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荷塘冬之梦征文】童年“过年”趣事(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0:03:07

童年最开心的事莫过于过年了,每每到了寒假,期末考试过后,我便掰着指头算着过年的时间。

到了腊月,眼看着年关快近了,那种心情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五豆腊八二十三,过年剩下七八天”这是童年时候耳熟能详的一句话。于是,盼五豆(腊月初五),盼腊八,盼二十二。等到了腊月二十三,母亲就早早起来,做好各种口味的坨坨馍。最让我难忘的是放入葱花再滴几滴菜籽油的坨坨馍了,那葱花的香味直冲进我的鼻子,让我迫不及待地不停问:“好了没?熟了没?”每当这时候母亲总是逗逗我和弟弟,故意漫不经心地回答:“还早着呢,再等会哦!”我和弟弟就眼巴巴看着冒着热气的大铁锅,想着锅里的坨坨馍,真希望自己有孙悟空的七十二变的一变。

坨坨馍终于出锅了,母亲掀起锅盖,还没等馍出锅,我和弟弟便按捺不住,伸出手从锅里一人拿一个出来。每当这时,母亲总是心疼地数落:“饿着一样,烧!”我和弟弟一人拿一个,左手换到右手,右手又换到左手,却怎么也拿不住,边换手边不停吹着。实在拿不住了,弟弟一下子就扔到我的怀里。每当这时候,我就自然而然地想占为己有。弟弟看我不给他,急着直想哭,我心一软,还是给他了。

等过了二十三,就要开始打扫屋子了。吃完了早饭,一家人开始搬东西,把家里的所有的家具全搬到院子里放着。那个时候我总是不明白,干嘛那么麻烦啊,把所有的东西搬出去又搬回来,干嘛不放在屋子中间,用布子盖起来,岂不更省事?就此我还很认真地问母亲,母亲的回答是:“屋子很小,要是放到屋子的中间,人都过不去了,还怎么打扫啊?”搬完所有的东西,母亲头上包一个旧包巾,穿上脏得要洗的衣服,开始和父亲一起扫屋子,灶台的墙上总是黑黑的,怎么也扫不干净,我总是纳闷,看着那黑黑的一片,总觉得过年来亲戚有点难为情。母亲总觉得好像没什么,因为谁家没有灶台,谁家的灶台的墙上会是一尘不染。打扫完后,开始刷墙,刷墙用的是一种叫做“蓝土”的东西,其实说起这个东西,我也不清楚到到底是什么,大概和现在的涂料差不多,但不是纯白的。父亲会一大早把它泡在很大的一个盆子里,等着慢慢地融化。虽然不是纯白,但刷出来的墙很好看。搬完家里的东西,父亲和母亲就又不停地开始忙活了。这个时候,我和弟弟的任务就告一段落了,每每这个时候,我们总在院子玩玩踢沙包、跳方、滚铁环、折纸飞机,我最喜欢玩的是滚铁环了,看看一个圆圆的铁环在手中转了一圈又一圈,转了不知道多少圈也不倒,感到最有趣了,玩了一遍又一遍。等我们玩的时间差不多了,父亲和母亲也收拾好了屋子,我们再帮忙把东西搬进屋子。晚上躺在刷新的房子里,左看看右看看,喜得像吃了蜜一样甜。

打扫完屋子,就该做豆腐了。做豆腐是男人的活,父亲早早就泡好了黄豆,再把泡好的黄豆担到磨坊磨好成豆浆,那时候我们不叫豆浆,叫白汁。把白汁放到大铁锅里烧滚,等白汁完全烧滚了,父亲总不忘给一家大小每人各舀一碗,我是最不喜欢喝白汁的,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闻不惯那个豆腥味了,父亲是最爱喝的,还喜欢给白汁里泡上馍,边喝边吃,边给我说白汁如何如何好吃喝,如何如何有营养,说我正长身体要好好喝。我不管那么多,任凭父亲怎么说,我就是不喜欢喝。一家人喝完后,父亲还不忘给邻居家的老奶奶舀一碗,让母亲端过去。这时候把石膏化在水里倒进白汁里面,到底该放多少石膏这可是有讲究的,父亲特有经验,总是拿捏得很好,邻居的叔叔伯伯总是用羡慕的眼光看着父亲,连说自己不行,这辈子恐怕都不会做豆腐。父亲这时候也不忘给他们指点一番,只见父亲用一个大铁勺舀了一大勺然后又倒进锅里,说是看颜色看形状。我和弟弟围着锅看,看着白花花的白汁沫子在锅里翻滚打旋,仿佛看到了雪白的豆腐在向我招手。我虽然不爱喝白汁,但我喜欢吃豆腐,尤其是油炸豆腐。等到看见豆花的时候,父亲把豆花从锅里舀出来倒在了小蒸笼里,铺好干净纱布,将豆腐花舀到纱布内,再把豆腐花铺平用纱布裹好,然后上面用重物压住以利于把水挤出,压1小时左右。压豆腐的时间和力度,根据个人的口感来决定,喜欢吃嫩的就少压一会儿;喜欢吃硬的就再多压一会儿,把水分都尽可能地压走,就是干豆腐了。

做完豆腐,就该蒸馍了。只记得蒸馍的那天,和打扫屋子一样要起得早早的,父亲和母亲要整整忙一天。蒸馍的多少是有讲究的,听母亲说有讲究的人过年蒸的馍一定要吃到二月二。蒸馍的时候也是有讲究的,大人和孩子都不能乱说话,否则,蒸出来的馍不是颜色发黄就是硬硬的,像是没发过的面一样。我和弟弟更是不敢高声语,但又不能出去玩,在家可以帮帮小忙。馍出笼了,等凉了后我便帮忙放到一个大盆里。那天,我们从早到晚全吃的是馍,一会吃韭菜豆腐的,一会吃软豆腐的,一会吃豆沙的,一会吃糖包。等到母亲准备做枣花的时候,我就知道那年的过年蒸馍彻底结束了,因为枣花是最后一锅馍了。

蒸完馍,差不多过一天就到大年三十了。等到了大年三十,母亲就该小小地休息会了,父亲又开始忙碌起来,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三十父亲煮肉和做“碗子”的情景。父亲把早早买好的肉用温水洗干净,放到锅里煮熟,再把煮好的肉在放到锅里放些白糖,不知怎么就变成了黄黄的颜色,不像刚煮出来的白白的。弟弟这时候最爱拿着一根大骨头啃了,看着他津津有味的样子,真叫人流口水。但我不喜欢拿着根大骨头啃,我是个女孩得有女孩的样,弟弟这时候故意把大骨头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这时候母亲往往早已准备好了红薯,并把红薯切成四方型的块状,整齐地摆放在碗里等着父亲做“碗子”。

只见父亲把刚刚煮好又上了色的肉,用早已磨好的锋利的刀,很娴熟地切成薄薄的片片,然后再放在母亲准备好的红薯上,像是给红薯盖上了一层肉被子。这个时候,弟弟总是笑着悄悄对我说:“我要是那红薯该多好呀!可以好好地吃吃肉了!”我听后哈哈大笑。母亲听见了,问我们笑什么,我和弟弟一起大声说:“没什么的。”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红薯盖好肉被子后,就被放到锅里蒸了,等到屋子里飘着红薯熟了的味道,我便知道“碗子”好了。在母亲蒸“碗子”的时候,父亲总是点燃一袋烟歇会,等待他的胜利的果实。“碗子”出锅了,父亲先让母亲看看闻闻,再让我和弟弟看看闻闻,母亲这时候总不忘夸父亲一句,父亲的脸喜得像一朵绽开的野花。

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间就快到三十晚上了,我们那时候家里没有电视,也不知道有啥春节文艺晚会。一家人围着桌子旁说东道西,父亲这时候总是慈祥的,即使我和弟弟期末考试成绩不理想,父亲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说什么,一家人尽说好的,感觉比平日里和睦了很多。弟弟往往在这个时候肆无忌惮地问父亲要些小钱买些小炮,父亲总是很爽快地答应了,可我不喜欢那些小炮,趁着弟弟问父亲要小钱的时候,母亲已经早早把我们大年初一要穿的新衣服从柜里拿了出来,大年初一早上是绝对不允许打开柜的,这也是有讲究的,不仅不能打开柜子也不能扫地,除非太阳出了才可以。看着那些花花绿绿的新衣服,我忍不住用手摸了一遍又一遍,母亲的手真灵巧呀!硬是把一块快普通的布料给我和弟弟做成了漂亮的新衣服,我这辈子也是学不来母亲的手巧的。那件新衣服我也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摸了多少次,心里盼望着大年初一早早来到!

大年初一早上,我和弟弟早早就起来,记得那是我们一年中不懒床的时候。各自穿上自己的新衣服,从东头逛到西头,从南头晃到北头,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过年穿新衣服似的。在街上晃悠够了,该回家吃饭了,早饭是饺子和面,母亲擀的面长长的,放些碘黄黄的,那长长的碘面,让我垂涎三尺。

大年初一也总是过得很快,到了初二就该走亲戚了,接下来的时间一直穿着新衣服走亲戚。弟弟每年还没等走完所有的亲戚,崭新的衣服就已经面目全非了。我总是笑他好像吃衣服一样,他憨憨地摸摸头,一言不发。

大概到了初六,外公就送来了灯笼。打灯笼是最热闹的时候,也是年快过完的标志。“打灯,卖灯,十五晚上赛灯”。边打着灯笼,边说着这些,不知道说了多少遍,却怎么也说不烦。等到了晚上,小伙伴们三个一帮五个一群,相约着打着灯笼出了东家进西家。再打着灯笼抬头望望天上,一个个的“天灯”(现在的许愿灯,我们小时候叫天灯)都冉冉升起了,每当看到一个个冉冉升起的“天灯”,我和小伙伴总是穷追不舍,每次都很想知道它要落在哪里,哪里才是它的归宿,于是,便使劲地追呀追,在田野里尽情地撒欢、尽情地奔跑,最后“天灯”倒是追上了,手里打着的灯笼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烧着了,只剩下光秃秃的一个灯笼骨架了。

……

今年元旦之夜,我和女儿也买了几盏许愿灯,看着许愿灯在夜空中冉冉升起,我仿佛又回到了那快乐有趣的童年……

昆明治癫痫重点医院好不哈尔滨癫痫怎样治才能好癫痫病平时应该吃些什么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