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流年】安(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25:58

题记:安突然地走了,让所有认识安的人难以接受,为之惋惜,叹息。连日来,总感觉一种不安,眼前总浮现安的身影。我应该为安做点什么,写点文字,以寄安在天之灵。

就在3月1日零晨4时10分,前后不到五分钟,就五分钟,千真万确就五分钟里,安,痛苦挣扎着,不时用手捶打着胸部,继而呼吸困难,任凭妻子怎样做人工呼吸也无济于事。六分钟后120赶到,无论怎样电击也无力回天。瞳孔放大,确认心肌更塞而去。

这个家突然失去支柱,如晴天霹雳,天塌了;如乌云笼罩,令人窒息。不,安没走!妻千呼万唤,未应一声;晃动着安的身躯,却一动不动。任凭妻的泣不成声,安不再理会她了;妻拉拢着安的手,安不再有知觉了;妻吻着安的额头,安不再有体温了。安冷冰冰地安静地睡着了,永不再醒来了。苍天啊,安,你为什么这么绝情,抛下妻儿、父母、姊妹,独自一人去了天国?你什么都没有交待就急匆匆地去了?就五分钟,阴阳相隔,老天爷不公啊!安,真的走了。可他才四十七岁啊!父母的天塌了;妻子的臂折了;孩子的山崩了。安,真的走了。父亲瘫在床上需要你翻身擦背;店里的生意需要你里外张罗;孩子的学习需要你点拔;亲朋的难事需要你帮助。安,真的走了。原定3月3日去北京看望姐夫(在京住院)的火车票买好了,却在3月1日零晨4时10分,抛开一切牵挂去了天国。安,真的走了。原定约我并带我弟弟去劳动局做伤残鉴定的,没来得急告诉我,就匆匆地去了。

我认识安快三十年了,没有深交。我们都曾经随父母下放在一个公社,不在一个生产大队,平时很少往来。安与弟是同事兼朋友。2004年企业改制后,安做起生意,而弟无一技之长,只好在建筑工地上干起维修塔吊的粗活。安曾多次劝弟:四十好几的人了不要爬高走梯的,很危险。并安排弟在其店里打工,但弟不愿意。弟执意爬高。安也曾多次打电话给我,让我也劝说弟不要从事高空作业,安全系数低。果然,正如安当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弟于2009年10月24日,在高空作业时,不慎从8米多高的塔吊上摔下,全身粉碎性骨折,送到医院时,已失血性休克,在ICU抢救。

第二天,我打电话告诉安,安立马放下手中的活赶到医院。弟在ICU室不给进。安在病房外急得团团转,眼圈都湿润了,只要有医护人员出来便上前探问情况。医护人员告诉我们:他正昏迷未脱离危险,暂不需要你们,先回吧。安沮丧着脸,痛心地说:“前二天,我还打电话告诉他,再三劝他不要干那危险的活,万一不慎摔了,那家毁人亡。”安回家后,逐个打电话通知他们要好的同事,前往医院探视。第四天,院方充许家属一个个探视(只准看一眼),安第一个冲进去,但红着眼出来的。掌灯时分,安给我一个电话足足有50分钟。安在那头泣不成声,我想像得出,安见弟惨不忍睹状而悲痛欲绝。弟在ICU室,安每天下午都去探视。转到骨科那天,安叫来四个壮力的同事托起弟,弟四肢有三肢摔断,骨刺穿出体外,骨盆裂开,不能动荡。术前术后,需要拍片,而影像室在一楼,骨科在四楼。每次拍片都是安召集同事来帮忙。手术这天,我,安,还有安叫来的四个同事都在手术室外等候。

手术从早上8点开始,一直做到下午4时才结束。中午时,我说:“买六盒盒饭来吃。”安说:“没胃口,不想吃。”这个中午,他们陪我饿了一餐。弟住院期间,安隔三差五让其妻子炖骨头汤送到病房,见我不在,就陪弟。我不止一次地说:“安,你比我这个做哥哥的还要好,还细心。”安笑着说:“谁让我们是患难兄弟呢,一道下放、一道回城、一道招工、一道下岗。”患难见真情啊!出院时,又是安找来车子,叫来同事把弟抬到五楼的家中。出院不到一个星期,已近年关,安让我替弟写申请,并陪我去找原下岗单位的留守处,要求生活补助。安知道我很忙,弟好多锁事都是主动承担,但也耽误不少安的生意,实在过意不去。我说:“安,你生意很忙,就不要来了。”安坦然道:“是人好呢还是钱好呢?”。

我不相信安走了。难道真是好人不在世吗?然而,安真的走了……店门紧闭着,不在开门迎客了。而我坚信安一定活着,活在我的心里,我要在这里等安……邻店的一个老板惋惜地对我说:“安真是一个大好人,经常帮我看店。才47岁啊。好多事情都没有完成……鞭买好了,等安路过店面时,我接接他,祝安一路走好。”说着说着,有一种特别失落感……。

3月1日早上8点多钟,弟来电泣声:安……走……了。这突如其来的噩耗,顿觉毛骨悚然,胸口象是什么东西堵住——难过。眼前浮现安的音容笑貌:总是笑容可掬,总是不知疲倦,总是热心快肠。

山西知名的癫痫医院河北哪家医院癫痫病好避免癫痫疾病遗传给孩子哈尔滨最好的癫痫治疗专科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