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家园】春风春夜杏花落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2:09:54

   春风春夜杏花落
  
   A
  
   金柳叶溜进乔长河家没门的破院子,脚步轻得象一只捕鼠的猫。黑夜浓得是一池墨,睁着眼和闭着眼没啥区别。刮了一整天的风沙,天空象是被遥远北边吹来的沙子糊住了,找不见一颗星星。毎年的农历二月,照例是那没完没了的黄沙天,人和牲畜在外边活动一天,都要吃进半碗的黄沙。按理说,高耸入云的秦岭山脉是能挡住北边沙漠里扬起的滚滚黄尘,但这些年也是日怪,北边扬沙的力象是着了魔,只要是刮风,那黄尘就遮天蔽日,呜呜鬼叫。金柳叶选一个这样月黑风高的夜晚造访乔长河也是绞尽脑汁作了无数次精心算计的。金柳叶是金盆村的寡妇,一个只有二十八岁且身段迷人相貌出众的寡妇,年轻漂亮的小寡妇其一举一动牵动着无数人的心。不说那些与柳叶年岁相当,想娶一房女人想疯了的光棍们,也不说守着自家的黄脸婆想把柳叶搞一回吃着碗里想着锅里的、在金盆有点权势的中年男人们,仅金盆村那一群老老少少无事生非、扯东家长西家短的女人们那破嘴,只要有一张烂嘴道出金柳叶半句闲话,不消半日,她金柳叶就会被涶沫星子淹死。但是,金柳叶不亲自造访一次乔长河,她就夜不能寐、食无甘味、下地没心事、上山缺力气。若单单说她是熬不住没有男人滋润的寂寞想偷一回光棍啷当的乔长河,那是有些贬低金柳叶了。金柳叶不是风骚的女人,她若只想让男人美美地把她弄一回。自家男人没死的时候,金盆村有权有势牛高马大的大队长就对她下过手了,她抓烂了大队长的脸,也没让他扒掉她的裤子。金柳叶是喜欢上了乔长河,用时髦的话说,她是爱上他了。爱得如饥似渴,百爪挠心。乔长河算是金盆村的一个人物,金盆大队每次开群众大会,主席台上都有乔长河的一个位子,这种状况已持续了几年。但他那个位子与各级干部们的位子有点不同,人家都有一把黑漆油亮的太师椅坐着,且品着白瓷缸中的热茶,而他只能站着,且须低着那颗头顶毛发稀缺的头颅,有时甚至有一根草绳反剪了双手。但他很自觉,只要是号召开会,乔长河不用人指点,就会主动站到属于他的那个位置。就象驾辕的骡马,见到大车,不用人扬鞭呵斥,就自觉地把屁股塞进辕驾,等待主人扣上皮绳。他只有两间草房,一套吃饭的家伙,一套干各种农活的家伙,既使这样,金柳叶还是偷偷地喜欢上了他,且不顾颜面地深更半夜要来会他。
   金柳叶在白天就把五岁大的儿子长生送回了娘家,这主要是为解除她晚上行动的后顾之忧。金柳叶轻手轻脚走进乔长河家的院子,院子的老杏树开了一树妖娆的花。黑夜里看不见那满枝出墙的红杏,却能闻见一院里的芬芳,如久窨开坛的老酒,不喝已醉。乔长河的鼾声从窗户里时断时续地飘出,钻进金柳叶的心里,金柳叶只觉着阵阵晕厥。金柳叶的男人丟下她和儿子至今已有四年,四年漫长的时光仿佛是一罐久熬的中药,让她尝尽了生活的苦味。娘家婆家的人早都劝她向前再迈一步,好心的姐妹们也私下里替她物色了周围的一个又一个光棍男人。她不是不知道走一步生活就会从此变得焕然一新,也许是苦尽甘来,但她心中的乔长河从来不理她的一再示好。她想不明白,好端端的一个男人,就不解风情么?还有,带着儿子再嫁,儿子的幸福跟自己的幸福一样重要。乔长河不甚与大人们往来,他却是出了名的爱小孩。他从不对任何一个娃娃吹胡子瞪眼。连父母有时也嫌弃的淘气野小子,乔长河也一样喜爱。他家的院子,就是男娃们的战场,翻墙爬树,上房钻床底。有时天黑吃夜饭了,父母们来叫也叫不走玩性正浓的儿子。他家的这株老杏,就是金盆全村孩子们共同的圣诞树,从青豆大小直吃到五月杏黄,乔长河能落下的,只有满院空地上胡扔武汉哪里有专治癫痫的医院的杏核。
   他收集起来,晒干砸出杏仁,成为他用作化痰治咳润肺的良药。
   乔长河是中医世家。他从小就在家里的中药铺子里长大,不看药材,隔着草纸包一闻,乔长河就能说出包中药材的药名,且百试不差。如今大队部那一院前后两进青砖到顶的明朝四合院,就是他乔家祖上行医济世富庶门庭的见证。不幸家有几十亩良田,解放时还有三个长工种田,因此便毫无悬疑地划为地主。土地和房屋悉数没收,他如今安身的草房,是他家过去的牛棚。但最令乔长河走背字的还不是他世袭的地主爵位。八年前,老乔刚离世的那一年,村人及周围乡亲没了老乔,便找乔长河治病。乔长河对中医的望闻问切,汤头歌诀早已烂熟于心,村人相求,年少自负的他便欣然应允,不是要命的病,也是药到病除,很快便赢得了小乔先生的美誉。村庄现役军人金春林的媳妇巧巧要去部队探亲。巧巧和春林结婚已有两年,两人在一起也生活了两个月的时光,巧巧的肚子始终却没见动静。这次去探亲,巧巧决定要去怀了丈夫的儿子回来。丈夫在部队已入了党,眼看着就有提干的希望。不能给丈夫生儿子,巧巧担心丈夫提了干,会蹬达了农村的黄脸婆。巧巧找到乔长河,羞羞答答地表述了自己的担忧。乔长河把过巧巧的脉,又询问了巧巧的月事时日,便提笔为巧巧开了个方子。乔长河对巧巧说:这方剂共五付药,每付药煎三遍,喝三天。从你这次月事结束那天开始服用,喝完正好半月。马上动身去探亲。乔长河包好了药又一次叮嘱巧巧:是药三分毒,你记住,一付煎三遍,喝三天,急不得。巧巧回家把药煎着按嘱咐喝了三付,眼巴巴地熬了九天。急于见到丈夫的焦渴促使她把最后两付合在一起煎着喝了,这一喝,还没动身就丟了小命。乔长河给巧巧开的方剂中用了中葯斑蝥。斑蝥具有杀虫、通窍之功效。乔长河认为巧巧未孕的根由是经络受阻,经血郁结所致,须化结疏导。用现代西医的理论来说,就是输卵管阻塞。但斑蝥既可杀虫,便是大毒之物。据说牛羊吃草不慎吃进了斑蝥,便会腹胀如鼓,唯有令其啃食臭椿树皮方可解救。斑蝥之虫,比苍蝇略大,栖身于松散土中,以植物根茎为食。身黄头黑,背部布有黑色小点。但凡暴身光亮之中,便急速逃遁。捉时以棍棒压之,尾部便喷出一股白烟,其味恶臭。乔长河以地主身份在金盆的行医生涯便终结在这个小虫身上。领了两年刑,还冠以地主阶级报复人民解放军的罪名。出狱之后,仍以现行反革命的身份接受金盆人民监督劳动继续改造。金春林如今是金盆大队的支部书记,乔长河的一言一行都在金春林的严密监视之中。金春林是金柳叶的堂哥,金柳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偷偷喜欢上乔长河,这事若是传出去,金盆这个村庄就有好戏看了。
   金柳叶不是没有考虑这些,但女人在情字面前,有时是愿意慷慨赴身的。明知是悬崖,她也不管不顾地就往下跳。金柳叶在黑暗中调整了自己的呼吸,拢了拢自己的头发,把手贴在了乔长河的破板门上。乔长河那天塌下来也不关自身痛痒的香甜鼾声依旧如一曲优美的歌谣,令金柳叶如醉如痴,心中如揣了个活蹦乱跳的小猫。春风似流水一般抚弄着柳叶微微发烫的脸,如久违了的爱人的手。
   “乔,乔……”金柳叶轻轻叩敲着门板,声音慌乱急促羞涩如情窦初开的少女,连她自己也觉得,今晚是一只叫春的猫,全身的毎个毛孔都在透着浓浓的激情。屋子里,乔长河的鼾声嘎然而止,但没给岀任何的呼应。他象是野地里一只机警的猛兽,突然入耳的风吹草动,能令他从沉睡中马上进于临战状态,屏声静息,静待对手的进攻。
   深更半夜遭遇敲门,乔长河早习以为常。乔长河入了狱,金盆大队不能没有医生。“把医疗卫生工作放到农村去”的伟大指示促使金盆大队汲取前车之鉴的深刻教训,挑选了金柳叶的亲哥,根正苗红的贫农子弟春旺去公社卫生院培训了三个月,回村荣任金盆大队医疗站赤脚医生。但就在乔长河出狱回村不久,便开始有人偷偷夜半来敲乔长河家的破门。千般哀求,万般诉说,又是乡里乡亲。民有疾苦,作为医者,乔长河犹豫再三,还是接受了找上门来的病患。但是,作为金盆村的大姓,如今正如日中天的金家人深更半夜来敲他乔长河的家门,金柳叶还是头一个。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乔长河不怕人半夜敲门,但他要听清来者是谁,所为何事。他得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当然,贼娃子是不会光顾他家的,他家比贼更穷三分。
   “别装模作样,知道你听见了,我是柳叶。”金柳叶急促中带着几分嗔怪。乔长河咳嗽了一声,方问:“深更半夜,人瞌睡死了,你……你找我干啥呢?”
   金柳叶心中窜出一股怒气。她在适当的时机已向他示好了好几次,剁脑壳的愣是装着不知道,为了今夜,人下了多大的决心,你连门也不給开么。柳叶心中这样想,口中还是充分展示着女性的温情:“我有话要对你说。”
   “我说金柳叶,有啥话明儿在地里干活不能说,非要今晚说。”乔长河划着火柴点亮了灯,极其不满地穿衣起床打开了他家的破板门。黑夜是一堵墙,突然被灯光洞穿,一男一女的身影在灯光里显现出来,象沉寂已久黄冈到哪家看癫痫好的舞台一下拉开大幕,要上演一场好戏。金柳叶侧身挤进门,带进门的风瞬间吹灭了如豆的油灯,就在乔长河一愣神的时刻,柳叶那散发着成熟女人芬芳的滚烫身子一下就扑进了乔长河的怀里,并紧紧搂住僵硬呆立不知所措的乔长河。
   “金柳叶……”
   “乔长河,我要嫁给你!”金柳叶狠狠说罢,便想放声大哭。她浑身颤栗喉头哽咽,仿佛一个落水的人一把抓住了漂浮身旁的木头。乔长河黑暗中想要挣脱柳叶的纠缠,却被身后的凳子绊了脚,两个人一起滚倒在地。“柳叶,你听我说,我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金柳叶不许他说下去。她腾出一只手,轻轻地捂住了乔长河的嘴。金柳叶伏在乔长河的身上,把酝酿已久的话一字一句说出来:“乔长河,你听着,我喜欢你很久了,没嫁人之前,就想着要嫁给你。我死了男人,你还是孤身一人。日子这么苦,你就不想有个知冷知热疼你的女人伴你一起过么?金柳叶不嫌你穷,不嫌你戴着帽子,你真的就看不哈尔滨癫痫医院都在哪上眼柳叶一点点么?”
   乔长河没挣扎,也没张口,柳叶听到他那男子汉的呼吸慢慢变粗变重变急,咚咚的心跳隔着衣服传递給柳叶。突然,乔长河张开口,轻轻咬住了柳叶的小拇指。
   二月的春风在院外杏树的枝柯间快乐地流淌。春风吹过,花儿开了,草儿发芽,躺在土壤里的种子也将孕育生命破土而出,渲染一首属于春天的歌。
  
   B
  
   陌生人见了金柳叶,没几个人敢把她看成拖着个儿子的小寡妇。她甚至比村庄里几个没出阁的大姑娘更水灵,更苗条,更显嫩相。没出嫁之前的金柳叶是金盆周围三个村庄的人尖子,一枝鲜花。想娶她的小伙子能组成一个民兵连。她那时候,心中就装下了一个乔长河。乔长河生得细皮嫩肉,白白净净,跟人说话,没张口先红脸。他识文断字,跟他爹学号脉,二指搭在人的腕子上,眼皮耷拉得下下的。金柳叶有次感染了风寒,老乔领着儿子前来诊治。老乔先号过脉,闭目不语,乔长河又来号一遍就是那个羞脸子神态,那只细滑的手让姑娘家的金柳叶梦见了好几回。乔长河慢言细语对老乔叙说脉象及对症的病状,老乔边听边微微点头。那一刻,金柳叶便明白,乔长河虽其貌不扬,肚子里却装下了他家传的东西。为了要乔长河手搭腕子那美妙的感觉,柳叶还故意装了几次病。老乔当时可能看出来点什么,可惜,老乔不久就死了。若老乔不死得那样早,金柳叶也许那时就嫁了乔长河。老乔死了,乔长河接过老乔的蓝粗布褡裢,继续为方圆几十里的人们看病开药方,金柳叶有一次在河边堵住了出诊回家的乔长河。柳叶大胆地问他:“你爹不在了,你一个人孤苦伶丁的,咋不娶个媳妇呢?”问罢,用她能照出人影的清澈透亮的大眼睛盯着他,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双手抚弄着自己垂到胸前的长辫梢,脸上飞起两朵红云。
   乔长河的脸比金柳叶的脸更红,他语无伦次地回答:“我……我成份不好,又有重孝在身。”
   “现在是新社会呢,没人嫌你成份不好……”金柳叶差一点就要说出我不嫌弃的话来,乔长河把头一低,抢身而过,只差一点就把柳叶挤下水了。看着他慌乱逃走的背影,柳叶吃吃笑出了声。
   没等到再次表白的机会,乔长河便被巧巧的死送进了监狱。
   金柳叶的心事,金柳叶的悲伤,无法向父母说出口。笫二年,柳叶便不情不愿地嫁了村里的张诗九。出嫁的前几天,柳叶偷偷去乔长河那个村庄外孤零零风雨飘揺的茅屋前转了一圈,欲哭未哭,难过了好一阵。从此便断了心中那个念想。
   张诗九是柳叶爹爹的干儿子。农村那时时新认干爹,孩子出生后,请合八字算命的先生一掐算,命相如果与父母相克,就立即找一个与他命相相合的人做干爹。张诗九是金柳叶的干哥哥,自小相熟。他人很善良,读过几年书,家里成份好,就做了金盆初小的老师。但他很笨,不仅长得笨头笨脑,五短身材,说话时舌头在嘴里象是转不过弯,农村里叫夹舌子。调皮的学生背地里学他们张老师说话,故意在嘴里放块红薯或萝卜,只有嘴里放块东西后才能学得维妙维肖。爹娘图得是张家日子轻松,一个儿,又有风不吹雨不淋的营生,一月挣满勤的工分,还拿三块钱补贴。读过书的人嘲笑金柳叶,说她是潘金莲嫁个武大郎,鲜花插上牛屎堆。就是这样的武大郎,也只陪柳叶过了两年。村子里有人家娶媳妇,做客的张诗九与人赛酒,醉死过去再没醒来。

共 12189 字 3 页 首页12哈尔滨选择癫痫医院应参考哪些方面?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507379&pn2=1&pn=3">3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