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百味】卖花的男孩(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7:13:21

新学期又开学了,不知道那个卖花的男孩有没有回家?

半月前的一个晚上,我坐在公园的草坪上欣赏着那半勾弦月,凉爽的夜风在摇着灯影中的大王椰子树。我看见一个穿红裤的瘦女孩在追着一对对情侣,那是一位卖花女。每走过一对情侣,那小女孩便迎上去,低低地说:“哥哥!买一枝花送给姐姐吧。”然后侧待一旁,或缓步相随。有的恋人依旧低语浅笑,看也不看那小女孩,仿佛周围什么也没有,有的接过花抚弄一番又递回去。当女孩走到假山下一对恋人面前时,那对情侣拍拍衣服走了。

我也有些黯然,因为十多次了,那女孩都没卖出去一枝花。我很想买一枝,尽管除了天上的月亮和地上的树影我无处可送。可女孩看都不看这边,大约她认为孤零零的一个人是不会买花的。这时,出现了一个男孩,也是瘦瘦的,比女孩矮半个头,他们碰在一起交流了些什么,又分开了,继续向情人们兜售鲜花。

在一个巨大的花坛旁,我赶上小男孩:“什么花,小朋友?”“玫瑰。”他怯怯地打量我,但还是回答了。“多少钱一枝?”“两元。”“你这束有多少枝?”“三十多吧!”

我接过花,果然是玫瑰,殷红的那种,花朵细碎,显得有些孤零。“这样吧,我买五枝,但你帮我送,行吗?”他不解地看着我,我便对他说:“你去那草坪上,见着恋人们就送一枝,送完为止,怎么样?”他颇为踌躇了一阵,望了望草坪,对我说:“山上去吧!山上情侣多。”见乐意了,我便也应承。

上山的石阶被两边的灯光影得朦朦胧胧的,人很少,偶尔才走下一两对情侣,“你继续做生意吧!”我不想耽误了男孩的事,小男孩似乎不在意,还是紧跟着我。

“你在上学吗”我问。“上四年级。”“哪里读?”“家乡!”“家乡?……家乡是哪儿?”“江西。”“你一个人来这里?”““和我爸呢!”“你爸干吗?”“没干吗!”我不解:“不上班?”“不上……。”心里纳闷,但我不再问,便看起夜景来,那男孩向我靠近一些,鞋子清晰地叩打着石阶。

“他带了一个女孩。”过了一会儿,男孩先说起话来,看得出显得随便了,话还挺多的。“带一个女孩?”我有些吃惊。“现在只有一个。”他双补充道。“那以前呢?”“以前有四个。”“带女孩干吗?”我有些担心地问。

“卖花呗!”原来如此!“就那一个?”我指刚才的他在一起的同伴,他点点头。

原来,他父亲是专门带小姑娘卖花赚钱的。小女孩也是他从家乡带来的,他负责照管、调教,但工钱只付给女孩的父母们。他告诉我前不久有一个女孩回家了,因为她母亲眼瞎了。家乡的女孩们一般都不读书了,她(他同伴)只读了三年级,已经卖了一年多的花了。他们一般晚上可卖十多二十元,白天不开工的,很多时一晚可卖三十多元。“我爸总是打我呢!”后来男孩又告诉我。“怎么会呢?他是你父亲呀!”“怎么不会?我刚来,胆子小,又不会卖,他就打我,打得可凶哩!”他还小呀!他父亲狠得下心吗?我在心里说。

“开学回去吗?”“想回去……也许回不去。”他有些茫然。

到了山顶的亭子,只有两三个人,我们和那个女孩会合了,又失望地转下山来。小女孩和我也不见生了,大家一路同行。“这里有很多小偷哩!”“你认识?“她认识。”他指指小女孩,女孩没作声。

到了山下,我给了钱,便告诉他们如何去送花,两张纯洁的小脸在昏黄的灯光下信任地望着我,末了他们齐声说了谢谢。不知怎的,我心里一阵酸楚,不想看他们瘦小的身影在树丛里隐现,便快步离开了那个公园。

“但愿他回去上学了。”每当我在大街上看到和卖花男孩年龄相仿的孩子背起书包上学。我总是想,他们应该过着自已正常的童年生活。

郑州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癫痫病治疗重点医院北京癫痫病医院那好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