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江南】儿子长大了(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0:57:34

也许是我的运气太不好了吧!卫生工作被停止后,我选择了出门打工,然而我在出门打工的这半个月的工作中,我又因工地的脚手架倒塌而造成了左脚跟骨粉碎性骨折而住进了医院。在住院的日子,对于一个经常在外四下奔走而又风光无限的我又如何耐得住住在医院里的寂寞,百无聊赖的我无奈之下也只好拿出了手机,登上了QQ,和好友们聊聊天,借此以聊解我心中的烦闷之情。

手术后的第二天,接到通知后的老婆也从老家赶到了医院。晚上吃过晚饭,我又打开了QQ,想看一下存在我手机QQ里在线的好友。突然我听到QQ里的几声咳嗽,我看到又有一加我为QQ好友的申请信息。于是我打开了好友申请的QQ的信息,就想看一下究竟是谁在申请我为QQ好友。“流逝的童年,那不是我的大儿子么?我QQ号里早把他加上了呀,怎么又出现一个流逝的童年呢?”我心里狐疑着,又打开了申请好友的验证信息。当我看到验证信息里的验证名字时,不由我笑了出来。只见验证信息上清楚的写着:“爸爸,是我,我是书生,这是我自己刚刚申请的QQ号。”看到这些我心里一阵好笑:“这个家伙,什么时候也学会玩电脑了。”于是我手指一动,直接同意了小儿子的好友申请请求。

“滴滴滴……”我看到QQ上儿子的头像在晃动。我暗自笑了,这时候呼我,我心里明白,肯定是小儿子下学回家是找不到妈妈了,所以从QQ上呼我。于是我打开了和儿子聊天的QQ页面,看看儿子给我说了什么。

QQ页面上显示:“爸爸,你现在在医院里吗?”

我心里想笑:“你明明知道爸爸现在在医院里,还问这此一举的话干什么?”于是我给他回信息说道:“嗯,爸爸身体不舒服了,现在在医院里呢,有事吗?”

信息回去一会儿,儿子又发信息过来:“爸爸,你掉架啦?”

“嗯。”

“你伤到脚了?”

“嗯。”

“我听说你做手术了?”

“嗯。”

我暗自笑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掉架伤到脚了?”

“我放学回来不见妈妈了,我问奶奶后,奶奶告诉我的。”

我哦了一声,觉得很好笑,平时在家只知道儿子说话很慢,有一些秃秃舌的味道,说话不是太清楚,或许正因为这些事,使我对小儿子从心里存有一些偏见吧!我正在想着,小儿子又发来了信息:“爸爸,你受伤的脚现在还疼吗?”

看到小儿子发来的信息,我心中一阵激动,想不到只上了小学二年级,年龄只有八岁的小儿子,小小年纪还能想到关心我,关心自己的爸爸。于是回信息道:“爸爸现在不疼了。”

“妈妈在那里吗?”终于说到正题了。我又暗自笑了:“你果然说到你的妈妈了。”于是我回信息道:“嗯,爸爸现在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你妈妈现在在侍候爸爸呢,你还有事吗?”

“我没有事。”

“没有事就这样挂了吧。”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你是想你的妈妈了吧?”

“嗯。”儿子回信道!可能是觉得自己这样回答有点问题,儿子马上又发来了信息:“爸爸,我也想你,我希望你的脚早一点好了,我也希望你和妈妈早一点回来。”

“嗯,爸爸的手术做好了,在在这里观察几天,等脚上伤口好了,缝合线拆了就回去了。”

“好!”

看着小儿子给我发来的信息,我心里又一阵感动,我感到我的小儿子长大了,也懂事了,现在他知道关心他的父母了。因为我小儿子从小就没有离开过妈妈,一直到现在他八岁了,晚上睡觉也还是和妈妈睡在一起。同时我又想到,儿子的妈妈现在来到医院伺候我,儿子晚上和爷爷奶奶睡在一起,会不会哭闹?甚至我会想到他和爷爷奶奶晚上睡觉哭闹的情形。想到这里,我鼻子酸酸的。

老婆看了看我微笑着问道:“谁给你发的信息?”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咱家只有八岁,上了小学二年级的小儿子呗!”

“小家伙问你什么?”

“他问我现在是不是在医院里,还问我脚现在还疼不疼了。”

“小家伙还问你什么?”

我便把小儿子发过来的信息对老婆详细的说了一遍。

老婆听后,笑了笑,对我说道:“看看,你平时在家还老说小儿子不行,不聪明,我看比咱大儿子聪明多了,这个小家伙能的很,知道你住院了,还能想到给你发个信息问问你现在怎么样了,咱大儿子星期回家后肯定不会问你怎么样了。”

“你算了吧,看你说的啥话,我的儿子我知道,等他星期回家肯定问我。”我有点不信而略带生气口吻的反驳道!

“你不信你试试,他根本就想不起来。”老婆满怀自信的说道。

“为什么?”

“你的小儿子能想到问你,是因为我不在家里,他见不到我才想到你,他主要是想我,而不是想你。大儿子现在上初中半年多了,早就离开你一段时间了,你看他平时回家还给你在一起说话吗?他现在除了上学需要你给他生活费以外,其他的事根本想不起来,再说回到家里小儿子又不给他抢电脑玩,而你又不在家,没有人管他,他乐的在一门心思的家玩游戏,根本想不起来问你现在怎么样了?”

听到这些,我感觉老婆说的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道理,正想该着怎样反驳老婆的话,QQ屏幕闪动,小儿子又发过来了信息:“爸爸,你们需要几天回来呀?”

看着儿子发过来的信息,我的心里暖暖的,但鼻子却感到酸酸的。我能想到小儿子的确长大了,也懂事了。但我也能想象的到儿子心中期盼见到爸爸妈妈那种焦急的心情。于是我又回信息安慰小儿子道:“估计要半个月吧,半个月等爸爸脚上伤口的缝合线拆了就回去了。在家别闹人啊,要听爷爷奶奶的话,别惹爷爷奶奶生气啊。”

“好,我在家很乖的,我也很听爷爷奶奶的话,你在家不是经常给我说,我是男孩子,要像一个男子汉,我听话,我不闹人,我就想问问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好,你现在和谁在一起呢?在干什么呢?”

“我一个人在咱屋玩电脑呢。”

“你爷爷奶奶呢?”

“他们在上屋看电视呢。”

“少玩一会儿,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好。我现在就去睡觉了,你好好养病吧,等病好了早一点回来,我想你们。”听话的儿子在信息里回答道。随后儿子又发过来了一个QQ里给我摆手再见的黄色头像。

然后,我就这样着小儿子有色的头像直至变成了黑白颜色,我知道儿子可能睡觉去了。

就这样。我医院住了半个月的时间,我每天晚上都可以收到小儿子发过来的问候信息,每收到小儿子发过来的信息时,我心里都会感到暖暖的,鼻子也都会觉得酸酸的。在这半个月里,我竟然真的没有收到上初中的大儿子的一声问候。想起老婆对我说过的话,对于大儿子的表现,我感到在我的心里,的确产生了一些失落!

两周后,我脚上手术的伤口已经愈合,医生给我拆掉了伤口处的缝合线,并告诉我说你今天下午输水后就可以出院,可以回家好好静养,三个月后来这里复查时,我高兴极了,恨不得现在就长上翅膀,飞回家里看我的小儿子,甚至我都能想到小儿子见到我时那一脸高兴的面容表情!

中午时分,我和老婆刚吃过饭,我又听到QQ里收到信息的嘀嘀声,打开一看,原来我又收到了小儿子从QQ发来的信息:“爸爸,两星期了,你的脚怎么样了?还疼不疼了?好了没有?你们究竟什么时候回来呀?”

看着小儿子有些期盼而又略带着撒娇的信息,我马上发了回去:“爸爸好了,今晚上就回去了。”

“好。那我上学去了,爸爸再见!”然后儿子的QQ图像又慢慢的又失去了颜色。

“这个小家伙,日期怎么记得这么清楚。”我嘟囔了一句。

老婆问道:“谁?”

“还是咱家小儿子呗。”我说道。

“小家伙说什么?”

“问咱们今天回不回去。”

老婆笑了笑又说道:“看看,我说小儿子聪明,知道关心家人你还不信,你大儿子这两星期问过你没有?连一个信息也没有给你发过吧!”

听到老婆这样说,我一时竟然愣在了那里,因为我当时的确找不出什么可以反驳理由来。

老婆看我没有答话,又微微一笑又说道:“放心吧,你的两个儿子都很好,都很关心你呢,你大儿子心里有话只是说不出来而已,说不定在家给你出院的礼物都准备好了呢。”

“你怎么知道?”我问了老婆一句。

“你出门打工不在家的这半个月里,每次大儿子星期回家都会问我,我爸爸还没有回来吗?我就知道他心里装着你呢,只是你平时对他太严厉了,他有话不敢对你说出来而已。”老婆回答道。

“好话歹话都让你一个人说了,我还能说什么。”我嗔怪了老婆一句,可我心里感觉仍然怪怪的。

“别说那么多了,快给咱弟弟子歌打电话,让他开车来接咱们吧!”老婆一边说话一边开始收拾着从家里带来的衣服、还有朋友们知道我住院后来医院里看我时送来果品点心之类的东西。

“哦,我现在就打。”我一边回答着一边拨通了弟弟的电话。

由于我在外县住院,距我们家较远,晚上九点多钟,我们才回到了家里。回到家里儿子看到我们的第一眼,别提有多高兴了,前后左右的围着我们爸爸妈妈的叫个不停。

等弟弟把我背放到床上后,小儿子站在床边问道:“爸爸,现在你的脚还疼吗?”

看着懂事的小儿子,我爱抚的摸了摸儿子的头说:“爸爸现在不疼了,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呢?”

“我不想睡,我想等爸爸和妈妈回来了再睡。”小儿子回答道。

“好了,现在爸爸妈妈都回来了,你也到见到爸爸妈妈了,时间不早了,小宝贝也该去自己的床上睡觉了吧!”

“我不瞌睡爸爸,我想再陪你多说句话。”小儿子站在床前不肯离去。

看着站在床前不肯去睡的小儿子,我知道他的心思,他就是不想一个人睡。于是我又说道:“书生?”

“嗯?”小儿子回答道!

“孩子现在长大了,不可以和爸爸妈妈睡在一起了,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因为你现在就是一个小小的男子汉哟!”

“嗯。”儿子回到道。“可是爸爸。”儿子又叫道。

“怎么了?”我问道。

“我可不可以看看你受伤的这只脚再去睡?”

我微微一笑,用脚挑开了盖着下身的毯子,慢慢的把受伤的脚伸了出去,说道:“儿子看了以后就去睡觉好吗?”其实我的意思就是等你看过了,你再不去睡觉看你还有何话可说。

可就在我掀开盖着下身的毯子时,却听到小儿子惊奇的“咦”了一声。我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却听小儿子说道:“爸爸,你脚受伤的这条腿怎么变细了?”

听到小儿子这样说,我才又向我的腿上看去,原来在我住院的这半个月中,不能活动的这条腿竟然明显的比这条好腿细了许多。不由我心里暗暗自嘲了起来:“郭亮呀郭亮,罔你干了十数年的医生,住院这半个月来,竟然还不知道自己受伤的这条腿由于缺少活动,已经变细了许多。”

只听儿子又说道:“爸爸,你的这条腿感觉不太舒服吧!”

坐了几个小时的车,我原本消了肿的脚,由于下垂竟又肿了起来。连受伤的这条腿也有一种困困发胀的感觉,于是微笑着对小儿子点了点头。

“来,我帮你揉揉吧!”说着小儿子竟然伸出他小小的双手,放在了我受伤的腿上轻轻揉捏了起来。看着年纪幼小又懂事的小儿子,一瞬间,我竟然感动的都想哭了。

儿子毕竟年龄还小,给我揉捏了一会儿就累了,我看到他稚嫩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密集的汗珠,但他还是在坚持的给我揉捏着。忽然儿子停下了揉捏的手看着我说道:“爸爸?”

“嗯?”

“都半个月了,今晚让我给你们一起睡吧,我想给你说说话,明晚我就自己睡,好吗?”说完用很期待的眼神望着我。

听到儿子这样说,我温柔的看着儿子懂事而又期盼的眼神,又想想我住院的这半个月来,每晚儿子都会给我聊天期盼的心情,我鼻子又是一酸,转过头我看了看躺在身边的老婆,老婆也微笑的看着我,并眨巴了几下眼睛。于是我顺手掀开了盖着上身的毯子说:“好,上来睡吧宝贝!”

儿子听到我这样说,马上脱掉了鞋子,爬到了床上。钻到了被窝里。躺到了我和老婆的中间,先去亲了妈妈一下,然后又转过头在我的脸上又亲了一下,说道:“爸爸,你和妈妈不在家,我真的很想你们。”说完头往枕头上一放,便甜甜睡去了。

我和老婆相视一笑,叹了一口气说:“唉!还是现在的孩子们真好,心里什么也不想,头刚粘枕头便入梦乡了。”

老婆说道:“孩子还小,除了每天想的就是能和大人生活在一起快快乐乐的就行了,其它甚么事都不想,当然睡得快了,别想那么多了,睡吧!”

可我心里仍旧觉得怪怪的,就问老婆道:“你说咱大儿子心里面有事,那他会给我准备什么样的礼物呢?”

老婆不耐烦的说道:“你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准备什么样的礼物你明天不就知道了?别说那么多了,睡吧!”说完一扭身,累了半个多月的她也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中午,我正和放了学的小儿子正在床上一起玩耍,大儿子星期回来了。当我看到大儿子背着沉沉的书包满面汗水的他回到了家里时,我那一肚子的怨气如吹过的清风一般,瞬间化为了乌有。当大儿子看见我时,顿时脸上显现了惊喜的神色。只见他放下了背上的书包,拉开了书包的拉链,从里面拿出了厚厚一本书,怯怯地走到我的床前说:“爸爸,你回来了?”

“嗯。”也许是我住院半个月来他竟然没有一句问候我的情绪在作怪吧,我没好气的回应了一声。

只听大儿子说道:“爸爸,我给你买了一本书,我知道自从你卫生工作被停止以后,我就看见你每天闷闷不乐的,出门打工你又伤到了脚,至今不能下床走路,我怕你思想上在产压力,情绪上再受到打击,我给你买了一本青春励志的《故事会》,无聊寂寞的时候,你可以看看这本《故事会》,也许你心里就不会再感到寂寞了!”

听着大儿子说到这里,我心里暖暖的,不由鼻子一酸,伸开双臂,一把把我的两个儿子搂在了怀里。动情的说道:“儿子,你们都懂事了,你们真的也都长大了!”

黑龙江最权威的治疗癫痫病医院贵阳专治儿童癫痫病癫痫抽搐的治疗方法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