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丹枫】真情温暖智障人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1:08:25
破坏: 阅读:2206发表时间:2018-05-05 13:41:00


   在乌鲁木齐高新区安宁渠镇广东庄子村,每当中午或下午快下班的时候,都会看到一位已年过六旬的老人站在村委会门口,她不停地向里张望。经过观察和了解,才得知她是在等村干部马建平下班回家的。老人名叫马恩白,有智力障碍。另外,她还有两个儿子,因为家族遗传,也有智力障碍。在村里,提起马建平义务照顾马恩白母子三个智障人的事迹,可谓是老少皆知。人们或许会问,马建平和马恩白一家是何种关系?如果彼此非亲非故,那她又为何要照顾他们一家呢?这还要从头说起。
  
   工作中和智障人结了缘
  
   马建平,女,回族,今年45岁,是安宁渠镇广东庄子村的一名基层干部。她那平易近人的热心,和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深得群众们的一致好评。
   2012年3月,在广东庄子村村委会的换届选举中,马建平被村民们推举为村干部。马建平负责村里的民政工作,因在发放最低生活保障金时,从发放名单中发现了村里的“五保户”马恩白,女,回族,智力三级残疾。以及和她有着同样智力障碍的两个儿子,大儿子盛金枝,智力二级残疾;二儿子盛金彦,智力三级残疾。从此,马建平和这一家三口结缘。
   有村民介绍说,智障人马恩白的丈夫盛汉青是江苏人,属广东庄子村的老户人,早些年他还在世时,是家里的“顶梁柱”,有盛汉青在,对于马恩白母子三人来说还算衣食无忧。但自从盛汉青因病去世后,马恩白和她的两个智障儿子的生活便陷入了无人照料的境地。
   因为都有智力障碍,生活能力欠缺,马恩白母子三人便东家要吃的,西家要穿的,吃了上顿不管下顿。这些情况,同生活在一个村子里的马建平虽然也有所知晓,但从未到过马恩白家里去看过。
   在她工作后的第一个肉孜节来临前夕,马建平给村里的“五保户”发放最低保障金时,到马恩白家里去了一趟,同时还给他们家带去了慰问品。
   那天,当马建平来到位于广东庄子七队马恩白的家门口,得了儿童癫痫怎么办还没走进房门,一股令人窒息的恶臭味道便从房内飘了出来。马建平硬着头皮走进房内,眼前的一切让她感到震惊,屋里凌乱不堪,满地都是垃圾,马恩白母子三人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全部都在这一间房子里。马建平禁不住感叹道:这样的环境怎么生活?
   回到村委会后,马建平将在马恩白家里所看到的情况给同事说了一遍。同事告诉她说,村上平时也派人定期去给马恩白家里打扫卫生,因为他们一家都有不同程度的智力障碍,房内卫生搞好了,他们却不会维持,为此村上领导也很头疼。
   听了同事的话后,马建平心里闪出了一个念头,只要自己有空,就会常到他们家打扫一下卫生,或许会让他们生活的好一点。
   当天下班回到家,马建平就和丈夫人商量去为马恩白一家打扫卫生的事。
   第二天是星期天,刚好读高中的大女儿摆婷和读小学五年级的二女儿摆园园都没有上学,马建平就喊上两个女儿一起到马恩白家打扫卫生。
   一开始,两个女儿嫌脏,都不肯和妈妈一起干,因为他们家那时已经住上楼房,家里环境整洁,突然看到如此脏乱不堪的环境,不理解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许在心里面埋怨妈妈多管闲事,有些抵触情绪。为此,马建平就给两个女儿说:“他们是无依无靠的可怜人,又是残疾人,如果咱村里人都不愿意管他们,他们就会更加可怜!”看到妈妈不停地干这干那,忙得不可开交,两个女儿似乎明白了什么,就争先恐后地帮着妈妈干开了。
   擦玻璃、钉纱窗、擦家具、整理床铺,洗刷锅碗瓢盆,将能用的东西保留,不能用的东西该扔的扔掉,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净净。
   马建平说两个女儿平时在家里也帮她做家务,是有一定基础的。
   打扫一间脏乱不堪的房子,不是件容易的事,要扔掉破旧的家具,添上了新的实用的家具。经过彻底打扫后,窗户被女儿摆婷擦得干干净净,阳光终于可以从窗户照进来了,地上的垃圾也被清理干净。经过一天的收拾,马恩白和两个儿子生活的家彻底变了个样。
  
   搬家后和智障人住在一起
  
   2013年7月,马建平家地处广东庄子村三队的自建两层小楼被征迁,没有地方居住了。夫妇俩就在父亲宅基地边上,临时搭建了五间简易的彩钢房,就将家搬了过来。在搬家那天,智障人马恩白也和两个智障儿子盛金枝、盛金彦前来帮忙。让人感觉到想笑的是,家搬完了,马恩白和两个智障儿子却不愿回家了,竟然要和马建平一家住在简易的彩钢房里。无奈,马建平的丈夫摆生贵只好将五间彩钢房中的一间提供给马恩白母子三人居住。
   自从搬到马建平家后,马恩白和两个智障儿子吃饭有着落了,就很少在村里东家西家跑着要东西吃了。
   马建平一家和马恩白母子三人同吃一锅饭,同住一个屋檐下,马建平两口子谁方便谁有时间,谁就在家里做饭。
   为了马恩白和两个智障儿子平时不寂寞,马建平为他们买了台电视机。
   晚上,马恩白母子三人看到高兴处,往往将电视音量开得很大,这要对外人来说,声音大就成了噪音,也的确影响人休息,肯定会接受不了,但马建平两口子却能够完全接受。
   马建平说这几年已经为马恩白家换了四台电视机了,原因是有时室外下雨使得电视天线信号不好,电视图像稍显不清晰,马恩白的大儿子盛金枝就认为电视机坏了,拿着螺丝刀开始捣鼓,甚至将电视机拆了个七零八落,造成电路断路,最终致使电视机彻底报废,不得不再买新的。
   长时间共同的生活,使得马建平一家和马恩白母子之间,有了割舍不断的感情。在马恩白母子三人的心目中,马建平一家是他们的亲人,他们住在马建平家里,感受到了家的温馨和幸福。
  
   动员全家悉心照料智障人
  
   马建平的丈夫摆生贵,先前是一位跑汽车运输的驾驶员,自从妻子马建平当了村干部以后,常常是工作忙得不着边际,家里的家务有时也就顾不了,小儿子摆晓龙的学习也顾不上管,从此成为家里的“家庭主夫”,全职负责料理两家人的生活。因为妻子马建平是村干部的关系,摆生贵还负责管理村委会职工食堂,为食堂采购食材,为妻子的工作提供支持。
   照顾三个智力残疾人,说起来容易,实际做起来并不容易。除了一日三餐,做好盛到碗里,让他们吃饱,还要搞好他们的个人卫生,这是常人难以做到的,但马建平和家人无论有多困难,却都做到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因智力障碍,马恩白已经年过六旬。如果身体有病了,哪里不舒服了,马恩白不会正确用语言表达,而是用手按住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说这儿疼那儿疼。于是,马建平就让丈夫摆生贵开上车,拉马恩白到乌鲁木齐市人民医院分院做身体检查,经过检查最终发现马恩白身体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很多时候是因为在马建平没有监护到位的情况下,马恩白在外面吃了生冷食品所致。尤其在夏天,街上人家卖不完的凉皮子,会给她吃。当然,有时马恩白也吃两个智障儿子在外面带回来的一些不卫生,或已经变质了的食品。
   马建平说,平日里,除了马恩白有些头疼脑热之类的小病外,她的两个儿子盛金枝和盛金彦兄弟俩身体却很好。两个身体健康的男人,虽然都有不同程度的智力障碍,却从来没有在外面给马建平惹过祸事,也没有干过有损于村民利益的违法乱纪行为,这让马建平心里感到很欣慰。
  
   为照料智障人而甘居彩钢房
  
   由于马建平原来住宅的两层小楼被征迁,村里的安置小区给他们家分了一套新的楼房。乔迁新居,这对于马建平一家人来说可是期盼已久的事情。自拿到新房钥匙的那天起,全家人开始忙前忙后的买家具、做装修。2017年11月,搬家的时间到了,然而问题也出现了,马恩白一家怎么办?马建平彻夜难眠。第二天,马建平告诉家人,咱们暂时先不搬了,我们好不容易把他们的坏习惯改过来,跟我们一起过上了正常的生活,如果再留他们自己生活,可能还会回到原来那个样子。
   马建平也反复想过,新楼房也就一百多平米,两个女儿摆婷、摆园园也大了,小儿子摆晓龙也十一岁了,都需要个单独的空间,如果让马恩白母子三人搬过去居住,两家八口人,生活起来不方便暂且不说,的确也容纳不下。最终,马建平只让自己的两个女儿搬了进去。
   为了能够更方便地照顾到马恩白母子,马建平现在仍然和丈夫、还有上小学的儿子居住在简易彩钢房里。
   在简易彩钢房子里居住,春夏秋天都还好,但到了冬天就多少有些不方便了,自来水管因结冰而冻上了,无法接水,马建平就让丈夫到邻居家去挑水吃,可以说,一挑就是武汉正规的癫痫医院是哪家一冬天,以此来供应实际上是两家人的饮水。
   考虑到马恩白母子三人爱吃烤肉,特别是到了夏天,马建平家位于农田边上的简易彩钢房周围,环境优美,地域空旷。马建平和丈夫摆生贵还时不时地在院里支起烤肉炉子,为马恩白母子烤肉吃,共同体味着“田园人家”般的雅兴。
   经过多年在生活上的照顾,马恩白母子三人同马建平之间已情同手足。到了冬天,天黑得早,看到马建平迟迟不下班回家,马恩白会常常独自一人不怕天黑路滑,跑到村委会的门口,等待马建平从村委会里出来接马建平一起回家。
 武汉看癫痫什么医院好  当见了马恩白一人孤零零地站在村委会的大门外等她下班,马建平有时也会嗔怪地说:“天这么冷,你跑来干啥来了?”这时,马恩白会用简单的言语应答说:“怕你害怕呢!”
  
   外出旅游带上智障人一家
  
   节假日里,要是全家人外出游玩,马建平都要将马恩白母子三人也带上。
   本来,如果马建平一家出游,坐一辆车也就够了,但是为了能够带上马恩白母子三人,不得不再找辆车,邀请朋友驾驶,专门来拉马恩白母子三人,让他们坐舒适点,心情愉快些。
   近年来,马建平曾和家人一道,先后带着马恩白母子三人去过乌鲁木齐天山大峡谷、鹰沟,昌吉市人民公园、昌吉市美食一条街、五家渠猛进水库、五家渠花卉市场,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三个庄生态园、哈熊沟。
   为此,有村民曾和马建平开玩笑说:“出去玩就是为了散散心,你老是带三个智障人干啥?不嫌操心吗?”马建平说:“他们都是可怜人,哪儿都没去过,顺便带他们出去,看看外面的景致,见个世面,和我们一样,来到世上不留遗憾!”
  
   引导智障人做些力所能及事
  
   有时候,对于马恩白和两个智障儿子的穿衣问题,夏天还好,还能凑合,穿得都是一次性的衣服,脏了或烂了就直接扔了,但到冬天就不能这样了,要让他们节省点才行。
   最让马建平感到头疼的就是他们三人的卫生问题,由于多年来他们的生活环境和养成的坏习惯,衣服穿脏了,不洗就扔了,或者烧了。村里人以前家家有不穿的衣服都给他们,衣服多了,不管新旧,穿在他们身上都成了一次性的。当然,对于马恩白和两个智障儿子来说,给他们做思想工作在有的时候显然是瞎子点灯白费蜡,无济于事,得动下脑筋想点办法才对。于是,为了让马恩白和两个智障儿子穿得干净点,马建平为他们买了一台洗衣机,并硬是手把手地教会他们使用。有了洗衣机后,接着马建平就千叮咛万嘱咐马恩白和两个智障儿子不要扔衣服,功夫不负有心人,久而久之,马恩白和两个智障儿子扔衣服的现象也少了。
   在平时实在没有事情可做的情况下,马恩白还有她的大儿子盛金枝,有时会在外面捡拾一些矿泉水瓶或旧报纸、废纸箱之类的东西,到废品收购站换点零花钱。还真的别说,捡拾一些废品换点零花钱。在他们看来,也算是正经做事,有时还上瘾了。为此,老大盛金枝曾向马建平提出,让给他买辆电动三轮车,他要开着和妈妈、弟弟一起去捡拾破烂,没有得到马建平的同意。
   马建平这样说:“他虽然会骑,我也不敢给他买,我就怕他骑电动三轮车上公路,公路上车多,危险系数高,他反应迟钝,我怕他会出事!”
   让马建平高兴的是,马恩白的小儿子盛金彦找到了“工作”,已经干三、四年了。说是工作,其实不拿一分钱工资,人家只管他个饭吃,有时也给他十块二十块钱。由乌鲁木齐市米东区开往安宁渠镇班车上的驾驶员,经常从广东庄子村经过,知道盛金彦有智障,感到他可怜,就让他坐班车上来回给个别乘客换个毛票零钱,中午管他吃个拌面,下午再把他送到广东庄子村村委会的门口。为此,盛金彦对这份“工作”很是满意,每天“按时上下班”,很守规矩。因为广东庄子村村委会门口距离马建平家的彩钢房子也就百米距离,马建平不用担心他的安全问题。
  
   开小商店的小马如是说
  
   在广东庄子村会委会门口对面有个小商店,店主叫马红霞,熟悉她的人都称她“小马”。小马和马建平同岁,和马建平是好朋友。有事没事,小马常到马建平家里串门。谈起马建平和马恩白母子三人的情况,小马可以说是如数家珍。
   小马说,在马恩白母子三人没有搬到马建平家住的简易彩钢房之前,马恩白母子三人,不管是谁,肚子饿了,都会到村委会来找马建平,由于马建平正在上班,不能随便出来,不能提前下班回家给他们做饭,就给她打电话说:“小马,你随便给他们点吃的!”于是,小马就给他们拿些方便面、香肠,或者面包之类的吃的。
   下班后,马建平就会径直来到小马店里,为马恩白一家人拿的东西付账。为此,小马还曾经跟马建平开玩笑说:“你招来了三个瘟神呀!”因为是好朋友,马建平并不生气。
   这样,久而久之,马恩白母子好像到小马商店拿东西吃成了习惯。有时他们饿了,也不直接找马建平了,而是直接来到小商店,母子轮流过来要吃喝,也正因为小马和马建平是多年的好朋友,有时马恩白母子来小商店拿的东西,小马并没有给马建平说,算是自己给的。小马说:“看到马建平胸怀如此宽广,如此大爱地帮助智障人不图回报,我也深受感动。”小马是个性格开朗的人,有时见到他们母子三人来了,也会开玩笑说:“去找马建平去!”他们也只会用简短的语言说:“她上班!她上班!”
   他们过来找小马,不管是母亲,还是儿子,说的最多的话就是“肚子饿!没吃饭!”要是问他们要啥?如果来的是妈妈马恩白,就会说:“方方面!方方面!”方便面给了,他又想喝饮料,嘴里喊着要:“甜水!甜水!”如果是小儿子盛金彦来要,就会说:“馍馍!馍馍!”或者说:“那个面!”想喝水,嘴里就说两个字:“健宝!健宝!”他们的这些简短的语言,小马一听就懂,一听就理解。
   小马曾经在微信朋友圈里这样评价马建平:“她是我们村的委员,是我们群众心中的楷模,也是一位爱心人士。有时大家在微信中看到一些有关公益筹款活动,她每次都慷慨解囊并参与,这一点我可以证明。她自已也有三个孩子,这几年还一直照顾着我们村子里一家母子三口残疾人,全村人有目共赌,她的大爱无人能比,她在群众中威信很好。最美母亲——马建平当之无愧,她是正能量的践行者、传播者。我们也常去她家,这家残疾人的衣食住行全由她照顾,我们看在眼里,敬在心里。她对工作认真负责,对待群众如春天般温暖,群众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事,她从不推诿,能帮则帮,她是群众信任的贴心人,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这个美称她当之无愧!”
  
   后记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说快也真快,转眼之间,毫无血缘关系的两家人,已经在一起生活六年了,成了真正的一家人。现如今,马恩白已六十二岁了,她的大儿子盛金枝四十三岁、二儿子盛金枝也已二十七岁了。2018年年初,经广东庄子村村两委班子研究讨论决定,马建平被指定为马恩白及大儿子盛金枝、二儿子盛金彦的法定监护人。

共 581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