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星月】五月谶语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4:27:50
吴掌柜听到西头房里的一双闺女歇了声,便叹了一口气,狠吸了两口烟,然后伸手去胸口摸出一张大红纸贴。他没有立时就去看那薄薄的洋纸贴子,而是斜着身子把脑瓜子勾到床边口,把嘴里的老黏痰使劲地吐在泥地上,接着就拚命地咳嗽起来。   那贴子他早已看过好多遍了,越是看的多,他的心头也就越紧吞,脑瓜子也就是晕倒倒的,他预感到家里就要发生啥塌天大祸。想到此,他的全身也就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连烟头上的灰烬都被抖落下来。   吴掌柜的目光在黑咕隆咚的屋顶和模糊不清的家具之间游移着,最后在窗洞底下的那张梳妆台上停住,一股潮湿和发霉的气息直冲他的鼻孔钻来。他便感觉到了屋里的陌生。   这天是民国三十一年的五月初一。这天早上,他用自家的那辆老驴车,把他的两个宝贝闺女从县城拖回这阔别已久的老屋。吴掌柜没带伙计,亲自走赶着老驴儿,他又没得婆娘,就他们父女三人坐在驴车上,他一句话也不准两个闺女说。他们悄悄地离开了县城。打他婆娘在五年前叫鬼子炸死之后,吴掌柜就一门心思地拉扯这两个宝贝女儿。老八的队伍老年打过来。小鬼子退到废黄河以北去了,他便把两个闺女送进了师范学堂,想让她们多念些书。将来出了门到了婆家也不至于被男家小瞧。哪个晓得今年春上,鬼子又卷土重来!吴掌柜更没想到鬼子的翻译官四只眼前两天送来喜贴,要在五月初六那天同时娶他的两个闺女!吴掌柜自然晓得有钱有势的阔老能娶七八房太太,他还晓得阔老的妻妾之中,除了在老婆之外,那些姨太太哪一个不是出身贫寒?而他吴掌柜还是县城里数得上的大商号。他就能把自个儿的两个千金送给这个认了鬼子当了亲娘老子的四只眼么?   不过,吴掌柜也有想不通的落头。他的两个千金论长相实在平常,甚至可以说是两个丑丫头,可那狗日的四只眼为啥偏偏看上她们?城里标致的娘们多得是呀!   吴掌柜一次又一次地看那大红洋纸喜贴子,心里总觉得这事情有点儿不对劲。可那喜贴子上明打明晃地写着他吴掌柜的大名,压根儿没有错,他的心也就变得越发沉重了。   天麻花亮,吴掌柜昏昏糊糊地爬起身来,从床肚里拎过尿壶撒尿,脑瓜子里却在想夜里做梦郑州癫痫病门诊哪家医院好的事情。这时从院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吴掌柜拎起裤子走出了堂屋,身上便被淋了一层雨水。他格登地打了两个寒战,不晓得啥时下起了阴阴的小雨。   吴掌柜定睛一看却是圩子里的巫婆,只见她的老脸阴沉沉的,叫吴掌柜更是觉得忑忑。巫婆对他说她有要紧的事情。巫婆说完这话的时候,老脸上居然莫名其妙地泛起一丝红晕。吴掌柜觉得巫婆是来者不善,也想起自个儿爹和巫婆的公爹大刀孟合不来的往事。自然也就联想到他本人和巫婆的男家孟圩主的二弟在小鬼子打过来的前一年春上,因为废黄河南的几十亩滩地而动了一番干戈,最后告到县太爷那块,县太爷把那几十亩滩地断给了吴家,结果孟圩主的二弟一气之下投进了废黄河。吴掌柜清清爽爽地记得也就是在这一年,他把这几十亩滩地卖了,带着全家老小进城开了商号。当然,吴掌柜眼下是落难的时辰,也就不想计较这些陈年烂谷子的事情。   果然不出吴掌柜所料,巫婆瘪着老嘴告诉他说,她在夜里做了一个怪梦,吴掌柜的死婆娘正披头散发地和两个宝贝千金在一块嚎嗓子,而吴掌柜却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像是断了气。   吴掌柜一听巫婆这话,也就立时想起他刚才做的那个恶梦来,他的脸色顿时发了灰。   巫婆对吴掌柜说,她的梦特别灵验,她的公爹大刀孟被狗日的胡子首领独山虎杀死的前两天,她也做了嚎丧的怪梦。   吴掌柜自然清清楚楚地记得大刀孟当年被独山虎在圩门口害死的情景,这时辰听巫婆说她在大刀孟遇难的前两天就做了哭丧的怪梦,他的两条腿便发了软,站在巫婆的脸面前也不稳当了,脑瓜子里也嗡黄冈得了癫痫怎么办嗡地发了响,就连巫婆阴阴地笑着踩着一双糯米粽似的小脚走出了院门也没有入神,更没去送巫婆了。   这当口,圩西老七叔家的芦花大公鸡发出的一阵声嘶力竭的干嚎,一下子打破了土圩子原有的黑暗与宁静,东边的天际便亮出了一道红白相杂的云线,吴掌柜这才还过神来听到他的两个千金嬉笑着出了她们的闺房。   吴掌柜从城里回圩子后,每天一大早就坐在院心的石凳上,点燃洋烟慢吞吞地吸着,像是专心致志地等待死期的到来。五月初六这天早上,他望着他的两个宝闺女,心头又一次想起十七年前夏末的一个傍晚,他的婆娘一连生了两胎,他也就得了两个千金。可他婆娘从此再也没能怀上。他那时还想再抱个小子传续香火,可他婆娘的肚皮就是不听使唤,日子久了,他也只好作罢。现如今,这对双生子已经长大成人了,全都长得一模活脱,圆脸细眼平鼻大嘴,叫外人几乎看不出她们的大小,再加上他给她们打扮得全都一个色气,到了晚上就连他自个儿也难分哪个是姐哪个是妹。   五月初六的这天早上,吴掌柜呆呆地望着这对双生子正在院子里逗着自家的那条老狗嬉闹,听着她们不时地发出一阵阵清脆的笑声,心里也就更加沉重,胸口像是压了一块磨盘似的,一种死到临头的预感便像马蜂戳人似地向他袭来。   他没有把这塌天大祸告诉双子,他想让她们过得快快活活的。同时,他还侥幸地想,那狗日的四只眼恐怕也不会晓得他带双子偷偷地跑到孟圩子来的。想到这块,他那灰暗的老脸上就现出一丝儿强笑。   他的强笑还没有笑出声来,却已经在半途打住。他好像听到了废黄河那边传来了一阵阵鼓乐唢呐声,而且声音越来越近。他那老脸上的笑意也就凝固起来了,脑瓜子里也就想起巫婆在五月初二早上说的那个怪梦。而他身边的那条老狗却又拚命地想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挣脱绳索一个劲地狂叫起来。吴掌柜便支撑不住身体,朝旁边一歪,瘫倒在石凳子旁边的地上,惊得在一旁嬉闹的双子哇地一声惊叫起来。   吴掌柜睁着双眼望着身边的两个闺女,刚想说啥,却又听到门口有人敲门,同时听到那狗日的四只眼的声音:龙头拐。开门呀!你这是让俺抬闷轿,跟俺要开门封吧?吴掌柜便随着这声音望见有人从门缝里塞进一个大红纸包子。   小双子觉得好奇,跑过去拾起那红纸包子,打开一看,里面包着一叠储备券。小双子咋咋呼呼地告诉吴掌柜说有人从门缝里塞进了钞票,同时拔开门闩,四只眼就带着下一队人马涌进了院子。   只见那队人马打头开路的是两个黑汉子,各执肃静回避的招牌,接着便是几个吹鼓手,正鼓着腮帮子吹着箫、号和唢呐,下面是两乘大红花轿,花轿后面跟着两个怀抱大公鸡的童男子,再后头的便是几个捧着四色礼盘的娘们和七八个扛着大枪的二皇。   不多时辰,吴家院子就围滿了看热闹的圩民,那两顶花轿也早就停放在东南和西北两角,两只大公鸡也被扣在吴掌柜家堂屋的大桌腿上。   吴掌柜望着这些心里涌上一股绝望,而四只眼却一个劲儿地叫着龙头拐龙头拐。这时辰他又对吴掌柜道:龙头拐,俺就晓得你会躲到孟圩来的,今儿个俺准时来迎娶双子,请龙头拐受小婿一拜!   双子直到这时才闹清爽,鬼子的翻译官四只眼今儿个是来娶亲的,也就气恼地瞪了她们的爹一眼,双双捂着脸朝后屋奔去。   跟随四只眼一块儿来的全福奶奶一见两个新娘全都跑了,连忙吆喝几个娘们从花轿里抱出红袄红裤绣鞋啥的,朝后屋追去。   吴掌柜早已气得直喘粗气,朝着四只眼直吼,可四只眼并不理会,径直爬上他的枣红马坐着,专等全福奶奶她们一干娘们把两个新娘子拽上花轿,那鼓乐唢呐也就拚命地奏着废黄河这一带流行的老淮调,和着鞭炮一起把这埸婚礼掀向高潮。   不大时辰,吴掌柜望见那五六个娘们把大双小双拽了出来,便急得指着坐在马上的四只眼骂道:你狗日的仗势欺人,你这不是光天化日之下抢人么?   四只眼看着两个新娘子都给拽出来了,白脸上就现出得意的笑容:龙头拐您老人家这一回算是说对啦,俺这叫抢婚!四只眼说到这块把手一挥,几个娘们就把大双小双朝那两顶花轿里推,大双小双早已号啕大哭,拚命地想挣脱。那全福奶奶却笑道:哭吧,哭吧,放开量来哭,不哭轿来年会生哑吧的!   事隔多少年以后,据当年亲眼目睹两个双子被抢的圩民们说,双子被揌进花轿之后一直哭闹着,哭得吴家土院当年的那株槐树都跟着落了泪,刷拉拉地洒下一片水珠子;还有人看见双子被分别摁进花轿之后,全福奶奶用被子把她们围起来,脚下又分别放了一只滚烫的铜炉,烫得双子拚命叫大,急得她一脚踢出那只火炉,滚烫的火炭洒落在枣红马的身上,疼得枣红马到处乱窜,把四只眼摔下了地,气得四只眼叫人把花轿的门落了锁,接着就把手一挥命令南宁少儿癫痫病医院队伍出发回城。   吴掌柜便捶胸顿足地大哭起来,泪水也已流满了老脸。这时,望见双子的花轿已经被人抬了起来,听着一双闺女的嘶喊,也就拚命地追上前去,却又被脚下的树枝绊倒,吴掌柜便趴在地上一边哭着一边朝花轿那边爬着。他家的那条黄狗也就汪汪地狂吠起来。   吴掌柜突然想起五月初二一大清早巫婆说的那个怪梦,一种使他全身颤抖的恐惧像钢锥一般刺向他的心,他便失声大喊了一声昏死过去。   四只眼看见吴掌柜昏死过去,心头格登一楞,脸色也就发了白,连忙跳下马来,奔到吴掌柜的脸面前,伸出手用手指甲掐吴掌柜的人中,可吴掌柜还是一下子醒不过来。四只眼便半跪在吴掌柜的身旁说道:龙头拐。你快醒醒,你可别坏了俺的好事呀!龙头拐,俺实话说。打东洋人进了城,逼俺当了翻译,俺的心里就一直不自在,俺心里明白,这翻译是没骨头人干的鸟事情,可俺又没得别的法子。四只眼说到这块出掏出手巾方子揩了揩眼睛,然后又接着说:初开始的时候,东洋人说俺身在曹营心在汉,发狠要一刀劈了俺。俺为了讨好东洋人,就带他们下乡抢粮食,烧房子。俺晓得俺作了不少孽呀!四只眼哭了起来:今年是个闰年,城里城外都有人说。闰五月是个鬼门关,废黄河里的水无常专门要来索像俺这样的人的命!俺晓得俺活不长了,就去求神问仙,结果一位大仙告诉俺,只要在闰五月娶双子,才能挡住闰灾,俺就派人四处打听,才晓得你老人家的两个闺女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双子。四只眼说着说着也就呜呜啕啕地大哭起来了:在俺娶亲的大喜日子里,你老人家可不能断气呀!   就在四只眼嚎淘大哭的时候,从院墙外突然响了两枪,吴掌柜也就从昏迷之中惊醒过来,迷迷糊糊地望见院墙外头又有一队人马,正在朝院内四只眼的人开火。吴掌柜便踉踉跄跄地朝着那两顶花轿扑过去,并且拚着老命喊道:别开枪呀!别打着俺的双子!   吴掌柜哪里晓得墙头外面是胡子独山虎和他手下的人,也不晓得独山虎半个时辰之前在废黄河底遇见四只眼,双方已干过一仗,只因为双方都有事没有心思把仗干到底才火速撤退的。那个时辰独山虎和四只眼都没有料到对方都是来孟圩子娶亲。刚才,独山虎听见吴掌柜家里传来一阵阵唢呐声,又望见吴掌柜家门口有那么多人,这才恍然大悟,这才晓得四只眼也是五月初六来娶双子避灾的。   独山虎见四只眼抢了先,坏了他的好事,便火了,命令手下的胡子兵分两路。把吴家土院子包围起来。他要把四只眼打得措手不及,以解他的心头之恨。就这样,胡子独山虎和汉奸四只眼也就交上了火。   四只眼开始处于十分不利的地位,被独山虎的人团团围在院心,独山虎的人已经爬上了前后屋顶的墙头,四只眼他们又没有提防,结果被打死了两个二皇,后来当四只眼得知独山虎也是来娶双子避灾时,便用两顶花轿作为挡箭牌。那独山虎听见双子在花轿里拚命地嘶喊只好下令停止射击。   独山虎从墙头伸出脑瓜子喊道:四只眼!你要俺放过你这条狗命可以,只要把双子让给俺带走才行!   四只眼从花轿后面伸出戴着眼镜的脑瓜子扯开嗓子喊道:独山虎!你个毛贼还想长命?皇军早就想抓你了,你倒是送上门来了。你今儿个乖乖软软地滚回去,俺也不为难你,放你一条生路!四只眼说到这块挥了挥手里的驳壳枪。   独山虎听四只眼这么一说便气恼地道:你狗日的四只眼也不撒泡尿照照自个儿的影子,认了小鬼子做了干爹,还有脸在俺面前充雄!   这当口,四只眼趁独山虎说话的功夫,突然朝独山虎开了两枪,独山虎一闪身,把独山虎的耳朵擦去了一小块。独山虎也就恼了,举枪还击。双方又交上火,子弹便在院子里外飞舞着,院子里吴掌柜跪在地上向四只眼和独山虎拚命叩头,请他们不要打了,可双方没有人肯罢手。双子一直在花轿里嘶喊着。就在这时突然从后屋顶上飞过来一颗手榴弹,落在花轿边轰地一声爆炸了,双子哭喊声戛然而止。吴掌柜便痛哭着从地上拾起一把刀,朝四只眼猛扑过去,接着就和四只眼抱成一团,在地上滚打起来。独山虎趁机命令手下的胡子跳进了院心,一场肉搏也就开始了。   吴掌柜记得清楚,胡子独山虎和二皇四只眼的肉搏战是在天近晌午的时分结束的,也就是在这场肉搏战就要结束的时候,突然从墙头外传来一阵哈哈大笑声。这笑声使血肉横飞的院心还剩下没有战死的几个人都觉得惊奇。吴掌柜顺着笑声望过去,只见巫婆手持回生仙术的旗幛,立在墙头外边的草堆上,张开大嘴在纵声大笑。 共 615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