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水乡】竞选村长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4:44:22
   秋收过后,转眼就过了寒露。一天镇里派通信员来到星星村村委,通知村长汪定灰与副村长房藏金两个人第二天早上8点之前到镇里大礼堂报道开会,传达每三年一次的换届选举村委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工作会议精神。   “我镇八八年村‘两委’换届选举要严肃选风选纪,要严格执行五个严禁,十五个不准,五个一律的纪律要求。确保村委会换届工作的顺利推进。要做到风清气正,奉劝竞选的同志切莫顶风违纪,违纪必被捉……”会议上,星沟镇镇长李安煞有介事地宣读着他的发言稿。   “房副村长,你看我村今年的换届选举工作怎么做?”村长汪定灰问房藏金。   “先把各小组组长,村委干部集中起来开个讨论会,商量一下再拿出具体方案。”房藏金回答说。   “回去就叫通信员通知各小组长,村委一干人马明天九点前到村部开会。商讨具体选举方案。”汪定灰村长还在行使他的村长职权下着命令。   “你今天去镇里开了什么会?”汪定灰的老婆黎英边问边把炒鸡蛋端上桌子又给他拿了一瓶酒。   “村委换届选举工作会议精神的传达。是我们女婿李安主持的会议。哎,又该到劳心费神的时候喽。”汪定灰回答道。   “你也在村长的位子上连续干满十年了,按照规定即使你现在不干了,镇里也应该给你安排个工作的。你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懂个球,镇里即使给我安排个工作,也是没有多少实权没有多少油水可捞的。哪有干村长肥哦!每年的计划生育罚款,提留金,收取的两金一费,以资代劳费,救济金等等。还不是村长说了算,真他娘的是个土皇帝,就算给我安排个拿死工资的工作,也没有这个舒服哦!”汪定灰边喝着小酒边发着牢骚。   “干村长当然很好,但是你干了这么多年,你也照顾了不少人,同时得罪过的人更多,照顾过的人当然会选你,但是你得罪过的人他们肯定不选你,万一你选不上,又咋办?”老婆黎英望着汪定灰道。   “是啊,我不就是为这事发愁嘛!你容我再思量一下啊,办法总比困难多,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汪定灰用筷子敲了一下盘子说。   “那我们就花钱拉选票,把以前你得罪过的那些人今晚都再心里虑一下,俺挨家去坐坐,塞点钱,让他们选你不就行了?”黎英接话道。   “你懂个球,这不是明摆着贿选吗?花钱不讨好的事情。得罪过的人你就是给他钱也不会选你,还给人花钱贿选口实。你别自作聪明给我添乱啊,这事情不要你管,我自有办法。”汪定灰再次口出脏话数落老婆。   “你今晚去陈家庄给我跑一趟,找一下陈二杆子,让他今晚来我这里一趟,别让房藏金他们看到了,快去吧。”吃过了晚饭,汪定灰边剔牙缝里的残渣边对老婆说。   “嗯,我这就去。”说完马蜂窝黎英就骑着崭新的永久牌自行车直奔陈家庄二杆子家而去。   “婶子,你急匆匆去哪里?”二杆子吃过晚饭出来溜达,正巧碰上黎英。   “我们当家的让我来找你,你现在快去吧,他在家等着你唻!说有急事找你商量的,小心别让别人看见啊!”黎英叮嘱完调转车头就往回赶。   “汪村长,你找我啊!啥事啊?”二杆子出现在门前。   “杆子啊,快进来,快进来。”汪定灰亲热的招呼着。   “你去门外望着点,有人来了就大声咳嗽一声。”汪定灰对老婆说。黎英就拿了鞋底麻绳去门外假装纳鞋底实际是给老公与二杆子密谋把风去了。   “杆子,你想当咱村的村长么?”汪定灰给二杆子倒了一碗糖开水递给他。   “汪村长,开什么玩笑,就我这料,老婆都跑了几年了,如今光棍一个,我这个村民小组长还都靠您照顾着才勉强干着,我哪是干村长的料,您就别埋汰我了。”二杆子有点受宠若惊。   “嗯,很好,你还有自知之明。你不想干村长,在这次换届选举中你就帮我一把,让我继续干上星星村的村长,汪叔亏不了你。”汪定灰望着二杆子。   “行,行,我一定尽力。帮您就是帮我自己,我知道轻重。”二杆子点头哈腰的说。   “汪叔以前对不起你,春天在金刚家喝酒,被房藏金误打一拳心脏病发,换心脏时那桌喝酒的人每人为我赞助了二百,你手头不好,今儿我把这钱退还给你。心里别记恨你汪叔。”汪定灰拉开抽屉数了二十张大团结递给陈二杆子。   “别,别,哪能啊,既然别人都出得,我也该出得,这钱您老留着买酒喝。”陈金刚推让不收。   “以后您老给我想着,哪里有合适的再给我介绍一个,老婆小玉跑了好几年了,单身的汉子难着唻,几年都没沾个腥了。”陈二杆子眼神里透出渴望。   “那好的,你实在不要,这钱我就先收起来了,我会给你想着的,我这里还有一些别人送的好酒,芝麻香大曲,劲头大着唻,你拖一箱子回去慢慢喝,这是叔送你的,你就别再推辞了。”汪定灰把钱放进口袋里,又从角落里搬出一箱落满灰尘的芝麻香酒送给二杆子。   “好的好的,我就爱这口,我就不推辞了,我收下了哦,谢谢汪叔了。”陈二杆子爱酒如命,喜滋滋地接过酒箱子。   送走了陈二杆子,天也完全黑下来了。汪定灰与黎英躺在被窝里。汪定灰点燃了一支烟,陷入了沉思。虽然说自己送了一箱酒给二杆子,但是二杆子能不能帮他参加这次竞选。他心里也没把握,毕竟小恩小惠的,关键时刻不一定就起作用。说不定房藏金会比自己给的好处更多更大。如何战胜房藏金赢得竞选,必须得下血本才行。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嘛。二杆子喜欢什么?就投其所好。他想起刚才二杆子对他说过老婆跑了也好几年了,也好长时间没沾腥了。顿时茅塞顿开,心里豁然开朗。他披衣下床,穿了鞋子就往外走。   “你得了癔症了?也不睡觉?又闹什么鬼?”老婆有点不满地问。   “我出去有事,你少管,我干的是正事。”汪定灰说完就关门走了出去。   “咚咚咚。”汪定灰敲着鲁寡妇家的门。   “哪个死鬼?半夜三更的,踹寡妇门,非奸即盗。老娘睡了,有事明天再来。”鲁红燕没好气地骂道。   “是我,燕子。你给开开门,我找你有急事。”汪定灰小声说。   “哦,是汪村长啊,我衣服都脱了,你稍等啊,我这就起来开门。”鲁寡妇听得是村长汪定灰的声音,不敢怠慢,立即拉亮电灯,穿了裤子,披着衣服打开了房门,把汪定灰让进屋子里。   “这么晚了有什么急事?是我们俩的事情给你老婆知道了?”鲁红燕有点惊慌失措,那马蜂窝可不是好惹的。惹恼了她能活生生的把自己给擗了。一种莫名的恐惧袭来。   “不是,就是知道了她也不敢对你咋的,我能降住她,她对别人狠辣泼,对我她得服服帖帖的。”汪定灰安慰着自己的相好鲁寡妇。   “那就好,那就好,你这么晚来找我,是想我了嘛,这么长时间你都没来我这里了,听说你病了,坏了心脏又给换了颗黑狗心,身体咋样?还行吗?”鲁寡妇担心地问。   “这个贾博士真他娘的神了,医术太好了,给我换了颗黑狗心后我的身体更棒了,做那事也更带劲了。以前不到三分钟,现在起码能干个十分八分钟的。今晚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汪定灰看着自己的相好色眯眯地说道,拉着鲁红燕就滚到了床上。   “你个死鬼,还不是与以前一样?也就是比以前稍微硬一点,别的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真让人扫兴,尽能吹。”匆匆完事后未能满足的鲁红燕埋怨着。   “那我给你找个年轻能干的?”汪定灰终于说起了正事。   “滚一边去,哪个要你找。狗嘴吐不出个象牙,臭蛆往外爬。”鲁红燕与汪定灰卖起了嘴。   “我说正经的,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你要同意了也不枉我们相好一场。你看我平时对你都是特别照顾的,有救济金下来我都多给你,平时也给你零花钱,你就帮我一个忙嘛!只有帮我度过竞选村长这一关,我才有能力有机会照顾你啊,你说是吧?”汪定灰开导鲁红燕。   “今年又要重新选村长了?那你说让我咋帮你?我能帮的也就是投你一票而也,至多劝说我的亲戚也选你罢了,我能帮的也就这么多了。”鲁红燕诚恳地说。   “用你的身体帮我搞定一个人,竞荆州哪些医院治癫痫最好选村长他能帮我。”汪定灰试探着说出自己的想法。   “不行,我是你的,你咋能把我送人?你咋不用你自己的老婆使美人计?”鲁红燕有些不满地斩钉截铁的拒绝并反问道。   “老婆如命,概不外借。何况我也不会白用你的。这是两百元,你先拿着用,只要你答应帮我,我当上村长以后还是会好好照顾你的,别给我使性子了。”汪定灰把刚才给陈二杆子没收的钱又转送给了鲁红燕。   “这是你自己说的哦?只要你不嫌弃我跟别人,那就成。”见了这一大笔钱,一个强劳力都够下几个月辛苦才能赚来的钱,鲁红燕笑呵呵的一把抢过钱塞进了衣服口袋。   “你要我跟哪个睡?什么时间?哪个地点?做不做是我的事,成不成是你的事,我不打包票的哦。搞砸了别找我事就成。”鲁红燕终于应承下来。   “陈家庄的二杆子,是我提拔他当的小组长,这次换届选举,我想让他帮忙,他老婆前几年跑了,好久没有闻到女人味了,馋猫似的。你再用美人计搞定他,八九不离十。一锤定音,拿下村长宝座。”汪定灰耐心和盘托出自己的计划。   “他啊,讨厌鬼,我最讨厌这样的臭男人了,整天没个正形,要是正干女人咋能跟别人跑了。我跟你说啊,仅此一次,以后别让他再来烦我。”鲁红燕有点心不甘情不愿。   “明天夜里还在你家,半夜你留门就行,我带他来。夜深了,我该回去了,再晚我家的那个马蜂就该出击了。”汪定灰说完就匆匆忙忙赶回家。回到家也是下半夜,老婆黎英睡得死猪一样。并不知道自己的老公当夜去了哪里,又是什么时间回来的。   “我们村今年换届选举的选民登记人数要准确,推选出计票人,唱票人,监票人。这3人由章立早,陈二杆,汪学河三位同志负责。今年我们村两委候选人现在确定为三个候选人,分别是汪定灰,房藏金,匡吉中。准备工作由匡吉中负责。陈金刚负责选票的收发唱票兼保管工作。村长副村长以及治保主任由选票依次决定。确定选举日期定在10天后的10月26日,阴历九月16日上午8点30分准时在村部前面的空地上举行。我讲话就这么多了,还有需要补充的吗?如果各位同志没有别的意见,就这样决定了。”汪定灰话音一落,响起了参差不齐的稀稀落落的掌声。   经过商讨,他们终于确定了选举日期并报政府批准。各位村委干部各负其责,分头准备去了。汪定灰瞅准了没人的机会喊住了陈二杆,说晚上天黑后在家等他有重要事情。说完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吃过晚饭,陈二杆想着汪定灰让去他那里一趟,看着天擦黑了,也不骑车,就步行来到了汪家。汪定灰关起门与二杆子密谋今年选举的事情。   “我让你准备选票,收发选票,唱票。这是非常信任你的。你在买保管锁的时候,把三把锁的钥匙都找配锁匠配一把留着,以便选票掉包之用,还有唱票的时候你不用担心,就是把别人的选票唱我的名字。汪学河是我本家,我待他不薄,他也不会揭穿你。你帮我选上村长,我会帮助你很多。你老婆走了这几年,憋坏了吧?我今晚带你去鲁红燕那里尝个鲜。”汪定灰望着陈二杆子说道。   “汪村长,你放心,这事情只你知我知天地知,绝不会有第二人知,你对我的好我都记着唻。”   其实陈二杆子老婆跑了那几年,也时常惦记着还有点姿色的鲁寡妇,曾用言语挑逗了几次,都被鲁寡妇骂了。他也知道鲁红燕是汪的相好的。今天一听汪定灰说带他去鲁红燕那里寻好事,就知道汪定灰竞选村长有求自己帮忙,他肯定也与鲁寡妇说好了的,顿时开心的笑了。   当繁星满天的时候,在汪定灰的轻车熟路的引导下,他们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了鲁红燕的门前。屋子里还亮着灯。鲁红燕早也睡下,门没有上闩。汪定灰知道是给自己留门的,就轻轻一推,门开了,带着陈二杆子就走了进去。一边轻轻地唤:”燕子,我们来了。”   “嗯,怎么才来?我等的困了,就上床睡了。”鲁红燕坐起来用手擦了擦朦胧的睡眼答道。   “你先进去玩吧,我等你们完事再进去。”汪定灰与陈二杆子谦让着。   “还是你先进去吧,毕竟是你的相好。”二杆子还有点不好意思地推让着。   “没事,我也与燕子说好了,你就先进去好了,完事了就招呼一声。”哈尔滨治癫痫病到哪个医院好汪定灰再次推让。   “汪村长,那我先进去了。红燕,你睡了啊,我来了。”二杆子一边说一边撩起门布走进鲁红燕的卧室。   “是的,刚睡下,要不是看在汪村长的面子上,我才不会让你上我的床呢。”鲁寡妇望了一眼二杆子,示意他上床。其实这话也是故意说给房门外的汪定灰听的。   “是的,是的,汪村长对我太好了,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他的。”二杆子一边说一边脱了衣服鞋子爬上了鲁寡妇的床,钻进了鲁寡妇的被窝。   汪定灰找了个凳子坐在隔着一层门布的房门边,他好奇地听着里面的动静。二杆子进去才两分钟不到,就听见里面咕咚一声,好像是重物落地的声音。就听鲁红燕嘴里骂道:“没用的东西,就跟他娘的公鸡踩蛋一样的,刚进来就完事了。”汪定灰赶紧撩起布帘进屋,就见陈二杆子跌落在地,一脸的狼狈。原来是彪悍的鲁寡妇嫌他时间短,没好气的一脚把他给踹下了床。二杆子赶紧找到自己的衣裤穿了走出里间,坐在房门外的凳子上等着汪村长完事。前后没得几分钟,就听鲁寡妇原发性癫痫病到底会不会遗传说道:“都跟公鸡踩蛋似的,没一个正经果子。”汪定灰一边系着裤带一边笑着说:“等几天与二杆子再来收拾你。” 共 831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