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星月】种 小 麦 纪 事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02:22
   谨以此文,还有我的无限深情,敬奉金秋!   题献给——我梦中那可爱的家乡……   ——题记      一   苞米、地瓜,是我们山东烟台农村的两大基础、重点秋季农作物。等把山里的花生、土豆、高粱、黄豆(大豆)、豌豆、红小豆绿小豆、旱稻、萝卜等收获完毕,便接着种小麦。   这时候的田野,才是个名副其实的“广阔天地”。   放眼远望,我村田园的四周,天边都是一圈儿黛青色暗淡的远山起伏的轮廓。远近的苞米、地瓜、花生、高粱、旱稻田、萝卜地不见了;村田的西侧全是水果峦;南边是东西向的高土坝输水渠,以及田野中部的南北向水渠,上面簇簇拥拥参差不齐长满各种野草,这是全村粮田灌溉的大动脉;东边有扬水站,东北面是水库,西南方在果园和刺槐林观阳河之间是大平塘;还有遍及各处的田中水井。它们共同构成整个田园的“供水网络”。   加上新耕的田地、新整的麦畦子,都是全新的色调。大地焕然一新,一片片、一格格纵横交错的麦畦子整齐排列。没有了作物的遮蔽、妨碍,整个田园一览无余、平展如画、辽阔壮观。微风中,一阵阵新翻泥土的清香扑鼻而来。好一幅美丽的田园诗画。   秋高气爽,蓝天白云。秋天的云彩最漂亮!好天时,蔚蓝的天空青碧如洗、深不可测,一朵朵、一团团白云纯粹得像棉花团,有的丝丝缕缕浮在空中,随着西北风向南慢慢走动,飘飘悠悠散步似的,像被老天爷双手撕碎了随便一扔,随风飘撒得满天都是,边缘残留着撕扯后丝丝缕缕的撕扯痕迹。   有的年份,整个白天黑云压城,低低的天空像被一口大黑铁锅罩住了,光线灰暗令人压抑。就是不下雨,浓重乌黑的云彩连成大片,像一块块铁板铁块,沉重得仿佛随时会掉下来。燕子、飞虫于天地间低飞、往复穿行,在田间和人们身边飞来飘去。我们就在这样的天空下,赶紧抢收庄稼、抢种小麦。比如刨地瓜收尾。   秋收已经结束,大地好干净、很空旷,只有那些干枯或未干的野草,还在山野里静默地立着抑或俯卧着,或者迎风摇着、舞着;看上去,枯草可是从来没有挨过冻,它没感觉、不怕冷,神经都已经枯死了。   在山里,遇上冷天或寒流,我们冻得瑟瑟发抖,一个劲儿流鼻涕。擤完鼻涕,再用脏污的棉袄袖擦一擦。袖口往往是乌啃啃、脏兮兮的。这就是十几岁时候的俺们男孩子。彼时,农村没有卫生纸,也没有个人小布手帕。擦屁股用的都是废旧脏报纸、废纸。   半上午和半下午休息,有时候我们就近去地边的果树林里揽水果吃。梨不行,早就烂了,可以揽各种苹果、山楂、山枣等。满山的树枝条上,经常有各种“柏疚”,是各种蚂蚱、螳螂和其他虫类秋后下的卵籽。剥去其表层的树皮和其自身的软皮,入口咀嚼、鲜香极了。里面是无数小炮弹似的细小卵子。也有的抓到蚂蚱等烧着吃,在地里生一摊火还顺便取暖。这时候,山里活着的昆虫已经不多了,冻死的冻死,入蛰的入蛰。      二   1977年以前,我们那里,生产队是用木耧播种小麦。   种麦子需要先刨地、整地,清除地下的苞米根、野草根、豆子根等各种作物的根茎乱叶,因为它们妨碍播种操作。还要捡出地里的石头瓦块。生产队耕地,仅靠骡马驴牛显然远远干不完,就由劳力用铁镢头或铁锨翻地,很多天也刨不完。   解放前后,我们那里播种小麦还没有木耧。都是人工刨地、耙平、整畦子、用镢头手工豁出沟来、徒手撒麦子播种,是最原始的耕作方式。干旱的年份,也不得不播种。土太干,就得人工浇水。水渗下去之后再培土,用脚轻轻踩一遍,密实保墒不干燥。再用粪耙人工拉平。麦种上面盖土的厚度要合适,厚了薄了都不好。   互助组、合作化以前,是各家单干。有的富人家养着驴骡马牛等牲畜,那么耕地就省劲了。穷苦人家养不起驴马,就只有人力刨地了。   后来,农家有了自留地。自留地种小麦,一直是人工用铁镢头刨地、豁沟,手抓麦粒往沟里撒种,要多少合适、疏密均匀,否则小麦是没法长好的。   从1958年大跃进,成立人民公社几年以后,才逐渐出现了木耧。耕地仍然还是牲畜拉犁与人力刨地两条腿走路。一直持续到1974公社有了拖拉机,1975年我村也买来四辆小型拖拉机,四个小队一队一个。同时,有配套的铁铧犁,因此,村里耕地全部开始使用拖拉机了。至此,在农村牛马驴骡和马车牛车几乎可以完全“退休”了。拖拉机一马当先、独当一面!而木耧一直使用到大约1977年才淘汰了,此时,终于有了铁质的小麦播种机,用小型拖拉机牵引在田里播种小麦,一趟播种一畦子。   以前,麦畦子有宽有窄。自有了播种机后,麦畦宽度就按照播种机的宽度要求,统一尺寸了。   对我们当地而言,拖拉机的出场“上工”,有着巨大的划时代意义!   几乎可以说,拖拉机是农村农业的第二个“机械”!铁质的小麦脱粒机,是第一台!虽然,当时村里早已有了铁质柴油机、铁质水泵、铁质的磨面机——磨房里的机器,但是从农业角度说,它们都算不上正式的机械!拖拉机在农村田园登台,整个改变了农村、农业的大面貌!无论是耕地、运输,还是带动以后出现的小麦播种机,都比此前的人力和牲畜、马车提高了许多倍,是全方位的升级,并且有着本质的区别。   拖拉机耕地的效率,比人高出100倍。   拖拉机拉着小麦播种机,嗖嗖地一会儿就播种完一畦子麦子。      三   整好的麦畦子,新土新畦,整齐划一、漂漂亮亮,像人理发了一样,田野整个面貌一新、精神抖擞!麦畦子越平越好,易于浇水。劳力都想把麦畦子整得平光、漂亮,就像女人绣花,手艺高就绣得好。这也是显示农家手上技艺、功夫的时刻,谁畦子整得平滑,一看就不一样,大家即使不张嘴表扬,心里也是佩服的。   整好了麦畦子,便可以拉耧播种了。   木耧,除了三个耧腿下端的犁铧是铁的,其余部件都是木质。木耧的做工要求很高,不知道是什么高手做出来的。木耧的中腹部,是用木板做的盛麦种的矩形大斗子,能装几十斤麦种。斗前方的底部中间,有个几厘米大的小方孔,孔上有个可活动的插销板,可以调节方孔的开合和大小,种子从这里漏下去,就像个微型的水库小闸门。下面是一个更小的斗,其底部钻了三个小洞。漏到这里的麦粒再兵分三路,经过空心木耧腿的中孔,穿越三只空心的耧脚,下到土里。便实现了播种操作,一趟可以播种三犁小麦。   在小斗的上部与大斗之间,半空系一根细麻绳,麻绳中间悬吊着一个小方木块,相当于一个小榔头。拉动木耧前进时,掌耧的人左右摇动木耧,方木锤就打秋千似地跟着左右摇晃,击打在小木斗的左右壁上,这样就能始终震动大斗、小斗的麦粒漏下来,既能防止大斗孔洞麦粒阻塞、停播,也能保证小斗的孔洞连续而均匀地漏下麦种。可见,荡秋千的小榔头最逍遥。   从大木斗的底部,往前方引出左右两根长长的木头横梁,拉耧的人就是手扶它们,肩膀套根绳子拉耧。就像骡马拉车那样。大木斗后面是耧腿和横杆扶手,掌耧者双手扶着横杆播种。有的地方是用驴马拉耧播种,我们这儿都是一前一后两个人配对拉耧扶耧。因为牲口走不直,也没有那么多牲口可用。通常,生产队是多个木耧同时运作。有的地方,扶耧人的腰间还绑上一个小石磙子(碌碡),人走带着它跟随前行,碾在三道麦垄上,既赔上土又压实了地表。我们那里不这样做,都是播种后,人力在后面用铁粪耙耙平、用土盖住麦种。   木耧使用起来看似简单,实则操作要求挺高。摇耧是个技术活,由于播种的技术工艺要求很严格,深了种子顶不开土、出不来,浅了又担心接不上水分、不发芽,还要株距、行距适中,密了稀了都不行。所以,后面的扶耧者,既要走直路,还得适当提起或者压下耧脚,掌控耧脚在土中的深度,又需适当左右摇动扶柄控制下种数量,而且走的速度步幅节奏与摇晃的频率要协调,才能保证播种的数量与疏密合适。这就要求扶耧者根据情况实时调节深度,并需一起用力向前推着走。所以是个综合性的复杂动作。   木耧是我们祖先的伟大发明,是几千年农耕文明的历史见证。据考古专家考证发现,在山西省运城市平陆县,过去曾出土过东汉王莽时期的墓穴。其中墓葬的壁画就有木耧播种的场景,那幅壁画的木耧也是三条腿。真是惊人!两千多年前,东汉时期的木耧一直摇到现在,却没有大的改变。既彰显了中国农耕文明的源远流长、中华先祖的聪明才智,让人叹为观止。同时,农业文明的进程又如此缓慢,两千年的“原地踏步”,着实让人汗颜!   播种小麦,我村都是整劳力拉木耧。拉耧的人最累,成天在暄软的麦畦里面不停地奔走,还要使劲往前拉,像牲口拉犁耕地似的,劳力的肩膀经常磨破了皮。为了节约鞋子,一般多是赤着脚拉耧扶耧。   忙完秋收,耕种小麦等冬作物之后,便到秋末、初冬了。      四   记得1974年,我们观水公社只有两辆大拖拉机,都是红色的;一辆东方红履带式75马力,还有一台胶轮大型拖拉机。专门用于挨片给全公社五十四个村集体耕地。第一次看到东方红牌履带式拖拉机来我村帮助耕地时,真是眼界大开。它拉着一排九个犁铧,宽宽的一大片地,以飞跑的速度一趟过去就耕好了,太厉害了!其效率绝对超过数百人!   那个开拖拉机的大男人,我们崇拜得不得了。人家为什么就有这么好的工作呢?那么威风堂堂、威武雄壮。在乡下,男孩子们特别羡慕如此大型的拖拉机手。别忘了,全公社五十四个村庄总共几万人。人家怎么就这么厉害,竟然当上了拖拉机手,简直是万里挑一的好运气。在我们当时土得掉渣的眼里,其地位简直像英雄一样显赫、高大。   我们眼馋得边干活,边眼巴巴地不时抬头、转头看拖拉机耕地所向披靡的英姿、雄风。他可是在公社驻地工作啊,是公社的人!令人垂涎三尺!而我们,从小没有离开农村,双手两脚沾满了泥巴灰尘。我和他相差了多少级啊!到那时候为止,我只去过二十里外的桃村赶过大集、看过电影,再就是大冬天到四十里外的栖霞牙山搂过草,人生的活动半径从来没有超过四十华里!   播种几天后,麦子就破土出苗了。鲜绿的麦苗纤细鲜嫩。一天一个高度,一垄垄一片片非常漂亮,透出无限生机。在农家眼里,麦苗预示着来年丰美的麦收。   不可思议的是,这么羸弱鲜绿的麦苗,竟能与冬青、松柏一样坚毅顽强,在整个冬季始终保持着盎然葱绿。无论气温多低都不会冻死。这在大自然实属罕见,简直是奇迹。当寒冬来临,大地上万事万物或进入冬眠,或枯萎死亡,唯有稚嫩的麦苗和冬青松柏一块儿,以其卑微、低矮、幼弱的身板,傲然挺立于苍天与大地之间。   现在,小麦,玉米,地瓜,土豆,花生等农作物,播种、收获等主要工序和劳动强度较大的工序,基本实现了机械化和部分自动化。几乎所有农作物,都有了收割、收获机。农村早就不用人工抡镢头刨地了,有现成的拖拉机耕地;运输更是不成问题,运肥料、作物秸秆、运粮食,都有轻型卡车、农用车。而且,作物秸秆也不大需要运输回家了,农家已经不大烧柴禾做饭了,大多用上了各类电锅、液化气、沼气等。秸秆大都在田里处理掉,收获机械进行综合作业,收获的同时把秸秆粉碎,直接撒在地里,在田中腐烂化作肥料。或者卖给造纸厂一部分。   一个短暂的秋收、秋种,描绘出乡间社会的面貌、轨迹和步伐;农村的秋季,彰显的是工农科技各业的发展、变化与进步;工业技术、农业机械、栽培科技、优良品种等等齐头并进、“下乡”来“安家落户”。   农村这片热土,已经渗透了较高的科技含量。   武汉看羊角风哪个医院最好郑州癫痫病的治疗医院有哪些癫痫病怎样治疗才会好郑州哪个医院癫痫病看的好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