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星月】三峡行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56:44
无破坏:无 阅读:2196发表时间:2015-01-23 16:57:39 摘要:阳光斜照进深深的峡谷,照着江侧一座座郁郁苍苍的山峰,船随水流,水逐船进,随着船的流动,光与影让峡谷变换着奇异的色彩,如梦如幻,三峡似画卷般一页页翻开,每一页都相同,每一页都有她绝美的风韵。 夜色中,“东方之珠”号在朝天门码头鸣响着汽笛,徐徐启航。   “是游三峡的吗?”我一边冲下长长的码头,一边朝正把船上出入铁栅栏拉上的船员大声地喊。   船员远远答道:“算你走运,这是今天最后一班游三峡的船了,快上来吧,还有床位呢。”说话间已拉开铁栅栏。   待喜出望外的我冲到岸边,船已离岸一米多了。不及多想,将身上背囊奋力甩往船上甲板,再使劲一跳,人也上了甲板。   船员带我走进船长室,船长用眼角打量了我一下,道:“只有五等舱的票了,你要不要?”我瞄着渐行渐远的码头连连点头,心想我不要的话难道要我游回上岸不成,再说只有三天的假期,一到重庆就能赶上游三峡的船已是万幸,不管怎么说五等舱再差也就是大统铺,总该有个床位吧。   付了钱走出船长室,船员遥遥一指船头道:“五等舱在那儿。”我径直走去一看,这才知道所谓的五等舱就是门窗残缺、四面透风的船头上几排油漆剥落的长椅!舱内空无一人,随手把背囊扔在长椅上,心想这往后三个晚上都得睡在这了,不由苦笑。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时候不早,人也又困又累,往长椅上一躺,倒头便睡。不一会,刚才奔跑时的热量从身上散尽,秋夜的山野江风呼呼地从船头吹进来,冷嗖嗖的。仅穿着短袖衫的我取出背囊中仅有的一件衬衫穿上,还是冷得无法入眠,瑟缩中灵机一动,将随身带着的雨衣也穿在了身上,又将几张报纸盖在了身上,头枕背囊,蜷在长椅上悠悠睡去。   凌晨五点多,船上的广播把我从半梦半醒的冰冷睡梦中唤醒,原来是到了鬼城丰都。上得岸去一走,除了鬼城的城标——一个青面獠牙的大鬼头之外,鬼城完全没有半点鬼气,街道静谧洁净,寥寥几个行人也衣着朴素,面貌敦厚。   随着一窝蜂的游客涌向鬼山,走上了奈何桥,在众人的大呼小叫声当中穿过装饰着牛头马面、布置成群鬼狰狞、打着惨绿幽蓝灯光的山洞,对于不信神也不信鬼的我实在是了无情趣,表情木然地草草逛完这名满天下的鬼城。   往船上返的时候下起了小雨,茫茫雨幕中“东方之珠”号随波而下,站在甲板上望着两岸灰蒙蒙、低矮的山和挟带着山上冲刷下来的泥土的混浊长江水愣愣发呆,心想明日到了三峡,三峡该不会也这般稀松平常吧。   雨一直下到了晚上,所有的游客都已回到了各自的舱室内,无聊之极的我走到船舷旁望出去,无边无际的黑暗中连四周的山,脚下的水也看不到一点影子,耳中唯有哗哗的长江水声。   只得返回我空空荡荡、冷冷清清的船头五等“私家”舱,就着昏暗的吸顶灯翻看随身带的《读者》,雨丝随着猎猎的凄冷江风一阵阵地飘进来,冷得我时不时要跳起来拳打脚踢一番产生点热量才能熬住。打到兴起,渐渐把幼时外公教的拳一套套都忆了起来,偶尔自创出一两招怪招,不由得自己又傻乐一番,反正也没人看见我的滑稽样。就这样在风雨飘摇的长江游轮的船头上,看会儿书再折腾一会儿,时间倒也不算难过。   快到黎明时分雨才停歇,风也渐渐缓了下来。一直冷得无法入眠的我这时感觉身子稍微暖和了点,终于扛不住睡意上涌,斜靠着背囊迷迷糊糊地合上了眼。   梦中我走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原上,口唇发紫、瑟瑟发抖。风雪裹挟着,我踉踉跄跄地在雪原上踩出一行孤单、凌乱的脚印。忽然前方出现了一个暖融融的大火炉,我惊喜地张臂向前扑去......   强烈的金光直刺眼睛,我一个猛子扎醒,揉眼看向前方,一轮红日正从江天鸿蒙处跃起,瞬时万道金光飞溅,若狂舞的金蛇、喷火的游龙,江水浮金跃银,流光溢彩,翻腾着一起涌向太阳升起的地方。两岸山峰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聚合着的灰云也飞散开来镶上了道道金边,变得洁白透明,如同天使的翅膀。   沐在金色的峡谷朝阳中,所有的寒冷已烟消云散,所有的疲惫已一扫而空,只觉肉体慢慢地消融,灵魂已伸出了羽翼,欲脱窍而出,飞升到峡谷上,与雄鹰比翼,搏击长空。   “东方之珠”号鸣响着汽笛,犁开江上那条直通太阳的金色水路,奋力前行。船沿山势而转,蓦地一扇壁立千仞、势如雄关的山门耸峙在眼前。   夔门,心中直觉般地跳出这济南能治癫痫病好的医院?让两个字。   三峡终于到了!   夔门横空出世,两岸高山壁立千仞,直如刀削斧劈,险绝雄绝。船越驶越近,江面越来越狭窄,水流越来越湍急,仰头望去,两岸高山尤如巨灵神般气势摄人,似要飞扑而下,状甚吓人。   进了夔门,也就进入了三峡中最窄、最短的瞿塘峡,两岸高山夹峙,船一直行走在峭壁遮天、雄奇挺拔的崇山峻岭中。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峡谷间尽情挥洒,将亿万年的光阴化为纵横捭阖的笔力,雕琢出一片片壮美瑰伟的绝壁。   穿过瞿塘峡,中午船泊巫山县,坐小船游了水清见底、清幽恬美的大宁河小山峡。回到“东方之珠”号,再启航便进入了山势曲折,雄伟中又揉进了秀丽的巫峡了。阳光斜照进深深的峡谷,照着江侧一座座郁郁苍苍的山峰,船随水流,水逐船进,随着船的流动,光与影让峡谷变换着奇异的色彩,如梦如幻,三峡似画卷般一页页翻开,每一页都相同,每一页都有她绝美的风韵。   古人船过巫峡,留下的俱是悲戚之作,什么“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巫峡啼猿数行泪,衡阳归雁几封书”。而今我过巫峡,看群峰如屏,古木参天,偶有黑龙江哪个看羊癫疯医院好猿猴在树间跳跃而过,心中却尽是欢畅和喜悦。   屈原的秭归过了,昭君的香溪也过了,谁也想不到这大山深谷间能诞生出这般的才子佳人,成就出了千古的美名;正如谁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万里长江的所有灵气都汇聚到了这短短一百九十二公里的三峡中。   落日的余辉映红了船后的江面,江水急急地打着漩涡,船已到了三峡中水流最急的西陵峡。   “东做好哪几方面能够预防癫痫方之珠”号顺流而下,飞速前进,船头溅起片片雪浪。忽然一叶逆水而上的小舟闯入眼帘,舟上老艄公奋力划动双桨,他老伴则用竹篙使劲地顶着山壁,小舟在飞流而下的江水中,在惊涛骇浪里一点点地、奋力地往上挪动着。此情此景,让人惊叹大自然的伟力之余,更让人叹服的是比大自然更伟大的不屈不挠的艄公。   晚上船过葛洲坝,第二天醒来已行驶在了一望无际的江汉平原,长江在此宽阔浩荡,显示出了母亲河的从容大度和博大胸怀。午后,船停岳阳,在我奔向岳阳楼的身影中,“东方之珠”号又再启锚远行......……   三年后,《新闻联播》和各大报纸上都播报了一条新闻,令人不胜唏嘘:“东方之珠”号在三峡触礁沉没,全体船员、旅客安然无恙。   白云苍狗,世事变幻。“高峡出平湖”,现在真正意义上的三峡已不复存在。但是我在那么一艘曾叫做“东方之珠”的船上,度过的那个凄风苦雨的寒夜后迎来的长江日出和雄奇瑰丽的三峡,留给我的心灵痕迹已是永不磨灭。    后记:   1994年秋,因为之前零碎的加班,突然得到了几天假期。才从九寨沟回来的我有两个选择:一是去当时几乎没人知道的丽江,二是再入四川(现重庆)去游三峡。后来终觉得丽江实在太遥远,时间不够,于是选择了三峡,由此也永远错过了原汁原味的丽江。   在一年多后的一场大地震中,丽江变成一片断垣残壁。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的大批记者前往采访报道,发现了废墟中的丽江依然绝美如桃源,从此丽江名扬天下,一场大地震,造就了丽江现在的繁华,真不知道这场地震对丽江来说是幸还是不幸。   当我有机会去到丽江时,发现它已经变成了个步行街区加购物中心。   幸亏,还有束河。丽江市郊的束河古镇,我去的时候仍是丽江市中心的大研古镇没被破坏前的样子。   如果我当时选择了丽江,只怕也会永远错过三峡。因为没有多久三峡就拦江筑坝,高峡出平湖,建造起了工程量在中国上下五千年中仅次于长城的三峡大坝。由此,长江中、下游水灾减少;但是原本号称可以照亮半个中国的三峡发电量最终却只占到全国发电量的2-3%,白鳍豚灭绝,生态破坏不可估算,号称可以过万吨巨轮的大坝过一艘船要用机械起降7小时,再加水位上升,风景改观,导致三峡游客剧减。水位上升也导致要移民百万,因此花费无数,贪腐无算,至今上访不绝。最要命的是三峡筑坝,导致三峡地区水量大增后地质不断改变,有可能引发地震。如果三峡大地震,大坝失守,三峡蓄水喷涌而下,半小时就可以灭顶宜昌,10小时到武汉,一天内到达南京,水流速度之快,任何坚固的建筑物都不堪一击,更别说脆弱的人畜了。指望站到屋顶或是坐到船上逃命,那只是痴人说梦话了,除非你有本事赶在水流来到之前坐上飞机,不然只要还在地面上基本绝无生还之机。中国不但从此不敢跟美国打仗,更连日本、台湾也绝对惹不起。他国一枚小小的导弹,甚至几个恐怖分子用船载着炸弹冲击,都有可能让三峡大坝决堤,半个中国瞬间毁灭。   三峡,已经成了悬在中国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共 334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