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绿野时间的痕迹征文】修炼成妈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21:28
此刻,王琳站在红毯尽头处鲜花拱门下,她略施粉黛的脸庞是青春靓丽的代名词,她的嘴角噙着微笑,脉脉含情地双眼紧紧锁着前方缓缓走向自己的那个男人——肇潮阳,看着他略带紧张,却坚定的步子,看着他脸上挂着汗珠的笑容,看着他手上鲜艳的红玫瑰,看着……,看着幸福向自己缓缓走来,王琳觉得自己此刻是最为幸福的一个人,这一刻注定将是此生回忆中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高高大大的肇潮阳一贯是洒脱自在的,可是现在却真的有一丝丝的紧张,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迈错步子,或是左脚就要绊到右脚,可是当他看到妻子王琳发自内心的迷人笑容,心底瞬间就涌起了无限的暖暖爱意,他不由得加快了前进的步伐,不顾婚礼司仪露骨的调侃,不顾亲朋好友善意的笑声,他心无旁骛地迈着坚定步伐飞快地走到自己公主的面前,略一停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有些紧张地单膝跪地,双手举起那一束缀满爱意和承诺的红玫瑰,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出一生的爱恋:“亲爱的,嫁给我吧!”王琳在掌声、欢呼声、口哨声中,扶起早已汗流浃背的潮阳,满脸羞涩与甜蜜地接过那一束红玫瑰,在一片绚丽的彩带花雨里,两个人深情地拥抱在一起,手挽手走向了红毯的另一头!婚礼主持人在一片掌声和口哨声中朗声宣布婚礼典礼正式开始,证婚人宣读了两人的结婚证书、双方父母上台、新郎新娘交换戒指、三鞠躬、新人给父母敬茶、新人开香槟、切蛋糕、喝交杯酒、双方父母代表讲话、主婚人致词、介绍人致词、来宾人致词、主婚人致谢词……典礼循着中西结合的模式铺陈开来,终于王琳被潮阳抱着从红毯上走过一片祝福的花海,属于两个人记忆的典礼结束了!但是王琳和潮阳的任务还没有结束,在王琳换了一身典雅的红色小礼服后,两个人开始逐桌敬酒,在嘈嘈杂杂的环境里接收众人衷心的祝福,虽有些嘈杂,但是这仿佛更贴近婚礼热闹的宗旨,终于宴会结束,宾客渐渐散去了。尽管从清晨忙碌到现在,尽管穿着高跟鞋的双脚有一些胀痛,但是这些丝毫都不能影响王琳的好心情,结婚典礼已经结束了,动人的歌曲却还在耳边缭绕,缤纷的烟火还在记忆中闪耀,幸福的微笑更是在王琳的嘴角绽放着,仿佛生了根,长了枝桠,正一路蔓延到心底。   此刻,她与丈夫正在和双方的家人好友们围坐一桌,小两口频频举杯逐一向各位敬着酒,答谢亲朋好友的辛苦操持,努力付出。肇潮阳的表嫂宋雨霏在王琳二人向她敬酒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人们都说,女人这一生,是一天的公主,十个月的皇后!琳琳,你今天当了公主,可要快点当上皇后呀!”王琳心领神会笑着说道:“嫂子,你怎么不说后半句啊,还有一辈子的女仆呢啊,我可不想那么早就变成女仆!”宋雨霏笑着说:“哎呀,我想找一个做伴的,可盼了很久了,终于等到你了,想把你早日骗到我们的队伍里来,还被你发现了!”说着两人都笑了。两人正说说笑笑,双方的老人却都不由得谈起生孩子的话题了。肇潮阳的母亲李燕对王琳的母亲程秀娟说:“亲家母,你说这原来还真没想过抱孙子的事儿,这他们一结婚,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就总想这个事儿,你着急不着急?!”肇旭刚看了一眼妻子,打断她说道:“你就是急性子!这才刚结婚,别给孩子们这么大的压力!”李燕有些不好意思地连连答应着,程秀娟看了一眼女儿略显尴尬的神情,给李燕倒了一些饮料,劝慰着道:“着急,也得慢慢来呀!他们这才结婚第一天啊!”王庆祥也附和着,给女儿争取着空间,李燕努力化解着尴尬,举杯说道:“是啊,是啊,不着急的事儿!来,咱们共同喝一杯……”肇潮阳的奶奶董楚华已经八十有余了,却是耳不聋眼不花,凡事都很清楚,听了众人的话,却忍不住说道:“怎么不着急,你们不着急,我可着急着呢!阳阳和琳琳都29岁了,这要是在过去,孩子肯定都四五个了,现在可好,这都奔三十了,还不着急呢!”潮阳忙搂着奶奶的肩膀,低声劝慰着老人,也不忘悄悄回身给妻子一个安慰的微笑!王琳脸上的笑容似乎裂了一个缝,但是仍努力维持着,不想因为生孩子的话题影响新婚的美好。众人也纷纷各显神通,把话题岔开,说说笑笑,共祝新人百年好合!   夜晚,静谧而温馨,忙碌了一天的潮阳和王琳终于等到了两人独处的时光,王琳依偎在丈夫的怀里,听着丈夫坚强有力的心跳,轻轻地合上了眼睛,仿佛在听一首动人的歌曲,潮阳低下头看着她,笑容堆在嘴角,涌在心间,忽然,王琳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起身看着潮阳,欲言又止,潮阳先是吓了一跳,随后故作若有所悟状,调侃地说:“怎么啦?你这么激动是要数数到底收了多少个红包吗?”王琳本来想严肃地和潮阳说说话,可是被潮阳一说没忍住笑了起来。潮阳回拥着王琳,轻轻地亲着她的额头,王琳闭着眼睛轻轻地颤抖着,忍不住用力地抱住潮阳,轻轻地问道:“老公,你也想现在就要孩子吗?”潮阳一怔,想了一下说:“我还真没想过要这么快要孩子,毕竟我们刚结婚嘛!”王琳忍不住赞同的说:“对呀对呀,我们刚结婚嘛,这个不急的嘛!”话锋一转,王琳对潮阳说:“所以,老公,如果爸妈和奶奶再提起这个事情,你要出来说喔!”潮阳捏了捏王琳的脸颊,宠爱地说:“好!”“谢谢老公,老公,你怎么这么好……唔……”王琳极尽谄媚的夸奖被潮阳的热吻吞噬,融化……七月的阳光是这么的炽热,把这北方的小城笼在一层热气之中,道路两旁的树木都罩着一身燥热,无精打采地站着,纹丝不动,空气也凝滞着,仿佛遇到了巨大的阻力,无法前行,哪怕只是挪一小步。人们和闷热拉锯着,仿佛在打一场持久战,只是闷热却在此刻使出了杀手锏,仿佛用无数双巨手要把人鼻腔中、口腔里的那一点点空气都要夺走。除了和闷热的战争即将败北之外,有一个人的婚姻保卫战刚刚宣告失败!王琳与刘双玉、秦欢欢、方芳围坐在暗自啜泣的刘双霞的身边,心情都十分的气愤、难过,却都难以开口劝慰什么,因为大家都知道事实已成,任何劝慰都已无用,所以,一时之间,大家都静默了,只有刘双霞的低低哭泣,还有她熟睡了4岁的女儿——安安的浅浅呼吸声。忽然,熟睡的孩子“嘤嘤”地哭了起来,刘双霞顾不得擦拭自己的泪水,急忙俯身到女儿身边,轻轻地拍着,嘴里轻轻的哼唱着:“安安乖,安安乖,不怕,不怕,妈妈在这儿,在这儿呢,睡觉吧,睡吧……”刘双玉看着堂姐满脸泪水,心里的气愤难以消除,终于忍不住咒骂道:“张大峰这个混蛋!”王琳等人忙制止她,不让她说下去,刘双霞低着头,轻轻地拍着女儿,安静地看着女儿,过了许久,她抬起头对众人说:“我决定了!”她顿了一下,继续略带哽咽却坚定地说道:“我要和他离婚!”王琳等人相顾对视了一下,王琳有一些担忧地说道:“那,那孩子怎么办呢?”刘双玉恨恨地说:“孩子?!当然把孩子给张大峰!这个混蛋,媳妇儿辛辛苦苦的怀孕、生孩子、照顾孩子,他却在外面胡来乱搞,现在居然,居然还弄出孩子了……”欢欢看着神情悲戚的双霞,忍不住推了一下双玉,方芳也看了一眼双玉,见双玉不再说下去,方芳才转过头对双霞说:“你考虑清楚了吗?”双霞默不出声,却坚定地点点头,方芳严肃地说:“那孩子呢?你真的要把孩子交给张大峰吗?”双霞立刻摇摇头,坚决地说道:“我不会把孩子给他的!就让他的小三给他生梦寐以求的儿子吧!”方芳叹了口气道:“你不要一时之气就做出决定,还是要把今后的日子都考虑仔细了,你一个人带着孩子会很辛苦的……”“现在,我不也是一个人带着孩子吗?!”双霞苦笑着打断方芳的话,她看着大家,稳了稳情绪对大家说:“你们放心吧!我已经想好了,长痛不如短痛!既然他已经做了这样的决定,就说明我们,我们已经到了头了……孩子,孩子是我的,我绝不会给他的,我会一个人好好把孩子照顾长大的!”众人知道再劝也是无益,毕竟张大峰已然是铁了心要和小三双宿双飞了,而且对双霞母女早就不闻不问了。几个人对这样的局面颇感无力,一时之间真的想不出能够帮上什么忙,只好帮双霞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双玉和欢欢把房间整理好,王琳把卫生间里堆着的脏衣服洗得干干净净,方芳把空空的冰箱塞得满满当当,又给双霞做了饭菜……双霞为了不让朋友们担心,强打精神喝了一些粥,大家也不敢催促她多吃,怕她郁结于胸反而不舒服,看她多少喝了一些粥,都稍稍放下心来,留下双玉陪着双霞,王琳、欢欢、方芳三人和双霞姐俩告别,走出了这个满是泪水和愤怒的房间。王琳、欢欢、方芳三人在闷热的街道上走着,各自想着心事,静静地都没有说话,忽然欢欢扶着路旁的大树干呕了起来,王琳、方芳忙上前去扶着她,王琳给她轻轻拍着背,方芳从包里拿出面巾纸给她擦了擦嘴,方芳看到旁边有一家冷饮厅,就提议道:“欢欢是不是中暑了?!我们进去这个冷饮厅坐坐再走吧,欢欢也好休息一下!”三人在冷饮厅坐着,欢欢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王琳、方芳都有些不放心,要到药店给她买药,或者带她去医院,都被她拒绝了,方芳看着她,出于职业的本能,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欢欢,你不会,不会是怀孕了吧?!”王琳听了忍不住说:“你别乱说……”欢欢的静默却让王琳把剩余的话咽了回去,王琳、方芳对视一眼几乎同时抓住了欢欢的手,紧张地问:“你真的怀孕了?!”欢欢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眼泪却径直地掉了下来,方芳回头四处看了看,凑近欢欢身边小声地问:“是谁的?”欢欢不说话,把头扭到一边,默默地淌着眼泪,王琳推了一下方芳,有些责备地说:“还能是谁的?!李博的呗,还有谁?!”方芳有些歉意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欢欢哭着摇了摇头,却说不出话来,王琳坐到欢欢身边关切地问道:“怀孕多久了?李博知道了吗?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欢欢忍了忍眼泪,坐起身来小声地说:“两个多月了……李博,我还没有告诉他,我不知道,不知道他会是什么反应……”   湛江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克痫系列临床应用药理特点及用法银川看癫痫病靠谱的医院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