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流年】鸟音(聆听征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16:25

【画眉鸟:百转千声随意移】

季节总是不停地变换,和煦的春风刚吹过,一场细雨如期来临。被雨水浸润过的大地上,眠了一冬的小草,伸了一下弯曲的腰身,哗啦啦露出了嫩黄的针芽,阳光一照,小草由黄变绿。大地在不知不觉中,披上了绿色的衣裳。还有树,发芽的发芽,开花的开花,花花草草,把原野装扮成一个缤纷的世界。

草色青青之时,地下的昆虫,也缓缓地爬上了草丛,鲜美的嫩叶,成了它们的美味。画眉鸟就在这个时候,飞上树梢,飞落草丛,它们在花草间穿梭,寻找可口的美味。那些正在享受青青嫩叶的昆虫,还没来得及品味一下鲜美的青草汁液,就成了画眉鸟口中的大餐。

画眉鸟在草丛里蹦蹦跳跳,每吞下一只昆虫,就会高兴地忽闪一下翅膀,“啾啾—啾啾……”不听地鸣叫。一只画眉鸟叫起来,很快,很多画眉鸟跟着叫,“叽啾—啾啾—叽溜,啾啾啾—叽溜溜—叽啾啾……”山野里,到处都是画眉鸟的鸣叫声。

这些悠扬的旋律,是大自然的声音,是风的回响,是水的律动。这样的声音,没有修饰,没有雕琢,没有驯化,是发自内心的,是和谐的,我喜欢这样的声音。

天蓝风清的日子,听到画眉的鸣叫,是最惬意的。我喜欢在春天的某一天,走进大山,躺在花草丛中,躺在树荫下,枕着一块石头,侧着耳朵,静静享受大自然给我带来的美好。很多日子,我就是在有山有树有草的地方,听鸟。我也会带一本书,边听鸟边看书,在大自然中,走进知识给我带来的快乐。

我居住的县城,也有卖鸟的,不多,三五家吧!每家也就三五十个鸟笼,装着百多只各种各样的鸟。我去过,很多时候会站在那里,看鸟。鸟的模样很好看,七彩缤纷,招人喜爱。我就那么站着看鸟,从来不买。有时候我也会蹲下来,用手摸摸鸟笼,逗逗鸟。可那些鸟从来不叫,偶尔叫一声,也是无精打采。就“啾”一声,没有了第二声。我总觉得,笼子里的鸟,是叫不出大自然的声音。

其实这也不是我说的,很早就有人这样认为,我知道的就很有名,是很多很多年前的大诗人,他叫欧阳修。他写过一首《画眉鸟》:“百啭千声随意移,山花红紫树高低。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如果是你,在大山里听了画眉鸟的鸣叫,再听听笼子里的画眉鸟叫,你也能写出这样的诗。

想想也是,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里,你走到树林里,画眉鸟在开满花朵的树枝上,蹦蹦跳跳,一会飞到树梢上,一会飞到花丛中,自由自在地飞翔,随着自己的心意尽情愉快地唱歌。这样的声音,与锁在笼子里的画眉鸟叫出的声音,是不是有着很大的差别?似乎是不言而喻了。

我不是说,养在笼子里的画眉鸟,一定叫不出美妙的声音。但有一点,笼子里的鸟,虽然它们的叫声也婉转,但仔细地听,你总能听到一丝的压抑,或者是沉闷。

我曾与一位养鸟人一起闲聊,他说,养一只画眉不难,养一只善鸣的画眉鸟不易。现在的人养鸟,不大讲究,也就养着玩玩。真正的行家,养一只画眉,要费很大的功夫。驯化画眉鸟,要有耐心。首先是遛鸟。没有驯服的画眉鸟,刚捉回来,还不能适应环境的变化,看到生人或者听到其它的噪音,野性复发,惊悸乱扑。让画眉鸟适应环境,就要遛鸟。遛鸟的最佳时间,是早晨和黄昏,提着鸟笼到公园林地,或者是野外,将鸟笼挂在树上,让其鸣唱。再者是靠鸟。画眉善于模仿同类及其他鸟类鸣唱,为了让它学到更多鸟鸣声,就要到鸟类众多的地方,让它跟着其他的鸟学习。时间久了,它们就会跟着那些善鸣的鸟,学会高声鸣唱,且鸣叫声变化无穷、悦耳动听。另外是练习打斗。画眉鸟驯熟之后,还要学习打斗,以增进其战斗技能,练习打斗时,选的鸟要实力相当,不能与勇猛善斗的鸟联系,一旦对手强大,斗败后士气难振,从此不敢再战。训练时,不能分出胜负,适时将它们分开,停止战斗,这样两鸟都会认为战胜对方,自鸣得意,振翅高鸣,意犹未尽。

老先生说:我卖的画眉,没有这样好的鸟。就是有,也很少有人懂。这些画眉鸟,能叫几声,就很不错了。想听画眉鸟叫,还是去大山里吧,只有山里的鸟,才是真正的鸟。这话说的经典,我相信。

在春天里,走进大山,看看山花的红黄白绿蓝,烂漫缤纷,看看清澈见底的溪水,叮叮咚咚,再看看枝叶葱笼层次分明的树木。无限的景色,伴着“叽溜溜”的鸟鸣,那种欣喜和快慰,一如山间清流泻出,俗尘的喧嚣,荡然无存,留下的,只是那悦耳的音韵流转。这样的日子,虽不是天天都有,但也足以享受一下神仙生活。

进山听画眉,还可以让你听出不同的韵味。如果你用心听,画眉的叫声分为大叫、小叫两种。大叫时声音高亢奔放,比玉珠落盘更清脆而无不及;小叫则不拘时日早晚,只要高兴即叫,声音婉转动听……”如果你再用一点心,就可以听出它们情绪的波动,通过它们的叫声,知道它们是喜是悲,是快乐还是恐惧。

走在大山里,你听到画眉鸟的叫声是“啾…啾…”声音里带着一丝颤音,那是画眉鸟在受到惊吓时,说我害怕。如果它们发出“呜…呜…呜…”并不时地忽闪着双翅,它是在告诉你,我爱你,见到你真高兴。而发出“嘎—叽”的声音,鸟的羽毛竖了起来,这样的声音,是十分的恐惧惊叫。人与鸟能否和谐相处,尽在鸟声里。

鸟的叫声,带给我们的永远是快乐,那种来自大自然的声音,永远是最美妙、最动听的韵律。如果我们真的爱鸟,就要远离它们,给它们创造一个安全的、宽松的、宁静的生存环境。也只有我们的爱,才会让它们发出快乐的歌唱!

【喳喳鸡:声声叫得人心碎】

我喜欢在记忆里打捞,远离我的那些生活片段,一点一点被我捞出,曾经消失的记忆,又鲜活起来。回忆,总让我身心愉悦。今天,当我想起一只鸟时,被遗忘在某个角落的往事,如一幅画,在我的眼前越来越清晰,好像还在昨天。

我就这样捞着捞着,捞出了一只叫“喳喳鸡”的鸟,我还捞出了一片芦苇园。而那鸟,那种叫“喳喳鸡”的鸟,早已淡出了我的视线,我不知道它们飞到哪里?少年时的苇园,也从我的家乡消失。我能做的只是回忆,在回忆中,再现当年的情景。

依稀还记得,家乡的那些芦苇园,不多,四五个。每年乍暖还寒,堰潭上游的滩涂,不经意间,长出了一片嫩黄的芦苇,密密麻麻,一簇挨着一簇。阳光下,哗啦啦地疯长,拔节的声音,噼里啪啦。刚立夏,齐刷刷一片,一人多高。站在远处看,耀眼的绿。

芦苇园一片浓绿的时候,“喳喳鸡”来了。很远就能看到它们在芦苇上面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这是一种棕褐色的鸟,眉纹淡黄色,胸部有不太明显的灰褐色纵纹,下体的白色略黄。鸟虽不大,但它们的鸣叫声高亢嘹亮,家乡人给它起了一个不雅的名字:“喳喳鸡。”

在我们老家,没有人知道它们真正的名字,但问一种叫“喳喳鸡”的鸟,很多人都知道。其实“喳喳鸡,”它只是一种形体普通的鸟,没有黄鹂、画眉的华丽,也没有鹦鹉、八哥的巧舌,容易被人们忽视。从形体和鸣叫上看,“喳喳鸡”与大苇莺有点相似。是不是,我不敢肯定。因此我只能说,它叫“喳喳鸡。”

芦苇簌簌地拔节,转眼间,遮天蔽日。“喳喳鸡”的巢,一个接一个地筑了起来。走进芦苇园,抬起头,你会看到一只鸟巢,在三五根芦苇的半腰悬挂着。鸟巢是芦苇的叶子和水草,外面看着乱七八糟,毛烘烘的,但鸟巢内很光滑。也许是为了安全,鸟巢筑得很高,一个人伸着手,无法触摸。

“喳喳鸡”是一种很机警的鸟,它们时常栖匿于苇丛中,遇到危险时,用两只爪子紧紧地抓着芦苇,攀附在芦苇秆上,头朝上,嘴巴伸向天空,紧抿的身子伸得笔直,在芦苇叶的遮掩下,一动不动。它让我想起了啄木鸟,在遇到雀鹰追捕时,身子紧贴树干,头朝上,眼睛注视着对手。现在想起,不得不佩服,它们是鸟类中的智慧之鸟。

尤其是在“喳喳鸡”繁殖期间,它们的警惕性很高。大多时间,“喳喳鸡”蹲在附近山坡的树上,或者是芦苇丛的顶端,时不时地大声鸣叫,似乎是在告诉人们,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的家。它们的鸣叫声,在哺育子女期间,听起来高低起伏,富于音韵,十分优美动听。我知道,它们优美的鸣叫,来自于母爱的力量。

我少年时,喜欢去芦苇丛中,去山坡上闲逛。在没有电视,没有书籍的岁月,内心的寂寞,无法排解。很多时候,我就静静地坐在芦苇园边,看蓝天上的云朵,看堰潭里的鱼儿嬉戏,看芦苇园里飞来飞去的鸟。烦躁时,侧耳听鸟的鸣叫,半晌半晌地听。

那时候的河水清澈见底,清得能看清一条小鱼微红的鱼翅,甚至能看到一只小虾,在水草丛里慢慢腾腾地爬动。芦苇园里的田螺,粘粘糊糊地贴在芦杆上,一种叫“蹬倒山”的蚂蚱,伏在苇叶上,暖风吹过,一晃一晃,“啪嗒”一时掉进水中。偶尔会看到一只野鸡,随手随手甩一块石子,野鸡扑棱棱跑得没了踪影。“喳喳鸡”受到惊吓,三五成群“叽叽喳喳,腾空而起,有的飞上山坡的林子里,有的飞上蓝天。

我总是觉得,“喳喳鸡”的叫声,是美妙的。对于鸟,我天生的热爱,所有的鸟的叫声,都是美的声音。可有一天,我却听到了它们撕心裂肺的鸣叫,那声音至今还在我的记忆里回荡。

是哪一年,我有点模糊,记不清楚。但依稀记得,是在端午节前后,我和少年好友小明、小坡去南沟芦苇园玩,我们在芦苇丛中抓田螺,看到一个鸟巢,里面传来“唧唧”的声音。抬头一看,鸟巢里有几只小鸟在叫。看到小鸟,小坡说:“养过麻雀、角角(百灵)、还没养过“喳喳鸡,”弄一只养养吧!于是我们把芦苇扳倾斜后,抓了一只大一点的“喳喳鸡,”欢天喜地出了芦苇园。

走出芦苇园,刚到田埂上,两只“喳喳鸡”在我们的头顶上盘旋,一边盘旋一边鸣叫,叫声凄惨。我们抬起头,看到两只“喳喳鸡”忽闪着翅膀,张着嘴使劲地大叫。我和小明有点不忍,对小坡说:“叫的多可怜,把它放回窝里吧!”小坡说:“就拿走一只,让它们叫吧,叫一阵就不叫了。”

那只拿回去的“喳喳鸡”,小坡养没养活,我已没有印象。但那凄惨的哀鸣,至今记得。

那年秋天,秋风刚过,抿在一起的芦苇花,花穗由灰变白,开始变得蓬松。一瓣一瓣的花絮,像飘飞的柳絮,又像轻舞的雪花,在天空中纷纷扬扬,飘来飘去。秋过冬来,大片的芦苇,在哗哗的镰刀声中,纷纷倒下,还有那空空的鸟巢。

家乡的芦苇,是何时消失的,没有了记忆。只记得,南沟那片芦苇园,早已变成了水稻田。我回去看望母亲时,还帮着种过水稻。其它的芦苇园,也都慢慢地变成了水稻田。这应该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事,算算也有20多年。

没有了芦苇园,“喳喳鸡”也随之消失。我后来回家,多次到田野里转悠,没有看到这种鸟。也可能它们还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把巢筑在树林里,但我没有看到。那种美妙的声音,从我的耳边,悄然消失。

一种叫“喳喳鸡”的鸟消失了,没有人关注,就像一片树林消失,没有引起人们重视一样。对于乡村的人来说,一片林子,一片芦苇,没有比土地、庄稼更重要。构建一个人类、动物、树木和谐共存的绿色家园,似乎还很漫长。

【灰鸽子:音色单调韵亦雅】

春天的清爽,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愉悦。苏醒的大地,树在发芽,草在萌绿,艳丽的花朵,开在树,开在草丛。走在原野,暖风吹过,草香伴着花香,醉人心扉。鸟也喜欢春天,喜欢春天里的花花草草,在这样的日子里,鸟们一只只的飞上了山坡,在春天,轻轻歌唱。

在乡村,我喜欢这样的季节,在晴朗的日子里,我会走上山坡。我可能扛一把锄头,也可能背一把镢头,去田间干活。也可能啥也不干,在山坡上溜达。到处都是鸟的歌唱,“叽溜溜、啾啾啾、滴沥沥……”听着鸟的鸣叫,又有谁不愿意,在春天里走进原野呢?

走在山野里,从众多的鸟声中,冷不丁传来一阵阵“咕咕—咕,咕咕—咕”的鸣叫声,这是灰鸽子。严格地说,是灰斑鸠。但我们家乡不叫它灰斑鸠,也没人知道它是斑鸠,人们都叫它灰鸽子。我总是认为,灰鸽子是山野里鸟类中的另类,它们不像麻雀、野百灵,黄鹂鸟,叫声清脆动听。它们的声音,深沉浑厚,跌宕起伏,余韵冗长。这样的声音,在我看来,是一种地道的乡村鸟音。

我在乡下时,还听到这样的叫声,“吱吱——”声音刺耳,拖得很长,持续两三秒种。这种叫声很独特,与众不同。有人说,这是灰鸽子受到惊吓时发出的声音。也有人认为是灰鸽子落地时发出的独有的声音。还有人说,是灰鸽子求爱时的声音。前两个说法似乎有点道理,但说是灰鸽子求爱时的鸣叫,是错误的。灰鸽子求爱时的鸣叫是很温柔的,“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叫声轻柔、委婉、饱含深情。

灰鸽子,一种中等体型褐灰色的鸟。头顶略显蓝灰色,尾尖白色,明显特征为后颈有一道黑白色半领圈,嘴巴灰色,脚为粉红色。此鸟善跑。飞行似鸽,常滑翔。栖息在山地、丘陵或平原的林区。灰鸽子在我们家乡虽不是很多,但也随处可见,很平常的一种鸟。

癫痫病饮食治疗儿童癫痫疾病要花费多少钱身体抽动是癫痫的症状吗北京癫痫到哪家医院好呢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