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流年】被遗忘的时光(同题征文·散文)_8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07:24

下雪了,东北已经悄然进入冬季。看窗外纷飞的雪,看书房安静学习的儿子,看电视旁的全家福,我突然想到了你,此刻,你能看到我吗?看到我的安然祥和,你会感觉欣慰吗?二叔,好久没有唤你,在那个世界,你过得好吗?白雪包裹了我生活的城市,一片静谧,恍惚间,我仿佛又回到那个下午……

正月的风,在荒原上呼啸而过,皑皑的白雪覆盖着曾经裸露的黑土地。

我站在封冻的冰面上,看着老公和小弟点燃纸钱,老父亲打开一瓶白酒,缓缓地倒在二叔的坟前:立德呀,哥带着你侄女侄子来看你了。当年你走的时候,他们还都是个孩子呢,现在都有了自己的家了,他们的儿子都十六七岁了,你要是活着呀,隔这么多年没见,就算是在路上遇见打起来,都不会知道是一家人呢!你嫂子前晚梦见你啦,是不是你知道我们要来看你啊,知道你嫂子来不了,你特意去家里看的她吧?车小,坐不下这么多的人,就把她留在家里看孩子了。她说你在梦里告诉她你脚凉,贪黑给你做了双鞋,哥这就烧给你,你穿上了就不冻脚了。都是哥不好,这些年光顾着活着的了,就忘了你死的了,你别怪哥哈。以后就好了,你侄子自己买车了,逢年过节的我们就来看看你,你要是想我们了,就托梦给我们吧。咱妈在辽宁和咱爸作伴呢,以后我死了,就留在北大荒陪着你,不让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听着老爸絮絮的低语,我真想嚎啕大哭,可是害怕年迈的老爸会更加伤心,我只好忍耐再忍耐。老公看见我难受的样子,连忙走到我身边,拉起我的手。我被背转过身子,看着不远处的几棵树在风中瑟瑟地摆动着,喉咙像被菜团子堵住般难受,嘶嘶辣辣的疼,胸口像压着一块大石头,喘不上气来,眼镜变得模糊一片,脸上像有热辣辣的虫子爬过。

三十多年前,我只是个蓬头稚子,还不能理解那时生活的艰辛,嘴馋得像只饿了十天的小猫,一闻到腥味,就颠颠地跑过去伸着“小爪子”索要好吃的,每次都会挨到妈妈的数落、爸爸赏的“爆栗子”。一九七五年、七六年,黑龙江还是个很落后的省份,这里的农村经济更是一塌糊涂,一个社员一天只能挣一两毛钱。哪家不是算计着手里的那点生活费,买米、买面、买咸盐,哪有闲钱给孩子买零嘴呢。

我和小弟最开心的就是不会骑自行车的二叔,步行二三十里路来看我们。他会用他粗粗的胳膊,把我举得高高的,会让弟弟坐在他的脖颈上骑大马,还会变魔术一样从他的挎包里变出大苹果、水果糖。我和小弟就会在他的身上爬来爬去,一个劲地缠着他,而他从不会生气急眼,总是笑着宠着我们。

每当我和弟弟去奶奶家的时候,他就赶着一辆牛车来接我们。天凉的时候就为我们在车上铺上厚厚的棉被,还用他的棉大衣把我和弟弟围得严严实实的,而他自己穿着薄薄的小棉袄,就跟着牛车走。天儿热的时候,他就拿一个大大的类似塑料壶的蓝瓶子,灌上满满的一壶凉开水,让我么两个小孩子走一路喝一路,要是碰到卖冰棍的了,他就会拿出一毛钱买两根,看着我和弟弟一下一下有滋有味地嚼着冰棍儿,开心地笑着。

人家都说小孩和猫、狗一样,记吃不记打,在我和弟弟的心里,二叔是除了爸妈外对我们最好的人。他从俩不打不骂我们,有的时候我们情愿跟着他也不愿意跟着爸妈。小小的我们以为,会永远拥有这份宠溺,不料老天是如此不公,它留下了坏事做尽的小叔叔祸害人间,却把善良宽厚的二叔带去了天堂。有时我会想:或许老天爷是心疼二叔吧,不忍心他在红尘受太多的煎熬,所以才早早地领走了他。

二叔是那年冬天去小小兴安岭采伐时得的病,一开始以为只是受凉没有当回事,不成想越来越厉害,人瘦得就剩皮包骨了,回到家里去医院一查,已经转化为尿毒症了。还记得二叔最后一次来我家,一进屋就躺在炕上歇了好久,听着我喊:二叔,我要飞高高,我要飞高高,他坐在炕沿边上,却怎么也举不起来我了。头上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脸色发黄,不懂事的我领着小弟,一个扑在他的怀里,一个爬上炕骑在他的肩头,四只小手不停地在他的衣兜里翻来翻去。二叔苦笑着对我俩说:二叔穷啊,二叔只有八毛钱,就给你们姐俩买了两个梨,两块糖,还给我大侄女买了两根扎头的绫子,等二叔以后有钱了,一定给你们买最好吃的、最好玩的。

没想到,在没有以后了,再见二叔时,是在医院的病床上,得了尿毒症的二叔,浑身肿得像个吹足了气的气球。或许是因为自己那是个子矮小吧,站在病房内,感觉屋子是那样的大,而靠着墙的病床离我是那样的遥远,病床上的人是那样的渺小。

面对如此遭罪的二叔,我什么都做不了。想到小叔的所作所为,我真恨!我恨小叔,恨他的自私、恨他的无良,恨他没长一颗人心!

都说人心是肉长的,我想我那坏事做尽的小叔叔,应该长了狼心狗肺,一肚子的花花肠子。他不但坑蒙拐骗,吃喝嫖赌还还忘记了做人的根。

妈妈和爸爸本来张罗了钱打算送二叔到大医院去看病,那样或许还会有一线希望。小叔害怕给二叔看完病后,家中拮据没法子给他置办彩礼结婚,就和我那没过门的小婶一家商量,必须让他先结婚再给二叔看病。二叔心疼这个一奶同胞的弟弟,逼着我的爸妈先给他办婚事后给自己看病。

小叔不但要全了“三转一响”,还在去登记的当天,教我那近似白痴的小婶管我妈妈要了一件葱心绿的呢子大衣,并在摆酒席的当天晚上和我爸爸算账,要和奶奶二叔分家。不管妈妈如何商量,他死攥着收的礼金,一分也不给二叔用,万般无奈的爸爸只好又把二叔送进了阿荣旗的小医院,结果可想而知了。

尽管爸妈借遍了所有亲戚朋友,负债累累,也没有留住二叔的一条命。二十八岁,还没有娶妻生子的他就撒手人寰,他临走的最后心愿,是想见见我和小弟,可是那时交通不发达,更没有电话电脑,还没等接我们的人走到我家,二叔早已经往生了。

那个泥泞的傍晚,我放学回到家里,看着满眼哀伤的父母,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可怕。觉得我家的小屋是那样的昏暗,灯泡散发着暗红的光,在天棚上晃呀晃的,有莫名的恐惧包围了自己。当听到母亲对我说:静啊,你二叔没了!只觉得天好像一下子黑了,我一只手狠命地抓着炕沿,另一只手提着刚刚脱下的一只鞋,嚎啕大哭。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在没有人会把我高高抱起,再没有人会给我买好看的绫子、好吃的东西了,再也听不到他那爽朗的笑声,再也听不见他问我怕不怕了……

此刻,站在二十的坟前,心中从满了懊悔。岁月的流逝、生活的压力,让我忽略了许多美好的东西,遗忘了许多美好的时光,也遗忘了曾经的亲情与亲人,终于明白失去了二叔,是我这一生最大的痛。

还是去年参加表姐家孩子婚礼时,表哥提起了二叔的坟被水淹了,愧疚便涌上心头。三十几年了,每逢二叔的忌日、过年过节,只有母亲会在十字路口为他烧些纸钱,我这个做侄女的什么都没有做过。

仍记得,正月初八回到娘家时,母亲提起给二叔迁坟的事,我便决定去二叔的坟上看看,小弟开车拉着我和丈夫、弟媳、还有年迈的父亲上路了。车行了一个多小时,走到了路的尽头,我们就在约好了等在路边的表哥地带领下,步行了二十多分钟,来到了二叔的坟前。

仍记得,一看到那坟上的衰草,我的心不受控制地紧缩了起来,脑海里出现的都是二叔地给我糖时的情景,“二叔穷啊,等二叔有了钱……”话一遍遍在耳边响起,站在封动的冰面上,我竟是那样的恨自己,恨自己没有记起过二叔,没有给二叔上过一回坟,烧过一回纸钱,看看别人坟前都有年前来过的痕迹,只有二叔的坟前没膝盖的枯草随着寒风猎猎的舞动。

仍记得,二叔去世前,还没有实行火葬,他对父亲说:哥啊,给我找个向阳的地方埋了,那样暖和,就我一个人了,我怕冷啊!当时,父亲在金界壕旁为选了一个高岗,作为二叔的埋骨之地。没想到三十几年的变迁,当年向阳温暖的地方,因为建起了水库,每逢雨水大的时候,涨水就会淹上金界壕,二叔的家变得寒冷潮湿起来。尽管妈妈对我说二叔是天上的童子转世,留下的只是一个肉身,现在的他依旧在做着他的神仙,过得快乐逍遥,但是我却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东西,我所知道的是,那个疼我爱的二叔就躺在那堆黄土之中,再不能对我笑,再不能替我擦眼泪,任雨打风吹洪水侵袭,都不会有任何怨言。

在表哥的引导下,我们走遍了二叔墓地的周围,终于在向阳的山坡上,重新为他选了一个新家。爸爸决定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来为二叔搬家。我算了算时间,那个时候我早已身在千里之外陪儿子上学,无法来帮忙捡拾二叔的骸骨,就和老公商量着,出一部分钱,为二叔迁坟。

我不知道嫁出门的闺女还有那么的多说法,回到家里,老爸把我买纸钱冥币的钱给了我,说是出嫁的姑娘了,不能为娘家花这个钱,小弟也不要我留下给二叔迁坟的钱,说这是老赵家的事,不用我分担,那我还能做什么?我能做的难道只是在回忆中一次次的流泪吗?我和爸爸争辩着、推让着,他老人家无论如何也不收这个钱,老公轻轻地拉拉我的衣服,伏在耳边悄悄地说:等着咱走的时候,偷偷留下就是了,你现在怎么撕扯都是白搭,再说了,你想尽孝心,孝敬咱爸妈不是一样么?二叔要是看见你对她的哥嫂好,不也会高兴么?……

雪依然在下,今晚,因为念起二叔,让我感觉很温暖。今年春天老爸和小弟为二叔挪了坟,他终于可以有一个温暖向阳的新家了,不用再怕此刻的大雪纷飞了,或者我应该相信母亲的话,相信二叔现在做着神仙,享受着人间供奉的烟火,过着快乐的日子。或许此刻他的身影正经过我的窗外,他的目光正在我身上停留。如果是这样,二叔,我希望你能听到我的话:假如有来生,还让我们做一家人,还让我做你的晚辈,让我把所有亏欠你的爱都补偿上,小的时候尽情的向你撒娇,长大后承欢膝下,为你尽孝。

泪已滂沱,无法再叙,只愿我的二叔,在天上一切安好。

治疗癫痫病最权威医院固原市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继发性癫痫是否会遗传呢?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