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雀巢】呼吸的升腾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7:01:31
无破坏:无 阅读:1012发表时间:2016-01-11 10:17:44 摘要:禾源,原名甘代寿,福建屏南人。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文艺报》《散文》《读者》《福建文学》《经典美文》《散文选刊》等几十种报、刊发表百余篇作品。有作品入选《中国精短美文精选集》等多种书集。著有小说集《稻草垛上的女人》、散文集《风的记忆》《留在村中的雨》、随笔集《吾土屏南》。曾获孙犁散文奖二等奖、福建省第六届百花文艺奖等多个项奖。    一      酷暑的热浪,有风扑得凶,无风捂得紧,不管躲到哪个角落,都会被热浪裹住。裹得越紧,挣脱得也就更起劲,能动的一切都动了起来。制冷机轰轰不绝,电风扇呼呼作响,人,想方设法腾出一只手摇来扇去,万物如同被抛到热浪滔滔的海里,游的游,划的划,扑腾的扑腾,都在与热浪抗击着,想游到清凉岸上。此情此境,四面八方传来的尽是搏浪的声响,哪里还能找到一刻的安静。   火车站的候车室,如同河流的湾坞,海中的小岛,我拖着行李急急地泊在其中,然而这里一样找不到清凉,找不到安静,集聚的人流把待发的情绪,等候的心情,推向了浪尖,像两根红色的浮标,不停地沉浮在车次的广告银屏前。   我搜索候车室的目光眼底里有候机室的场景,一前一后真是天上人间。机场的候机室,有人读书,有人看报,有女生玩手机,还有一些白领开通网络工作着,不安静的成份仿佛被他们自在地拒绝了,安静就在他们身上。我借助这个安静模式,刻意地在候车室里处处寻找。真难寻啊,既便合模,也只是貌合而神离,那戒备的神情,警惕的目光与安静格格不入。可我继续武汉中际医院评价着自己的想法,再找,一定要让想法如同身体一样,在出发前有个落脚的驿站。   有了,终于有了,一位“兄弟”占了三个坐位躺着呼噜呼噜睡着;还有一位“兄弟”依着柱子与被子草席等一担行李同睡在柱子根前。这身心的安静,比起候机室里的安静,确实有损大雅,然而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安静。有人说“境随心生”,也有人说“心随境转”。这两句话有如一个身躯的两只手,不管你如何挥舞,都不是真正的安静。候车室两位睡觉的兄弟,心不生境,境不烦心,累了睡,睡下就是家,多好的安静。“兄弟”的安静,不是书传,更不是礼达,完全是疲惫身体的教化。有人指责,有人鄙视,说什么农民工,没教养。哈哈,什么是教养,教养就是教人容不下这种身心的安静,养出一幅彬彬有礼的模样吗?      二      这一回西北之行,赶了三趟火车,从兰州到敦煌,又从敦煌到银川,再从银川到呼和浩特,由于车次安排,三趟都是下午两点多上车,夜宿在旅途中。村里人对夜晚都持有特别敬畏的情愫,他们常说:经过“一对时”,若有好事也“过了这村,没了那店”,若是坏事足已酿成后果。这“一对时”中的“对”一半是阴,一半是阳。乡村女孩子的父母总不充许姑娘留宿在未婚男友的家,怕的就是历经“一对时”中的阴时,他们把事给办了。背着乡村记忆的我,于夜一样敬畏。   我在火车上留宿时间虽不长,但应该说也是有经历的,前前后后不下于七个晚上吧,走过的历程比起红军长征路还长。有了几场经历,车上留宿没有太多的不适应,行李安顿好,就相当于也把自己安顿好了。车箱里渐渐地安静下来,也有了秩序,上卫生间的,躺下休息的,保定癫痫医院哪家好?围着打牌的,透着车窗看风景的,一切随着咣当咣当的节奏有序地进行着。   阳光照着,车内车外都明亮着,可以随心性地观看,车窗外风景仿佛都在变,可就是变不出花样,也许是我的分别心太粗糙,没看出这些风景的丰富与生动。一座座的塬相连着,一面面黄土高坡紧挨着,偶有一两株活着的树,喘着粗粝的气息,长着生命的顽强与一生的孤独。孤独倒下,便是空旷,抛下黄土塬,火车便辗在苍茫的戈壁滩上,朝着火车前行方向看是戈壁,背着看也是戈壁,辽阔原来就是让人找不到方向标的那种大。这近乎空无的辽阔,寄居在这里的只能是灵魂,是敢于挑战死亡的野性,是寂寥,是能够抗击孤寂的丰富内藏。戈壁喜欢与草原、沙漠为邻,不是因为习相近,意相投。完全是相悖的相依,草原用草色枯黄表述着春去秋来;戈壁滩寸草不生,没有春秋,只有夏阳冬雪。戈壁滩坚硬无比,沙漠绵绵如毡。风来时,草原风吹草动,戈壁滩孤风自游,沙漠里扬沙飞土,一切格格不入,然而却长久相依。大概是因为它们有着共同的性质:空旷、寂寥、单纯,不一惊一诧,不怪异纵生,而是以博大简单的柔美,成了灵魂与野性的家园。   黄土高原、戈壁滩、沙漠、草原相对热闹的生命来说,确实是安静的,几乎安静到休克,然而安静并不是死寂,而是活生生中的一个平静,有呼吸,有梦境。于是我觉得黄土高坡干枯的河道是安静的,戈壁滩上的砾石是安静的,草原上的牧马人是安静的,沙漠中的骆驼是安静的。      三      目光从车窗外收回,想让它也安静片刻,但刚回到车箱里的目光,如同新进车箱的客人,习惯地环顾过周围。那位刚进车箱时到处乱挤乱跑的小姑娘坐在铺位上看起了书,几个搭伙出游的旅友,摆上酒食喝了起来,列车上的叫卖来回穿梭着,这就是安静,路上的安静。看到这些安静我在自己的铺位斜躺着,闭上眼养神。   我忘记自己躺了多久,同伙说这个站点有十分钟的停靠时间,下车去透一透风,接一接地气,便把我拉下,见他凶猛地吸烟,我说车上一样有抽烟处,你也抽过,为什么还像个断烟很久的烟鬼一样?他说:“脚不着地,摇摇晃晃,吸进的烟气透不到底,只有站在地上踏踏实实地吸上一口是一口。”我没去琢磨他的体会,而对站台的灯光照亮的这截铁轨滋生了兴趣,铁轨两端隐藏在夜色里,不见来头,不知去向,是一个让人有遐想的意境。   回到车箱,列车员开始拉窗帘,意味着要安静下来,进入睡觉状态的夜生活。身体安静,思想不安静,思想安静,梦不安静,我是这样,很多人都是这样。虽然铁轨框定了列车行驶的轨迹,朝着设定的目标前行,一个个站点地停靠,一批批乘客上下,一切都在程序中完成。可是从列车下来的人,一踏上坚实的站台,双脚就会向自己的目的地迈步,既便在列车上谈出了情谊,此时也只能轻轻挥手,说声再见,匆匆而别。   想到这我更安静了,抿抿口,想起了乡村人说过的“过路人客”的含义。我是过路人客,你是过路人客,车上的都是过路人客。安静的我,听到了有人窃窃私语,听到睡眠中有人辗转反侧,听到鼾声,听到叹息,听到出入洗手间来来去去的脚步声。这些小心谨慎的声音,仿佛是讲述列车上故事的回音。孙子背爷爷尸体回老家;为回家过春节买不到票,裸体显昭;小偷行窃;骗子冒充铁路高层领导一路骗吃骗喝。当然,更多的是情人相约,亲人相别,网友相聚,跑业务,赴会议,参观旅游等等。我把快乐、幸福、甜蜜的回音,留给那些正在熟睡的人们,自己仔细辨听着余下的声响,感觉到出门的路不平静,坑蒙拐骗都有可能随途而行;回家的路是艰辛的,艰辛到不顾廉耻。这,路上能安静吗?   列车大概还是在戈壁滩上行驶,咣当咣当的声音告诉我车窗外没有丝毫纠缠,所以每一声响都干干净净地回到车箱里。这与夜一样宽广的戈壁滩上,干干净净的咣当咣当声,就如我幼小时听到母亲的催眠曲,我也有了睡下的想法,特别是在行路上,安静一刻算一刻,安静一时挣一时,便睡下了。      四      有个关,就有了关里关外,玉门关更不例外,可如今我看那仅有一垛几米长的破城墙,一个窄小城洞的玉门关,无力雄踞大漠,把持个关里关外,而像一粒蛀蚀的独立门牙,四面受寒,再也没有言语。敦煌的雅丹地貌就在这玉门关外。   敦煌的雅丹地貌我总觉得曾经见过,或许是其中一角,是我在2007年那次西行,从“敦煌”到“花土沟”途中见过的,可今天向司机打听,他却说汽车没有从这里经过。但我依然坚信见过,当时我被这沙漠中的奇景震慑,像丢了魂,忘记拍照,可是那些沙海中如艘如舰的土堆,总在我想起那方天地时出现在眼前,只遗憾没有一合肥癫痫病的医院有什么帧照片为证。今天又来到这里,是遗憾的一次补尝。   走过这沙漠、戈壁,又走进它们的“钉子户”——雅丹地貌的地质公园。若有所觉:风、沙是一家人,是严酷的一家人。风多情时从别处带来种子,想种在沙里,沙则以炙热的怒火焚烧了种子发育萌芽的念头;沙漠偶有情怀,也想沾花染绿,风则一个劲连根拔起,把它吹到很远的地方,让它们永不相见。风、沙保持着丙戊酸钠治疗癫痫的时候有副作用吗最严酷的爱,相互看护着,纯洁到它们的领地连一只蚊子也容不下,就这样报复式地相守着。   风一起,沙就动,沙被风赶着走,一堆堆地搬动,沙以为这个搬动能堆出新的沙丘,那弯弯曲曲柔美线条能取悦于风,可在风看来是千年一貌,只不过是转个身,沙依然是沙。风不甘于只会推沙成浪,不甘于单调寂寥,推沙的同时吹向岩石,沙丘不可琢,岩石可雕。风像顽童拼命地吹、刮,一年,百年,千年,亿年,终于创造出让人生畏的沙漠魔鬼城。这魔,魔在老,老到了无量时;这魔,魔在浑,浑得没空间感,有人说指南针就这里会失去效应;这魔,魔在岩显千形万状,你有多少想象空间,这里就有多少形态。   严酷的风沙,它造下的风景自然也有严酷的一面。我猜想着这样严酷的家庭里,既便安静下来,处处能听到的也是磨牙的声音,有着咬牙切齿的恨,烈日下我说这是一个炙热而又残酷,永不安静的地方。      五      “春风不度玉门关。”我猜想是诗人站在城头,面向苍茫大漠而咏下。他告诉了我,春风来自关内,若是关外,不度过玉门关,又哪来的“春风又绿江南岸。”诗心怀古,登楼远眺,临风追怀,此时我有了这种向往,可玉门关没了楼台,没了垛口,托体同大漠,像一个英烈,只留有一块丰碑。   从玉门关转身,我频频回顾,总觉得落下什么,检查过随身物品,都在!可还是回头寻觅着。找到了,玉门关丢失的,在六百多岁的嘉峪关这里找到了,不就是登高扶风吧!这里楼台高耸,墙厚体实,旌旗猎猎,足于释放情绪。进入城门,一道凉爽清风,如一柄古剑,把我身、影分离,身子留在城外,影子入城。影子如古人穿上都护铁衣,持枪荷戟,走上城墙,看大漠,看关山,报上一声,我是征夫禾源。胸前挂勇,背负走卒,挺胸迎向撕杀,负卒一往直前,争夺土地、美人、财宝,化作共同的口号:为忠义、为胜利而战!   想守住一方安宁的嘉峪关,自己则永远安静不了,狼烟飘起,战事告急,鼓声撼动,杀声震天。鸣锣收兵,征夫依楼,望月思乡,声声刁斗来回响在戍楼上,月夜里翻滚着无边的不宁,沿着长城从西走到东,一直走到山海关。   历史写到书里的时候是安静的文字,读出来时是生动的故事,再亲临这故事发生的地方,是一个个活生生的场景。箭楼万箭齐发,涮涮声响,血染蓝衫;瓮城中的将士如瓮中之鳖,看着城楼上敌军的弓箭,听见他们狂笑,知道是残酷的战争,把他们带向死亡。也许谁都不愿意打仗,都喜欢放马为逐鹿,弯弓射大雕,帐前听歌舞,入帐举杯美人伴。如是,如是,威严的嘉峪关,俯仰间有了许多温柔的微笑。东有光化门,西为柔远门,旨为祥光普照,万物开化,忠君孝主,安居乐业;放马南山,怀柔天下,共享太平。城楼内有戏台,有阁楼,处处祥和安宁。然而历史告诉了我们,安宁只是一种向往,一种祝福。   我像个当值的走卒,在嘉峪关的城楼上巡廻,手中戈戟随意一放,叮当一声,不仅仅响出刚毅的金属声,还透出兵刃的寒光,一道道的寒光又收藏在城墙上的每一块青砖里。虽然说青砖不著姓名,不著年月,然而一砖一碑,一砖世界,它是千古征战士卒的碑,是一次次战争的见证者。风雨洗涮血腥,岁月刻下印记,山海关“老龙头”城墙的青砖也是这样。我以乡村供奉神明牺牲品中的整牛整羊来推理(有头有尾意为整只),我可算拥有整条长城。   有人把长城比作一条巨龙蜿蜒盘旋在大地上。一根弯曲的草绳,会误认为是条蛇,何况长城是条巨龙,那活力可想而知。这条巨龙,从古至今,没有安静过,龙也不该安静。可我摸着嘉峪关城楼上的青砖,感觉中它是安静的。熬战中,它安静地守护将士;庆功宴中,它安静得如祭台,托起牺牲的士卒。王、候、将、相分享着战利品时,它默默地成了牺牲士卒的碑。也许正是这份安静,才求得长城内外的几分安宁,想到这,我三鞠躬,参拜过这无名无字安静的青砖。      六      鸣沙山,莫高窟,我是第二次拜谒,第一次为游玩瞻仰这神奇的地方而往,第二次依然还是这个目的。跟英国的探险家,考古学家斯坦因有着天壤之别。他带着驼队,带着一双比贼眼还毒的目光,带着敬奉佛教的假善,一次次地走进这块土地,走进敦煌,骗取信任,驼走了许多文物经书。他一次比一次精,一次比一次狠,莫高窟成了他最为激情,最用心计的地方。家乡有句老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可恨的那些贼又偷又惦记,差不多把莫高窟给掏空了。好在惦记莫高窟还有许多人,莫高窟就是在一个个的惦记中成就,惦记中创伤,惦记中复兴。   走近曾经的风景,有着久别重逢的情怀,心里热乎着,仔细地打量着她。我很欣慰,鸣沙山、月牙泉、莫高窟,跟我初识一样,五六年前走过,如今还能一见如故,真值得庆幸啊!小姑娘几年不见,喜欢人夸她长大变美了;若是一般的姑娘更喜欢有人说,当年的丑小鸭如今变成白天鹅。但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太太,听到一句风韵尤存,依然光彩照人,几年不见变化,也会情不自禁地昴起头浅浅一笑,挺起胸展示出几分妖艳。鸣沙山、月牙泉、莫高窟大概属于后者。当然不是因为它们天荒地老,而是因为它们确实历尽沧桑容不得它们再有日新月异的奇想。变化对它们来说就是革命,而革的正是自己现在的命。 共 1047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5)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