘,老公很适合招聘条件,又有相熟的人推荐。与其让他困在家里闷闷不乐,一家人磕磕碰碰地相处,还不如放他出去搏一搏,便怂恿他去应聘。资历和能力都出众的他倒成了香饽饽,自然是毫无悬念地应聘上了。新成立的项目部在外地,刚团聚几个月的我们,又恢复了两地分居的生活。奇怪的是,似乎都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好似这才应该是我们和睦相处的常态。
  
   五
   歪在沙发上不能动弹,时间久了也挺难受,任由自己的思绪无缰的野马一样四处驰骋。突然听到手机“叮咚”的提示音,打开一看,是有朋友在QQ空间里发新评论——“跟学生一样还带菜啊!”这则评论发在我晒的菜下面,而这些菜,是我昨天托妹夫带给老公的。
   九月,老公重新上班后,电话里时常说起项目部远离人烟,条件艰苦得很。后来他回家,陆续给他准备了酱油泡五彩椒、干煸牛肉丝等带去。上次回来时,问他要带点什么去,他说不带,也就罢了。前几天,妹夫因为一笔生意去了老公他们项目部,回来后在我们面前大发感叹:“哎哟,哥哥呆的那个地方哦,条件真是差,比部队差远了,周围连人家也没有,晚上都不晓得怎么消磨。”
   不管说者是否无心,听者却是有意,刹那心疼起那个为了我和儿子又到外面辛苦打拼的男人来。知道妹夫又要去老公他们工地,所以趁着周末,收拾了一箱老家新出的“九月红”橙子,装了一罐酱油泡五彩椒,切了点腊肉炒了一盒自己做的土豆鲊辣椒,又干煸了两盒牛肉丝预备做下酒菜,统统让妹夫给老公带了去。
   看着空间里这些菜的图片和朋友们的评论,不由感慨:爱情、婚姻,日子久了,还有没有爱情姑且不论,但老夫老妻必定成了彼此相互渗透、默默关心、分不出你我、来不郑州癫痫病能治好 吗了虚情假意的亲人,一切似乎都成了习惯,习惯成自然,哪怕前一秒还“恨”得牙痒痒的,后一秒自然心就软了,疼了。
   感慨之余,又接到老公的电话,说是刚从工地回来,闲着,就打个电话问问我的腿怎么样。我叹:“问了有什么用?问了你又不能回来,跟你在部队没自主择业有什么区别!”
   电话那边一片沉默。便后悔自己说出这话。
   其实,我心里门儿清,这个在今年脱下军装、从天而降的便装男,虽说少了军服在身的威严,但军人的印迹是烙在骨髓了的。要他把对大家的担当转到对小家的担当,对家人温柔、温情以待,是需要时间磨合、过渡的,也需要我和儿子给予力量,支持配合。
   望眼欲穿之际,天上掉下个便装男,站在年的尾端,回首往事,唏嘘不已;而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共 445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