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菊韵】自然的生命(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58:19

———我的童年

我六十三了,外孙八岁。每天带着外孙子麦稻,接他上下学,陪着他做作业,看着他疯跑着玩……守望着麦稻快乐的童年。

有人说,童年是最自然的生命。我们每个人都有过童年。

我的童年是在街头跑大的。

推铁环打弹弓嘣弹球摔包子用鞭子抽“猴”(陀螺)……兜里总装满着“洋片”,一种小摊上不断买回来的长方形的彩色的小画片,买时是印有一套故事的一大整张,回家自己用剪刀裁,一片片地积攒,一沓沓用牛皮筋扎着积攒在一个鞋盒子里。如今,还亲切地记得,画在那一张张片片上的三国、水浒和封神榜英雄的模样,画片右或左的上角标注着他们的名字,虽然印工和墨色都很粗糙。院子里的孩子们趴在地上,拍打着输赢。

大人们叫我们野孩子。不是沟沟坡坡放羊割草的农村的孩子,没有他们的辛苦,也没有池塘的蛙声和田野的风。也不是城里的那些保育园里的孩子,也就没有他们那样规规矩矩的干净……在我们面前他们有着养尊处优的骄傲。我们不是他们,他们和我们都很陌生。

我家住在城墙根下,古老的城墙横亘在家的后窗,我们春天到城墙上放风筝,夏天下城河游泳,冬天,用砖头瓦块砸河里的冰,用竹竿敲下房檐上的冰溜子吃……

我的童年的记忆里都是街头的故事。看小人书,几分钱,约上几个伙伴,去书摊或书铺,看上一下午。书铺里几条矮凳上挤坐着同样大小的孩子,都在静静地翻阅着那些书,炉子上的壶咕咕地响着,看书摊的老头打着盹……也去北门外的铁路桥,趴在护栏上,让火车从我们背后飞鸣而过,享受那种轰隆隆的刺激,火车司机总会探出头来对我们大声地叫骂着,呼啸的风中,我们并听不见司机的骂声……一群孩子,也常打架,吃亏或占了便宜,并不告诉爸爸妈妈,也不会去告老师。一次,弟弟在班上受了欺负,我踹开了教室的门,我暴打了那个男孩子,老爸暴打了我……那时,大人都很忙,家里都很穷。每天,妈妈起得早,待我们起床灶火上馒头已经热腾腾地出锅了,我们背起书包上学去,揣上一个馍馍,带一个瓷缸,学校课间供热水……

可我快乐,快乐得不想回家,放学了,扔下书包去满街跑,作业总是熬夜去赶,或不做,第二天让老师罚站,站在全班同学的面前,挤眉弄眼……课间去补作业。背着书包上学校,书包是母亲用布头拼缀的,如百衲衣,很规矩的菱形块,五颜六色很好看。书包也轻,作业也少。其实,我的学习一直很好,成绩总是优秀,不仅仅在一个班,而且是在全年级,老师是真喜欢我。

记得,小伙伴们在大杂院的巷巷道道里做一种游戏,现在没有了,叫“官、打、捉、贼”。剪四张纸片,分别写上“官”“打”“捉”“贼”,叠起来,四个小伙伴抓阄,悄悄地看了,并不告诉别人“我是谁”,然后四下里跑开......“捉”要拿“贼”,“贼”要投“官”,对了,“贼”便受惩罚,错了,“捉”便受惩罚。由“官”去裁定,由“打”去执行,按倒在“大堂”上打屁股板子……再继续抓阄。再继续去跑,去找,去捉,去打……昏黄的路灯光影下不知疲倦得做着游戏,直到妈妈呼唤吃饭。

女孩子,她们乖,她们腼腆,她们扎堆踢毽子跳皮筋跳房子扔沙包……我们男孩子不和她们玩,谁要和她们玩,大家便起哄,给他起个外号叫他“老婆迷”。

同学们之间还流行过一段时间一种嗜好,用纸去刻蜡板,刻上各种动物,“虎”啊“兔”啊,有“公鸡”“鱼”“龙”“狮子”“老鼠”……也刻些复杂的人物,舞着大刀的”关公”,横着长枪的“赵子龙”,骑着青牛的“姜子牙”,更多的是孙悟空和猪八戒,孙猴子吃鲜桃,猪八戒背媳妇,大胡子沙和尚挑着担子……刻前是要先把图形在纸上描摹下来,再用化开的蜡油浸涂一遍,晾干了用刻刀细心地抠挖出图影来……形象鲜明栩栩如生,似同剪纸。同学相互交换着拓印复制,订成成本成本的厚厚的书。只要谁有好一些的,大家很快就会找到他索要,借去……小时候我喜欢画画,创作便多,多是小人书上我喜爱的人物。

男孩子攒烟盒,不像女孩子,她们爱攒糖纸,花花绿绿的小气。我爱好集邮,自己用纸板去做邮册……翻箱倒柜到处找信或守在胡同口从邮差手里要过信,等着大人们下班,很殷勤地把信交到他们手里,然后,颠着屁股紧紧跟着央求收信的人,然后,兴奋地小心翼翼地去揭信封上的那些盖过了戳的邮票,一套套地去搜集攒齐……并无升值的概念,只是觉得好看和不易,很纯的爱好。

叽叽喳喳的操场,朗朗的读书声,一排排教室,很温馨的女老师,写在黑板上的考试题……我,一年一年不觉间就长大了,现在回想起来,并不觉得学习有多么的枯燥,也不觉得有多么的趣味,到了后来,却喜欢听流行的台湾校园歌曲,比如罗大佑的,每每听到他的《童年》,夏日的校园槐树上知了不息的叫声,又鸣响在了耳边……那时,也总盼着下课总盼着放学,总盼着去玩,总盼着有个暑假的夏天。考试我倒不怕,唯一害怕的是老师的家访。那时,老师是要做家访的。

“姥爷,你小时候迟到过吗?”一天,我的外孙麦稻突然问我……迟到?有的。我迟到,校门叫不开,便翻校园的后墙,墙那边是操场,课间再溜进教室……一次,老师,却在墙的那边,候着……麦稻问“后来呢?”我说“后来?后来嘛,你懂的。”

一年,我有过一个心爱的钢笔,爸爸给我的,丢了,不敢给家里说,撒谎说“老师拿去用……”,以后的日子,总借同桌的。那些年,我们拿两分钱买一片“蓝精”,用一个空了的墨水瓶泡上,用一根筷子绑上蘸笔头……

老师家访,前后跟着同学,围在我家门口,我站在胡同口远远望着,心怯怯得不敢进院子,因为我清楚我的劣迹:逃学,去爬城墙,去翻墙进公园,去踢球,去和人打架,人家用砖砸我家的门……你知道的,老爸是个车工,下手很重,抓住啥就啥,妈妈是拦不住的。我猜,这时,老师和家长他们又在商量着如何把我送少管所去……前些日,爸爸还吼着要把我送进去呢。现在想起来都可笑,可那时我还真害怕他们送我去,他们说那里每天搬砖……

往往是躲到掌灯后老爸睡了,我才蹑手蹑脚回家,妈妈在等着,晚饭热在锅里呢……

其实,我们很纯粹,我们胸前系着红领巾,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我们学习刘文学,要做好少年……全国学雷锋的时候,我们已经长大了。

那时的社会也很纯粹,纯粹得简单安全没有欲望。

小时候,城市并不像现在繁华热闹,却没有偷抢孩子的,也很少听说车祸,大人们也放心,孩子多也就放了羊似地养着。不到吃饭或睡觉,不会喊他们回来的……我是弟兄四个,中间一个妹妹,父母必然偏心妹妹。我们小的时候都丢失过,街坊间常会见大人们敲着盆子满街道吆喝着找孩子……我就被丢过。怎么走迷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不记得了,却是听过母亲叨叨……那年,春节,我跑丢了,一个人走世界,被人捡了送碑林派出所,警察们给我糖果吃,给我买了个红灯笼,驮着我,我指着路……在爸和妈满街找我的时候,警察把我送到了家。后来,我妈说:“你袖子一甩一个糖,袖子一甩一个糖……你把他们叫舅舅哩。”我如同在听别人的故事……我干嘛把糖放在袖子笼里?我那时也就三四岁。我妹丢了,认了个干妈,现在她还常去看望她的干妈。

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突然长大了……

小时候,希望自己快点长大,长大了,却发现遗失了童年……童年真好。

2015-11-04

原发性癫痫的病因都有什么长期服用苯巴比妥河北癫痫病手术治疗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