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流年】理坑的旧时光(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50:26

在享受了江岭漫山遍野的油菜花之后,于折回婺源县城的路上,拐进了古村理坑。仿佛是没有道理一样,我一声不吭地来到了这个栽在溪水中的村庄,像水稻栽在田地里一样意味深长,令人乐意像农人那般,去探究水稻是如何发芽、生根、分蔸、怀孕、扬花、结果一样,去寻觅理坑那神秘的生命历程。

沿着德夯式的峡谷,老远就有一条潺潺的溪流擦过我的视线,像云朵擦过悬崖,掠过丛林的缝隙一样,那么飘逸又那么义无反顾。她穿过村庄,穿过理坑千年的时空,带着村庄的些许烟火味,还有那如雪似絮的浪花,毫无理性地与村庄背道而驰。她没有向村庄禀报她要去的地方,好像只要离开了这个山坡地带,去她愿意去的地方,那沿途的曲折与艰辛,她会当作一种快乐来歌唱。一路的浪花就是她用生命演绎的歌声。溪水,溪水,我只想陪你浪迹天涯。一条溪水能走多远,我不知道。只要谁接住你流浪的脚步,你就是谁怀里今生今世永恒的情人。是江河,抑或是湖泊,你都能成为他们一生的挚爱。也难怪你能以柔克刚,呈现那么坚定的个性,挣脱大山的怀抱。

于村庄来说,你是叛逆的。但村庄还是包容了你,也放纵了你。村庄是你永远的源头。村庄先前不叫理坑,而是叫理源。照我的揣摸,这个理有理解的意思,也有传承理学的意味。而源既有源头之意,仿佛天生就是溪水的化身。上苍造物,给了你国色天香,却成不了村庄的女儿。你要知道,你在理上亏了理源,也坑了理源的女儿,让她们再也没有机会走出理源。村里的女儿妒嫉你,羡慕你。最早的妒嫉就真是一种女儿病,后来村子里读过一些书的长老们,就把理源改叫理坑了。兴许我的理解不足为凭,而村庄没走出多少女儿,便是不争的事实。因为最早的村庄没有几户人家,散落在大山的臂弯里,为何能到现在沿溪两侧屋挨屋,挤出蜿蜒的长龙阵,又遥相呼应,怕有几百上千户人家厮守着这方土地,相望相生,生生息息繁衍着理坑的血脉。长此以往,理坑的女儿都成了理坑的女人,承担着另一种责任与使命。也有一些做了朱明大官的人,是相中了这块风水宝地,还是看上了这里溪水一样灵秀的女儿,隐逸在这个村庄里?带着种种的疑惑,我向理坑交出了我全部的好奇。

一段长长的山路之后,理坑向我敞开了胸襟。走在蜿蜒的青石板上,抬头望一眼清一色的灰白高墙,与那黛色的瓦,还与并不稀疏的松呀竹的倩影互衬,加上那东一棵桃花唱红,西一株李树歌白。那古道、那石梁、那灵动的溪水交错生辉。那徽派风格的风火山墙,以及高耸的垂脊和起翘,映衬着那层层叠叠的远山,呈现出的多种立体色彩浑然天成。在这三月的春光里,淡雅中透着几分明快和清朗。这时的理坑,宛若在水一方的小家碧玉,那片片黛瓦成了她高挽的发髻,一泓浪花堆雪的溪水,便是她盈盈眉宇间的秋波了,无限缠绵且柔情万种。年年的春草如法国的丝绒,在理坑的土地,淹没了南来旧辙,北往新履,有点像白居易的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那村口梨花白了桃花红,不知灼痛了多少痴男信女的眼睛。遗梦的廊桥上,又会有无数送往迎来聚散两依依的叹息声?顺着石板桥两道的石级上,村子里的女人们,正往驳岸的溪水里浣洗衣物。只听见那棒槌的声音此消彼长,有如断续寒砧断续风。把那人间的烟火味交给溪水送出了大山。

穿小巷,过弄道,仿佛进入了封存好久的南宋年,墙影幌幌,古韵留香。一棵树、一片村庄,追溯起来都是千百年的如影往事。每一扇木窗,一幅雕刻,都在开启多少丰润而断灭的故事的首页。徜佯在理坑的村落里,恍惚走在上古的民俗里。那重重的木门虚掩着起合的嘴唇,是否想吐纳积理已久的由衷;那门环上生锈的铜锁,又是否锁了一屋子的风光流转的乾坤?那裙袂轻盈的女儿,此刻,你又呆在哪重门庭里的阁楼上,对镜梳理心事。庭外的桃花不负春光,你桃花的脸宠可曾春意盎然?门外的书生站了许久,不见你嫣然洞开的心房。凡夫俗子又怎能看见你悄然撩开的门帘,以及门帘后面藏着的那对潭水一样忧郁的眼睛。转身而去的书生低吟浅诵着一首咏春的古词:拍岸春水蘸垂杨,水流花片香。弄花折柳小鸳鸯,一双随一双。帘半卷,露新妆,春衫是柳黄。倚栏看处背斜阳,风流暗断肠!词音刚落,一柄红纸伞掠过,那是谁家的女儿?人影修长,一袭红妆,发也飘飘,看上去属于花骨朵儿的美人,养眼!惹来身后几个扛长枪短炮的摄影人追逐着。在灰白主调的巷道里,红妆的女儿是多么地鲜活,如白云之于蓝天,鸟儿之于森林,火把之于黑夜的那种气象。待我也从包内取出照相机时,那游动如红霞的风景款款飘进了小巷的弯道了。当我走到拐弯处,又出现两条巷道,左顾右眺,那团灼人眩目的火焰已经消失。便感觉目光过处,小巷的色调暗了许多。忙截住一个迎面而来的摄影人,才知道是一家时尚杂志请的封面模特,说人家众星捧月进了一个大宅门吃午餐去了。我穿过几条巷道也没找着那个大宅门。这里每一个院落都有一个大宅门,足以让人想像出曾经拥有的辉煌,且看到风雨中的人生的难以预料。望着寂静空寞的走廊和枯槁剥落的梁柱,有一种如梦如烟的感觉,因为这一切似乎过于真实,又那么虚无飘渺。今天与昨天,历史与现实,就在一扇门与另一扇门之间,推开就有阵阵不可抗拒的陈年往事,或惊心动魄,或如泣如诉,像蒙太奇一般演绎。仿佛要再次向这个世界昭示,她仍在江西绵延不绝的群山之中,在一个时代之于另一个时代的时间之外。此刻,我在缄默的同时,村庄也是缄默的。我在毫不费力地感受到昔日荣华后面遮盖着的凄婉和哀怨。我的一声短叹湮没在村庄的长叹声中,没有回音,又似乎处处荡着回音。

有人说:古时的理坑是官宦人家的桃花源,也是婺源县域内旧官宅府第最多的村落。史书上有记载的官宦就有三十六个以上,其中进士十六人,至于文人学士还不计其数。行走在曾是官邸名府,而今已然成为斑驳的民宅,看着那基脚之处浓生的苔藓,一种历尽人世沧桑感涌上心头。古来追逐功名的,有几个不会在心里生出隐隐的寂寞。不然还乡之际,何以修建如此豪门大宅,一掩风尘飘摇几十载的身躯,封闭所有的笙歌琴音。脱巾独步的少年逸士好当,沉剑埋名的退隐之臣却无法策马高游,少了那份敢把浮名换作浅吟低唱的洒脱与豪迈。抬头,蓝天仍是唐宋的蓝天。即使千年的风云际会也不曾改变天空什么?天空下的一切却在悄然变化着。一不小心,你生风的脚下就踩了依稀凹现的字迹。哪是前朝或更久远的墓碑,不知因了何故委身于此?上穷碧落下黄泉,一生的总结和句号还在近乎蛮横地对抗着所谓的时光和湮灭。斗转星移,沧海桑田,谁能说得准铁马金戈黄袍加身的英雄,身后记载丰功伟绩的碑石,不被过路的樵夫用来打磨刀锋,或者被顽皮的孩子撒上一泡童子尿也在所难免。我甚至在哪个地方看见这样的碑石,居然铺在农人的猪圈里,那是怎样的一种悲哀?许多人世的哲理和命运机缘混合在一起,真的是匪夷所思。

久久伫立在村口风雨亭,看着那些穿着节俭的村民,个个憨厚而淳朴,有时不经意露出的笑容里,盈满了理坑人特有的豁达和亲切,以及那些在亭内跳橡皮绳的小女孩,她们天真无邪,没有丁点忧虑,不禁让人意会到幸福其实就是对平凡生活的满足,简单而快乐。

其实,理坑也经历了太多的曲折和跌宕,太多的风雨和沧桑,太多的误解和沉默,还能保持如此的平和心态实属不易了。这是一种什么力量在悄然改变着呢?难道是宋代的朱熹,从婺源走出去时,已经把理学的种子埋进了这块土地,果真如此吗?

作别西天的彩云,回头望了渐行渐远的理坑,我把一天所有的觉悟和丈量的脚印,交给了村庄,把看守村庄的重任还给了大山,而注定成为村庄的过客。一路上,我仍是芸芸众生中的凡俗之子,以鞋为船,划着双手的桨,沿了溪水的流向浪迹,也算是心灵对溪水的一种照应,抑或是一种共鸣,不枉我来过一趟理坑。

癫痫患者应该如何注意饮食山东看癫痫最好医院北京治癫痫选择哪家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