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笔尖】春醉桃花谷(散文 外一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5:12:38

因为要去桃花谷,心里就像揣了一只调皮的兔子,忍不住地兴奋,忍不住地蹦跳。可天公偏偏不作美,预报是晴天,一路走来,蒙蒙细雨却总是缠绵在挡风玻璃上。

我心里疑惑,莫非,苍天是嫌我们来的不是时候?

车到竹林关,空中的毛毛雨依然细细地飘着,落在身上脸上,却没有湿的感觉。这才明白,细雨和风,原来是特意为我们洗尘而备的。我敞开心扉,深深地呼吸了几下,只觉得满胸满腹都是桃花的香气了。

“快看!快看!桃花谷!”

同来的俏女子,一路上矜持地不肯漏出半颗银牙。如今,刚一踏上桃花谷的地畔子,就忍不住手舞而足蹈了。

顺着她高扬的手臂望去,只见层层叠叠呈阶梯状递进的峰峦山坡,翠绿、粉红、雪白、亮黄,各种名目的娇嫩花朵串成串连成片,在枝杈间、草地边、山岗上,巧妙地缤纷着大大小小不成规则的斑斓色块。而那丝丝缕缕轻轻缭绕在山壑沟谷间的雾霭烟岚,又涂涂抹抹柔和着这斑斓色块的角落边缘。山洼洼,绿荫下,一幢幢青瓦白墙的山野人家,更是这自然光影中的神来之笔。恍惚之间,仿佛走进自然天成的巨幅油画,又仿佛置身于上苍遗落在青山秀水中的人间仙境。

难怪那孩子要大呼小叫了。

“哎!白云深处桃花源,

桃花开在白云端,

青山养得泉水秀,

桃花娘子赛天仙。

“哎!白云深处桃花源,

桃花开在白云端,

青山秀水美如画,

人在此间不羡仙……”

随着一阵悠扬的歌声,桃林深处走出一位明目皓齿唇若含丹的长发女子,她提着一篮含香带露的椿芽儿,唱着山歌下山去了。

望着她柔软妖媚的背影,听着她清脆宛转的歌声,我的心碎碎地沉醉在桃花盛开的沟谷,沉醉在比春还深的梦境。

我以为,她,就是传说中的桃花娘子!

传说,桃花娘子是桃花谷的圣女。她住桃林食桃花,不仅美若天仙心地良善,而且练就了十八般道教武艺。她一进山,蜜蜂蝴蝶围着她的裙子转;她一唱歌,百灵鸟儿也要息声。她是十里八乡小伙子的心上心,她是远远近近男人的梦中梦。

听说桃花娘子美貌如仙,贪婪好色的东周国王周阆王也害上了相思病。他派人担金挑银来桃花谷提亲,桃花娘子看不上她的富贵骄人;他涎诞着脸面许以江山万里,桃花娘子看不上他的人品。一怒之下的周阆王大兵压境,企图武力相逼。桃花娘子忍无可忍,杀死周阆王,只身逃到寨子梁……

一场春雨,使寸草不生的寨子梁一夜之间桃花盛开。人们这才知道,美丽的桃花娘子已经羽化成仙。

为了纪念,人们把她藏身的地方叫桃花寨子,为她塑像立庙,并把她仙逝的三月十八定为桃花节。

从此后,美丽坚贞的桃花娘娘,就成了远近百姓祈子纳福寻求保佑的护神。

望着远去的窈窕女子,我脑海里不停闪现的,却总是美丽善良的桃花娘娘。

莫非,不信传说的我,也坠入这美丽的传说之中!

一条曲曲折折的石板路,蜿蜒在蜂唱蝶飞的桃林之间,刚刚长出新芽的枝杈上,竞相绽放的桃花一兜噜一串串姹紫嫣红争奇斗艳。那白的如雪、粉的如霞、红的似火。树下碧绿如茵的三叶草,隐藏的是令人千寻不厌的幸运和憧憬。

我是多么羡慕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呀!

山的雄奇温润,水的环抱有情,在在为这里的人们造就了一个宜居住、宜旅游、宜耕耘、宜休闲的风水宝地。

看着我如慕如醉的神情,同来的记者却忍不住说话了。

“你别看桃花谷现在这么美,它从前可不是这样子哩!”

他说,这里山大沟深,山体都是泥土碎石结构,每逢暴雨,洪水挟裹着泥石流一涌而下,轻则毁坏农田公路,重则毁坏房屋人畜,人们一年忙到头,顶不住一场暴雨一场泥石流……他指着不远处的一处石滩对我说,你看,那就是大石滩,竹林关泥石流纪念馆。2010年7月23,这里爆发了百年不遇的泥石流,学校、商店、农贸市场,几乎沦为废墟,民众的生活一下子陷入了困境……时任全国防汛抗旱总指挥的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亲临桃花谷视察灾情,他带来专家学者考察地质水情,为桃花谷制定了新的发展蓝图——“国家级水保科技示范园区”。

我和这位熟悉的记者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桃花谷的半山腰。

“你看,”他兴奋地指着山坡下的塑胶操场对我说:“那就是灾后重建的竹林关中学和小学。”他又指着丹江北岸一溜行排开的青瓦白墙的小洋楼说,“瞧,那就是新建的居民新区!”

从陕南土石山区侵蚀原始地貌展示区,到长台沟重力侵蚀治理工程;从边坡治理工程到初显规模的现代农业生态园;从生态护坡到节水灌溉工程到径流小区气象站到碧波荡漾的景观泉到桃花盛开的桃花源,竹林关人顽强坚韧一步一个脚印的行程历历再现!

哦,难怪这里的花朵缤纷绚烂,这里的青草翠绿惹眼,这里的山峦呼青雾吐烟岚,这里的河水清似镜明如眼,原来这一切并不仅仅是自然的恩赐,而是“中华儿女多奇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精神再现!

阳光,终于拨开笼罩在桃花谷上空的层层云雾,把温暖洒向山坡河流沟谷川塬。眺望春雨洗涤后的天空,蓝天苍茫,若隐若现;白云朵朵,如丝如绵。伫足凝望,那卷舒在蔚蓝天空中的白云,仿佛就是桃花谷人抒写在蓝天背景上的美丽画卷……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能得到桃花娘娘的点化,让我变成一朵花、一棵草、一只百灵,唱在桃花谷、醉在桃花谷……

黑脸菩萨

在西门繁华的大街,我遇到了一个黑脸菩萨。

那一天,三月的阳光无遮无拦地从天空洒下来,明亮而温暖。我远远地看见了他,看见他散乱的头发遮掩下白亮的眼睛和污漆麻黑的脸。

春天的阳光照在身上,他似乎也感受到了柔和的温暖。他敞开破烂衣衫,额头上浸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他用脏污的双手从停在马路沿上的垃圾车里翻寻能吃的东西。

看见他的一刹那,我倏忽间想起了小时侯妈妈讲过的故事。妈妈说,天上的菩萨隔段时间就会来人间查访善恶。菩萨来时从不以真身出现,她总是幻化成又脏又丑或者生疮带癞的行乞者,只有这样,她才能知道谁是真正的善良,谁是假意的标榜。妈妈告戒幼小的我,千万不敢瞧不起可怜人,说不定站在你面前的正是你千回百转要找的菩萨。

此刻,我宁肯相信,站在我面前的他,就是我寻找多年的黑脸菩萨。

我把手中刚买的热乎乎的葱花饼递给他。

接过饼子,他用疑惑的眼睛看看我,又看看手里焦黄香脆的烧饼,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满足,眼睛里也似乎闪过一丝没有内容的笑容。

坐在马路沿上,他把烧饼高高地举起来,对着太阳看看,再用鼻子闻闻,之后,把饼拿到嘴边又没吃,却莫名其妙地装进褛烂的衣衫,嘴里嘟囔着只有他自己才明白的词语。

我不敢再看,心里酸酸地急急走开。

由于搬家到这条繁华的街道,上班下班,吃饭买菜,我时常能遇见他。每次见他,我都会为他买些吃的喝的。慢慢地,他也习惯了我给他买吃的,肚子饿时他就吃,不饿时就装在衣服里。

时间一长,他似乎也慢慢认识了我。看见我,总会呲牙一笑。

有一回,我去街上买东西,他正在东指西指漫无目的地乱骂。突然看见迎面走来的我,他赶紧把手放下,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讪讪地从我身旁走过。

我心里是说不出来的难过。

我不知道是怎样的挫折让他失去了常人应有的理智?也不知道是怎样的过往让他如此承受人世的苦毒?

一个秋雨连绵的傍晚,我出去买东西时,看见他正飕飕发抖地蜷缩在店铺的台阶上。一双笈拉在一边的破鞋,没有穿袜子的脚趾露在外面,他的裤腿已经湿了半截。他哆哆嗦嗦痛苦地呻吟着、颤抖着。

傍晚的路上行人稀少,偶尔有人经过也是行色匆匆,没有人看见漠漠夜色中这个无家可归的人。

幸好,还有一家馍铺在卖馒头。

我买了几个馒头递给他。回到家里又做了满满一大杯姜糖茶。

我说:“这杯子给你了,你喝完不要扔了,以后拿着杯子还可以讨口面汤喝,记下没有?”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明白,只见他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老公说,他要是能听懂你的话,不是早就回家了。我想想也是。果然,过了几天,再见他时,杯子早已不知去向。

有年夏天,我买了太多牛肉,家里没冰箱,一时吃不了又怕坏了,下班时正好遇见他。我问他吃不吃牛肉。他回答说,吃。

我把他带到小区楼下,留够家里吃的,我把剩下的用刀切好,装在一个干净的塑料袋子里。

他接过牛肉,坐在小区门前的电线杆下,一口赶不得一口地吃着,脸上露出孩子般的笑容。

后来,好几天都没有看见他。我吓坏了,心想,该不是把他撑坏了吧?

庆幸的是,过了几天,在繁华的大街上我又看到了他,这才把一颗悬着的心放下。

最后一次见他是在清川路。

那天早上我去上班,走到清川路时,远远地看见他悠悠荡荡地走在我前面。由于附近没有卖吃的,我只好快步赶上去,对他说,走,跟我到前边给你买点吃的。

没想到,他转过身来,竟然用洛南普通话笑眯眯地对我说:“我吃过啦,不吃啦。”

路上的行人,奇怪地看着我们俩,忍不住哈哈大笑。我也忍不住笑了,我心里好生奇怪,他怎么会说普通话呢!

好几年了,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像正常人一样说话。

看着他慢慢地沿着财政局大楼向东走去,我心里竟然掠过一丝说不出来的快乐。

那天早上,天晴得连一丝云彩也没有,蓝莹莹的天空就像清水洗过似地明净高远。从馒头山上漫漶过来的清新空气里,夹杂着丝丝缕缕槐花的馨香。微风从脸上拂过,就像被菩萨无形的手指抚摸了似地,生出许多无端的幸福。

再看,迎着太阳已经走远的他,被早上八点钟的太阳笼罩着,就像一个特写的剪影!

打这以后,我好长时间都没有再见过他。

我以为他又流浪到别的地方去了。可是过了整整一个夏天,还是没有看见他。

我想,他会到哪里去呢?那张三天两头闪现在我面前的黑脸,此时此刻,他的眼睛里又看到的是那缕阳光!

我向街上卖小吃的熟人打听他的下落,卖稀饭的说好像见过,卖烧饼的却咬定说没有,路边卖菜的人笑眯眯地说,你呀,打听他做啥?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

我依然在小城的大街小巷里追寻着他的身影,千百次在心里回忆着他那电光石火般的笑容。

每次走过繁华的大街,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放慢脚步,看看马路沿,再看看店铺的台阶,总希望能在人头攒动的地方再次看到那张黑脸。

转眼又是一年多过去了,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偶尔问起熟悉的人,他们也说没见过。有的人见我老在打听他的下落,也忍不住叹口气说,唉,这样的人,说不定躺在那里说死就死了。

我心里怅怅的,常常在阴黑的夜雨天和霜冷的冬季凌晨,不经意间就会想起他。慢慢地,我觉得我开始想念他,想念那个没知没觉来尘世受罪的人,想起他灿然的一笑和他踽踽独行的影子。

佛说,今生的牵挂和惦念,正是来自前世未了的因缘际会。那么,他的前世,又会是我的谁呢?

我多么希望,他就是那个来人间查访善恶的黑脸菩萨,他一切的苦难,只不过是神对人的一种考验。而他,早已功德圆满,回到没有痛苦、幸福安详的快乐天堂。

成都治疗癫痫病最好医院在哪?哈尔滨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西安那个医院治疗小孩癫痫最好青岛哪家癫痫病医院能够治病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