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uhn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心灵】芦墟老街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1:08:38
无破坏:无 阅读:3192发表时间:2013-11-13 21:23:50 摘要:书画同缘。想起上月受邀赴盛泽,在王凌老师的凌寒轩“红梨听书”,别有一番风味和雅趣,这次倘佯芦墟老街却是别有洞天。上次品茗倾听,是静美;这次流连于老街,让人沉醉其中。一动一静,难分秋色。记得陈伟老师引了耶稣的圣经说道:走路要走窄门,豁然开朗了,你才会越走越宽。 从芦墟刚回来,先来博客报到,许是昨天刚开通博客,人也变得勤勤了。每逢周日,只要休息,我总会去芦墟学书法,至今也有二个年头。老师是眠桥老师,他吴江和芦墟往返,也很是辛苦。   今天妈妈家过节,我们称七月半,祭奠逝去的亲人,父亲离开我们整十年了,岁月流逝,仿佛发生在昨天一样,我思念的心一天也没停留过。祭台供奉我从未谋面的奶奶怀抱伯伯已发黄的照片,及外公、外婆等亲人的照片。妈妈有心,除供奉一些小菜和点心外,还特地放了半个西瓜在祭台。今年夏天真是炎热,人也快成烤面包了。   因为我参加分湖文学社和诗社,最近几年去芦墟也渐渐多了,知道了有芦墟文化站、西栅、沈氏跨家楼等地方。我们最先学书法是在诗社活动室,去年年底书法班移转到沈氏跨家楼弄堂。每次来,都是行色匆匆,今天去得早,门还未开,第一个报到。   这条长弄堂我还没好好看过,正好教室旁边有家住房,落地长窗,引起了我的注意,门牌注“汪家弄”。其实这条弄堂,我应该不陌生。二十年前,我随父亲来过一次。看望我的叔公柳义南和叔婆唐露葵,说来话长。两位前辈几年前先后仙逝,已不在人世了。   我走进这家老宅,女主人很热情,让我坐坐歇歇脚。听说我从黎里来,说你们旅游开发保护了,老百姓的生活也会带动慢慢好起来的。我说你家只有一把吊扇,热不热呀?她说这里是租房,从她妈妈手里住到现在,年数和她的年龄差不多,自己就出生在这老房子里。他们另外有新房子住,这里只是吃饭的地方。   据她说这房子也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我看房子结构建筑,确实很民国。取手机拍了二张长窗照片,一扇刻有花瓶、一扇似是西厢记场景人物,线条精细、流畅而又生动。   她听我说认识柳义南先生,说自己也姓柳,父亲出生北厍,属柳亚子的氏族。一条弄堂住了两家柳氏后人,不能不说是一件巧事,不知他们两家有往来吗?   快节奏里寻找一种慢生活,不失为明智的选择,停步看看周边的风景,你会收获什么,发现什么!   书法班的大师兄郑工来了,他提醒子谐明天别忘记把他的凉帽带来。明天他们第二批,一起出发山东线路的大运河采风。上月,吴江文联邀请运河专家舒乙老师来讲座,老先生详细地讲述了运河的发展史,运河的趣事,引起了大家极大的兴趣,会场气氛热烈。我回去后在网上买了本舒乙专著《疼爱和思考》,图文并茂,很有看头。   想起小时候住的几家隔壁人家,长年在外跑运输,他们晒得黑黑的,身体却很壮实,水性也极好。难得回家,夫人好酒好菜相待,老酒“咪咪”很是惬意。我们小孩则是缠着大人讲航船故事,不想听到精彩处总是下回继续,如说书先生。   听得不过瘾,小伙伴几个一有空就相约去太浦河看航船。一只连着一只,拖运的大都是建筑物河沙、石子等等。一长串绵绵不断,航速很慢,我看来像不在动。难得见纤夫上岸“哟呵、哟呵……”拉纤,虽听不懂,但很好听,拖长着声调如号子。当然,那时不会听到《纤夫的爱》这首歌。   郑工如老夫子,手捏蒲扇轻轻摇动,袭来徐徐清风。如这般季节的小时候,吃过晚饭,我会搬只小竹凳到河埠边。见老人也摇着扇子,说说山海经,讲讲鬼故事,听那讲不完的发生在老街的故事。   如今,我们书法班里发生的趣事,将来也许就是老人谈与小孩的故事吧?去年,郑工妙笔,就曾写过弄堂对岸的“大块头”馄饨,引得我们几个师兄妹都去品尝,那个鲜美确实叫吊人胃口,我一直惦记着几时早下课也去尝尝。   刚进书法班那会,郑工赠我一本他著的《申龙之歌》,我请他签名并盖章,本是一句玩笑话。不想眠桥老师真的在他著写的扉页上,用红圆珠笔帮我画了个“郑一冰”名的红“印章”。   这不,好日子来了。上星期,王凌老师约我赴芦墟老街采风,这是我意想不到的。在芦墟学了两年书法,真还没好好走过老街。匆匆忙忙,身边的好风景一掠而过,也说不过去呀,欣然赴约。秋风送爽的秋日,和同道一起倘佯芦墟老街来一个约会,想必不错。   王老师是芦墟人,土生土长,今天他一路带队,会长成了队长。据他说,自己虽是芦墟人,但毛头小伙时就离开了家乡寓居盛泽,记忆中的老街和乡亲也渐些有点模糊了。   这不打紧,我是黎里古镇人,早已习惯了江南水乡的小桥、流水、人家,那一幅长长的画卷。今日我找寻的是别样的芦墟风情。我们一路沿河走老街,隔河相望,有一段长长的跨街楼,这是我黎里所见不到的。   正好,隔对岸是沈氏跨街楼,我学书法的地方。不同的视野望去,别有风味。宽宽的河道,两岸边,茂密的百年香樟围拢相拥,枝叶轻垂,亲吻水面。回应着的水中碧草,静静地簇拥着,仿佛在倾听秋风细语。水草隐约可见,让人垂手可得,忍不住想采摘一朵。   沿河前行,便是我一直心想的“大块头”馄饨店,几时想早下课品尝来着。今天如愿,王老师提议大家在这家小店用餐。走进店堂,已基本满座。墙面贴着的正是大师兄郑工的馄饨大作。王老师盛情,叫上每人一大碗干挑馄饨。如我这样的小胃口,可是吃得有点撑了。不过确实美味,言语无法表达。   秋天是色、香、味、美的好季节。倘佯老街,一路风景看过来,惬意得很!刚品尝完馄饨,远望新桥头糕团店的蒸笼热气腾腾,甜香四溢。店家主人,见我拿一张纸和笔,想是哪里来的“记者”,开始自我介绍。说她家店开了有好多年,吴江青少年活动中心有她的采访大照片。现在有十几样糕点买卖,定生糕、海棠糕、团子等等,名气蛮响,生意稳定,来的都是回头客。临走时,她递给我一张名片,一看叫杨永英。   王凌老师这次回芦,还邀上我的同道高成老师一起同游。高成也是芦墟人,早期参加上海的一个书协,对书画比较痴迷。今天他和同乡画家王凌老师相见,一路笑容灿烂。   这不,引我们到得一家小店,却看似像食堂的地方。一踏进店堂,扑面而来的是一幅老寿星和童子捧桃的巨幅彩色壁画。神采亦然,实属少见。听高成老师介绍,这里原来是国营药店,现改成服装厂食堂。这幅巨幅壁画是芦墟籍油画家张天然的作品。数十年前,他有不少画作,如人民桥三角碑、毛泽东去安源等油画,均出自他手,惜早已退出了画坛。   今日我偷得半日闲,算是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别有情趣了。见岸边一位劳作者笃悠悠地摇着火炉,我们欢心每人捧得一小把品尝。时令的红菱、馄饨菱、螃蟹随处可见,三三两两,散放在桥头叫买。我们称得几斤菱,拍得美照上传微信和朋友分享。   我见前面有一座小拱桥,很漂亮,东西两向,提议女同胞来个合影。王老师说这就是芦墟的观音桥,有“北观音”之称。我猜想,这观音桥是聪慧的老百姓给取名的吧,对神灵的一种崇拜。南来北往常走走,祝愿祈福。   据传,观音桥的前生名泰生桥,因边上有一个观音庵,才改称观音桥的,美名往往容易被人铭记。站桥头,倔强地百年石榴从石缝中伸出了臂膀,向天空极尽舒展,震憾人心。或许它有四只惟妙惟肖的小石狮陪伴,也不会寂寞,生活充满了激情。   由北向南一路沿河走,开始偏离镇区,远离了喧嚣,变得寂静。不过,眼前豁然开朗的景色,着实让洛阳哪里的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人惊喜!我想,世外桃源也不过如此吧?老母鸡在树边扒窝晒太阳,成群的鸭子欢快地拍打着水面,岸边一畦菜地青绿欲滴。你听,谁家挂着的百灵鸟鸣叫得宛转悠扬,它大概在为秋收而歌唱吧。   王凌老师说,观音桥是百姓心中的寄托,是福桥。那么,在原轮船码头南栅港的登云桥是有看头。看到这座拱桥,让我想到了家乡的青龙桥。它虽没有登云桥那么高,但同样很有气势,曾在这里取景拍摄过《一盘没有下完的棋》电影。   青龙桥坐落于黎里的镇东,旁边是渔业大队,常有网船停靠,他们捕鱼为生。这登云桥周边的景色实在和它太相似,以至于我忘记了自已身在何处?恍惚间,听得王凌老师在喊我,原来桥面刻着“八宝纹”图案,书画家们已识出几个,如笔锭、如意、犀角等好口彩。讨论正欢,船老大招呼我们去船上玩。我好奇跟随后面,直呼上当。软嘟嘟的跳板,实在不好走。刚走到,他们已选了一斤草虾回程了。   一下午的闲暇时光,好戏还在后头。驱车前往王凌老师家雅聚。那边又是另一番天地,刚才还是古镇风景,眼前却是真真实实的田园风光。芦苇排队欢迎,路边高高的柿子树硕果累累,挂满枝头。我和稚洁师姐、高雪忠老师直奔他们家的后花园。   我们虽没有雪忠老师那样“恋上摄影”,但还是钻来钻去,恨不得把它拍个角角落落。青青的柚子,红红的人参籽花、枯黄的小葫芦、橙色的柿子,就这样散落在屋前背后。你如用心,是不难发现的。   我恍然明白,王凌老师的蔬果作品为什么那么鲜活了。他指导的学生,虽稚气未脱,但墙面上一张张图画充满了灵气和生机,与周边的风景非常契合,好一个小荷才露尖尖角。   王凌老师虽是一武汉哪的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名画家,也是位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好把手。没多久,一桌色香味俱佳的绿色菜肴直诱你味觉。把酒言欢,王老师少不了拿出好酒相待。觥筹交错,举杯畅谈。   王老师回忆起和师姐们拜张贻宗老师学艺的为什么会得羊癫疯?情景。仲晓红老师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大家临摹月饼盒上的嫦娥图案,那个美呀,想来好笑。说着,我抬头见墙面有一左一右两幅画作。一张画有红菱和百合,落款称之为“百菱图”,是震泽一位八十多岁老画家哈尔滨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王永昌的作品,他是王凌的老师。另一张画是一个寿星捧着寿桃,落款称之为“捧得蟠桃孝母亲”,由嘉兴八十多岁的老画家周祥林绘制。   这二幅画有什么寓意吗?王老师和我说了原委。原来,他每年会给父母祝寿,两幅作品挂在厅堂,祝福父母健康长寿!他是一个地道的孝子。联想起王老师的村名“夫子浜”,取得是不无道理的。   老夫子,最注重的就是礼仪和孝道。留此村名,也是对先贤文化读书的敬重。相传河对面的东芦村,陈去病曾在那里发现了郭麐的笔搁遗物,可见当地文化底蕴的深厚。   再说书画家们,当然少不了舞文弄墨。最近耳闻,孙健校长是一位专职书法教育者,教书育人已有八个年头。上月他租赁了二间住房,开办了善水堂提高班。利用周日的晚上,为红梨书画会大学生们提供习字的场所。每人一帖一笔,习字作画非常认真,校长则负责将他们作品传到网上交流切磋。为此,红梨书画会的萧海铭老师曾写过一篇诗文,很是精彩,我就不赘言了。   书画同缘。想起上月受邀赴盛泽,在王凌老师的凌寒轩“红梨听书”,别有一番风味和雅趣,这次倘佯芦墟老街却是别有洞天。上次品茗倾听,是静美;这次流连于老街,让人沉醉其中。一动一静,难分秋色。记得陈伟老师引了耶稣的圣经说道:走路要走窄门,豁然开朗了,你才会越走越宽。      共 406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