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留香】匆匆那年(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00:24

宛若做着减法的人生旅途,慢慢地慢慢地,人烟稀少。尘世的烟火、匆匆那年的遗殇,却总不经意地倚在街口,拐个弯就能碰上……

于我,孤独不过一种宿命。

路边的枫树,被一片一片红色的枫叶簇拥,密密匝匝,挨挨挤挤,手牵着手,肩并着肩。很快这些枫叶就会在风中孤单地挣扎、飘落,树干也会稀稀疏疏。是呀,四季的轮回连一棵树一片叶也不能逃脱,枫叶就算给了自己最后的浪漫,终究也难逃一地离殇的宿命。烟火里的人,又怎么能逃离属于自己的劫数呢?

滴嗒的指针,流逝了多少妇人的旧事;清晨的雨露,浸湿了多少离人的愁绪?入夜,站在凉水岸边的栈道,凭栏凝望,远远近近都是燃着的灯火,这些燃着的灯火,有时却吝啬给一些路人一点点昏黄的光,一如我。我的世界在小城深处,逐渐伸手不见五指。

酒入愁肠,化作点点滴滴的冰凉;午夜梦回,窗外稀疏的星子也黯然神伤。

屋内孤寂的灯光,淡淡流泻于指间与键盘的空隙。何时开始,我变得如此安分,再没有整日的幻想。想起从前,想起那个还是学生的自己,确实已经很远很远了,远到我记不起那些岁月的清晰模样。像一场不可避免的匆匆逃亡,卷走了我自以为珍贵的东西,到最后,却发现只剩下回忆在时光中空荡荡地作响。

被冷落了很久的记忆在角落里斜斜地倚着,莫名地,缠上心头,不依不饶。

那一个秋季,我们相遇在渐起渐落的红枫里,我伸出纤细的手掌,疼惜地挽留孤单飘零的红枫。你远远地停下脚步,静静地立在我对面,兀自微微地颔首浅笑,好似在怜惜地翻看一个不谙世事女孩的心事。

那时,我高一,你高三。

那一年的初冬,你兴高采烈地带我去看《红高粱》,五毛钱一张的电影票,花费掉你整整一星期的菜金。那个星期,你每天的菜就是食堂阿姨卖剩的一点点青菜汤……

你说:“不难吃的,我平时买菜只能买一样,这样我可以多吃几样菜,至少都有三样菜呢。”我的泪水在眼里闪了闪,退回心里,旖旎成一生重重的誓言。

山花烂漫的一个周末,你借来一辆自行车,载着我到你安在山里的家。没有进过山的我,不知道走完平路,等着我们的是一条怎样艰难的小小陡陡的蜿蜒山路。你把自行车寄到山脚下的一户农家里,走了几步又去取了回来。我疑惑地看看你,你只是对我疼爱地笑了笑。

上山的路,空手的我走得气喘吁吁,坐在路边的石头上再不想起身。你一路推着那辆摆头挂着我们俩书包的自行车,早已满头大汗。你把自己和自行车一起稳稳地靠在我身后的树干上。

突然地,我不知自己怎么到了你自行车的前杠上,挣扎着要下来,你根本不让我双脚有够着地面的可能。后来,那条上山路上的汗水,就变成了你重重的呼吸声,一路“呼呼”地响在我耳边,不休不止。

那个夏季,是你人生的分水岭。我期末考结束,你还在酷暑里耐心等待七月初的高考。我回家的时候,你送我到车站,那一条等车的路,那么短那么短,短得只有你的几句笑话和叮咛,短得只有我的几声笑,就到了尽头。

那个莲叶田田,蛙声如潮的夏季,你如愿收到早已预约的通知书,去了省城。

高二,我们的时光在不知疲倦来来往往的书信里,开出一朵朵婉约的小花,有着迷人的色彩却难抵风雨的轻抚。

高二期末考临近时,我教室门口突然来了一位山里的妇人,她先是焦灼又胆小地探头探脑,后来渐渐地踮起脚尖,把脖颈长长地伸向我的教室,我认出来了,她是你母亲。

我向老师请假出了教室。她看见我,没说一句话转身就走,脸上显然没有了曾经的热情。我正尴尬着不知如何是好,她又返身回来拉起发呆的我就走。

在我和你相识的那棵枫树下,她吞吞吐吐地问我:“听说,你初三考上师范没被录取,是真的吗?”我无意隐瞒,对着她点了点头。她叹了一口气,很痛心地说:“我儿子稀罕你,我们也喜欢你。明年高考,如果你考上了,会被录取吗?”我很难受地对她摇了摇头,心里刚刚被你暖好的伤,来不及结痂又被一层层揭开。在我的血泪中,她绝望地惊得退后一步又一步:“这……这,怎么办?我们家,就这一个上大学的呀……”

她的话,让我从唐诗宋词构筑的虚幻美好中,重重地跌落到现实的地面,生疼生疼的。我和你往日的桃红柳绿,宛若一座海市蜃楼,在小小的风雨里落红满地。我怎么就忘了我心酸的曾经?我怎么就忘了那个不被大学接受的自己?

我黯然伤神地离开那棵让我们相遇的枫树,把你母亲一个人留在那里。她用呆呆的眼神目送我,一步一步艰难地离开,一点一点地步出她的忧虑。

那一夜,我哭着睡,睡了哭。

天亮时,我彻底醒了,用自己一夜凉凉的泪,绾了一朵彼岸花,给你,给我……

遥远的人,模糊的事,沿着墙根走的风,追着自行车跑的笑……点点滴滴,慢慢回首,心,依旧撕裂般地疼——眼前弥漫的没有一处不是飘零的枯干的枫叶,连最后的红色也在无情的光阴里消磨走失。

时光奔流得太快太快,不肯稍稍等待迟疑的选择。偶尔一点点的耽搁,就被抛得很远很远。

那个暑假,你背着用你勤工俭学的钱给我买的一大包书,兴致勃勃地来到我家。母亲平静地告诉你我去了省城叔叔家,要开学时才回来。你的脸色瞬间暗淡下来,躲在楼上窗帘后的我,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双唇,手指一圈圈地绞着辫稍……把自己的双唇咬出血珠,手指绞得生疼,却浑然不觉,落到心头的是你落寞的背影,它渐渐地淡出我的视线,却怎么也舍不得让它走出我的心房。

你给我一个温馨的过往,我想回你一生的幸福。

那时,我已经明白:遗忘是我们不可更改的宿命。那么,我就应该给它制造一个错开的理由。于是,我们就这样一点一点地错开在我导演的一折戏里。

一个有心躲藏的人,又有哪个不明真相的人能寻到她的一点点痕迹呢?

在你我快要开学的日子里,你终于和你父亲忙完农活,找了一个充足的借口到了省城。你好不容易找到省政府,只凭着你听我说过的叔叔的名字,千辛万苦地找到叔叔。叔叔说:“她没来呀,她都要高三了怎么肯出来玩?”我虽然没有看见你当时的表情,但你当时的沮丧和失落,我是可以完完整整地想象出来的。

高三时,你我书信往来的旅途变成了你一个人的单行道,你的来信一封封被我尘封在记忆深处。最终,我戴上了自己亲手设计的令人厌弃的背叛者高高的帽子,可谁知,那顶高高的帽子下是一个懦弱的可怜的逃逸者!我,不仅逃离了你的爱,而且躲进了自作的茧里,不想出来也出不来。我决绝地转身时,给自己留下了一地的悲伤,根本就没有给自己留下化蝶的哪怕一点点希望。

渐渐地,静静地,一个人。

于是,习惯了一个人静静地行走,静静地回首过往。

流连角落的华年,在一夕,苍老了时间,留下斑驳的剪影。忧伤,在黑暗中,一点一点地累积,无处释放。于是,习惯了寂寞。

爱上了夜的寂静。睁开眼,黑暗无言地立在眼前,无边无际。

寂寞,仿佛成了我的灵魂,不眠不休地吞噬着我那颗年轻的心。

后来,我把你送的书一页页往心里读,偎着你给的水木年华,静静地坐在文字里小憩。

一日又一日,走过山走过水,一程又一程,山长水远地在自己的心灵上跋涉,看见了一条蜿蜒有文字指引的小路。终于,我学会从时光中安静地走过:安静地读书,安静地书写心情,安静地喝茶,安静地看一片云在头顶飘过,安静地想想那个幸福的你……

如今,总是一副微笑的模样。偶尔,疼痛会在心里“当当当”地敲着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看似快乐的人,会突然地在人群中笑吟吟地沉默一小会,任泪水在心里滂沱。

也会,在黑夜里不停的舔着岁月留下的伤口,睁着双眼在黑暗里看着什么也看不见的天花板。那里偶尔会有两个对坐的人影,在一杯茶香里氤氲出岁月的花。安静,像一首词,穿行在你我之间。

如今,似乎是来到世上时那种最初的简单。心事可以在简单里成袅袅炊烟,用一行行诗词,一个个文字连成的小舟似乎也能摆渡离殇带来的惆怅。

淡淡的忧伤,浅浅的孤寂。枫叶灿烂的红色,不过是春夏时蓬勃叶子的自怜。

一季又一季,春节还在孩子舔着口水的快乐中,端午的脚步已在粽子里离去,秋季正悄悄地开始蔓延在无边的夜里。惊觉时光的匆匆,过往,在荷香里沉淀成半亩方塘。

独倚窗台,凉风从脸上拂过,再不会无端地加重心中的凌乱,心期隔断天涯。

渐行渐远的青春,岁月平添细纹。倚阑干,细思量,那年匆匆的脚步。

河北癫痫病能治愈乌鲁木齐治癫痫病哪里好太原癫痫病医院有几家短暂的意识丧失是癫痫病吗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